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惊世傻弃妃》作者:妈涵

jeni 上傳於:2018-02-22  大小:128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惊世傻弃妃
作者:妈涵

傻郡主大名如雷贯耳,十七岁芳龄智商不如五岁孩童,爹不疼、姐妹欺负,被耍得吃沙啃泥给颗糖就叫奶奶。

皇上赐婚,王爷要娶傻郡主?天下哗然,等着看好戏。

王爷又怎么会甘心成为天下笑柄?
没有婚礼,没有迎亲队,连炮仗都不放,拜堂礼也省了。
洞房花烛,王爷的爱妾命三壮男替王爷入洞房,哪知傻郡主反抗一命呜呼。

再次醒来,她不是以前的她,无所谓地接过下人递来的休书,从此,大放光彩,惊才、惊国、惊天下!
谁欠她的,连本带利讨回来!

王爷对她倾慕难自拔?当他知道她曾是他休弃的傻王妃,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看在你痴傻的时候,都爱慕本王的份上,本王可以赏你个妾做做。”他在对她施舍。

见她不语,他凝起眉,“侍妾一衔入不了你的眼?”
“不是。”

“那你答应了?”他喜上眉梢,表面不动声色。
“是你入不了我的眼。”

当朝权贵,临国太子,无数男女为她前仆后继,王爷心焦,可别人更心急。
倾尽江山,换不来她回眸一顾。被狠狠伤过的心,还能为谁绽放光华。


第一章 洞房花烛

“洞房花烛?”

上官惊鸿一袭大红色的嫁衣坐在床上,小手掀掉了头上的红盖头,好奇地问出声。

站在旁侧的丫环素儿吓得连忙欲将红盖头替她盖回去,“我的小祖宗,盖头不能自己掀啊,不吉利的!”

上官惊鸿不让,“素儿姐,你还没说什么是洞房花烛呢?鸿儿今天好开心嫁给煜哥哥了!刚才路过门口的姐姐说今晚是鸿儿的洞房花烛夜,还说新娘子好可怜。那可怜的人说的是鸿儿么?鸿儿只知道新娘子是可以一辈子跟煜哥哥在一起的,不知道什么是洞房花烛哦。”

上官惊鸿抬起脸蛋,妆容精致,相貌绝美,圆骨碌的双眼写满了疑问。

望着上官惊鸿眼里的纯真,素儿一阵心疼。

新房设在骧王府最偏远的一处院落,房中的摆设只有一个破木柜,一套残旧的桌椅,还有那不知被使用了多少年的旧床,没有一样东西是新的,也没有一样东西与喜气沾光,就连洞房最基本的红烛都没有,点亮黑夜的,只是一盏老旧的油灯。

微弱的灯火摇曳,冷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上官惊鸿连忙站起身挡在窗户前,素儿明白,懂事的小惊鸿是怕风把油灯吹灭了。

素儿眼里泛起一阵酸楚,如果小惊鸿不是傻子,凭她的美丽,一定能够获得骧王爷祁煜的亲睐。

呸呸呸!怎么能乱说,她的惊鸿小姐不傻,只不过太单纯,十七岁了,智商还像五岁的孩童,是骧王有眼无珠,不懂欣赏小姐的好。

见素儿一副要哭的表情,小惊鸿主动伸手抱住素儿,“素儿姐别哭,是鸿儿惹你生气了吗?鸿儿不问了哦。”

素儿抱住小惊鸿叹了口气,“小姐,奴婢没有生气,奴婢只是心疼您。洞房花烛是您与骧王爷的新婚夜,奴婢也解释不清楚。方才门外经过的下人没有说错,您真的是个可怜的新娘子。奴婢原以为再怎么着,您也贵为郡主,与骧王的婚事又是皇上赐婚,骧王即使已有了侍妾,也不会亏待您。想不到婚礼上连炮仗也不放,没有贺客,连拜天地的环节也省了……”

