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代嫁世子妃》作者:笑蓝

trevor 上傳於:2018-01-23  大小:663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书名:代嫁世子妃gl
作者:笑蓝
简介
苏萋萋穿越成了候府不受宠的七小姐,被嫡母安排代替嫡姐嫁给没多少天可活据说没有X能力的镇南王世子陆方廷,苏萋萋挑了几个漂亮小丫鬟陪嫁,在众人怜悯的目光中开开心心的上了花轿。

病秧子好啊,没有X能力更好啊,以后的日子就可以和小丫鬟们天天快活了…

很久之后,苏萋萋双腿虚软下不了床时,她很想问问嫡母,她是怎么做的调查,到底哪只眼睛看到陆·怪力·方廷病弱了,怎么知道陆·色魔·方廷没有X能力的?!

食用指南:
1. 本文架空历史,勿考据!
2. 不正经反宅斗,反套路。
3. 甜宠,轻松无脑苏,虐不过三秒。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方廷,苏萋萋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苏萋萋穿越成了候府不受宠的七小姐,被嫡母安排代替嫡姐嫁给没多少天可活据说有隐疾的镇南王世子陆方廷,苏萋萋挑了几个漂亮小丫鬟陪嫁,在众人怜悯的目光中欢欢喜喜的上了花轿。本坐等做寡妇的苏萋萋在得知夫君陆方廷是女子后爱上了陆方廷,为了陆方廷操碎了心,陆方廷由怀疑疏离到爱萋如命,二人携手虐渣斗恶人走向幸福生活。本文行文轻松流畅,风格诙谐幽默,人物个性鲜明,剧情反转出人意料,反套路的思维模式让人捧腹,虐不过三秒,宅斗,宫斗,生死劫中,一路感情线走向升华,顺带打脸众人秀恩爱,值得一看。

