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农门青云路》作者:梅无阙

lee126 上傳於:2018-01-23  大小:111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文案

冬青是湘王妃的贴身婢女,尽忠职守形如疯狗。
却遭主子发卖,辗转卖入农家,与了一个傻子为妻。

傻子说:冬青是常绿乔木,会开花能入药,中看又中用,实乃好物。
傻子还说:你若不弃,我便陪你直上云霄。

冬青细一看,这个夫君身强力壮形似檀郎,还仔细将她放在心上,甚好!

从此,夫妻携手并进,一步一步青云直上,换个姿势爬到与旧主同等高度!

冬青:(^ω^)我的夫君也位高权重,而且没有通房妾室哦。
湘王妃:(╯‵□′)╯︵┻━┻

1、穿越科举男Ⅹ本土商业女,傻子不是真傻子,温馨种田升级流。
2、主线发家致富走向人生巅峰,感情线软甜。
3、1V1,不宅斗,无虐,HE,架空历史,谢绝考据。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冬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恶婢

“听说早些时候王妃发很大的脾气?王妃一直大方得体,待人温和,怎么会突然在这种天儿罚跪?也不知道谁这么不长眼。”丫头水莲偏头看一眼冰天雪地里跪着的人影,紧了紧身上的袄子,嘟嘟囔囔,“湘廊又不是年年下雪,今年怎么这么冷?”

一旁的红袖压低声音,“今天的事你还没听说吗?冬青教训了外院的一个丫头,结果王妃大发雷霆,训斥冬青恃宠而骄,借她的名苛待下人,罚了冬青跪在门前,都过去好几个时辰王妃还没让她起来呢!”

水莲睁圆了眼睛,“冬青?是那个冬青吗?”

“不然还能是哪个冬青?咱王府有几个唤冬青的丫头?”红袖白了水莲一眼,“原来王府倒是还有一个冬青,只是王妃进门后,因为冬青跟她身边的陪嫁丫鬟同名,把原来的冬青给送走了,现在湘王府就一个冬青。”

水莲吐了吐舌头,“我只是没想到,王妃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罚冬青在大雪天里跪这么久。咱王府谁不知道冬青对王妃忠心耿耿,王妃特别宠冬青,冬青说的话王妃都听得进去,连与冬青同名的丫头都被王妃送出王府了。这种天气再跪下去会出人命吧?大伙都说王妃是笑面虎,绵里藏针,但是应该不至于要了冬青的命唔……”

红袖赶紧捂住水莲的嘴,“嘘!你不要命了?若是要主子听了去,你就是十条小命也保不住!主子的心思谁猜得透?冬青狗仗人势,咱们在她手底下夹着尾巴做人,现在她倒霉了活该,你莫要多嘴。”

“我就是好奇,这里面没有别的猫腻吗?红袖姐姐你就给我说说嘛,我连王妃的院子都进不去。”水莲拉着红袖的袖摆,她是浣衣房的婢女,见不着什么趣事。

“真拿你没辙,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四处说。”红袖凑近水莲耳边,“王爷相中了冬青,向王妃讨要来做通房。”

“原来如此,王妃这是找借口敲打冬青呢。”

红袖顿了顿,“王妃脾性这么好的人大发雷霆也不是没有道理,除去成亲之前,自王妃进门半年左右,王爷就收了四个通房,更别说现在又看上冬青,冬青容貌身段都不是别个通房能比的,换做脾气再好的主母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冬青能听到不远处的窃窃私语,听不真切却猜个大概。

在高门大户混迹久了,个个都是人精,捧高踩低迎新送旧皆司空见惯,之前她不讲情面,树敌众多,现在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

别人之所以没有上来当面奚落一番,是因为担心王妃对她恩宠犹在,她翻身之后她们不好收场。

冬青也是这么想的,从前她只是瘦骨嶙峋的小乞丐,与身为官家小姐的二姑娘毫无干系,二姑娘却愿意对她伸出援助之手。

如今又多了十年主仆情分,二姑娘又怎么会让她冻死门前?

多年前柳家二姑娘柳飘云一个肉包子,救了冬青一条命,换来一个死心塌地的忠仆。

冬青从六岁就跟在二姑娘身边,为二姑娘在长辈跟前争宠,为二姑娘在一众姐妹里争地位,为二姑娘俘获有权有势的如意郎君,为二姑娘教训所有存有二心的刁奴。

人尽皆知,冬青为了王妃可以不要性命,如同疯狗。因此冬青也是湘王妃身边最得宠的大丫头,冒犯冬青等同于冒犯了王妃,湘王府的老人都得给冬青几分薄面。

湘王府所有下人和通房见了冬青皆客客气气称呼她为青姑娘,笑脸相迎阿谀讨好,始终没能在冬青身上敲开一丝裂缝。

冬青心里门儿清,她在别人眼里只是湘王妃养的一条恶狗,指哪咬哪,并没有人真正尊重她,真心对她好的也许只有二姑娘而已,她又怎么会做有损王府利益的事?

那个在别人眼里高高在上攻于心计的湘王妃,会关心她饿不饿,冬天冷不冷,有没有心上人。有谁家主子夜里起来给一个丫头盖被子?愿意让婢女与自己同床?

