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隐婚成爱》作者:紫千红

jeni 上傳於:2018-02-01  大小:216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隐婚成爱
作者:??紫千红

“给我个选你的理由!”

“我配不上你,我只要钱!”

他,俊美无寿,冷血睥睨,樊城无人不知的‘七爷’,神话一般的存在;一场意外,一场截胡,她成了他的隐婚妻——是人口中模糊不定的‘七嫂’!

三年,挂着老婆的名,做着暖铺的事儿,她谨记承诺,恪守本分;三年,两人在一起的时光,除了睡觉还是睡觉;他的心里没有她,她也让自己的眼里也只有钱,一千多个日夜,两人的身体却如同热恋的情侣;“她回来了,离婚吧!”

“好!”她依然笑,眼底却酸涩了;曾经,他抱着狗离开却将她丢在了雨中;不止一次,他将她丢下;他的绯闻不断,她都处之泰然;他说,他心里有别人;小三上门,她利落打发;把她丢下,她也不哭不闹;初恋回归,她也可以笑着转身;三年,她的表现可圈可点。

某天,街上偶遇,两人四目相对;他怒了:“我傅戚的老婆居然缺钱缺到在街上卖套?”

一纸离婚协议,他足足签了两年。

“傅先生,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离婚了的呢!”

“一天没批,就还是我老婆!”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一度,他看中的就是她的自知之明,某天,他却恨透了她的通情达理;后来的后来,他才明白,他不要的,不是她,而是她口中永远不便如一的好字!

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可赶出去的老婆,要想再请回来,是那么容易的事么?



分卷_001 一夜错情

樊城的夜,乌云密布,春日的气息犹在,喧嚣的城市却已经像是进了蒸笼,燥热得异常,这个夜,处
处抒写着诡异,注定了难忘。

华都夜总会,顶级奢华的套房里,浓郁的馨香弥漫,伴随着阵阵窸窣的响动,响起的浓浅不一的嘶吼
与低泣,诺大的**,刚毅的身躯纠缠着细白的柔软,如交颈的鸳鸯,做着最原始的运动,床边,散落的
衣衫,红黑交织,如同一朵朵艳色的雪莲,夜色中罪恶怒放,分外妖娆!

身上像是压了千斤重担,力气却被全然抽走,睡意朦胧间,倪朵却本能抵触得蜷起了双臂,脑子里万
千的声音在呐喊着‘不可以’,但身体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全然沦陷!

夜色渐浓,烈火正盛,熊熊席卷,一夜,碾碎了她所有的梦想,也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以致于最后,
她,再也不是她!

倪朵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身上的力道犹在,体内的异常犹存,浑身的骨架像是被人拆过重组了一
般,脑子、耳边都是嗡嗡作响,以至于最后到了家,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

浴缸里,她把自己泡在水里,不停地刷着,粉白的肌肤刷出层层的血痕,却依然刷不去那大大小小、
深浅不一的痕迹:

“哇——”

扔掉手中的浴巾,忿忿砸着水,倪朵泪如雨下,嚎啕大哭:‘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不知道在水中坐了多久,倪朵起身的时候,水早已凉透,皮肤已经皱的不成样子,窗外,金子般的阳
光如细纱透了进来。

风雨过后的清晨,阳光格外的纯粹,纯粹的人心寒。

呆坐在床头,望着那一缕阳光越来越刺目,倪朵涣散的目光却一路呆滞,一边,手机响了几次,她都
恍若未闻,手却不自觉地伸向了桌边的水果刀,冰凉的触感袭上手腕,就在痛感袭来的一瞬间,一阵
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瞬间恍遭雷劈,条件反射地,她已经接起了电话:“妈,是我!嗯,我刚刚在忙,没听到…”

“朵朵,怎么声音怪怪的?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还是生病了?跟姐姐吵架了?在外面不开心的话,就
早点回来吧…”

电话里,母亲关爱的嗓音传来,倪朵的泪更是忍也忍不住,拿开手机,她咬住了唇,以至于后面母亲
再说什么,她也没听到,半天后才道:“妈,没事!就是最近变天,有点着凉,我跟姐姐…都好着呢!没吵架,您就放心吧!就是有点忙!”

又安慰了母亲几句,倪朵才挂断电话,看着腕上轻微的血痕,最后摸干眼泪,快速处理好,最后拿了
几片创可贴粘了下:‘不,她不能这么自私!她不能有事!还有姐姐…’

起身,将破碎的衣服收拾了下,突然伴随着‘啪嗒’一声清响,一道金光一闪而逝,垂眸,见是一个金色
的小物,弯身,倪朵就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

来回翻看了下,半片像是叶子又像是翅膀的造型下面是金色的长针,见雕工颇为精细,似乎并不属于
自己,手机再度亮起,随手,倪朵就放到了包里,熟悉的名字跃然而上,心针扎一般地疼着,眼底酸
涩得厉害,抽了抽鼻子,她却没有接起——

(本章完)

分卷_002 截胡,我要参加选亲

青春是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人生是踏上了就回不了头的路,爱情是扔出了就收不回的赌注,有些事,即便开始就知道了结局,亦挡不住狂热的飞蛾扑火,如同爱情。
--倪朵

***

威尔大酒店是樊城最具盛名的五星大酒店,再浓深的夜色,亦掩盖不住它磅礴天然的富丽招摇。
顶级奢华的总统套房门前,一个推着餐车的漂亮女服务生被拦在了门口:“放在这里吧!我们会送进去吧!”

