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贵太妃》作者:何甘蓝

更新:2018-01-12  大小:105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贵太妃
作者:何甘蓝

文案

十年宠妃生涯,她剑指后位。

  奈何一夕之间,叛军入京,文帝驾崩,新皇登基,换了天地。

  她料想余生便是在冷宫里度过了,却不知,老天爷另有安排。

  珠胎暗结,她诞下一子。

  “这是朕的太子,禹。”她的儿子甫一出生,他便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向天下人宣告。

此生命运多舛,还好,你虽来迟,但终究到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贵妃,骆显 ┃ 配角:骆颉,骆晟 ┃ 其它:伪宫斗
==================

☆、1皇帝驾崩

  紫禁城,坤元殿内
  以往辉煌亮堂的宫殿此时有些死气沉沉,正殿内聚集着大大小小的妃嫔,她们有些面带慌乱,有些小声哭泣,有一两个较为镇定的,此时也是七上八下,手里的手绢被揉得乱七八糟,泄露了主人家的心思。
  殿中,坐在上首楠木雕花座椅上的女子单手扶在把手上,闭着眼。她穿着暗红色的云锦宫装独坐,这样略显老沉的颜色丝毫压不住她明艳的容貌,反而显得贵气逼人。旁人目光稍稍上移,便能看清她头上的五凤钗,那是权势和地位的象征,没有一定的品级根本无法戴在头上。
  “贵妃娘娘!”
  殿外,有太监扯着嗓子跑了进来。
  殿中所有的人都侧目看去,有着急难耐的甚至已经站了起来,翘首以盼。
  报信的太监颠颠撞撞地冲了进来,撩开袍子跪在殿中央,他的神情仓皇,舒贵妃挺直的脊背一下子垮塌了。
  “皇上,败了。”
  短短四个字,结束了这一屋子女人荣耀的一生。
  “皇上……”坐在左侧的淑妃痛嚎一声,竟然直直地倒了下去。
  除了跟在她左右的宫女,其余人竟然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也是,如今已经自顾不暇了,哪里还有精神上演姐妹情深呢。
  “皇上此时在何处?”舒贵妃站了起来。
  小太监下巴颤动,双眼含泪。
  如果殿内的女人方才还只是惊慌失措的话,此刻见着这小太监这幅表情,已经是如临大敌不能自持了。
  “皇上怎样了你倒是快说啊!”
  “皇上如何了?别吞吞吐吐的!”
  小太监组织了语言,回答:“皇上亲下城楼与叛军激战,腹背中箭,已经重伤不治……身亡了……”
  舒贵妃眼前一黑,踉跄了一下,然后迅速地被身边的大宫女扶住了身形。
  “娘娘。”紫婵小声呼道。
  “无事。”她伸手搭住紫婵的手腕,有些颤唞。
  抬头看去,宫殿外的天依旧那么的蓝,紫禁城的砖瓦还是如此明亮,只是这世上少了一个人,且从此都不会再有他的身影了。
  初次见面,他站在高高在上的石阶上,俯视她:“你,便是承恩侯的长女?”
  彼时,他不过才十岁,书生气息浓厚,温文尔雅,不愧是南秦太子的风范。
  等到她十五岁入宫,他携着她的手走过一间间的宫殿,告诉她:“不用担心,以后朕就是便是你的靠山。”
  那时候,他的眼睛是那么明亮那么纯粹,她抬头望去,不由自主的就想信了他。
  后来,他在坐镇前朝,她在后宫厮杀,等她凭借自己的能力博出了一片天地,他却为了国事心力交瘁,华发早生。
  而如今,他先行一步,又留下她一人面对这满目苍夷的国家……舒贵妃摆了摆手,走下台阶,面朝南边,撩开裙摆,双膝跪地。
  见此场景,妃嫔、宫女、太监一一跪地,整个大殿响彻着悲切的痛哭声。
  皇上驾崩了,他们这些妃子还能好吗?
  “皇上,奈何桥上,你等等臣妾!”一个嘶哑而尖锐的女声响起,还未等大家反应过来,人已经撞柱身亡,红漆宫柱上,鲜血一片,芳魂逝了。
  舒贵妃闭了闭眼,对身边的人道:“韩妃待先帝一片赤诚,其心至纯,好好安葬了罢。”
  “是,娘娘。”两个太监快手快脚的将韩妃抬了出去。
  见此场景,有人或许觉得大势已去,在这里跪着无非就是等叛军攻入宫城,不是一死就是被辱,干脆直挺挺地站了起来,也不向贵妃告恼,直接离开。
  一个站了起来,两个站了起来……
  渐渐地,坤元殿只剩下舒贵妃一人。
  “娘娘,您也要早做打算啊。”紫婵跪在一旁,出声提醒道。
  舒贵妃擦去脸上的泪珠,问:“乐畅呢?”
  “殿下还在后殿午睡,还未醒来。”
  舒贵妃站了起来,隔着宫门眺望外面的天空:“紫婵,你说我们是走还是留?”
  “奴婢不知,但奴婢一心追随娘娘,娘娘去哪儿奴婢就去哪儿。”
  “如果我说要留下来,你会不会觉得我疯了?”舒贵妃轻笑一声,眼泪滑落。美人连落泪都是这般的动人美丽,只是没了赏花的人,有些遗憾。
  “不会,娘娘这么做自然有您的道理。”
  “好,你把乐畅抱到前殿来。她父皇被叛军杀害,咱们总得带着她讨一讨公道。”舒贵妃抬了抬下巴,艳冶柔媚的脸上有些苍白,却无损这个南秦第一美人的颜色。她不是攀绕在他身上的菟丝花,如果这个吃人的后宫夺走了她的一切,那偿还给她的,唯有“心计”了。
  “是,娘娘。”
  ***
  离京城不远地冀门,此时硝烟方歇,尸骨一片,鲜血的味道钻入人的鼻中,让人又恶心又反胃。堆积的残体狰狞可怕,残缺的肢体,血糊糊的面容,这是属于战场的无情和冷漠。
