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不可攻略对象》作者:或许有一天

更新:2018-01-12  大小:2329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书名:不可攻略对象

书名:不可攻略对象

作者:或许有一天

内容简介:

  生活在一本被穿烂了的书里,作为主角的钟韶自然是很多人的攻略对象,但是作为一个曾经被攻略,重生后自带了「读心术」的主角,她对攻略者的厌恶可谓是根深蒂固,于是顺利成为了传说中的不可攻略对象……

  奉上了万千金银,献上了一片忠心,赔上了卿卿性命,然而这些攻略者通通都失败了。事实上攻略钟韶只需要一块桂花糕……


  钟韶九岁时,母亲离家,父亲病逝,她流落街头。然后在一个时辰之内,她收到了一堆金银,三个陌生人说要带她回家收留她,然而她读到了这些人的心声……

  攻略者:系统,主角好感度涨没涨?

  系统:主角好感度目前为0……主角好感度-10,目前为-10。

  攻略者:为什么,为什么好感度还会减?难道主角从小心高气傲,受不了人施舍/接济/收留!

  钟韶:不,因为你不怀好意,还太蠢了!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平步青云 女扮男装

主角:钟韶,苏墨 ┃ 配角:各种攻略者 ┃ 其它:穿越,反攻略,gl


上卷:安阳往事

1、进城

  自六月下旬入伏,天气便是越发的炎热了,不仅白天热得人心浮气躁,便是夜间也不得安歇。
  
  钟韶趟在床上,脸上的汗水不断的往外冒,轻薄的夏衣早已被汗水浸透,身下的凉席也早没了丝毫的凉意,一夜就在她翻来覆去烙煎饼似得过程中过去了。
  
  清晨,天还没放亮,一夜不得安眠的钟韶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入目,一片漆黑。
  
  钟韶半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瞪大眼也看不清眼前的情景,但她却莫名生出了一种不知身在何处,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
  
  头有些疼,钟韶单手撑着脑袋静静地坐在床上,并没有去点灯。也不知是不是昨晚一夜没睡好,被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影响,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不过清醒后回头想想,梦醒之后忘记梦境也是很寻常的一件事,并不用太放在心上。
  
  就在钟韶撑着脑袋醒神的当口,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阿韶,快出来,我们该出门了,再不走天就亮了,这两天日头可毒着呢。」
  
  天还未亮,杨柳村里本是一片寂静,这一声打破了静谧,左右并无人声传来,却惊起了一片犬吠。
  
  「哦,来了。」忙开口答应一声,刚还撑着头醒神的钟韶顿时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破旧的木板床发出「吱呀」的声响,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散架。
  
  破败的茅草屋里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钟韶身上的衣服早被汗水浸得半湿了,但她并没有衣服可以换,也顾不得这许多,只简单的从水缸里舀了水来漱了口,顺便抹了把脸就匆匆跑出去了。
  
  茅草屋外有一圈儿简单的篱笆,给这破屋添了个简陋的小院儿。
  
  洗漱过后,钟韶一边扭头把脸上的水迹蹭在衣服上,一边急匆匆的跑到小院的一角拎起个木笼,然后便再没耽搁的打开院门出去了。
  
  院门外站着两个人,一大一小,却是一对父子,刚才开口喊她的便是那孩子。
  
  「阿韶。」小孩儿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钟韶随手将门一带就跑了过去,冲着两人喊道:「张二叔,大力。」
  
  此时天还没有放亮,只隐隐约约能看得见人看得见路。那姓张的汉子点点头,惯来寡言少语的人只简单的应了一声:「嗯,走吧。」说完,转身向着出村的路上走去。
  
  两个孩子赶紧跟在了后面,也不怕这黑灯瞎火的,凑在一处便说起了话来。
  
  今日三人一大早出门是要去二十里外的洛城卖东西的,姓张的汉子是个樵夫,每日都会上山砍柴,隔日就担了柴去洛城卖。洛城虽远,但柴木只有担去了那里才能多卖上几个钱,对于村里的穷苦人来说,这几个钱便也值得这劳累了。
  
  钟韶当然不是去洛城卖柴禾的,她年纪小也担不动那么多柴禾走那么远的路。只是前两天她好不容易在山上逮了两只野兔,家中的存粮又告罄了,这才想着进城去卖了兔子换些粮。
  
  张二叔是整个杨柳村去洛城去得最勤快的人了,钟韶恰好和他儿子张大力关系不错,于是便央了张大力求张二叔带她一起去洛城。张二叔本不想带着个脚程慢的孩子,但看她无父无母的可怜,到底答应了,谁知张大力这小子见了热闹,也死活跟着要去长见识。
  
  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总归今天是走不快了。张二叔受不了儿子闹腾,最后也答应了,这才有了今早三人同行的情景。
  
