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zl98 上傳於:2018-01-15  大小:97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十二年,故人戲》作者:墨寶非寶
非V超高積分2018-1-13完結
非V章節總點擊數:6124550   總書評數:57936 當前被收藏數:43173 營養液數:57841 文章積分:815,678,848

文案

經年一曲故人戲,你我皆是戲中人。

初遇的傅三爺,是為捧人包下半個場子,喜歡翹著個二郎腿,偏過頭去和身邊人低語的公子哥。在那燈影裏的側臉,透著一種消沈的風流。
後來她才看清楚,在那半明半昧的光影裏,他坐的是,白骨成堆,守的是,浩浩山河。


內容標簽: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奚,傅侗文 ┃ 配角: ┃ 其它:
==================

##楔子

  雕花燈籠被夜風吹得打轉兒,一圈,一圈,繞過去,兜回來。
  燈影晃動,交織如幻。
  仿佛回到了沈家的祖宅。
  她盯著那燈籠瞅了會兒,竟分不清此時是夢是醒,是生是死。
  嫁到傅家這日,沒有賓客,走個過場。
  她坐在房內,掀開蓋頭的一刻,看到個小姑娘學著大人的模樣袖著手,靠在門邊上,瞅著她:“你是我三哥找給四哥的老婆?”
  這個小女孩是傅家六小姐,和她的夫婿是一母所生,也是今日唯一來看她的人。
  她不曉得如何應付,太陽穴寒颼颼的,輕點頭。
  “聽說你是我三哥心上人?讓你嫁給四哥的牌位,就是為了你們能見面?”小姑娘走近兩步,因著心裏揣著好奇,很快就放下和大人學得架子,小聲問,“你真是寡婦啊?”
  她目光微閃動了下,一抹不易察覺的難堪,從眼底蔓延開。
  小姑娘又問:“我三哥不會真為了你,把你丈夫給殺了吧?”
  她悶聲不響的,不加解釋。
  “你可別害了我三哥啊。”這就是小姑娘最後的定論。
  小姑娘走時,下起了雨。
  她左右無事,躺入大紅喜被,強迫自己入睡,後來又被來關窗的丫鬟吵醒。她瞇縫著一雙眼,隱約看到門緩緩閉合,從床榻上坐起身,下了地。
  光緒三十年,沈家遭奸人陷害,滿門抄斬,三百七十一顆人頭落地,只有她一人被父親的學生救出,隱姓埋名,忍辱偷生,從十一歲到今日,她幾乎快忘了自己也曾被人喚作小姐。而沈奚這個名字,也陌生如斯。
  本應是陰間鬼,卻獨在陽世行。
  有風拂過,她想關窗,竟聞到了自己指縫間隱隱的鴉片味道。
  煙館混跡的骯臟氣味,讓她立刻想到了那些手足委頓,淚涕交橫的煙鬼。一時間,湧上太多的情緒,像從下頂著她的心肺,頂到嗓子口,透不過氣。那日為了保命,她跟著方才小姑娘口中提到的那個“三哥”回到這裏,重重木門合上,不問生死,可卻不知道為何會被救?救她一個素昧平生的女人能圖謀什麼?
  她滿腹心事,走出垂花門。
  人到了遊廊上,正聽到更響。二更。
  被刻意壓抑的咳嗽聲,從前方傳來。
  兩個人影,都穿著西裝,其中一個戴著假辮子,另一個索性沒戴,摸出了一方白色錦帕,在低低咳嗽著,和身邊的人輕聲低語著。他在看到自己的剎那,腳步停下,仍是低咳著,微微擡眼,用一種近乎冷漠的目光打量她。
  沈奚被他如此看著,渾身不自在,雨聲、更聲、低咳聲混在一處。
