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言灵师每天被跪求》作者:玖九歌

更新:2018-01-12  大小:97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言灵师每天被跪求》作者:玖九歌

文案


宁玥重生后有了言灵的能力,说啥啥灵,倒霉的是她还是一个话唠,天天被自己坑。

某天,有人对宁玥恶语相向,宁玥怒。

“像你这样嘴巴臭的人,一会儿小心掉下水道。”

半个小时后。

“来人呐救命啊,有人掉下水道了!!!”


食用指南
1、1v1 甜宠
2、此文苏,逻辑退散,勿喷
3、女主有金手指,女主是蛇精病
4、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励志人生 爽文

主角:宁玥 ┃ 配角: ┃ 其它:神棍,重生

☆、001

  “啊——嘶!”
  ‘咚’的一声西瓜砸在地上,摔裂开了,露出里面鲜红的瓜瓤,从缝隙里流出了不少西瓜汁。
  “好晕!”
  “不,不晕……”
  “晕!”
  “不,不晕……”
  客车上的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貌似被西瓜砸傻的女孩捂着脑袋,不停地自言自语。
  “小姑娘你没事吧,真是对不住了!”一个面色紧张的老人一直对着那个女孩道歉,他没想到自己的西瓜会从上面掉下来,他明明搁得很靠里面了,现在砸到人了,让他懊悔不已,这要是把人给砸傻了要赔多少钱啊。
  宁玥甩了甩头把眩晕甩出去了,眼神渐渐聚焦,看到这个老人正一脸焦急的看着她,她看了看地上摔裂的西瓜,转头跟自己身后帮忙在她头顶上接了一下西瓜的人道谢:“大叔,刚才真是谢谢您了。”
  那个大叔连忙笑呵呵地摆手:“不用谢,不用谢。”
  宁玥冲那个大叔笑了笑之后,又把头转过来看着这个正满脸紧张的老人,叹了口气:“老大爷,我说过了吧,这西瓜你放在这上面是会砸到人的,今天要不是后面的大叔托了一下,砸下来的力道小了点,我今天就进医院了。”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绝不会再把西瓜放在上面了。”老人羞得满脸通红,刚才他还信心十足的说西瓜绝对不会砸下来,拒绝了宁玥让他把西瓜取下来的请求,现在这么快就应验了宁玥的话,让他脸上火辣辣的。
  听了老人的保证,宁玥也没有追究下去,其实这件事仔细说起来也有她的错,自从莫名其妙的死了又重生到十八岁之后,她似乎有了一种特别的能力,像是能预知下一刻要发生的事,又像是单纯的乌鸦嘴,说了什么很快就会应验,刚才就是没忍住说了句西瓜会砸到她,以至于西瓜砸下来躲都躲不开。
  不过她的这种能力是不稳定的,时灵时不灵,不知道什么时候灵验,而她是个话唠,每天憋着不说话真是要人命,每天都憋不住坑一把自己,这被西瓜砸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她的脑袋还被门夹过呢。
  宁玥为自己的脑袋抹了一把辛酸泪!
  “咦,你不是宁玥吗?”
  正在这时,一个惊讶的声音在宁玥的身边响起,宁玥转过头一看,一个长相秀丽的女孩正惊讶的看着她。
  “你是?”宁玥疑惑地看着那个女孩。
  那女孩笑了起来:“我是你的学妹啊,比你低一届,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
  宁玥在学校里面大小也算是一个风云人物,这全是因为她的那张嘴,有不少人把她当做能掐会算的大师,当然也有很多不相信的,只以为宁玥在装神弄鬼的人,虽然很多同学把宁玥当成大师,但是宁玥从来没有给任何人算过卦,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会。
  “哦,原来是学妹啊,你好!”宁玥脸上浮现出热情的笑容,“你也是云县人吗?以前我坐车的时候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宁玥重生也有两年了,坐这趟车回家的次数不少,的确一次都没有见过这个女孩,至于她上辈子有没有见过,她就不知道了,她死的时候已经快三十岁了,时间太过久远,什么都记不清了,况且她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记不得,更何况这个。
  “我不是云县人,我是特地去云县找同学的。”那个女孩摇了摇头,眼中浮现一丝忧愁,随即隐没。
  宁玥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有什么忧心事,但是她自己的事还没有解决完,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去管别人的事情,两人略微聊了几句之后,就结束了话题。
  客车很快就到了云县的客运站,宁玥拿着行李下了车,看着这熟悉的地方,她长吐一口气,又坐上了回村里面的车,正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车子在距离她家不远的车站停下了。
  刚一下车,就有一个满脸喜色地中年的女人迎了上来:“玥玥,你可算到了。”
  宁玥见到这名中年女人,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眼中也泛起了一丝笑意:“二婶,我不是说让您不要过来了,您怎么又来了?”
  这个中年女人正是宁玥的二婶李婷。
  “二婶这不是很久没有见你了嘛。”李婷一边笑着,一边伸手去接宁玥手中的行李。