大概没有,只有她家二姑娘会如此待她。

冬青并不在意背上恶婢的骂名,二姑娘待人温和但是不傻,谁好谁坏看得清,此次的罚跪不过是杀鸡儆猴罢了。

让那些想爬床的婢子好好掂量,哪怕是身边最宠爱的大丫鬟,也不能与王爷有任何牵连,何况无足轻重的丫头们。

冬青抬眼看了看红木雕花的门,视线有些模糊,不知道是跪的时间太长还是因为洋洋洒洒的冰霜凝住了睫毛。

房门依然紧闭,没有一丝要打开的痕迹,冬青嘴唇青紫,瑟瑟发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第一次在柳府门前遇到二姑娘的情景。

那时依然是纷纷扬扬的大雪,六岁的冬青又冷又饿,倒在柳府门前就没能起来,准备躺在地上等死,她太累了,短短六年人生,却仿好似过了一辈子。

冬青是年过半百的老乞丐从草丛里捡回来的,馊食剩饭把她养到四岁,老乞丐终究没挨过那一年燥热的夏天,感染痢疾一命归西,只给她留下半个硬馒头和一件破烂衣裳。

独自乞讨两年,遭人打骂,与恶狗抢食,挣扎良久,她终于还是要步老乞丐的后尘,不知是饿死冷死还是病死,反正最后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

希望下辈子投胎一个好人家,不求荣华富贵,只求父母别再弃她,哪怕一天只吃一顿饱饭。

彼时意识模糊之际,依稀看到一双半新的绣鞋停在眼前,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弯下腰,拉起她的手,将冒着热气的肉包子塞到她手里。

十年了,冬青一直记得那个惨白色冬天里唯一的温暖,不是肉包子的温度,而是从二姑娘手上传来的。

此时冬青思绪越来越不清晰,分不清现在是真的跪在湘王妃门前,还是记忆中的一切都是六岁的她临死一场梦。

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柳飘云站在门内,妆容精致,身着狐领大红锦衣,金步摇微微颤动,雍容华贵。

看着倒在雪地上的冬青,柳飘云面无表情,“找个人牙子,发卖了吧。”说完转身回了里屋,没有丝毫迟疑。

闻言冬青难以置信,她仿佛看到十年前二姑娘眉眼弯弯的脸和现在一脸冷漠的湘王妃重叠,张口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归于一片黑暗。
¤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李嬷嬷看了一眼失去意识的冬青,一时竟有些悲戚,她们这些婢子,生来低人一等,主子一句话,就能决定你的生死。

“嬷嬷,可有什么疑问?”柳飘云柔和的声音从里屋传来,李嬷嬷心头一凛,她又有何权利可怜别人?

“是,王妃,老奴这就去办。”

******************

冬青头疼的厉害,偏偏整个人摇摇晃晃,四周隐隐约约传来一些抽泣声,让人不得安生。

眼皮仿佛有千斤重,冬青睁眼只看到一张稚嫩的脸,凑在她跟前一脸惊喜,“你醒啦!要不要喝口水?”

环顾四周,她身在一辆行走的马车上,车上挤满了形形色/色的女子,从十余岁到中年妇人不一而足,有的嘤嘤啜泣,一些目光呆滞,还有的闭目养神。

这是牙婆刘婆子的马车,以前湘王妃从刘婆子手里买丫头时见过几次,车里这些女子都会被转卖出去,而她现在也是其中之一。

冬青张口,嗓子如同火烧,发不出半个音节,在大雪天儿里跪了好些个时辰,也不知道到现在过去了多久,这半残的身躯还会不会痊愈。她只得点点头示意,从那个姑娘手里接过竹筒喝水润润嗓子。

嗓子依然发不出声音,冬青朝姑娘笑了笑表达谢意,开始思索自己目前的处境。

二姑娘不再是曾经的柳家二姑娘,而是高高在上的湘王妃,或是嫌她刁奴的名声丢了湘王妃的身份,或是担心她爬了湘王的床与她争宠,轻描淡写就把她发卖给了人牙子,指不定何时就会被转手卖出去。

高门大户发卖出去的下人,一般都是犯下大错的,牙婆为了生意的名声,不会将这类人再卖给别的府邸做下人。

行内牙婆的做法是将条顺盘正的年轻丫头卖去妓/院,上了些年龄的或是相貌平平的仆妇拉去市井,低价卖给那些娶不到媳妇儿的光棍或鳏夫。

以冬青二八出头的年纪和样貌,卖给妓/院定能卖一个好价钱,刘婆子精明着呢,一定早就打起了如意算盘。

冬青宁愿做一个乞丐,也不想沦落为男人的玩物。

可是她却无法逃走,除去车里十几个人都被绳子串在一起之外,刘婆子都会带着一两个壮汉以防万一。冬青知道刘婆子会如何招呼逃跑失败的人,除非万无一失,否则她不准备以身尝试。

毁容一途在冬青脑中一闪而过便抛到九霄云外,那样做得不偿失。

她能在冰天雪地里捡一条命实属不易,划伤脸失了价值,牙婆可不会花大价钱为她医治,若是得了破伤风,命都得搭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更,这应该是种田文,女主不重生不穿越,细水长流夫妻恩爱,发家致富养娃娃。

架空历史,没法考据,女主不是高智商,你看个乐呵我写个开心,人身攻击要不得哟~(*^ー^)如果你非要攻击我,我就骂你。

还请各位看官多多收藏留言,在下感激不尽 \(*T▽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