  她聽到自己用力在呼吸著,甚至喉嚨口也開始發癢,好像這個男人給人的壓力,竟覺得要學著他咳嗽,才是對的:“三爺。”她低聲喚。
  傅侗文望了她好一會兒,才將視線移到了身邊人的身上:“沒人守她的院子?”
  他的聲音低沈,比那夜在煙館,今日在喜宴上還要低,且柔弱。
  沈奚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想到“柔弱”,可能和他的身子有關。這十日在別處宅子,聽到的都是傅三爺自幼身子不好,留洋時還被西洋大夫“開膛破肚”,大傷了元氣,又或許就是因為這緣由,退了三次親,年過三旬,孑然一身。
  “有,”假辮子男人回道,“估摸今天辦了喜事,沒人想到新娘子能洞房夜出來,松懈了。”
  人都不在世了,何來洞房?
  沈奚腹誹,目光偏了偏。
  傅侗文看出她的心思,直截了當警告她:“如此莽撞,離死也不會遠了。”語氣不善。
  沈奚微微錯愕。
  傅侗文對假辮子男人打了個眼色,對方領會了他的意思,走到沈奚面前,微欠身。中不中洋不洋的一個禮節手勢,將沈奚請了回去。
  那夜,到三更她還在床榻上輾轉淺眠,難以睡沈。
  天將亮時,她入夢了。
  夢中是煙館,破門兩旁的磚雕上刻著一副對聯:萬事不如煙在手,一生幾見月當頭。
  煙館門旁常年蹲著一群高利貸債主,在堵著每個出去的煙鬼。後門時常有收屍的人,運走在煙館死了的人。那晚,有個煙鬼走過前廳,挑了個木板床,扔出去幾個銅板,就開始了吞雲吐霧的夜生活。沒人知道這個煙鬼曾是個不大不小的官兒,甚至還因為告密了“維新黨”晉升兩級,一路官路坦蕩。當然,除了沈奚。
  她從開始燒煙泡的一刻,就認出了這個人。
  這個人鬼難分、鬢發灰白的煙鬼曾是她父親的學生,也是當初密告沈家的人。認出這個罪魁禍首的那一刻,她手都是抖的,可是對方僅是伸出一只手來,和她討要煙桿。整晚煙霧繚繞,她怕他看穿自己的身份,卻又不甘心放過他,獨自逃離。冥冥中有老天在翻著賬簿,前塵恩怨,竟在那夜有了了結。她並沒有下決心殺他,他卻死在了她為他準備的煙膏下幾口煙泡過去,這個早已瘦到脫了人形的男人忽然口吐白沫,在魂離軀殼那一刻,雙目怒睜,認出了她。那個仇人緊抓她的褲腳,跌到木板床下,塵土中,抽搐兩下,斷了氣。
  她想將人當無名氏送到後門,可沒料到,一切都仿佛在一雙無形的眼睛下在進行。她沒能逃脫,本想一死了之,卻被人報了官。而來的不止官,還有傅三爺。
  官是騎馬來的,傅三爺坐得是汽車。
  那晚,傅侗文用銀子擺平了這件事,她聽到那個小官還湊在車窗外,和他低聲說:“沈家的事,斷不可能翻案,三爺保她是惹禍。逃得過今日,逃不過日後啊。”當時她坐在汽車後座,聽到他用幾乎肯定的聲音告訴對方:“我能保她今夜,就能保她一世。”
  語氣篤定,口氣極大。
  可甚至連沈奚都清楚,傅家此時,正逢低谷。
  汽車駛離煙館,也帶著她進入了傅家。
  十日後,她被傅三爺安排,嫁給了已故的四弟。
  短短數日,市井小巷對她的身世來歷已經諸多猜測,流傳了數個版本。有說她和傅四爺青梅竹馬,當年曾是一起留洋的同學,情深不壽,四爺早亡,仍癡心不改嫁入已經聲勢大不如前的傅家;也有說,她是有夫之婦,和傅三爺情投意合,於是毒害了丈夫,尋個名頭嫁入傅家;更有荒唐者,說她是傅老爺養在外頭的……唯獨無人提及她真正的身世。
  真相,都被悄無聲息掩蓋了。
