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炮灰军嫂逆袭记》作者:柒月星火

更新:2018-01-12  大小:271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重生炮灰军嫂逆袭记
作者:柒月星火


一朝穿越,包小柒魂归七零末成了包小七,安分守己大龄女异类(姑且算)变身成人见人嫌的包不理,这包不理不单缺心眼还贼胆包天,竟将某位黑脸绿军装给睡了!!
  包小柒:“那个,意外,意外,纯属意外哈!”
  某黑脸:“三岁你就开始占便宜,吃干抹净就想溜,包小七,你觉得‘便宜’就这般好占?”
  看着某人突然黑下的脸,包小柒神色一紧,迈出去的腿还未来得及落下便只觉一片天旋地转,再睁眼,为啥她与房顶平行了?
  某猫:该!
  包小柒:……
 
标签:婚恋情缘 穿越 
==================

  ☆、第1章 包不理终上位

“老天爷啊,你说我这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就摊了这么个不要脸的混账东西!真是土地老爷挖了眼连瞎子都不如啊!是我对不住云仔,是我害了他呀!啊啊……真是作孽!作孽啊!!“
“娘!您别再骂了,再骂也没办法不是!结婚证都领了,您难道还想让我哥离婚?再说,军婚哪有那么好离的,若是……她不同意,那我哥提出离婚这不是让人抓把柄吗?”
……
包小柒这已经是第七次睁开眼睛,而耳边的话也已经第七次听到。
额头上传来一阵阵痛,包小柒艰难地从那张仅铺着一张褥子的土炕上爬起来,双目无神地环视了一眼四周环境,停滞了片刻终于死了心,重重地叹口气,她最终认命地承认了现实。
包小柒穿越了,不在宫廷,不在贵族,更不是修仙大道,此刻,她正处身于吃不饱,穿不暖,刚刚遭受政治和经济双重打击的20世纪七十年代!
包小柒忍不住也想要骂那贼老天,她不就是这几年吃饭浪费了点,穿衣奢侈了点,打人手狠了点……,至于让她这么一个活了三十多岁却依旧保持着少女贞操,规规矩矩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的大龄异类遭受这份罪吗!你咋不直接将我三魂七魄也给撞没了呢!
眼前,干打垒做出不足三米高的土坯房里,除了一张门上钉了四五根龙骨镶着一块大镜子的单立柜,一张方桌,一张方椅,以及方桌上那几本几乎被翻烂的书再无其他陈设,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包小柒有气无力地坐在床沿上,抬眼看到了镜子里的包小七。
没错,就是包小七。
穿越过来名字读音未变,但此七非彼柒,包小柒变成了包小七,而相貌也不再是前世。
看着镜子里那个穿着一身花格衬衫,头裹着白色纱布,顶着鸡窝似的乱发,画着两条蜡笔小新式的粗眉,涂着唱大戏般的腮红,大红嘴唇画的更是漫出原本嘴唇一圈的女人,包小七忍不住牙疼。
原主啊,你确定你不是从动物园里出来的?你这审美就是大猩猩也舍不下脸和你交配啊!
屋外,两个女人的对话依旧继续,而原主的记忆也并未全部丧失,加上之前听来的对话,包小柒很快便捋清了原主留给她的是怎样一个“精彩”人生。
此时,正赶上十一届三中全会那年,不过可惜,距离大会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1978年10月10日。
包小七出生在三年最困难时期,是家中长女却也是最后一胎,父母在她出生没多久便进山寻找吃的,不幸双双跌落悬崖摔死了,而包小七在三岁之前是被自个亲叔亲婶收养的,最后也是被这俩人用一袋粳米给卖了,而买她的人家不是别人,正是她现在所呆的郝家。
包小七当初被买来的初衷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郝家老娘邱云凤担心自己大儿子郝敬云会像他爹郝显民当年一样,直到三十五岁才找到对象,为了宝贝儿子后半生幸福,邱云凤便将包小七当做了童养媳来养。
虽然解放后童养媳早已逐渐被禁止,但是,你不说,我不说,大家都不说有谁会在意,更何况还是他们这个车进不来,人出不去的穷山僻壤?各种政策几乎都是在最后一刻到达,不是一般的闭塞。
原本打算是好的,而且小时候的包小七也不是让人烦的,只可惜,在郝敬云十六岁特招入伍后,八岁的包小七一次外出遇到了多年未见的婶子邢巧月,再回来时整个人都变了,不再乖巧伶俐,也不再体恤贴心,整日里变着法的各种偷奸耍滑,好吃懒做,不单如此,还经常将郝家的东西明目张胆地送往自个叔婶家!
那个年代,就是一米粒都恨不得掰成两顿吃,所以,包小七的做法在接连劝解无效后终于惹怒了邱云凤,对方威胁着说要将其退还包家,就连当年那一袋粳米也都不要了,然而,在郝家作威作福惯了的包小七怎么可能轻易妥协,更何况邢巧月也一再嘱咐她让她不要离开郝家,郝敬云虽然多年未回但毕竟是军人,在这个年代,嫁给军人不但是非常光荣的事情,更是有了一份生活保障。
所以,面对邱云凤的威胁,包小七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水烫的架势誓要将这件事情给闹大,她反威胁邱云凤要去镇上向革委会告发当年她收买童养媳的事情。
那些年正是“红小兵”泛滥,抓各种典型批斗游街的敏[gǎn]时期,邱云凤和郝显民又都是被折腾怕的人,虽说是军人家属,但是却不敢沾惹半点是非,而郝敬云当兵十年回家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还都是大半夜,待上一小时不到人就走了,压根指望不上,女儿郝敬楠虽比包小七大几岁,但怎奈包小七蛮横不讲理,只当郝敬楠说话是放屁,所以,退人的事情最后只能作罢,而包小七继续在郝家作威作福,郝家人心善竟拿她没一点办法。
而就在一个月前,一直未曾露面的郝敬云终于回来了,包小七虽然蛮横,但毕竟是黄花大闺女,春心萌动,再次见到郝敬云有心想要说话,但对方就是不搭理她,甚至连正眼都不给自己一个,那态度明显不想跟自己结婚。
虽然这么多年包小七和郝敬云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但是,自小在得知包小七是自己未来媳妇的事儿后郝敬云便对包小七敬而远之了,如今更是不想和对方有任何瓜葛,因为,他始终就不喜欢什么童养媳。
包小七被气到,一怒之下,她便去邻村找了邢巧月,而邢巧月便给她出了个胆大妄为的主意。
当夜,正值郝显民虚六十大寿,一贯饮酒不醉的郝敬云这次竟然意外地喝高了,不知怎地迷迷糊糊便睡进了包小七所在的屋子,于是,第二天包小七被郝敬云睡了的消息就像一颗原子弹般将整个郝家炸得几乎要四分五裂,当然,至于人到底睡没睡成,那也只有包小七自己知道。
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即便郝家所有人都不愿意将包小七娶进门,却也不得不妥协,而郝敬云则通过关系以最快的速度和包小七办理了结婚登记,办完人便走了,而兴奋之下的包小七在领证当天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邢巧月,却不巧,半路上一头突然从山上跑出来的野猪将她给拱了,身子一歪,脑袋不偏不倚刚好撞上了旁边一块大石,当场便晕过去了。
再之后,就有了她如今的模样。
包小柒盯着镜子里的人双目涣散,神情呆滞,再想到原主这不要脸的作死行为,额角的青筋忍不住跳了又跳。◇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现在的包小七已经记不得当晚具体发生的事情了,甚至连郝敬云长什么样都模糊了,但是,就算如此……
包小七啊包小七!你可真是贼胆包天,那郝敬云可是军人啊!军人!你就不怕对方清醒后一个枪子把你给崩喽?你到底有多大自信认为自己这张花鸡脸可以化险为夷?还是你自信这辈子可以将对方牢牢握在手中,而不是对方用结婚将你困住再之后慢慢打击报复?
不得不说,生活在人情复杂的二十一世纪,耳濡目染了各种尔虞我诈的包小柒真相了。
郝敬云虽然面上不说,但心底却着实有了这个打算,想他一世英名竟然栽在了一个臭丫头手里,作为一个男人,尤其还是铁血军人任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包小柒虽然想结婚,但却不想同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更何况,这个丈夫极有可能在未来要对自己打击报复。
包小柒正皱着那两道被填补得过分饱满的粗眉想着如何和自己这位便宜丈夫解除婚约,只听门口那两道声音突地戛然而止,再之后便是邱云凤一声几乎要震破屋顶的“滚”字咆哮而出。

