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重生太子妃来袭》作者:宋家娘子

ccav 上傳於:2018-02-21  大小:111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重生太子妃来袭
作者:宋家娘子


文案

云瑶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最爱的男人和最疼的妹妹会联手将她逼入死路,重生归来,一切都变了,唯独不变的就是将那对狗男女虐成真狗的决心

温柔善良的姨娘?别逗了,如果温柔善良就不会谋划十年之久,单纯心软的妹妹?哈哈,单纯?心软?如果真是这样,她云瑶又怎么会有这一世,温润如玉的痴情人?从一开始不过就是对她编织的蜜糖梦,逼得她堕入深渊,成为厉鬼

这辈子她的归来就是要将这些人一个个拖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爽文

主角:云瑶/凌君胤 ┃ 配角:云筱雅/慕容靖/楚秀/容华 ┃ 其它:宠文,一对一,爽文,宫斗,宅斗,江湖

==================

第1章 虐1

  第一天
  云瑶用尽全力在发泄,敲打面前被锁死的壁橱,尖叫,哭喊,诅咒,辱骂,但是回应她的除了死寂便是耳边自己的哭喊
  云瑶卸了力气跌坐下去,往后靠过去仰起头,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常流光璀璨的眼已经被灰暗覆盖,没有生机也没有色彩,披头散发哪里还看得出来过去荣华一身的影子,活脱脱像个地底下爬出来的厉鬼
  黄昏将近,有人来了
  云瑶听到那由远而来的脚步声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虚脱的身子立刻弹起来冲向壁橱紧闭的门,抓住里面的两根木栓子发了疯的摇晃“开门,开门,你们把门给本夫人打开,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你们不怕死吗?你们就不怕本夫人的父亲跟你们没完吗?”
  喊出口的声音已经破碎沙哑,依然能够体现出壁橱里那个人的滔天恨意
  沉默,没有丝毫声音回应她,只有她自己的怒吼在周围回荡再即进入她的耳朵里
  猩红的眼透过壁橱缝隙,她清晰的看到一抹紫色身影,两眼瞪大“云筱雅,是你对不对?是你,是你对不对?”又一次嘶吼,壁橱的门摇晃起来
  门外,站立的人眉梢一挑,薄唇轻扬,半晌后,柔柔出声“姐姐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与我叫喊,想必,这一天过得还是挺舒服的”
  “云筱雅”歇斯底里
  云筱雅便是站在此处的女人,也是那壁橱之内云瑶的庶妹,往日的姐妹情深成就如今可悲可笑的一幕
  云筱雅抬起自己纤纤玉指,拨弄着自己涂了丹蔻的指甲,来回转了转挑眉抬头再次看向壁橱“到如今还是改不了你这个性子,云瑶,你已经不是侯爵府的大小姐了,我更不是那个只能对着你摇尾乞怜的可怜虫,还想用你嫡女的身份压我不成?哈哈哈哈,好好看看,如今的你,才是像极了丧家犬的那一个”十分畅快的一段讽刺,云筱雅美目中的流光剧烈波动
  “啊啊啊”壁橱里的人确实受到很大的刺激,疯了般摇晃里面木栓子,尖叫的声音在半途都化成了无声
  透过门缝,云瑶绝望的看着那个人,当初单纯善良的人,当初对她姐妹情深的人,如今却满目恶毒的面对着她,将她逼至于此
  身子瘫软,云瑶背对着壁橱门闭上眼睛“为、为什么?”干裂的唇角扯动,问出三个字