  新婚翌日,她作為“新媳婦”才見全了傅家的人。除了回籍養屙的傅老爺,家中未出嫁的三位小姐,大爺、二爺和三爺、小五爺全都在,還有傅老爺的幾房姨太太,其中兩人眉目與在座的不同,是朝鮮國的人。傅大爺是早年跟著傅老爺在官場混的,派頭拿得很足,她出現時,正和傅二爺為了“立憲”還是“革命”爭得面紅耳赤。ω本ω作ω品ω由ω思ω兔ω網ω提ω供ω下ω載ω與ω在ω線ω閱ω讀ω
  傅三爺到得晚,入了門,挑揀了離她最遠的一處坐下。
  “三弟昨夜是去吃花酒,還是叫局了?”傅大爺揶揄,“你說說你,大煙女人和牌九,能不能戒了一樣半樣的?顧著些你的身子。”
  “萬事不如杯在手,一生幾見月當頭啊,大哥。”他如此敷衍,風流盡顯,嘴角抿出來的笑,有譏誚和不屑,從眼底漾到了眉梢。
  傅二爺放了茶杯,笑著岔開這話題:“前幾日有人送了簽捐彩票來,說是逗趣玩的,你們猜這頭彩有多少?”傅二爺伸出一只手,五指微張,“五萬銀元。”
  在座的小姐們都在輕輕吸氣。
  於是堂上的議題從立憲轉向了彩票。
  沈奚聽著無趣,低頭看自己的鞋,順便,留意到傅侗文翹著二郎腿,他落在地上的左腳在輕輕打著拍子。她不覺看得入神了,隨著那拍子一下下地仿若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甚至還從中猜到了他的不耐煩。
  忽然,那打著拍子的皮鞋停下來。
  她悄悄看過去,有人進來,正在傅侗文耳畔低語。他起身要走,傅大爺又取笑:“這又是要見哪位佳人?”傅侗文微微一笑,刻意瞟了沈奚一眼。
  她尚未作反應,堂內人已有了種種猜想,應對著市井傳聞,越發篤信不疑。
  這三爺果然把禍水引到家裏來了。
  那日午後,又是細雨綿綿。
  她被丫鬟帶到遊廊。
  他披著西裝外衣,坐在臨時添置的太師椅上,襯衫的領口敞開,正在被一個身穿西洋大夫的白大褂的男人診病。大夫的手塞入他的衣襟內,仔細聽診。沈奚想到,在煙館時那些人議論西洋大夫整日裏穿著一身白衣很招晦氣,如此雲雲。
  傅侗文看到她時,擡手示意,大夫收回了聽診器。傅侗文隨手把報紙扔到了手邊的小矮桌上,冷笑:“一桿煙槍,殺死好漢英雄不見血;半盞燈火,燒盡田園屋宇並無灰。慶項,這句你知道說的是什麼嗎?”
  大夫淡淡一笑,比劃了一個打煙泡的手勢:“這個。”
  傅侗文點頭,看向沈奚:“這個是我四弟妹,廣東沈家,聽過嗎?”
  如此掉腦袋的事,竟坦然對這個人說了出來。
  “幸會,沈小姐。”大夫竟毫不在意,對沈奚頷首。
  “你好。”
  那大夫似乎知道,傅侗文要與她談話,將東西收入小箱子,再次向沈奚頷首告辭。等他人不見了蹤影,這裏遠近只剩下她和傅侗文。
  風夾著雨,飄入遊廊。
  傅侗文察覺自己襯衫領口還沒系上,右手兩根手指嫻熟地扭上金屬紐扣。
  沈奚沈默著走到他的面前,無聲下跪。
  他動作微微停頓。
  “謝傅三爺救命之恩。”這些年救了她的不止傅三爺一人,可卻都沒留下姓名,亦或是至今無緣再見。她這一跪是在還他的恩債,也是在還那無數義士的。
  “沈家昔日追隨林大人,為禁煙奔走,這是大義。大義者,不該落得誅九族的下場,”他左手也微微擡起,兩手合作,將最後一粒金屬紐扣系好,“不必跪我。”
  傅侗文左手從衣衫領口輕移開,攤開手心,伸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