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皇家娇宠》作者:月非娆

ccav 上傳於:2018-02-13  大小:136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皇家娇宠
作者:月非娆

文案

重生回来的唐娇看着已经乱糟糟的福王府,
想着自己上辈子凄凄凉凉的一生,真想再去死一死!
上辈子,唐娇为保性命,苟延残喘,卑躬屈膝,结果跪着跪着还是死了。
这辈子,跪着是死,站着还是死,她想了想,决定早死早脱身

PS:这是一个反王之女重生后使劲张狂得瑟,
想作死自己,最好也作死别人,
结果意外被娇宠一生的日常。

内容标签: 女强

主角:唐娇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唐娇头疼欲裂醒转过来之时,耳边却是一阵嘈杂,纷纷扰扰仿佛是闹翻了天。
  她身上虚弱的紧,几乎是没什么力气去睁开眼睛,干脆也就破罐子破摔,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便又想强迫自己安睡过去。
  倒不是她得过且过,只因她素有自知之明,就自己那点子身份,哪里能够命令宫人做什么,若真硬要撑起什么架子来,惹人嗤笑倒也罢了,只怕还要被姨母责罚多事闹腾。
  只是,头实在是疼的紧,耳边东西跌落摔碎声、斥责声、惊慌尖叫声……不绝入耳,她眉头不觉深皱。
  虽然这些年来过得是寄人篱下的日子,宫人们轻待她之事更是不断,但到底是宫廷,那些个宫人便是再自大,明面上还是不敢做出不规矩之事来,如今又如何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唐娇心中正是疑惑,突然身体被陡然抱起,耳边响起了蒋嬷嬷熟悉的声音:“碧玉、碧芝,你们动作快些,如今性命要紧,莫舍不得那些东西,只拿些容易携带的贵重物件就好!”
  唐娇挣扎着睁开眼睛,一眼便落在了蒋嬷嬷那张熟悉而又有几分陌生的面容上,她神色显然一愣,蒋嬷嬷也注意到她醒了过来,下意识便收起了面上惊慌的神色,似乎是唯恐怕吓到她,摸了摸她的额头勉强笑道:“郡主可是被嬷嬷吵醒了?郡主别怕,您身子未愈,公主只是命奴婢收拾东西带您去庄上养病。”
  “娘……”
  唐娇面上再次愣了一下,下意识目光四下瞧了瞧,瞬间震惊的身体都僵硬住了。
  房间内那精巧华丽的布置……熟悉而又陌生,分明便是她午夜多次梦回的家,是她曾经的闺房。
  唐娇出身尊贵,本朝割据南疆一方、拥有十万南疆军的福王是她的亲父,而赫赫有名的未央大长公主则是她的亲母。她身上流了一半的皇家血统,如今的太后是她的亲外祖母、当今圣上则是她的亲舅舅……
  福王与未央大长公主素来恩爱,并无其他妾室,一生也唯有三子一女,唐娇作为幺女,可谓二人掌上明珠,闺房之中的摆设,皆是父母兄长为她搜罗而来的珍宝。
  她自小便是这般千娇百宠长大,莫说是在南疆之中,便是回到京中也是过得肆意。可是……这一切却是在她八岁这一年,戛然而止。
  这一年,福王拥兵自重、起兵谋反,却被朝廷平反军镇压,其三子与福王皆命丧战场,而未央大长公主自觉无颜见太后皇上,在噩耗传来当日,便上吊自缢。
  而在这一日,福王府彻底分崩离析。
  府中下人,只顾收拾金银细软逃命,而朝廷派来的人,闯入福王府中,肆意掠夺……年幼的唐娇此时因染风寒,病重数日、浑浑噩噩不知发生了何事,身边原本四大嬷嬷八名大丫鬟,只余蒋嬷嬷与碧玉、碧芝二人。
  蒋嬷嬷想带着她从福王府中逃出去,只是还未逃出十米远,便被朝廷军抓住押上了简陋的马车,也就是那个时候,唐娇才得知自己的亲人早已离世,而她也要被带入京中,或杀或剐……命运不可知。
  噩耗打击,一路慢待,唐娇被吓破了胆子,未愈的身子病情越发严重,直到进了京,入了宫,连太后与皇上的面都未曾见过,便被封了安宁郡主的封号,安排到了丽嫔宫中抚养。
  丽嫔本为唐娇父亲福王的表妹,入宫后多年无甚宠爱,只诞下一名皇女。如今又因福王之事遭受了宫中多番非议,又如何愿意抚养唐娇。
  然……皇命不可违,丽嫔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了唐娇这个“烫手山芋”。
  如此,虽不至于虐待,但她自己本就有个女儿,自是漠视了唐娇在她建福宫中的存在。
  虽然一朝跌落云巅,可唐娇不是个不知足之人,知晓自己的境况,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在宫中仰人鼻息、苟延残喘过活,甚至连普通宫人的轻贱,都不敢反抗。
  她知道自己的存在碍眼,是逆臣之后,是皇上与太后念在自己母亲的面上,更是为了表示皇家的宽容而留下的。所以她也只想着自己能活着便是很好,。安安分分活下去,即使日后被送做和亲她都不敢有半分抱怨。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连这么一点点小小的心愿都不能够满足,她在宫中一直低调暗淡,却因为默默无闻不受重视,便被人随意拿来李代桃僵,去挡别人的祸事。
  她心中只有凄凉与自嘲,早知早晚都是死,她当初又何必要活的那般艰难,又何必让人那般轻贱得连自己都瞧不起。
  唐娇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是在临死之前做着小时候的梦。
  她明明记得:酒醉后的武王姜彧将她误认作京中第一美人江婉心骚扰,她惊慌躲避,却失足跌落御花园中的莲花池。