  “哈哈哈,为什么?”外面的人骤然大笑,笑声中都是痛快“亏你一直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有多儒智,你说,你除了侯爵府嫡女的这个身份还有什么?你又有什么是能比得过我云筱雅的?你真以为侯爷爱你?莫要太过自以为是”
  云瑶听着,每一个字都听得很认真,很想哭可是眼泪已经流不出来了,看着昏暗的壁橱,难道一切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吗?
  十里红妆,海誓山盟,怎么可能不爱,怎么可能不爱,怎么可能不爱呢
  云瑶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质问,答案早已经有了,如果真的爱,怎么会在她进门第二年便抬着云筱雅进门,如果爱,他为什么从来都不信自己,如果爱,他更不会给别人丝毫机会欺辱自己,为难自己,如果爱…这一次云筱雅的计谋便不会成功,她更不会成为人人口中喊打的dang妇
  “慕容靖”云瑶无声的念出这个名字,眼中只剩一片死灰
  夜朗星疏,月如银盘
  拔床上的帷幔随着节奏摇晃,隐隐约约的吟唱从里面散发出来,余音绕梁久久不散,不多时变得更加高昂
  “靖~~”
  女人的声音好听的像是那悠扬大提琴,柔软的就像是那世界最动听的一曲,隔着薄纱看着那若隐若现的身影,男儿健硕挺拔,女子妙曼柔软,肤如凝脂,弹指可破,两道声曲交缠
  “雅儿”男人低沉嘶吼,双目深情款款锁定身下的人,那么灼热,一遍遍喊着对方小名
  云筱雅说不出的畅快,想象着后方壁橱中那个女人更是将自己展现的淋漓尽致,攀上面前人的脖子将自己全数挂在对方身上,对着他撞击加大吟唱之音,足以酥了男人的骨头
  “雅儿”一声低吼撞击加重
  云筱雅扬起头,红唇轻启念着男人的名字,眼睛透过薄纱看的却是那若隐若现的壁橱
  黑暗,窒息,疼痛
  云瑶捂着耳朵缩在角落,她感觉呼吸有些困难,紧紧闭着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去听外面传来的动静,可是完全没用,那些声音,就是那小到不可闻的抚摸声她好似都听得清清楚楚,紧紧咬着的唇瓣已经渗出了血,滴落
  “痛,好痛”云瑶失魂落魄的靠着一边,眼神空洞无声的念着
  帷幔中,男人与女人都是大汗淋漓,女人爬伏在男人身上,长发倾泻更显温婉动人,抬了抬头,一双含秋水眸深情楚楚“侯爷打算一直这么关着姐姐吗?她应该已经知道错了,这件事…”
  “你自己心软,可人家未必领情,你有这功夫不如想想怎么伺候我”男人低下头半眯着眼慵懒道
  云筱雅娇羞的脸一红,贴服在对方怀中“雅儿自然是要全心全意伺候侯爷”说完手指在对方身上画着圈圈“不过,姐姐怎么说都是侯府夫人,总是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慕容靖余光向后扫了扫略带讥讽“她已经不是侯府夫人,只是一个贱婢”
  “侯爷”云筱雅稍显难过的抬头出声
  慕容靖拖着她下巴迫使她将头再抬了抬“委屈你够长时间了,当初若不是她从中插一脚,我怎么会迎娶她进门?如今侯爵大人已经失利,她云瑶也不过是与人苟且被抓jian在床的dang妇,她有什么资格做侯府夫人,这岂不是对我慕容靖的羞辱”←思←兔←網←
  “可是…”云筱雅眼中含泪很是替云瑶难过
  慕容靖稍微蹙眉“她不配你对她这么好”
  “她怎么说也是雅儿的姐姐”云筱雅低头伤心道,无人可见的美目中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伤心,只有蚀骨阴毒
  慕容靖冷声讽刺“她可从来都没把你当做妹妹”
  壁橱中,云瑶听着男人对自己表现出来的慢慢厌恶与痛恨,听着‘好妹妹’到现在还不忘担心自己替她说情,嘴角慢慢裂开笑的十分灿烂,甚至到后面笑出了声,接着声音越来越大从壁橱传出来,响彻整个房间,回荡半空