  *********************************************************
  
  洛城是繁华的,还不等进城,远远地看见那高大的城楼就足以震慑人心。
  
  钟韶和张大力都是第一次见着这样高大的城楼,远远望见便忍不住驻足。但两个孩子看着那城楼,心中却远没有想象中那样兴奋激动。原因无他,实在是太累太饿太热太渴了。
  
  二十里路并不算近,尤其是对于两个不满十岁的孩子来说。
  
  从天黑走到天亮,再从天亮走到日上三竿,夏日骄阳的威力渐渐地发挥了出来,太阳明晃晃的炙烤着大地,连路边的草木都有些受不了的发蔫,更遑论人了。
  
  钟韶第一回走这么远的路,她清楚的感觉到了脚底的疼痛,不用脱鞋也知道定是起了水泡了。可这还不是最让人觉得难熬的,最难熬的是那口干舌燥的感觉——她第一回去洛城,不知道要走这么久,没带水,即便张家父子带了水分了她一些,这会儿也早已经喝尽了。
  
  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原本的干渴并没有得到半分纾解,钟韶看着远处的城楼问道:「张二叔,那就是洛城吧?我们快到了?」
  
  张大力闻言也来了精神,顿时抬头看向他爹:「爹,还要走多久啊?」
  
  张二叔担着柴,一身衣服已经汗湿了大半,将原本深褐色的衣服染得颜色更深了几分。他撩起衣襟擦了擦汗,看着远处的城楼说道:「走吧,再走一刻钟。」
  
  一听还有一刻钟,张大力顿时就蔫儿了,心中直后悔自己非要跟来。
  
  眼看着张二叔脚下不停的向着洛城的方向走去,两个小的赶忙跟上,张大力扯着他爹的一片衣角缠闹:「爹,好热好渴,进城了给我买薄荷水喝成吗?」
  
  薄荷水就是薄荷泡的水,最是清凉解暑,里面还加了糖,带着淡淡的甜味儿,在这样的天气里向来得人青睐,洛城的大街小巷里多的是摊子卖这个。
  
  钟韶听着也忍不住有些向往,但张二叔显然不这么想,他拧着眉说道:「进城了,找点儿井水喝就得了,想什么薄荷水?!」﹌思﹌兔﹌在﹌線﹌閱﹌讀﹌
  
  薄荷水两文钱一碗,都够买两个馒头了,这么金贵,还不是两口就没了?辛辛苦苦砍一担柴来卖,也不过七八十文的进项,哪里能这般浪费。
  
  张大力苦了脸,却也不敢找他爹闹。寻常事闹一闹也就算了,他今日跟着他爹走了这一遭,也知道钱来得不容易,他家更不富裕,不能随着性子乱花。
  
  钟韶看了看手里提着的笼子,又看了看张大力那蔫头耷脑的模样,终是拿胳膊肘捅了捅他道:「大力,等进城把兔子卖了,我请你喝薄荷水。」
  
  张大力闻言眼睛顿时一亮,可是看看钟韶那黑瘦的小脸,他终于还是塌下了肩膀说道:「算了吧,你家都没米下锅了,喝什么薄荷水啊。进城之后还是听我爹的,找点儿井水喝吧。」
  
  钟家和张家不一样,张家一直那么穷,而当年钟家可是十里八村最富裕的人家,一家子还识文断字。可惜钟韶她爹命不好,自从她娘跟人跑了之后,无心家业不说,身体还每况愈下。那么大的家业,最后都换做了一碗碗的苦药汤子,直到年前人走了,也就留了那么个破草房给钟韶。
  
  钟韶不记得她娘长什么样了,从她记事开始,她的生命里就没有这个人。她只记得她爹日日咳夜夜咳,家里终年萦绕着苦涩的药味儿,还有那一件件被送去当铺的东西,一张张卖掉的地契房契,到了年前她爹去了的时候,除了伤心难过之外,她甚至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无论对于她,还是她爹,或许死亡都是一种解脱。
  
  听了张大力的话,钟韶颇为豪爽的一笑:「没事儿,就两文钱,今日把兔子卖了,咱们明儿再去山上逮!」
  
  张大力听了,顿时拍着胸脯道:「那明天叫上我,我帮你。」
  
  钟韶高兴的应了一声,此时的她还不知道,今日过去,她便再没有上山去逮兔子的机会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有一种浓浓的种田味儿,但可惜本文并不是种田文……

  依旧女扮男装文,主角重生,但是没有前世的具体记忆,只有判断的本能和「读心术」


2、这人是不是傻啊

  洛城的繁华远不是出身乡野,从未离开过村子的两个孩子可以想象的。
  
  张二叔来洛城的次数多,对洛城果然是熟悉的,三人刚进了城他便领着两个小的找了一处水井。一桶水打上来,三人咕噜咕噜喝了个够,张大力也不想着薄荷水了,这清凉的井水便足以解渴,一口气喝了个半饱,人却是精神了起来。
  
  钟韶提着装兔子的木笼,看着张二叔往装水的竹筒里灌水,又扭头看了看洛城宽敞的街道,忍不住问道:「张二叔,我的兔子要去哪里卖啊?」
  
  洛城和杨柳村明显不同,即使他们刚进城没走几步,也可初窥此地的繁盛。不说街道两边的屋子都是青砖的看着就气派,就连地上的路都是青石板铺就,平坦又干净。
  
  在这样陌生的环境里,钟韶有些生怯,但不知为何,心底却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说:这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不必害怕,甚至不必放在心里。
  
  张二叔灌好了水,一边往腰上的系扣挂,一边想了想说道:「你这兔子不够肥,酒肆之类的地方可能不会要,只能在街边卖了。」说完又将柴担了起来:「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