  ☆、侯府小姐

  临到晚上,风突然变得特别大,打着漩呼啸着将整个安宁侯府吹的一片凌乱,落叶遍地,显得有些萧索。
  侯府七小姐所住的清澜苑里,早就落干净叶子的梧桐树被风这么一吹,干枯的枝桠被风的力道折断,咯吱作响。
  苏萋萋朦朦胧胧间听到外面如鬼怪咆哮的风声,打了个哆嗦惊醒过来,本能的紧紧了身上没什么温度的被子,双眼睁开看到了昏蒙蒙的烛光下雕花木床上的漆绘图案,奇怪的草木形状,画风简单古朴。
  苏萋萋眼里露出片刻茫然,继而淡了下去,显出清明。这几日她醒来了好几次,每次都处在恍恍惚惚中,身体难受的很,脑袋里也是乱七八糟,每次醒来,都如在梦中,此时才算好了些,有种真实的感觉,晕乎乎的头也好了一些。
  脑袋清晰了些后,这几日融合的记忆在有意识地思考时,接踵而来。
  苏萋萋本在仰慕已久的女神广告牌下发着花痴,谁知高三四米,长十来米的广告牌不知道怎么了一声巨响,整个向她倒了过来,女神白花花目测有D罩杯的胸直接砸到了她身上,她还没来得及摸一下,就被巨力砸的晕了过去。
  苏萋萋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再次醒来竟然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也叫苏萋萋,生在叫做大楚的一个国家,是安宁侯府的七小姐。
  说来这个七小姐也是个苦命的,生母四姨娘当年很是得宠,被人陷害早产生了她,四姨娘因为身体没养好,体弱多病,很快就失宠,她也跟着不受待见,母女两个不会来事,四姨娘不过是绣娘出身,娘家单薄,在安宁侯府没人会在意她们,还不如个大丫鬟有身份。
  索性大户人家也是要面子的,明面上该有的份例还是有的,私底下如何被克扣就没人知道了。
  四姨娘性子软,七小姐也是个懦弱的,处处被欺负,也没个帮衬的,缩在侯府偏角院落里战战兢兢的活着,到了七小姐十五岁及笄这年,终于被侯府当家主母王氏,也就是她的嫡母想起来了。
  王氏给七小姐入了族谱,将七小姐从庶女变成嫡女,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王氏想要将她嫁给镇南王世子为妃。
  镇南王,听起来名号大,却早已经是外强中干,而镇南王世子,也被传是个活不了多久的病秧子,还有不举之症,本来早就和镇南王世子定下娃娃亲的五小姐坚决不嫁。
  这五小姐乃是王氏嫡出,自然舍不得将女儿嫁过去受苦,思来想去就想到小五小姐六个月还未定亲又极少露面的七小姐。当初定亲也不过是口头上说的,也没说是几小姐,就这样糊弄过去,全了镇南王府的面子,也让安宁侯府不用舍了心爱的女儿,至于那个庶出的小姐,没人会在乎。
  这七小姐生性懦弱,知道后,仿若地裂天崩,竟是一时想不开跳了莲塘自杀。冬日的莲塘温度可是极低的,冷都要冷死了,更何况七小姐还不会游泳。
  救上来之后,七小姐的身体昏迷了好几天,原本的七小姐就已经香消玉殒了,壳子没变,内里却成了来自异世界的另外一个苏萋萋。
  苏萋萋这些天饱受身体的病痛之苦,醒来晕过去,晕过去又醒来,反复了好多次,对于自己的身份也从不敢置信,到慢慢接受了。
  苏萋萋对那七小姐自杀很不赞同,不就是要嫁给一个不举的病秧子吗,有句话说的好,“你若不举,便是晴天”,在古代守活寡和守寡,远离臭男人,跟丫鬟过日子,挺好啊……
  果然,直女的思想,尤其是古代直女的思想,实在害人不浅,苦了她这个后来者,被折磨了好些天。
  苏萋萋没想太多,眼珠动了动,回想了下最后看到的那白花花看上去又酥又软的美人胸,那可是她的精神食粮,想一想,就精神不少。
  苏萋萋此时身上冷的很,喉咙干涩疼痛,之前她没多久就晕过去了,现在她可是忍不了了。
  “紫蕊……”苏萋萋喊出一个名字,声音粗哑暗沉,很是微弱。她本来想自己起来的,却发现,身体还是痛的很,没有丝毫力气,想要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
  紫蕊是七小姐的丫鬟,也是苏萋萋记忆里呆在七小姐身边最久的一个,对七小姐还算忠心。
  苏萋萋唤了人,半天没听到回应,转头看房间内,没有人,想来不知道去做什么了,自己的声音又太小了,没听见。
  苏萋萋酝酿了下,使出了力气又叫了一声,却还是没人应答。苏萋萋吞咽了一口口水,缓解了喉咙因为刚才叫了一声的刺痛,又休息了下,撑着想要自己起来。
  这身体苏萋萋算是服气了,真的是很娇弱,苏萋萋坐到床上时,额头已经起了一层汗,周围温度低,这层汗蒸发着,身上越发的冷,她还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
