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家夫人颜色好》作者:李寂v5

hjtrfjtr 上傳於:2018-01-16  大小:54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我家夫人颜色好》作者:李寂v5


鹤葶苈嫁给江聘的时候,他还是个顶着将军府大公子的名号混迹街头的小流氓。横行霸道,不学无术。

她长在侯府十五年,娇滴滴像朵含苞待放的小雏菊。温婉恬静,软玉温香。

围观群众说:鲜花插在牛粪上,白菜被猪拱了。

江聘封王的那一天,人人皆道一手扶持小皇帝登上帝位的抚远王是个血气方刚的好男儿。卫国有功,爱妻如命。

她站在王府的桃花树下,羞答答地给他戴玉冠。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围观群众说:牛粪变良肥,那猪成精了!

PS:男主前期混迹市井,不三不四,他需要成长。emmmm这会触及一些小仙女的雷点?
&从女主一直娇滴滴就能看得出,此文真甜。

用一句很装叉的话来概括本文的主要脉络——女主征服男主,男主征服世界。


第1章 章一
上京的三月份,天还不算热。尤其早上时刚下过小雨,凉气就更重。指头露在外面一刻钟,便会被小北风吹得冰冰凉。
云天侯府里,从侯夫人的清梅院到傅姨娘的故园,那是段不算短的路。
鹤葶苈裹着小披肩,牵着丫鬟的手慢慢地走。淡粉色的裙摆随着脚步在地面上方打着小小的旋,露出绣着缠枝莲花的白色绣鞋。
一打眼就知道是顶好的绣工,顶好的料子。
路边的草叶子上还沾着露水,寒气虽重,吸一口气也是舒心的清爽。草地里零零星星有几朵或白或红的小野花,一眼看过去,算是漂亮的景色。
“姑娘,奴婢在屋外头听见孙先生夸您了是不是?”丫鬟咬着嘴唇看着身侧不急不缓,莲步轻移的姑娘,眼睛里水灵黑亮,“先生夸您琴弹得好,和大姑娘一比,就更显得天外之音一样的好听。”
“哪有那么玄乎。”鹤葶苈怕冷地把手缩进袖子里,看着她低笑了声,筝声一样的嗓音,婉转动听。“我弹得没算多好,不过对比之下,还真显得像那么回事罢了。”
“那还是比大姑娘好咯?”丫鬟拽着她的袖子,小幅度地晃晃,一脸挡不住的高兴劲。
“粟米,你怎么总爱拿我跟她比?”鹤葶苈瞥她一眼,故作责备地说了她一句,转而拉着她的手也塞进袖子里。
天气冷,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会更暖。
“是她总爱跟您比。”粟米抿抿嘴,小声地哼了一句,“得,您不爱听我说,我回去跟姨娘去说,姨娘爱听。”
鹤葶苈没责备她的小逾矩,只是笑笑,侧头去看路边的风景。
云天侯是个正正经经的读书人,诗情画意的性子,对园林有着特殊的讲究。府里的每一棵花草都是他亲自所定,合在一起有股子说不出的韵味,每个季节都有一番独特的景色。赏眼赏心。
“您那么喜欢姨娘种的那两盆山茶花,奴婢把今天先生的夸奖跟姨娘一说,说不定姨娘高兴了就能给您一朵。簪在发间,多好看。”
粟米还在那絮絮叨叨地念着,“不过姨娘不给也没关系,您可以晚上去找侯爷讨。侯爷宝贝您,肯定言听计从。”
“粟米。”鹤葶苈受不了她无尽无休的碎碎念,板着脸着去掐她的耳朵,“我为何非要那山茶花当头花?我何时说过?”
“喏…奴婢就是觉得您配那花肯定好看嘛,毕竟您长得这么好看。”粟米讷讷地张张嘴,“您不愿意听,那奴婢就不说了。”
耳朵边终于没了小麻雀般叽叽喳喳的叫,鹤葶苈故意长长地松了口气给她听。看了眼粟米委屈巴巴的表情,暗笑一声继续慢悠悠地走。
今个孙先生高兴,放课早,离午饭的时间还远着,不急。
孙先生是教琴的女先生,严厉不喜笑,琴技却是整个上京都数得上的好师傅。年轻时给当今圣上做过乐师,到了年纪出了宫更是各个达官显贵争抢着要请回府的香饽饽。
侯夫人重金聘了她来给鹤望兰教琴,到了上课前却被云天候三言两语给自己讨了杯羹。而到了现在,孙先生更是明显的偏爱自己,对鹤望兰则是诸多微词。
想起放课前孙先生对着侯夫人说了一通鹤望兰习琴不认真时她难看的脸色,鹤葶苈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其实本来定的教习院子是离了清梅院挺远的倚春楼,那是个侯府乐坊一样的阁楼,里面各种乐器都有。气氛更好,也更方便。
但临了临了,侯夫人还是拍板把琴搬了几架回了清梅院,把她的本院做了琴室。究其原因,简单又有点好笑。就因为清梅院离鹤葶苈所在的故园更远些,想让她多走几步路罢了。
“姑娘,笑什么呢?”粟米又来了念叨的兴致,眨巴着眼睛看她。嫣红的上下嘴皮子磨呀磨,随时有一嘟噜的话要泄出来的样子。
“我笑今年春.色好,姹紫嫣红,美不胜收。今个赶巧,去湖边转转。”鹤葶苈赶紧掐住她的话头,“用心赏景,别言语。”
侯府是老侯爷在世时,圣上钦赐的宅院。老侯爷当年功勋赫赫,是整个大尚都仰慕钦羡的贤士功臣。皇恩浩荡,赏赐的宅子也是上京数一数二的奢华宽敞。
亭台楼阁,花圃水榭,廊道迂回,比宫中的花园也逊色不到三分。