  “报!”有快马逼近,报信的士兵举着旗子,一路畅行到了厉王的面前。
  “王爷,钟将军在前方生擒了淮王!大胜!”
  骑在马上身穿盔甲的王爷正低头用布缠绕自己的虎口,他身上同样沾染着鲜血,但却丝毫没有刚放下屠刀的戾气,反而很平静地听完了报信士兵的话。
  “皇上呢?”
  “钟将军去的时候皇上已经被淮王的将领射杀了,现在遗体由钟将军派人看守,请王爷示下。”
  骆显抬头,锐利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笑意,短促地像是不曾出现过。
  “中山王的人马到哪里了?”骆显侧头,问一边的副将。
  “距离我们不到百里。”副将答道。
  骆显拉住缰绳,驱马前进:“那就走吧,不等他了。”
  副将嘴角含笑,伸手一挥,后方人马跟上,以勤王的名义正大光明地踏入这个他们魂牵梦绕的京城。
  这场以淮王谋反,厉王中山王两地勤王的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除了要勤的王不幸驾崩以外,基本上是大胜。
  紫禁城内,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抱着包袱乱窜,严肃的宫城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大家都明白,皇上死了,无论是厉王还是中山王登上皇位都跟他们没有关系,还不如趁乱离开这个牢笼,以后天阔任鸟飞。
  “封锁宫城!”厉王的副将一声令下,数万士兵整齐地呈两边散去,牢牢地看守住了四个大门,然后在副将的带领下,数千士兵从东华门进入,将紫禁城控制在了手中。
  坤元殿,一列士兵冲了进来,宫女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舒贵妃安在?”为首的将领大喝一声,满殿的宫女和太监都瑟瑟发抖。
  将领脸上挂着血污,明显是杀伐之人,让人不得不心生畏惧。他扫视了一眼宫殿,目光所及之处无人不心慌意乱。$$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何人在本宫的寝殿喧哗?”
  正在双方对峙的时刻,一个不高不低的女声响了起来,随之是她丰盈窈窕的身影。
  舒贵妃伸手搭在大宫女的腕上,缓缓而来:“你是何人?”
  纪峒有一瞬间的恍惚,然后镇定下来:“卑职是厉王殿下的副将,奉厉王之命请贵妃娘娘移驾乾坤殿。”
  “厉王?”舒贵妃蹙眉。
  “王爷生擒了叛贼,带回了皇上的遗体,现在请娘娘移驾乾坤殿,主持皇上的后事。”
  舒贵妃唇瓣微颤:“你说的可是真的?”
  “句句属实,不敢欺瞒娘娘。”纪峒抱拳。
  “逆贼该死!”舒贵妃眼眸含着水光,大为悲恸,“可惜了皇上……”
  “请娘娘移驾。”纪峒担心她这样哭下去耽误大事,即使美人落泪也是美景,但他现在还无暇欣赏。
  “将军前方带路。”好在舒贵妃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仪态万千。
  乾坤殿内,厉王站在殿中,身后跟着文武百官,最前面是一副楠木棺材,里面躺着南秦王朝英年早逝的皇帝陛下。
  “贵妃娘娘到!”
  一声唱喏,百官纷纷下跪。
  “娘娘金安。”
  舒贵妃踏入殿中,一眼便看见了正前方的棺材,她站在原地,眼泪扑簌而下,颗颗晶莹剔透。
  骆显负手而立,迎着光看向门口,正好欣赏到这一代宠妃的风姿。
  “皇上……”舒贵妃踉踉跄跄地走来,快到棺木面前的时候却不小心跌倒在地。
  “娘娘保重。”骆显伸手扶了一下,待她稳住身形后便收回了手。
  舒贵妃满脸泪痕,扑上棺木,哀哀戚戚地痛哭起来。
  以往在厉王的心中,女人的哭声总是惹人烦闷的,谁要是敢在他面前哭,他难免会忍不住伸手拧断她的脖子。但此刻听着这位名动天下的贵妃娘娘的哭声,他倒是有一丝丝的同情了。一个失去依仗的女人,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未来呢?
  说是让贵妃主持皇上的后事,但不过就是走一个过场,好让百官和后宫都知道,这位在位十二年的正和帝彻底玩儿完了。
  “娘娘,用一些甜汤吧,您这样身子怎么熬得住呢。”紫婵跪在舒贵妃的身侧,小声哀求。
  已经是大行皇帝停棺的第三天了,舒贵妃跪在灵前,滴水未进。
  一身缟素的她烧着纸钱,眼泪早已流干,再也流不出来了。
  “紫婵,我没事,你下去照看乐畅吧。”她说。
  “公主殿下还小,并不懂失去父皇的痛苦,倒是娘娘您,节哀啊。”
  舒贵妃往火盆里扔着钱纸,火舌燎起,瞬间将其吞没,灰飞烟灭。红红的火光照耀着她的脸庞,倒是比平日里看起来更添了三分的柔媚,若不是脸色苍白,该是何等的风姿。
  “为了乐畅,本宫也会好好保重身体,你不必担忧。”
  “娘娘……”
  厉王站在门槛处,看着对面的一主一仆,没有开口惊扰。
  “厉王殿下。”紫婵余光扫到一个身影,待看清后,侧身跪下请安。
  “你下去吧。”厉王上前几步,挥手让她退下。
  紫婵看了一眼舒贵妃,后者微微颔首,她听话的退下。
  白天热闹的大殿此时有些寂静,风呼呼地吹来,让人泛起了凉意。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