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当主角外挂被蝴蝶了》作者:于秋云夏

ccav 上傳於:2018-02-13  大小:3664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当主角外挂被蝴蝶了》作者:于秋云夏

文案:
穿越不悲催,悲催的是到头来才知道自己穿的是一篇文
穿到文里不悲催,悲催的是被系统给坑了
系统:宿主已完成系列任务,现有通关大礼包一份请接收
周祺然:我怎么离开
系统:狗带
周祺然:礼包有什么
系统:不死之身~
周祺然:系统我去你大爷!
系统:系统升级中,请稍候再拨
+++
升级后的系统表示TA也是新手上路,出现如此惊天巨坑实在抱歉,但是不是没有补救方法
既然这是一本书的世界,那咱们可以指望主角呀!
然而事实是……
系统:这个时候主角该有个戒指里的老爷爷来救命教技能;然而你当年一出手,人老爷爷现在在门派里叱诧风云中
系统:这个时候主角该有个小师妹送武器送人脉送自己;然而你当年一句话,人小姑娘现在还在禁足思过
系统:这时候主角该中陷阱领悟新技能;然而你当年把设陷阱的人干掉了
……
周祺然一脸血
我的锅,我认
所以接下来就愉快(?)地去补外挂吧
然而……
换了路线的主角性格和书里描述的似乎不太一样?
>
ps:
1.主受1v1甜宠,无黑化无小黑屋无系统强制等情节,任性搞事穿书受X主角攻
2.小攻是成长系,在前二十章对受有误会,但是那只是因为他是在极端环境下长大,二十章之后醒悟了就变成小迷弟了——毕竟走这段剧情的时候,小攻只是个长歪的九岁小孩。那些要求小攻礼义廉耻俱全八荣八耻熟记的亲,恕臣妾做不到_(:зゝ∠)_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祺然,秋博宇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坑爹系统
  周祺然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七叶莲。那鲜红的七叶莲被盯得久了,抖抖叶子,像是含羞草那般卷起叶子,将花朵卷裹起来。
  他伸手,戳了戳已经缩成一颗小绿球的七叶莲,“开。”
  七叶莲抖了抖,将花杆挺直,以显示自己作为灵植的骨气。
  “连你也要闹小脾气?”周祺然轻嗤一声,不找没趣,索性做出不搭理它的架势。
  七叶莲一看那面容秀美的青年真的要不搭理它了,鼓鼓的小绿包颤颤巍巍裂开一条缝,透出内里鲜血般的红,颇有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
  可惜对面那人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思,见了那红,伸出手将它残忍地按进水里。
  见七叶莲扑腾着从水中浮起,青年看着它的花瓣,若有所思,“你说我是不是得找一槽泥来养着你啊?不都说出淤泥而不染么,换个培养基你能把这姨妈红褪掉不?”
  七叶莲一听,霎时安静下来缩回水槽中。主人不满意它的颜色它知道,可这种天生的事情它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缩回种子时期重长一次吧!
  不过最近主人的心情是雷雨加多云,似乎是遇上了棘手的事情,整个人的情绪都低落了下来。七叶莲觉得,自己还是安分些别触着主人的雷区比较好,免得真的失了这一槽灵气充沛的蕴华泉的待遇。
  泥巴什么的拒绝。
  似乎是觉得无趣,那青年微叹口气,另外换了个地方躺下,开始思考人生,以及他折腾到现在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个世界叫修真界,而他是穿越过来的。
  穿越,作为一个现代人,这类小说他看多了。但是真的遇上穿越这回事的话,还是挺让人一脸懵的。周祺然还记得当年,他就是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一片不认识的人。
  迎接他的是教科书级别的穿越戏份:一伙人嘘寒问暖,侍女上来介绍他的身份,其他人三言两语说清他的处境。
  若不是他自己心细,从侍女不自觉表现出来的陌生感,还有那些人刻意掩埋起来的疏离感中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并机缘巧合逃跑了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反正那个一看就埋着坑的小少爷身份不要也罢。周祺然收拾细软逃跑收拾得特别干脆。
  谁知,还没了解清楚那个世界的世界观和具体情况,他就又穿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抓起来然后丢到了这个世界一般。
  就在他茫然地看着周围的青山绿水,暗骂穿就穿了,连个新手引导都没有的时候,系统出现了。
  系统没有语音一类的高科技,就是直愣愣地出现在你面前,上面几行大字。
  【欢迎来到修真界】
  【请开始修仙之路】
  周祺然看着如此朴实无华清纯不做作的系统,默了。小说里的系统都是或高冷或卖萌的人工智能语音,再怎么没业务精神也会给穿越者科普一下世界观,或者介绍自己的来处,之后不外乎威逼利诱两种手段,诱惑穿越者跟着它们的任务路线走。
  【完成所有任务线,可获得离开修真界的方法】
  虽然挺想去吐槽这姗姗来迟的“利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条件确实诱惑到他了。
  “离开是回到之前的那个世界,还是原本的世界?”