  苏萋萋靠在床边喘熄了下,不想再费那个劲了,看到床旁边有一个放着双耳花瓶的架子,积攒了力气推了下,花瓶从架子上跌落,“咣当”一声。
  这声音足够大,外面很快有了动静,不多时,房门被推开。
  一个妇人打扮的女子走了进来,先挑亮了烛光,再快步到了苏萋萋跟前。
  “姑娘,你这是做什么?!你再寻死,四姨娘可不好过了!”这妇人脸上的表情先是一喜再是一惊,喜的是这七小姐总算醒来了,惊的是地上这一地碎片,妇人的声音不觉有些高的说了句,语气了带了些责备。
  眼前的妇人,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长相普通,颧骨稍高,面目严肃,给人一种很淡漠的感觉。
  苏萋萋对这妇人有点印象,她好像是嫡母身边的一个掌事妈妈,大家都叫她张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身边。♀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水……”苏萋萋听了张妈妈的话,知道她还以为自己要自杀,没做解释,只是开口说了一个字。
  “菱香,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芸香,快给姑娘倒杯水。你们这两个小蹄子,作死啊,没听到姑娘醒来了吗?”张妈妈转身呵斥了后来的两个丫鬟打扮的年轻女子。
  苏萋萋看着她们动作,没再费力气说话,直到温热的水入喉,终于感觉舒服了一些。
  “有吃的吗?”苏萋萋开口问道,多看了给她喂水的丫鬟一眼,长相倒是挺标致的,柳眉杏眼鹅蛋脸,清秀素净,只是眉间有些郁色。
  “芸香,去把姑娘的食盒拿来…姑娘,你可算是清醒了……这几日都没吃正经东西,奴婢这边一直有准备热粥……”张妈妈脸色和缓下来,没了刚才的厉色,吩咐了句,之前给苏萋萋喂水的丫鬟转身出去了。
  苏萋萋看了眼留下来的那个,应该就是菱香,也是标致的长相,相比芸香,显得艳丽了些,身材也好,古代的宽松褙子也遮不住身段。
  苏萋萋对于张妈妈的表功没多少感觉,倒是两个丫鬟让她心情好了些,有美人看,运气不错了。
  芸香很快带来了食盒,拿了盛着白米粥的瓷碗喂苏萋萋。
  苏萋萋只被喂了半碗粥,肚子就有了饱腹感,不得不停下来,胃口不好,胃还小,难怪,生了个病就成了这副样子。
  “姑娘的胃口可算是有了。这几日姑娘病着,兴许还不清楚,夫人体恤姑娘身边没个照顾的人,就派奴婢过来伺候,姑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就对奴婢说。这是夫人专门给姑娘准备的陪嫁大丫鬟,芸香,菱香……还不快给姑娘请安!”张妈妈在苏萋萋吃完后说道,语气虽然恭敬,奴婢自称着,却让苏萋萋没感觉到她的恭敬,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些傲慢和施舍的味道,主母身边的人果然有种天然的优越感。
  “姑娘安!”两个丫鬟向着苏萋萋行礼,看上去倒是感觉恭谨本分。
  “紫蕊呢?”作为颜控苏萋萋对这两个丫鬟没什么意见,向她们微微点了下头问了句。芸香和菱香虽好,她不太熟悉,还记着紫蕊,那个丫头虽没这两个好看,却也是个清秀佳人,更何况这些年和七小姐共患难,连着苏萋萋对她也有些感情。
  “紫蕊那丫头没照顾好姑娘,害姑娘落水,被罚去浆洗房了。姑娘,不必管那贱婢。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乱嚼舌根,让姑娘听了谣言,真真该死。姑娘,可还有什么吩咐?若是没有,奴婢让芸香菱香服侍姑娘睡下?姑娘身子骨还弱,要好生养着。”张妈妈说道,声情并茂,看上去是和苏萋萋商量,却是已经没有给她商量的余地了。
  苏萋萋看了眼张妈妈,垂下眼,身子软了下来,任由两个俏丽的丫鬟服侍,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色丝质寝衣,睡下。
  这身子到底是虚着,折腾了一番,裹着被子没多久就陷入沉睡。
作者有话要说:  群么么哒,终于开了,求收藏,求花花
女主是不会吃亏的哦(^-^)
不会写古代调调的文,憋了好久啊啊啊,若是有看的不舒服的地方欢迎提意见≥﹏≤

  ☆、为你谋划

  不知道睡了多久,苏萋萋耳边传来女人悲悲切切的压抑哭声,这几天苏萋萋都能听到这个声音,之前实在是疲累,被弄的脑仁疼却醒不来,此时她一听到就有些烦了,醒来睁眼看去,朦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