心里咯噔了下,倪朵骤然垂下了眸子,上前,倍显敬业地,躬身道:“抱歉,客人点的是我们餐厅的新晋特色贡酒古酿百花,需要特殊的开启跟调配方式才能达到酒的最佳效果,我是此酒唯一的专用服务员,请谅解,我必须亲自服务!”

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两名保镖明显有片刻的犹豫,对望了一眼,转而道:“等着,我进去请示一下!”

转身,一名保镖开了门,刚一动,迅雷不及地,倪朵猛地一推,几个大步冲了进去,刚冲到一半,却
还是被两名保镖拽住了胳膊:“出去!”

“傅先生,我要见傅先生!傅先生——”

“闭嘴!小姐,请你赶快出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两个人奋力的按住倪朵,都有些明显的手忙脚乱,压低嗓音,两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手臂都像
是要被扯脱臼了一般,倪朵却还是奋力的蹲着身子挣扎着,闭着眼睛大喊道:“傅先生,请您给我个机会!”

身上的力道突然卸了去,倪朵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一只脚的鞋子半挂着,另一只脚上的鞋子早已踢
蹬了出去,样子十分的狼狈,睁开眼眸,只见一抹高大的身影眼前伫立,男人穿着白色的浴袍,手中
还轻晃着一杯红酒,因为背光的关系,她看不清男人的面貌。背后突然想起齐刷刷的嗓音:“对不起!先生!”

下一秒,伴随着浓郁的红酒香气,传来的却是冷私人不偿命的嗓音:“丢出去!”

未及回神,倪朵已经被架了起来,挣扎着,倪朵依然不放弃的大叫着:“傅先生,请给我个机会,两分钟就好!傅先生——”

猛地一个踢打甩动,头上圈发的发卡突然断开,顷刻如瀑的秀发闪过一道亮丽的黑光,傅戚一个回眸,
手上的动作跟着一顿:“等等!”

回身,他细细打量了下面前的女人,柔顺的长发配着精致的五官,一副乖巧的样子,可一身白色的衬
衣搭配着红色的小马甲,迷你的超短裙,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又别样的性感撩人,不期然
地,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那一头长发勾勒下的纤美下颌跟似曾相识的饱满红唇上,目光有片刻的呆滞,
转而,握着酒杯的手轻抬了下:“再又下一次,你们也可以滚了!”

“谢先生!”低头,两人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不是要两分钟?已经过了一分半了!”

深吸了一口气,倪朵踮着脚上前了一步:“我要参加选亲!”

(本章完)

#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分卷_003 给我个选你的理由

斜了她一眼,傅戚,轻晃了下手中的酒杯,没有吱声,眼底闪过些莫名的思绪。

又上前了一小步,倪朵深吸了口气:“我…我想参加选亲,请…请给我个机会!”

虽然知道时间已经过了,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不能放过,即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她却还是莫
名地有些心虚胆怯,连声音都明显地带着颤唞。

这一次,傅戚出声了,却不咸不淡,听不出情绪:“奥?给我个选你的理由!”

开口,他的目光还示意地从头到脚逡巡了一番,嘴角带出几许嘲弄的笑意。

蜷着脚趾,脸上难掩狼狈的羞红,倪朵却还是扬起了头:“我配不上你!我只要钱!我能演一个好妻
子!”

三句话,三个重点,殊途同归,傅戚自然是听明白了:她想传递的意思——她有自知之明!

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傅戚的目光终于对上了她:“演?难道不该是‘做’吗?”

“傅先生是决定选我了吗?”

她肯定,他这样的男人,不会需要一个‘妄想做他妻子’的女人。

眸光一个交汇,傅戚举杯一饮而尽,转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十分钟,一名男子便走了
进来,还带来一份协议。

签下自己的名字,倪朵突然有种恍惚做梦的感觉,她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了,不,更准确地说,似乎
该是卖出去了,前后,不过半小时。

轻扯了下嘴角,却是哭笑不得。

送走了男子,一切尘埃落定了,倪朵却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地指了指门口:“那个傅…傅先生,如果没事,
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她急匆匆地刚一转身,腰肢却被人扣住了,紧接而至地,

便是强烈的男人气息:“下面,不该是洞房了吗?”

回身,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冻僵了一般,没想到这么快,倪朵下意识地有些抗拒,但不容拒绝的嗓音
抢先覆了过来:“去洗澡!”

这个夜晚,像是坠入网中的小动物,注定无从逃脱,转身,倪朵按照示意进了里屋。

即便灌了一些酒,奢华细软的帝王**,倪朵也是清醒异常的,男人的凶猛,男人的霸道,男人的火热,
男人的温柔…那席卷着痛与乐、悲与欢的一切,每个微小的细枝末节,她都感受地清清楚楚,一夜的风雨大作,如同一夜不知疲倦的风云残卷——

***

隔天,倪朵醒来的时候,床畔已经空无一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整洁的女装跟上面约定的二十万的
现金支票,还有她一身无法磨灭的罪恶印记跟难以舒展的酸痛疲惫。

起身,捧着沉甸甸的支票,眼眶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