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大宝贝》作者:眯眼笑笑

我不是八戒 上傳於:2018-02-13  大小:87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大宝贝》作者:眯眼笑笑

文案:
【简介一】
花宝的一生,甜的牙疼。
一群人崇拜她。
一群人陪着她戳天捣地。
凭啥?
脸大!
【简介二】
尽管周围人都很喜欢花宝,但针对花宝拥有申莽这件事,周围人的评价很统一。
——占大便宜了。
花宝自个也这么认为且得意着。

【简介三】
花宝很“神”——神奇and神经。
出生时,她老爸老妈吃药求医三十年才求来的宝贝蛋,妥妥的溺爱。
出生后:花喜公司的吉祥物,就差烧香跪拜。
懂事后:花宝零食公司的大老板,全体员工陪着她戳天捣地。
求学时:巴赫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哪里需要哪里搬。
花宝:活着真累。
众人:→_→

内容标签: 古穿今 传奇 美食 甜文
主角:花宝、申莽 ┃ 配角:花爱国、方书梅 ┃ 其它:大甜文



第1章 得子
  花喜公司总部位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县城里,旗下有58个农产品深加工工厂,是食品行业的领头企业。农村出身的创始人花爱国是人大代表,享受国家特殊津贴,可谓人生赢家。
  别人眼中的人生赢家却羡慕着别人。他现在四十六了,头上都有一茬子的白头发了,还没有孩子。
  没孩子这事儿,花爱国很清楚,不能怨他老婆,是他小时候被滚水烫了下半身,伤了根儿。国内外,中西医,他折腾了二十多年也没求来个孩子。他农村出身,观念有点旧,根深蒂固地认为挣钱就是为了孩子,连个孩子都没有,存着钱有什么劲儿。
  花爱国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开了个工厂,就是为了挣点钱去看医生。三十岁的时候让公司成功上市,是为了挣更多的钱请名医看病。三十三岁的时候扩大公司规模,是为了方便去国外看病。到了四十岁,他死心了,大有看透人间俗世的意思,把挣来的钱一部分挥霍似地搞风险投资,剩下的全部搞慈善,修路,送校车,建学校,帮助残疾孩子,资助科研等等。反正他手上的存款从来不超过一万块。
  老公这样挥霍,方书梅没生过气红过眼,一辈子教书育人的她心里藏着一个想法:万一有功德的存在呢,存够了功德,是不是就能求来孩子。
  过了正月十六,方爱国四十七,方书梅四十三。
  送走了亲戚,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两人,相顾无言。即使开足了暖气,方书梅也冷的发颤。
  心里冷,怎么都暖不热的。
  方书梅在腿上盖上一个毛毯,淡淡地说:“辞职后,我去山上住,你照顾好自己,如果忙不来,就让小秦帮你请个保姆。”
  花爱国把烟头摁在茶缸里,面无表情:“上山做什么?我跟你离婚,你再嫁人,说不定就能有个孩子了。”
  方书梅低头看着长满皱纹的手,叹了口气:“不了,我从十八岁的时候就说要嫁给你跟你过一辈子。大半辈子有你陪着,够了。”
  花爱国想给他最爱的人一个微笑,却身心疲惫的没有扯动嘴角,“可以在家里请个佛。”
  方书梅笑了笑:“不了,山里静。”
  话落便是沉默,沉默的听得见隔壁的童言童语,心更疼了。
  方书梅辞职的这一天,县附中的老师们心里都有着说不出的难受。方书梅在附中职教了近二十年,这些年下来,附中的老师来来去去,留下来这些几乎全部是方树梅亲自带出来的。
  新入职的老师还是个去年刚毕业的小姑娘,亦步亦趋地跟方书梅的身后,脸上的不舍都能溢出来。
  方书梅转回身笑着摇了摇头,小姑娘一脸欲哭不哭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区。
  半夜两点钟,花爱国在黑漆漆的客厅里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着,他驼着背弯着腰低着头,愣愣地看着烟头上闪烁的点点红光。
  方书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辗转的不是心里的苦闷,她的心已经平静的不起一丝波痕。辗转的是身体的不舒适,她的胃有些难受,一股一股地往外冒酸水。
  再也忍不住,冲向厕所呕吐时,惊动了花爱国。
  花爱国掐了烟头,走在厕所,“胃病又上来了?去医院看看。”
  方书梅简单地漱了几次口,摆摆手拒绝去医院:“自从不喝药后,胃病也没犯过,估计是昨天吸了凉气着凉了,忍忍就过去了。”她去了无数次的医院,每次都抱着希望去带着绝望回来。如今,她不想再去。
  花爱国霸道了大半辈子,这个时候不可能退让,坚持着让方书梅看医生。
  方书梅无奈地穿上羽绒服,跟着坐上车。
  半夜两点,路上只有孤零零的路灯,不见一辆车一个人。习惯使然,花爱国的车速很慢,还是三年前他学车时的二十迈。
  花爱国:“其实收养个孩子也挺好了。”坚持了三十年只养自己孩子的念头在这个时候退让了。
  方书梅看着窗外的路灯,沉默着。
  花爱国:“咱有钱,还可以做试管婴儿。”
  方书梅回头温柔地笑了笑:“当年,你可是说打死都不用这种不自然的方法。”
  花爱国不说话了,即使活到了现在,还是陈旧思想的他不想要使用这些先进技术,说他老古董也好,说他老顽固也好,他就是打心底里接受不了。他坚持的东西,他不管别人理解不理解。