  宁玥把行李箱拿开,把手中的小包递给李婷,笑着说道:“您拿这个吧。”她看着李婷堆满笑容的脸,刚想说句什么,但是想起自己现在的情况,于是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李婷见到这一幕,却是误会了什么,她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眼中也出现一丝怜惜,说:“这次你爷爷分家,该给你的东西,二叔和二婶一定会帮你争取过来的。”
  “谢谢二婶。”宁玥知道李婷是误会了什么,但是她却没有多解释什么,前世的时候,二婶也是这样告诉她,但是最后却是什么也没有争取过来,她爷爷偏心,又害怕她那个厉害的三婶,他怎么会公平地分给她?!
  其实宁玥最气恼的就是她那个爷爷和三叔,当初她爸妈为了不善言辞的三叔能娶上媳妇,又是帮忙盖房子,又是给还没进门的三婶许下诸多好处,才把三婶迎进了门,却没有想到娶了媳妇的三叔半点都不念她爸妈的好处,还在她爸妈死之后,闷不吭声地霸占了她爸给她爷爷买的那套房子。
  以前她爸妈在世时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厂子,赚了不少钱,她爸是个孝子,有了钱先给自己爹娘买了一套房子,才给自己家买了一套,可是好景不长,一次意外,厂子倒闭了,还欠了许多外债,幸运的是,曾经受过她爸妈恩惠的人都出来帮助他们,债务还清了,她们家也一贫如洗。
  祸不单行,在宁玥爸妈重整旗鼓想要重头再来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两人当场死亡,只给宁玥留下了一套三居的房子,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宁玥家没有了钱,只剩下她自己,她三叔和三婶的态度就和以前大不相同了,宁玥奶奶本来身体就不好,又因为大儿子大儿媳的离世,心中郁结,不久也离世了,她爷爷因为厉害的三婶,也不敢去给她什么,好在她那时十六岁已经能够自食其力,再加上二叔的接济,生活不成问题,再后来贷款上了大学,勤工俭学,生活的很艰难,但是也过得下去。
  而她爷爷分家分地,就是在她二十岁这年,说是分家,但其实就是在分她爷爷的赡养,父母疼幺儿,当初她爷爷奶奶一直都是跟她三叔三婶住在一起的,她父母买的那套房子,她爷爷奶奶住进去,三叔三婶自然也住进去了。﹌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现在三叔三婶要让她爷爷分家,让她爷爷轮着住,最可气也最无法让人理解的是,她爷爷竟然不承认那套房子是她爸给他买的养老房,现在正僵持着分地分房子,然后她爷爷半年一轮的轮着住,可是前世轮到三叔三婶家的时候,他们连门都不给开,她爷爷一着急,突发脑溢血死了,那房子就彻底归在三叔三婶的名下了。
  前世她争不过三婶,这一世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父母买的那套房子,就这样落到三叔三婶的手中。
  面子,名声,她都不要了,就算在村里名声臭掉,她也要把那些东西争过来,倒不是她想要那套房子,而是三叔三婶做事太不地道,明明是她爸爸买给爷爷奶奶的,结果到了最后全成三叔他们家的了。
  宁玥眼中的冷意,谁见了都会后背发凉。
  跟宁玥走在一起的李婷却是什么都没有注意到,李婷是一个心地善良且有点懦弱的女人,这些年一直都在忍让宁玥的三婶,这次到了极限,宁玥的三婶占尽了便宜,还想把累赘甩向李婷,这次老实人李婷也终于被惹毛了,打算再也不退让了。
  两人各怀心事,竟然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很快就到了宁玥在农村老家的房子前。
  “让你去二婶家住,你非要自己在这儿住,你晚上可要注意安全啊。”李婷一边拿钥匙帮宁玥开门,一边不放心地叮嘱。
  宁玥冲她笑了笑,随后看向这个许久没有人住的凄冷砖瓦房,说:“没事,我会注意的。”
  这房子是他们在老家的旧房子,一直没人住,小院子边角的位置长了一些杂草,为小院添了几分荒凉,但是好在李婷偶尔会过来打扫一下,所以屋子里面还算是干净整洁,也没有很潮闷的感觉。
  李婷帮宁玥把行李弄进家门之后,就离开了这里,赶着回去做饭,宁玥独自一人收拾空荡荡的家,突然心中一股孤寂感油然而生,而宁玥在孤独的时候,话唠的属性根本抑制不住,边收拾边碎碎念。
  “我多久没回来住了?床底下都有这么多蜘蛛网了?”
  “这蜘蛛的腿真长,都快赶上我的食指了。”
  “二婶打扫的时候肯定没有发现床底下这些东西。”
  “……”
  她一边清理一边自言自语,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股凉风,让宁玥起了一层薄汗的后背猛地一凉,感觉房间里阴嗖嗖的,她倏然僵住,脸色大变:“这里这么久没人住,难道有鬼?!”
  突然,她想起自己的乌鸦嘴属性,猛地捂住了嘴。
  此时的屋门,‘吱呀’一声,开了。

☆、002

  “呦,玥玥,你啥时候回来的?!”
  这一句话把宁玥惊得头皮一炸,随即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有点耳熟,她庆幸了一下自己的乌鸦嘴没有发作,才站起身看向了身后的人。
  门口站着一个大约三十多岁打扮时尚的女人,略显刻薄的嘴唇抿着,唇角扬起一个弧度,眼中满是欢喜地看着宁玥。
  这个女人正是宁玥的三婶王梅玲。
  现在的三婶可真年轻!宁玥的眼神闪了闪,笑着说:“刚刚才回来,三婶来的真巧。”
  “哈哈,可不是,我刚才从门口路过的时候,对门邻家告诉我你回来了,我过来看一下,你这里也没做饭的东西,这些天就到三婶家去吃饭吧?!”王梅玲的眼神在房间里面扫了一圈,走进来笑呵呵地拉住宁玥的手说着。
  闻言,宁玥摇了摇头,说:“刚才跟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