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有特殊的养成技巧》作者:纪开怀

更新:2018-01-12  大小:74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我有特殊的养成技巧》作者:纪开怀

文案:

被迫嫁给风流不羁的纨绔郎君,
朱弦原以为这一生也就这样过了,
结果新婚不久,夫君的画风变成了这样:
娘子最最好,娘子什么都对。
朱弦:???

数月后,人人看不起的纨绔成了位高权重的靖侯,
待夫人如珠似宝、千依百顺。
暗戳戳等着两人和离的众情敌心碎一地。

时人偷偷请教新任侯夫人:有何驯夫秘技?
朱弦笑而不语,
我有特殊的养成技巧,却不足为外人道也。

本文又名《穿到过去撩上你》,然而我醒来就全忘了~

小 剧 场:
掉马前——
拿下夫君任重道远,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朱弦:再败,我朱弦两个字就倒过来念。
谢冕:娘子的名字倒过来念似乎更好听些O(∩_∩)O

掉马后——
朱弦:相敬如宾,保持距离!
谢冕:你想得美。

食用指南:
1、女主穿回过去养成男主,穿越与现实交替,1V1,He;
2、纨绔腹黑未来权臣谢冕VS表里不一高武力值美人朱弦,背景架空,勿考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甜文

主角:朱弦、谢冕 ┃ 配角:谢晟、卫无镜 ┃ 其它:
==================

  第1章 梦兆

  朔风起,彤云密布,风雨欲来。
  远处的厮杀声震耳欲聋,血腥气弥漫空中。宏伟的帝京一夜之间陷入刀山火海,繁华尽碎。
  她坐在一辆不起眼的黑漆平头马车上,浑身在药物的作用下虚软无力,斜倚着车壁,望着马车外疾行的军士、慌乱的百姓,心一点点坠入深渊。兵器雪亮的光芒纵横,漫天血雾飞扬,人间化为炼狱。
  马车辚辚,在一座荒僻的宅子前院停下。宅子外,军士列队,刀兵如霜,胄甲在惨淡的日光下泛着冷冷的光芒。
  一只如玉雕就,纤长有力的手伸过来,打开了车门。乌云在一瞬间散去,阳光投射到来人的面上,他的面容隐在一片耀眼的白光中,看之不清。
  可她知道他在看她,目光贪婪,如鹰如隼,势在必得。
  他步入车中,一步步逼近她,发出喟叹般的声音:“阿弦,我终于得到你了。”手上蓦地发力,将她紧紧扣入怀中。
  她感到屈辱,想挣扎,全身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气,不由愤怒地道:“你就这么喜欢有夫之妇?”
  他呵呵地笑了起来,傲然道:“你错了,阿弦。过了今天,只有我才是你的丈夫。”
  无边的杀气透过冷然的语气扑面而来,她的心不断下沉,连血液都已经凝结:“你就不怕世人知你真面目?”
  他冷笑:“成王败寇,世人只能看到我功成名就,鲜花着锦,又有几人能看到这背后的龌龊?”手顺着她纤细的腰滑上她的胸`前,抓住她的衣襟蓦地用力一扯。
  “嗤啦”一声,绯色的外衣顿时裂成两半,露出里面雪白的中衣。他动作毫不停留,手又落在她的中衣上。
  她全身都颤唞起来,他难道是想在马车上就……她神情一变,厉声而道:“你今日若敢辱我,他日我必亲手杀你以泄此恨!”
  他微微一笑,声音温柔得叫人毛骨悚然:“这样再好不过啦。如此阿弦才能天天念着我,时时放在心头。”
  这个疯子!她咬了咬唇,声音有一丝颤唞:“王爷举事,你重任在身,却在大庭广众之下行此风流之事,就不怕误了大事?”
  他动作微顿,随即轻轻笑了出来:“阿弦,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哪怕到了绝境都不放弃挣扎。你放心,我心里有数,误不了事。倒是你太滑溜,我现在不抓住你,只怕又要被你跑掉。”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他抓住一团破布直接堵上了她的嘴,接着“嗤啦”一声,她的中衣也被撕破,露出里面湖绿色的绣着荷叶田田图案的裹肚与她香软的禸体。
  他的目光骤然深邃,染上了欲望的红,呼吸忽然急促,直接压了上来。
  男子高大的身形带着天然的压迫力,笼罩下来,她心中一片冰凉,言语被堵住,身体被他下药化去气力,她逃脱无门,再回天无力。
  她目眦欲裂,愤怒而绝望地瞪着他,蓦地睁大眼睛。
  下一刻,一道黑影出现在他身后,剑光森冷划过,鲜红的热血喷涌而出,他沉重的尸体向下栽去,带着无边的惊愕与不甘。
  她落入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中,有人在她耳边颤声道:“阿弦,对不起,我来晚了。”
  眼泪蓦地汹涌而出。“谢郎,谢郎,你终于来了。”她偎依在来人怀中,贪婪地呼吸着熟悉的气息,悬空的心终于落地。
  来人的声音却忽然一变,森冷如冰:“我不是你的谢郎!”
  天地逆转,她心头一惊,蓦地自无边的噩梦中醒转。
  *
  三月春风,吹面不寒,京城铜锣巷巷口的老槐树吐出新芽,几只雀鸟立在枝头叽叽喳喳叫得正欢。
  巷子尽头,敬伯府府门大开,府中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今日是敬伯嫡幼子,谢家的五爷谢冕成亲的好日子,娶的是宣威将军朱鼎的嫡长孙女朱氏。
  此时,思齐院中人声鼎沸,欢声笑语。锦衣盛装的女眷们挤在装饰华丽的新房中,好奇地打量着坐在雕花拔步床边凤冠霞帔的新娘子。
  听说新娘子自幼跟随父母在边关长大,直到十三岁才被祖父母接回京城,却甚少露面,只有传闻说她性情贤淑,容貌绝艳,是个罕见的美人。