  到底是没有去医院,去了熟人的门诊。门诊是一对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小夫妻开的,二十四小时营业,这一对小夫妻上高中的时候是方书梅的学生。
  “老师,不是着凉,我叫来大牛看看是不是胃的老毛病犯了。”芳子忍住心中的震惊,唯恐自己诊错,保持冷静,不紧不慢一步一步地走向楼梯。一转角,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卧室急切地晃醒酣睡中的老公。
  大牛扔掉检测仪器,手放在方书梅的手腕上,把脉了半个小时,他的心里装了一只大鼓,咚咚咚地敲个不停。
  “老师,咱们需要去医院里再确诊一下。”大牛一脸的严肃。
  花爱国眉头的皱纹紧紧地缩在一起,握住身侧方书梅的手。
  “没事儿,再大的病再也有钱值。去医院检查检查。”花爱国扶方书梅站起来。
  方书梅被翻腾着的胃折磨的没了力气,借着花爱国的力气站起来,轻笑道:“一个个的这么严肃,放轻松,生老病死,你们当医生的看的还少?”
  大牛深吸一口气,他知道面前的两个人误会了,但他现在不敢再贸贸然地给予希望。
  中医科内,带着老花镜的老医生看见大牛,鼻孔出气,哼了一声。大晚上的,把他一把老骨头从床上叫起来,也亏的是他最得意的学生,这要搁别人身上,看他的拐杖敲不敲断脊梁骨。
  花爱国在这个小县城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更何况做了那么多的慈善,老中医想不认识他都难。⑤本⑤作⑤品⑤由⑤思⑤兔⑤網⑤提⑤供⑤下⑤載⑤與⑤在⑤線⑤閱⑤讀⑤
  老中医看了看方书梅脸上的气色就心里有了谱,再把了下脉,脸上慢悠悠地露出了笑,对着大牛肯定地点了点头。
  两人打着哑谜,蒙在鼓里的只有方书梅,从两人脸色中看出些门道的花爱国脚软的站不起来,张开口想问一问,却发现自己的喉咙粘到了一起,怎么都发不出声来,只能用猩红的眼睛看向大牛,眼神中透着卑微的祈求。
  大牛看着心里发涩,他与媳妇结婚三年,媳妇子宫寒气重,为了求个孩子一直没断过药,他太清楚一个孩子对家庭了意义了。
  把自己的事儿放一边,大牛深吸一口气,想到方老师这二十年来的期盼,又笑了起来。
  老中医看不上大牛这幅喜形于色的呆样,直接对着方书梅说道:“三个月,胎发育的迟缓,回去后多注意补一补,养的差不多了来医院做产检。”
  方书梅不在意地听到半截愣了愣,猛然抬头,死死地盯着老中医的眼睛,一手条件反射地捂住自己的肚子。
  老中医丑话说在前面,防止夫妻两个乍喜之时迷了心神,“年龄大,第一胎,又喝了不少乱七八糟的药,日后有九成会流产,即使保住了,孩子也容易出问题。”
  花爱国和方书梅被老中医的这些重话唤回了心神,两人小心翼翼地摸着肚子,里面是他们活了大半辈子最大的惊喜。
  花爱国想着,他得去京都请个最专业的保姆来照顾妻子,然后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让妻子待产,请个装修队把家里的主卧改成婴儿房,还要把所有房间的边边角角都包起来,可别磕住了孩子,孩子要是个女孩,他就好好的宠她,什么都给她最好的,如果是男孩,就送到最好的学校接受教育,长大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是开明的家长,可不能强逼着孩子做不喜欢的事儿。必须戒烟,不能让孩子吸二手烟。公司模式需要改变了,他只拿分红就行了,他要把以后全部的时候用来陪孩子长大……
  “回家,我需要睡觉。”方书梅此刻已经顾不上自己真实的感受,尽管她的胃部依然不舒服,尽管她的脑海里一片被惊喜冲击后的清醒,但她知道她的身体现在需要休息,她的小宝贝需要休息。
  “对,对,睡觉,睡觉。”花爱国神色恍惚,嘴里重复着方书梅的话,刚一起身就听“啪”的一声,椅子和人都摔到了地上。
  花爱国紧张地看向方书梅:“吓着了没?”
  方书梅认真地摇摇头:“没有。”她的两只手自始至终一直捂在肚子上。
  花爱国想要爬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浑身都哆哆嗦嗦的使不上力。
  回去的路上,大牛开的车。
  花爱国激动的握不稳方向盘,坐在后座小心翼翼地扶着方书梅的背,一个小小的颠簸,就能让他的心紧绷一下。
  方书梅枕着花爱国的胳膊,闭目养神。
  “开的再慢点。”花爱国再次叮嘱。
  大牛无奈,一档十迈,速度已经慢的比不上走路的速度了。
  终于挪到了家里,花爱国让方书梅继续坐在车里,自个小跑着打开楼道和房间里全部的灯,明亮的犹如白天。
  慢慢地走到卧室,方书梅躺在床上,摸着肚子,感觉像是在做梦。
  花爱国这时才从混混沌沌中醒了过来,疯子一般地咧着嘴大笑着,在客厅和卧室里不停地走来走去。
  “洗漱,睡觉。”方书梅提醒。
  “对!对!睡觉。”花爱国晕晕乎乎地走向洗漱间,本能地挤好药膏刷牙,又突然跑到卧室里对着方书梅强调道:“你不要起来,好好休息。我把水给你端过来。”
  花爱国用参军时的速度洗漱完,端着一大盆热水送到卧室。
  卧室里,方书梅已经睡着了,心力交瘁的一天让她睡的很沉。
  花爱国小心地脱下方书梅的袜子,让她的脚泡在温水中泡了一会才调整着她的姿势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
  他就这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