可惜的是,云天候是个老实的性子,没有父亲的勇智谋略。老侯爷逝世后,侯府就再没了以往的繁盛。
不过也还好,正是因为云天候的本分不招风,这才使圣上对侯府没了过多的忌惮。到了现在仍然是爱之惜之,荣宠有加。
从清梅院出来,沿着青石板路走下去,再拐个弯就能看见府里那泊最大的池塘。一弯弦月似的形状,水面碧绿如同翡翠。有缕风吹过来,波光粼粼。
老侯爷文韵足,给赐了个雅致的名字——洗笔池。
今天天阴,衬得洗笔池也如一滩死水一般,没什么生气。近岸的水面上漂浮着几片没捞上来的枯黄荷叶,萧瑟之景。
“姑娘,荷叶有什么好看的?”粟米随着鹤葶苈坐在湖面的小亭子里,苦着脸,“外面多冷,咱早点回故园多好,屋里还有火盆和点心。”
“荷叶好看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鹤葶苈摇摇头,跟她慢慢地念,随后转了半边身子,指向背后长开了的小圆荷叶,草绿色的,青葱可爱,“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这个奴婢知道。”粟米捂着唇笑,“感情姑娘是诗意来了才到湖边坐的?姑娘真有才情。”
“不是的。”鹤葶苈看了她一会,又摇了摇头,“我是早上时不小心折了姨娘的山茶花,怕惹她生气,出来躲灾的。我想着,再晚回去一会,姨娘的气就多消一点。”
“呀…怎么会是不小心,姑娘是又调皮了。”粟米惊呼一声,又笑起来,“那花呢?反正折都折了,不如戴上。”
“喏,在怀里。”鹤葶苈小心地把衣襟里的茶花取出来,由着粟米给她簪在头上,羞涩地红了脸,“好看吗?”
“姑娘好看,姑娘肯定是上京最好看的姑娘。”粟米呆瞧着她,悄声咽了口口水,“奴婢就说,茶花配姑娘,肯定美极。”
确实是美极,茶花艳丽,更显得她的脸色白皙红润。柳叶眉,杏仁眼,小翘鼻,还有樱桃口和瓜子脸。颈子修长,唇角带笑,十五岁的姑娘,正是最好的时候。┆┆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鹤葶苈长得温婉而俏丽,一颦一笑间,恬静可人。葱白似的指头抚上茶花瓣,眸光流转间,有种岁月静好之感。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这话一点没错。
“瞎说,你在侯府呆了这么久,一共出过几次门见过几个姑娘。”鹤葶苈点她的额头,佯怒,“你这丫头忒坏,夸人都不诚心。”
姑娘和丫鬟在小亭子里笑着逗乐,银铃似的声音随着风飘过来传到水面上,像柄小锤子似的,砸的江聘的心一个颤悠。
闻声识美人。笑声清脆好听的姑娘,心肠不会太坏,长得不会太差。
这话是天桥街茶馆说书的小谋仙告诉他的。江聘还记得他当时说出这句话的表情,摇着把漏了洞的破扇子,眼睛眯起,意味悠长。
“哪天你遇到了凭声音就能让你迈不开步子的姑娘,你可以去看看她的脸。对上她的眼睛的那一刻,说不定,你就会陷进去了。”
小谋仙是个老流氓,这是整个天桥街都知道的事。对于他的话,江聘从来没放在心上。
在他的眼里,一直都只有吃喝玩乐才是正事,姑娘什么的,他根本没兴趣。有那时间去看姑娘,还不如赌两局色子,至少能赚几十两银子不是。
但是今天,江聘耐不住了。
说起来,这是个倒霉的日子,万里挑一的倒霉。他本来和往常一样,上了半堂课就从书院逃了出来,骑着马直奔东街的刘记吃烤羊腿。
谁能想到,刘记还没到,街边就蹿出了两条恶犬。涎水垂了有半尺长,眸色幽绿,眼带凶光。惦记着他的大腿肉似的,冲着他的脚蹬子一个猛子就扑了过来。
马儿也是个不中用的,受了惊扬蹄把他摔在了地上就跑了。带它去打猎时都没见它那样迅捷。
江聘坐在地上,眼看着两条狼犬冲着他逼近,心里也没当多大回事。不过两条狗而已,他三岁习武,十二岁就能靠着双拳以一敌六把街头欺负他年纪小的混混打得娘都识不得,现在还怕这两条畜生?
世事难料,当其中一条狗冲后方嚎了一嗓子召唤出了另外十余条狗的时候,江聘就知道,事情难办了。
单打独斗对十几条大汉,他还能壮着胆子试试。但对了十几条不知饿了多久的狼犬,还是快些跑的好。
四条腿的跑起来确实是迅速,江聘用尽了全力穿了两条街才终于甩开了狗群。本以为没什么事了,刚想要歇歇,这就听见后方传来了阵急促又兴奋的呼吸声。
回头一看,正是那条领头的狼犬。
前方是道高墙,狼犬扑上来,江聘也管不得什么私闯民宅流放三年了,赶紧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墙头。
狼犬蹲在墙根底下,吐着舌头看他。他心里有些得意,可还没来得及笑两声,一阵风吹过来,江聘手软脚软的,一个没留神就跌下了墙头。
乐极生悲。下面竟是泊湖?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
女主是个娇柔柔的小姑娘,没什么了不得的金手指。
男主虽然前期又不正经又不着调,但他会成长的。
重要的是,男主很宠媳妇。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