  她跌落池中之时,听到了宫人的尖叫声,可她心中却没有半分庆幸,只怕那宫人的尖叫声已然惊动了前边参加皇上寿宴的众人,便是侥幸被救上来,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
  没人会为她做主,或许为了遮掩这桩丑事,她会病逝,又或者皇上会顺水推舟将她赐给武王,而酒醒后的武王知晓自己认错人,只怕会将怒火发泄到她的身上。
  想到曾经听到的关于武王的传闻……唐娇不寒而栗,说到底,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等着她的也只有一个死。
  如此,她倒还不如就死在那莲花池中了。
  唐娇害怕的瑟瑟发抖,蒋嬷嬷以为她大病未愈,故而连忙捡了一件披风给她包上,便匆匆忙忙开口道:“郡主莫怕,咱们这就去庄上,不会……不会有事的。”
  蒋嬷嬷喃喃自语,抱着她的手,不觉用了几分力气。
  这也让唐娇终于从自己的梦魇之中惊醒了过来。
  不对,这不是梦……这一切都太真实了。
  真实的根本便不是什么梦。
  当年的她,根本没有回味过来究竟发生了何事,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受宠的小郡主……当时她还与蒋嬷嬷闹着要李嬷嬷来伺候,最终在蒋嬷嬷的再三安抚之下,方才让她信了李嬷嬷已经去庄上为她打点,这才乖乖由着蒋嬷嬷抱着。
  哪里成想,原本她最喜欢的李嬷嬷,在得知朝廷军攻入南疆的时候,便已经收拾金银细软,早就跑的不知所踪。当然这本也无可厚非,福王府中如今也已经跑了大半的人,剩下的大半,只是因为没来得及跑被朝廷的人抓住了。
  也只有蒋嬷嬷与碧玉、碧芝二人,才会傻兮兮想着在这个时候,还要维护往日里对她们并不好的小主人。
  唐娇看着碧玉、碧芝二人面带惊恐的背着两个大包裹朝着她和蒋嬷嬷跑来,看到唐娇看向她们的时候,她们牢牢记着蒋嬷嬷的叮嘱,似乎不敢让唐娇知道外边的形式,还勉强挤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唐娇有些想笑,却又有些想哭。
  她此刻已经分不清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可是,在这一刻,哪怕是在梦境,她也很想为曾经在那深宫中拼命维护着她的三人做些什么。
  她目光看向了蒋嬷嬷,温声开口道:“嬷嬷,你放我下来。”
  “郡主……”〓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蒋嬷嬷以为唐娇还要闹脾气,还待耐心相劝的时候,却听得唐娇又道:“此次朝廷来人,只怕目标在我,带着我,你们跑不掉的,你赶紧带着碧玉、碧芝往后边跑,逃命去吧!”
  “郡主!”
  蒋嬷嬷与碧玉、碧芝三人面上震惊,竟是不知唐娇何时已经知道了当下的情景。
  但三人也顾不得多想,蒋嬷嬷只是抹着泪劝说:“郡主,那些人还未搜查到这里来,咱们现在逃还来得及,城中现下大乱,咱们只要混进百姓之中,便不怕了!”
  “不必多言,父母兄长既然已经离世,我又如何能够在这世上苟活。嬷嬷,你只是伺候我的下人,不应受到这份牵连,你走吧!”
  唐娇忍不住红了眼眶,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
  其实,当年若是她有这份勇气,这些年来,又何必受到那些磋磨,让自己卑微的像颗尘埃,却依然连苟活的这点小小心愿都不能够满足。
  唐娇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紧闭的房门,她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便朝着门外冲了出去,蒋嬷嬷与碧玉、碧芝一时未来得及反应,竟是眼睁睁看着方才还是虚弱不堪的唐娇,竟然冲出了门外,直接朝着前院的方向跑了去。
  郡主……这是要去送死啊!
  蒋嬷嬷面上大撼,那群冲进福王府的士兵们根本便是土匪,抢夺掳掠,稍有反抗,便是拿刀砍人。
  如今的福王府,那些朝廷兵经过的地方,简直便是人间炼狱。
  的确,唐娇未着鞋履的双脚还未走到前院之时,纯白的袜子便已经被地上的血迹给沾湿,她看着那些穿着福王府衣裳的下人或是倒地不醒,或是惊呼救命,亦或是躲在角落瑟瑟发抖,她看着那些着了朝廷军队服装的兵士们面带横笑,破门翻柜,肆意掠夺。
  好一番人间炼狱!
  然而,唐娇嘴角却是翘了起来,她一步一步朝着那群兵士走近,或许是因为富贵财宝迷人,又或许是因为唐娇这副女童的外表惑人,那些兵士竟是分毫没有注意到唐娇的靠近。
  直至唐娇抽出其中一人别在腰上的大刀,朝着那人胸口刺去。
  大刀入肉几分,“铛”的一声,唐娇手腕震痛,原本就因力气小而未被拿稳的大刀从她手中跌落,掉落在了地上。
  她抬起头,看着那几名回过神来的兵士震怒的捡起那把大刀,朝着她砍来之时,她嘴角的笑容却是没有落下,只是闭上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静悄悄本宝宝开文了,这次要写一个一心找死、使劲作死的女主,想想还是蛮激动的哈哈。
  老规矩,开文送红包,留言有奖


☆、第二章

  然而,过了许久,大刀入肉的疼痛却始终未曾传来。
  果然是在做梦吗?
  唐娇自嘲一笑,睁开了眼睛,待看清眼前的情形之时,她却又愣住了。
  只见一只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