  当时的周祺然忍不住开口问了,但是等了半天,那界面跟死机了一样停滞很久,才出现补丁一般的话。
  【去处由你自己决定】
  之后系统就界面便刷新了,出现了一个任务条,上面写着【进入炼气期】,而下方有几个书本样的图标。周祺然有些好奇,戳开来翻了几下后,发现那是一些这个世界的资料,还有修真入门的方法。
  出于防备心,当时的周祺然并没有马上相信系统,而是暂时放置它,四处打转了一番,确定了几件事。
  一,他这身体原装正品,连后腰处的胎记都没移位,甚至脖子上挂着的前一个世界带来的戒指还在,大约成了系统的寄宿地。
  二,这地方是深山老林,来自现代的战斗力零点五鹅的宅男,野外生存技能从未点亮的他,活下来的概率极低。
  三,系统反应很慢。
  在他饥肠辘辘却还是找不到其他疑似可以食用的东西的时候,系统终于默默刷了条支线任务——【阅读完《修真界》,奖励:饱腹】
  周祺然还能怎么办?只能屈服于系统势力。他拿出了当年高考时的认真劲头,忍着咕噜乱叫的肚子,总算将那设定集一般的玩意给啃下了,然后一堆树果似的东西从天而降,差点把他活埋。
  再看系统的界面,阅读的任务显示完成了。
  借着树果吃饱喝足后,了解了世界观的周祺然忍不住翻开了那修真入门的方法。
  回忆结束,周祺然默默睁开了双眼。
  系统从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开始就在他的身上了,其他人都看不见。当他引气入体开始修仙并离开那篇深山老林后,才发现系统的奇异之处。
  它只会给自己列出目标,达成了有奖励,不达成甚至无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但事实证明,系统给出的路线是最方便的路线。而且系统会根据他的情况给出一些支线小任务,同样是不达成也无所谓,但是达成了便会给一些他当时需要的东西。至于奖励便千奇百怪的多,在他解锁系统背包空间前都是从天而降丢他身上,特别简单粗暴。
  以至于他养成了没事清理系统背包的习惯——一旦满了就是个东西兜头砸下来的惨剧。◆思◆兔◆網◆
  了解了世界观,又吃到系统辅助的甜头,周祺然果断选择按照系统规划出来的路线修炼,不知不觉百余年过去,如今他度天劫,破丹成婴,进入了元婴期,也在这修真界摸爬滚打出了一些名声。
  就在前不久,系统告知他完成了最后一个主线任务。
  【任务:进入中州,进度:完成】
  【恭喜,你完成了最后的任务,请接收终极奖励】
  多年期待的回归原世界终于要来临,周祺然自然是兴奋无比。而系统也难得的反应十分快,将奖励放到了系统背包中。而多年享受着系统便利的周祺然自然喜不自胜地打开终极奖励,只觉得一股暖意蔓延至周身,就像是将什么枷锁破除了一般轻松。
  既然任务都搞定了,周祺然便问系统如何才能回去。
  【只要你死了,便会自动离开这个世界】
  虽然看起来血腥了点,但是周祺然已经不是当初的周祺然,在修真界打怪升级刷任务的他早已经历了三观的刷新,如果自杀能达成自己的多年来的愿望,他并不会排斥。就在他脑内计划着如何来次风光无痛的自杀时,忽然脑内灵光一闪。
  “对了,我还没问呢,终极奖励是什么?”
  【不死之身】
  周祺然:……
  玩他呢是吧!?
  死了才能闪人结果现在告诉他死不了?!这奖励放平时绝对可以称得上终极奖励,但是在想死的时候拿到这奖励只会想骂街啊!
  似乎是知道了周祺然的怨念,系统界面唰地一下变得空白,只余一串简陋的大字。
  【系统升级中,请稍后再拨】
  你有本事升级遁,你有本事给解决办法啊!
  周祺然当时就想把戒指丢地上放几个大招轰炸再丢臭水沟里,以解他内心那犹如万千神兽奔腾而过的糟心感。
  然而根据切身体会,以这戒指的坚硬程度,估计他这个元婴真君被轰杀成渣了,这戒指还是完好无损。
  莫非是自己渡劫的时候老把它丢出去当避雷针挨雷劈,它憋到现在来报复自己了?
  周祺然算是被打击到了。习惯于系统给出明确路线来走的他,突然失去了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与系统的指引,感觉浑身的劲都被抽走了,干啥都没乐趣。
  甚至颓废到欺负自己养的小莲花。
  说起这朵莲花,他还是挺怨念的。当初他看着那莲花雪白的花苞怪好看的,便移植回来养着,哪知养到它开了智,雪白的花瓣就染上了姨妈红。
  看到那一夜变色的七叶莲,周祺然当时砸了水槽的心都有了,恨不得掐着七叶莲的花梗让它赶紧褪色。然而七叶莲表示,颜色是天生的,它也无能为力。
  “真君……”
  门外传来怯生生的声音,显然对屋内之人抱着敬畏之心。周祺然眼睛也懒得抬,放出神识延伸到门外,看到是两个扎着发髻的小童,正期期艾艾地凑在外边。
  “中州那边发来了请帖,骆谷主邀您参加酒会,您看……”
  “不去。”周祺然淡然道。
  那炼丹狂老头绝对是想套他那解毒丹是哪来的。总不能告诉他系统出品皆属精品吧?
  “西域的古殿主来信……”
  “不看。”语气半分未改。
  他现在自己还烦着呢,没时间解决那对父女的沟通矛盾——不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叛逆期到了吗?
  门外两个小童领了回应,行礼之后便退了出去。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