第2章 虐2

  第二天
  穿着华丽明艳的女人,红色貂裘披风用料金贵,金丝线滚边,栩栩如生的绣图,双手插在绣满五福祥云的袖子里,斜颈夹袄红的似血,同样颜色的石榴裙直垂落在脚面,随着人走动轻微起伏,让那一双精致的小脚若隐若现
  来人突然停止,站在离壁橱不远的地方凝眸冷笑的看着,半晌后抬手整了整鬓角轻轻俯身红唇翘起“姐姐不会还没有死心吧?姐姐认得出这件衣服吗?侯爷专门命人赶出来的,真是有点愧对姐姐了,这往后,妹妹只能代替姐姐伺候侯爷,打理这侯府内务”话落,便是一阵畅快的笑声
  壁橱中,云瑶面色清灰,嘴巴已经干的发白裂开碎皮,动了动却发不出一点点声音来了,嗓子已经在昨天喊破,两眼虽然睁着看到的只有黑洞,人贴着柜门靠着,从缝隙看着外面一席正妻装扮的女人,扯了扯嘴角,发白的嘴裂开血口子冒出血来,抬手抓住木栓子用力抠着,指甲崩裂都无所觉
  “姐姐,今天这一切可不能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够蠢,哈哈哈”云筱雅再次低冷出声,一字一顿充满恶毒“当初不是你自己非要抢了这门亲事吗?姐姐对妹妹那么疼爱有加,妹妹当然是要成全姐姐的,不然,侯爷怎么会在父亲的支持下走到今天?不然,慕容侯府哪里来的那么多雄厚资金推翻太子爷,助三王爷得势,哈哈哈哈”
  见壁橱门晃了晃,云筱雅直起身子更加猖狂得意“这就受不了了?那你可知道当年在侯爵府我受到的可是你此时的百倍,千倍,你可知道,无时无刻我都在想,凭什么你的娘就能是侯爵府主母,而我的娘就只能是一位妾,人人都想让我认命,都想让我顺从,可我偏不,你云瑶贵为嫡女难道就该压着我吗?如今呢?你自己看看,如今你不过是侯爷不要的下堂妇”
  下堂妇三个字是从齿间挤出来的,目呲欲裂瞪着壁橱,真正的深仇大恨
  云瑶再次落下清泪,她从来没有低看对方一眼,在她心里,云筱雅就是她的妹妹,甚至在出嫁前一天与父亲灯下长谈,希望来年就抬了楚姨娘为父亲平妻,也算是这些年对她付出的回报,自己不在了,也能替自己好好照顾父亲,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对母女不过是狼子野心,只待找到到会将她一口吞吃
  死死抠着壁橱的门“呜呜呜…啊啊呜呜呜”云瑶已经说不出话,只能用这般嘶吼来发泄自己的愤怒和痛恨
  手指在壁橱的门上用力抠着,指甲全数脱落只留血肉,可依然不能停止
  门外,云筱雅听着这种嘶吼表情更是畅快,扬起眉头把玩着自己手指“姐姐也不用这么愤怒,毕竟,侯爷好歹跟姐姐还是恩爱过一年的,想想当年那十里红妆,盛世大婚,可是让妹妹足足嫉妒了好几个月”
  “不过嘛,如今,姐姐带过来的所有东西都只能妹妹替你保管了,真是想不到,爹爹对你这个女儿果然够偏心,当日我进侯府只给了十抬嫁妆,而你,足足一百二十抬,他这般看不起我,如今还不是要来跪着求我善待你这个女儿,哈哈哈哈哈,不如姐姐教教我,到底要不要答应他呢”
  这番话落,壁橱的两扇门再次疯狂摇晃起来,沙哑刺耳的声音响起“云筱雅,云筱雅你疯了是不是?你…你居然敢…居然敢让爹爹跪着求你,云筱雅,你会得到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我做鬼…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用尽了全身力气,用尽了自己残余的生命
  这段话喊出来,壁橱门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