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作者:醉后渔歌

ccav 上傳於:2018-02-05  大小:76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小寡妇皇后受宠日常
作者:醉后渔歌

文案

开胭脂铺子的小寡妇看上了算命卜卦的鳏夫书生
成亲后
小寡妇的日常便是宠夫,宠夫,宠夫...

后来,她的鳏夫相公突然变成了皇上
小寡妇的日常便成了被皇上宠,被皇上宠,被皇上宠...

言官进谏,“皇后娘娘曾经是个寡妇,请皇上废后。”
皇上神情淡漠,“皇后娘娘曾为之守寡三年的那个人便是朕。”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阮,祁烨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淅沥沥的小雨一连下了几天,今儿个才算是真正放晴,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长青街上一连沉静了几天,今日又热闹了起来,因为下雨无法出门的摊贩都出了来,在青石街道两旁摆好摊子吆喝起来,空气中飘浮着各种各样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位于长青街拐角处一处不起眼的胭脂铺子前,一个穿着粉色纱裙的小姑娘正将吃力的将黑色的门板移至一旁,轻喘着气,“小姐,街头卖糍糕的阿六来了。”
  门内站在柜台后低头拨弄算盘的女子闻言轻笑一声,从衣袖里掏出荷包,拿了铜板放在桌上,调侃,“不过几日不得吃,就馋成这幅模样了?”
  小姑娘看到铜板,眉开眼笑,拿起桌上的铜板,“那我去了,小姐。”然后蹦跳着跑远了。
  到底是十多岁的小姑娘,江阮笑着摇摇头,又低头拨弄起算盘来。
  “林家娘子,近日可有新的胭脂?”一个年轻的妇人从门口进来。
  江阮抬起头来,嘴角含笑,“有,前个儿才到的新货,我拿给你看。”
  江阮一抬头,这进门的李家娘子便咦了一声,满眼惊艳,“你这妆容好漂亮。”
  江阮一身素青色衣衫,乌发松松的挽在脑后,点缀一根翠绿色的碧玉簪子,皮肤白而细嫩,眉眼弯弯,额前桃花样式的花钿平添一份妩媚,脸颊一点红,她素布衣衫,不俗不媚,却让人一眼惊艳。
  “我用的便是近日新到的胭脂。”江阮走出柜台从架格上取出一个六角形印有昙花样式的漆盒,“李家娘子可以试一下。”
  那李家娘子打开盒子放到鼻间嗅了一下,“好香啊。”
  江阮先在李家娘子的脸上均匀的涂了一层白粉,然后用丝绵在两颊上擦上胭脂,“这样会显得人比较有朝气一些。”
  李家娘子看着铜镜中的人很是满意,高高兴兴的买了胭脂走了。
  李家娘子刚走,漓儿抱着糍糕跑进来,小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小姐,小姐,那位测字算命的俊俏书生又来了”
  江阮收拾桌子的手一顿,走到门前往外看了一眼,先前还空荡荡的自家铺子门前,此时摆了一张方桌,着素白长袍的男子端坐于桌前,长发只随便用同色布条束在脑后,面容俊朗丰神,轮廓分明,一双眼睛细长,眼尾微微上挑,墨黑色的眸子微垂,整个人处在熙熙攘攘的闹市中,却仿佛远在深山,宁静致远,飘然物外。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外如是。
  桌上摆着笔墨纸砚,男子身后站着一个十多岁的俊朗少年,薄唇紧紧抿着,板着一张小脸,毫无笑模样。
  江阮转身走回屋内,用她成亲时陪嫁的雨前龙井泡了一壶茶。
  一壶茶的功夫,江阮再出来,算命摊子已经前已经有了客人。
  “请姑娘在纸上写上一个字。”书生身侧站着的少年对坐在书生对面一身淡黄色衣裙的女子说道。
  “大姐姐,你要写什么字?”站在女子身边看起来小她一些脸圆乎乎的小姑娘问道。
  女子闻言,想了想,拿起桌上的毛笔不紧不慢的写了一个字。
  少年看了一眼,微微弯腰,在男子耳边轻轻道,“爹,是一个‘凰’字,凤凰的凰。”
  女子看到少年的动作,仔细打量了一番男子,继而抬手在男子眼前晃了一下,男子眼眸不动,毫无反应。
  “你看不见?”女子秀眉微蹙,“你既看不见又如何测字,难不成是个骗子?”这双眼睛如此漂亮,可惜了。
  “你才是骗子呢。”少年忍不住反驳。
  “怎么就不是骗子了,东街那个算命的也是个瞎子,但他那是摸骨算命,你这里明明写着测字,却看不见,要如何测?”圆脸小姑娘双手叉腰。
  “你...”
  少年还想要说什么,被男子摆手打断,“姑娘若不信,大可离去便可。”
  声音润泽悦耳,如春风化雨,让人听后仿佛嗅了最安神的熏香,心里无端端的宁静下来。
  那女子看着面前俊俏的男子,语气倒是好了许多,“好,那你测。”
  “姑娘所求为何?”
  “姻缘。”
  男子点头,少年将女子写字的纸张放到男子面前,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摸上那张白纸,一点一点儿轻轻抚上女子所写的字,半干的黑色墨汁沾染了他白玉般的指尖。
  圆脸小姑娘等不及想要说话,被女子摆手制止。
  半晌,男子收回了手,缓缓开口,“凤凰,乃百鸟之王,见则天下大安宁,姑娘有凌云之志,身份显贵,能与姑娘匹配之人自是人中之龙,前途不可限量。”
  “那是自然。”圆脸小姑娘骄傲的扬起头,“我大姐姐那可是太...”
  “四妹妹不可胡说。”女子嗔怪的瞪了一眼圆脸姑娘,眼中却也是掩饰不住的神采,“那公子可还算出了什么?”
  男子垂着眉眼,“姑娘之字,金钩铁划,力透纸背,比男子更胜三分,可见姑娘心比天高。”
  女子笑而不语,掏出袖子里的荷包,此时男子却又道,“可是这凰字还有另一种解释。”
  女子手一顿,“另一种?何解?”
  “凤凰乃是传说之物,何人可曾真正的见过?”男子低低道,“一切许是镜花水月,大梦一场。”
  女子闻言掏银子的手停了下来,缓缓抬眸看向对面的男子,面目冷了下来,“公子何意?”
  “在下无意,一切皆是姑娘所写之字中解出。”男子语气平缓,似是不知道方才说所说的话犯了对面客人的忌讳。
  圆脸小姑娘先前未听明白他所言何意,此时想了想,眉头竖了起来,娇声呵斥,“你这个臭瞎子,你胡说什么呢,什么镜花水月,大梦一场,你可知我大姐姐是谁,我大姐姐那可是当今太子未过门的太子妃,下个月就要完婚了,你敢诅咒堂堂太子妃,我让官府的人把你抓起来。”
  女子阻挡不及,圆脸姑娘的话已经说出口。
  男子稳坐如山,面色不动,“在下只是个算命的,姑娘信也好,不信也罢,与我无关。”
  “你个臭瞎子,我砸了你的摊子。”圆脸小姑娘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倒是个火爆脾气,上前就要扯竖在一旁的幡子。
  “呵呵。”一旁传来一声嗤笑,“测字算命,算的便是日后的命数,你尚且未活得到之后,又如何知道他说的不准?若你不信这测字之说,又为何坐下来测?测完之后如此当街撒泼耍赖,这鲁国公府的小姐们,倒真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啊!”
  江阮靠在门边,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讽刺的笑容。⑤思⑤兔⑤文⑤檔⑤共⑤享⑤與⑤在⑤線⑤閱⑤讀⑤
  先前的女子看过来,眸色微暗,“江阮?”
  圆脸姑娘看到江阮,嘟起嘴,“二姐姐,我说的有错吗?是这个瞎子乱说的。”
  江阮上前一步,冷嘲热讽,“鲁国公府的四小姐一口一个瞎子,这难道就是鲁国公府的教养吗?”
  “二姐姐...”圆脸姑娘被她说的委屈至极,亮晶晶的眼中噙上了泪水。
  “好了,云儿,不要再说了。”江静云还想说什么,被江静娴打断,继而看向江阮,脸带笑意,“二妹妹说的是,四妹妹还小,回府后我定会要姨娘好好管教的。”
  江阮不置可否,也无意与她多费唇舌,转身迈步往屋内走去。
  江静娴上前一步,扬声唤道,“二妹妹,下个月初三是我大婚的日子,二妹妹是否要回府参加我的婚宴?”
  江阮头也不回,“我一个死了相公的寡妇,参加太子妃的婚宴,怕是带来晦气。”
  “无妨,我们是姐妹,我又岂会介意这些。”江静娴人如其名,脸上一直带着温婉的笑容,娴静有礼。
  江阮想了想,转身笑道,“那小妹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婚当日定当出席。”
  江静娴面色一顿,明显是没料到江阮竟然应了这邀请,一时之间倒是语结了。