  只可惜,嫁的是他们家老五这么个没出息的风流纨绔子,也真真是可怜了。∴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可怜”的朱弦端坐在床沿,眼睫低垂,任那一片晃着金光的红色在眼前荡漾。周围的喧嚣渐渐淡去,出嫁前夕那一场离奇的梦又在脑海中浮起。
  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难道她对谢家这个纨绔夫君竟还抱着不该有的期待吗?恍惚中,祖母的嘱咐又在耳边响起。
  “你父是六品小官,你祖父也不过是个四品武将,敬伯府却是超品之爵,近年来虽不得圣宠,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堂堂伯府嫡子纡尊降贵与我朱家结亲,是何原因,你可知晓?”
  她自然知晓,敬伯嫡幼子谢冕乃京城出名的纨绔,与司天监监正孔大人长女自幼定亲。孔小姐知书达理、美貌端庄,原是再好不过的一门亲事。偏偏谢冕是个不惜福的,每日斗鹰逐犬,眠花宿柳,还没成亲,就在家畜养了两房美姬,全不把孔家的颜面放在心上。
  宣和三十一年,谢家受到赵王谋逆案牵连,从靖侯之爵被贬为伯爵,敬伯府战战兢兢,低调行事,偏谢冕不知收敛,依旧行事张扬,居然闹出了调♪戏皇十一子未婚妻郭六小姐之事。
  皇十一子是什么人?那可是宣和帝最宠爱的嫡幼子,当今明德帝的唯一胞弟,郭六小姐更是明德帝外家魏国公郭庆的唯一嫡女。这下子捅了马蜂窝,谢冕因此和皇十一子结下了极深的梁子,本就看不到希望的前途更没指望了。
  孔家虽然气愤,但毕竟婚事闹出波折还是女方吃亏,勉强忍下了一口气。没想到两年后又发生了一件事,叫孔家忍无可忍。
  谢冕堂而皇之从外面带回一对母子,安置在自家后院。
  这还得了,嫡妻还没进门,外室和私生子先登场了。
  这一次,孔家再没有姑息,与谢冕几番交涉无果后,拼着两败俱伤,和谢家退了亲。
  谢家本不愿,但想到谢冕的所作所为,哪有脸指责孔家,灰头土脸地同意了。回头再想给谢冕说一门亲事,谢冕的荒唐行径传出,京城凡是正经人家,又有谁肯把好好的女儿许给他?
  所以,她虽身份不高,谢家也顾不得了。而她若不是因为一桩事被逼无奈,也不会心甘情愿嫁入谢家。
  大红的绣着百子嬉戏图的盖头遮挡住视线,耳边女子和孩童的嬉闹声更响了。她听到有人在起哄:“快揭开盖头,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
  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新娘子可是个大美人。”
  她认得这个声音,这是谢冕的长嫂,敬伯世子夫人丁氏的声音。她和谢冕婚事的促成,全因祖母与丁氏是远亲,下定前,丁氏亲自上门相看过她。
  喧闹声更响,显然大家都被丁氏一句话挑起了兴趣。
  然后,一个懒洋洋的青年男子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调笑:“是吗?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美人。”
  她心中一动:这人倒是一把好声音,可惜语气太过轻佻。
  很快,一只白皙如玉,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揭开了她的盖头。
  眼前骤然一亮,她慢慢抬起头来,刹那间,各色目光落在她面上,热闹的新房瞬间落针可闻。
  本来听丁氏说新妇是个大美人,众人心里还是不大相信的。朱氏出身宣威将军府,那是个连女子都要学会舞刀弄棒的武将世家,粗鲁不文,能出什么美人?可见到真人,众人不得不承认,丁氏说的没有一点夸张。
  眼前的新娘子十五六岁年纪,鲜嫩得仿佛三月最娇艳的花朵。一张吹弹得破、宜喜宜嗔的芙蓉面,乌发堆云,肤光胜雪,精致绝伦的五官即使最巧手的画师也难以描画,眼波流转间,顾盼生辉,偏生又带着一种说不尽的天真娇憨之气,令人一见就目眩神摇,又心生无限爱怜。
  对面,穿着大红喜袍的青年男子明显也怔了怔,随即唇边挑起一丝笑意,那笑意漫上明亮而妩媚的凤眼,仿佛有漫天星光闪耀,抚掌道:“果然是个绝色美人。”
  朱弦循声望去,不由微愣:祖母没有告诉过她,这个京城闻名的混世魔王,长得竟是这样……好看。
  面如傅粉,眉如墨画,凤眼斜挑似笑非笑,薄唇淡淡似翘非翘,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魅力。大红的喜袍穿在他身上,非但不见女气,反而更添风流不羁之态。
  这样的人,难怪能游戏花丛,惹下无数风流韵事。
  祖母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你嫁入谢家,若能拢住谢五的心最好,但男儿风流好色,多半薄幸,若拢不住,休要强求。你只需记得,你是谢家明媒正娶的五奶奶,那些莺莺燕燕谁也越不过你去。凭你的容色,总能留下他一段日子。只要你顺利生下儿子,有儿子傍身,丈夫不中用,不要也罢。”
  祖母为人刚柔并济,一辈子将祖父牢牢攥在手心,宣威将军府最出名的一条规矩就是不得纳妾,从祖父到伯父,到父亲,都是一夫一妻,和和美美。可连祖母这样的人都觉得她拢不住这个纨绔子。
  她嫁进来前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此刻,她望着眼前俊美风流的郎君,心中居然有几分庆幸:嫁都嫁了,嫁给一个赏心悦目的夫君,总比嫁给一个又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