  ☆、第2章 回可以,先分家

“娘!我,我是来接楠楠回去的……”一个明显底气不足的男音从堂屋外传来。
“滚!我就你滚没听见吗!你这扶不上墙的东西,你怎么能有脸再过来!我告诉你,楠楠生孩子就在自个家,孩子生出来也跟我们郝家姓,跟你们姓李的没半毛钱关系!”邱云凤这一嗓子几乎要吼破房顶,她这是将对包小七的怨念一块全都发泄在了李立国身上。
院外,李立国被邱云凤这一猛然吼吓得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就那样局促地站在院子里,看着躲在邱云凤身后看也不愿看自己一眼的郝敬楠一双眼睛里说不出的哀怨。
“看什么看!再看也不可能跟你回去!我告诉你李立国,你一天不分家楠楠就一天不回去,我闺女我养得起,我们再不受那糟心气!”邱云凤丝毫不给李立国好脸色,转身推着郝敬楠就要进另一间屋。
“娘,可,可楠楠现在已经八个月了,再有一个月就要生了,这段时间正需要人照顾,而且生了后我娘也能帮着……”
“别给我提你娘!”邱云凤回头就扎给李立国一个眼刀,面色黢黑道:“照顾?你娘那叫照顾吗?啊!你见有谁家婆婆让自家怀了七八个月的媳妇挺着大肚子去挑水浇地,还天天趴那锅头上给你们那一大家子懒蛋做饭洗衣?!若不是之前那一跤差点出事,是不是还打算让我闺女月子里也要伺候你们!!“
这段时间郝家的糟心事确实不少,唯一一件好事,那就是郝敬云终于从部队回来了,但最后还是被包小七给搅和了,所以,就算邱云凤脾气再好,此刻也着实想要发泄一番,想着屋子里躺着的那货,再看着眼前这空长了一副好皮囊骨子里却唯唯若若的男人,邱云凤气得简直要动手打人。
“娘,不会的!我一定会照顾好楠楠的,您就让楠楠回来吧,我真的会好好照顾她的!楠楠,你就跟我回去吧!楠楠!”李立国低声恳求着,视线在邱云凤和郝敬楠两人间来回切换,然而可惜,郝敬楠这次着实伤了心,绷着脸就是不愿再搭理李立国。
“回什么回!不是跟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