第2章
  江静娴姐妹二人走后,男子对着江阮的方向微微颔首致谢,“祁某谢夫人解围。”
  江阮面上一红,已经没有了方才的从容不迫,轻声道,“我为先生烹了茶,先生要不要进屋歇息一会儿?”
  祁烨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动了动,最终淡淡道,“谢夫人费心,怕是多有不妥。”
  他在她铺子前摆摊已有月余,这是江阮第一次鼓起勇气邀请他,却被他拒绝,江阮面红如霞,“不好意思,让先生为难了。”说完,便拎起裙角逃也似的往屋里跑去。
  “夫人请等一下。”祁烨开口唤她,江阮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祁烨撩袍起身,面对着江阮的方向微微躬身行了一礼,“夫人若不介意,可否像往日一般将这茶水送出来。”他来这里的这一个多月,江阮每日都会为他烹一壶茶。
  漓儿正靠在门框上大口吃着糍糕,闻言撅了嘴,含糊不清道,“你这人,我家小姐请你进屋饮茶,你不来,却又让我家小姐送出来给你,这是何意?”
  祁烨眉眼微垂,并未多加解释。
  少年看不过去,插言道,“我爹是怕污了你家夫人的名声,你懂什么。”
  “桓儿。”祁烨呵斥。
  俗话说得好,寡妇门前是非多,江阮又岂会不懂。
  江阮进屋用方木茶盘端了茶水出来放到桌上,茶水的清香扑面而来,即便不懂茶之人,也知这必是上好的茶叶。
  祁烨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祁某只要饮些解渴的茶水便可,夫人大可不必每次都这么破费,祁某受不起。”这一月以来,江阮招待他用的都是上好的茶叶,今日这雨前龙井又比往日的茶水好上了许多。
  “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好的茶叶自然是要给懂茶的人,才不至于糟蹋了。”再者,鲁国公府给她陪嫁的茶叶怕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还怕这茶叶太过劣质配不上他呢。
  祁烨闻言没有再说什么,仿佛能看见般执起了茶壶,冒着热气的水流缓缓淌入杯盏,在茶水将要溢出杯沿时,恰到好处的停了下来。
  白玉般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