素儿泪流满面,小惊鸿似懂非懂,焦急地拍了拍素儿的背,“姐姐你哭了,姐姐不要哭……”

小惊鸿的声音里有着少女的清甜,语气却如孩童般稚嫩。

素儿哭得更凶了,眼泪滴在了上官惊鸿那套脏旧的嫁衣上,可怜的小姐,就连新嫁衣都被人换成了别人穿过的旧货。

“鸿儿会乖乖听话……素儿姐,是不是鸿儿做错什么了……鸿儿不要姐姐哭……”小惊鸿也跟着哭了起来。

素儿哭着说,“鸿儿没有错,错的是骧王,**一刻值千金,怕是骧王爷今夜不会来了……”

“骧王坏坏,不说他,素儿姐就不会哭了,鸿儿以后不喜欢他!”小惊鸿哭骂。想起祁煜好看得不得了的面容,她又有些犹豫,可不可以少喜欢一点呢?

素儿刚想警告小惊鸿别胡说,一道严厉的女声传来,“放肆!竟敢说骧王坏,辱骂骧王,不要命了吗!”

房门外走进来一名身穿绿衣的女子,女子明眸皓齿,面容娇美,只是神情带着狠唳,使得素儿与小惊鸿不寒而栗。

“你是?”盯着绿衣女子,素儿有点颤唞。

“我是谁?说起来,我还得叫这个白痴一声姐姐呢!”绿衣女子嘲讽地向上官惊鸿投去一眼,看清上官惊鸿绝美的面孔,眼里闪过嫉妒与意外,想不到上官惊鸿这白痴这么美。

“鸿儿不是白痴!”上官惊鸿生气地揪正,“素儿姐姐说鸿儿不过是单纯了点。”

“称个丫鬟为姐姐,你说你不是白痴是什么?”绿衣女子浅笑起来。

素儿从绿衣女子身上收回目光,小心翼翼地出声,“你是骧王爷的侍妾苏盈月?”骧王只有一名侍妾,就是左丞相之女苏盈月。

“啪!”重重的一巴掌甩在素儿脸上,苏盈月气愤,“闭嘴!你个贱婢!我怎么会只是个侍妾?我将会是骧王爷名正言顺的王妃!”

“你是坏人!”小惊鸿见素儿挨打,猛推了苏盈月一把。素儿想阻止小惊鸿鲁莽的举动,但她被巴掌甩得眼冒金星,动作慢了一步。

苏盈月趔趄了几步才站稳,神情阴狠乍现,“敢推我?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来人!”

随着苏盈月的呼喝,三名身材高大,满脸横肉的壮硕男子走进房,向苏盈月作揖,“月夫人有何吩咐?”

“上官惊鸿以下犯上,刚才推我的举动你们都看到了?”苏盈月下令,“给我将她先奸后杀。再找个坑埋了。”

以下犯上?三名男子面面相觎,似乎上官惊鸿才是王妃,苏盈月只不过是个妾,不过这点没人敢说出来,其中一名男子道,“可是,骧王爷万一怪罪下来……”

“我在王爷跟前有多得宠,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婚礼办成这样,足以说明王爷根本就非常讨厌上官惊鸿这个白痴。”苏盈月冷训斥,“王妃的位置迟早是我的。有什么事,我担着。”

素儿吓得小脸煞白,赶忙从地上爬起身,向苏盈月求饶,“月夫人,不,月王妃,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家小姐计较,奴婢听说您是出了名的温婉善良,菩萨心肠,求您……”

小惊鸿害怕满脸横肉的三名壮男,吓得哭成了大花脸,“素儿姐,鸿儿怕……”

“想不到主子白痴,下人也是白痴。”苏盈月嗤笑,“我事先就安排了三名壮男,是知道王爷今晚不会来,‘好心’让上官惊鸿偿偿洞房花烛的滋味,你以为我会改变主意么?”

心知不妙,素儿拉着上官惊鸿想逃,哪知二人还没逃到门边,就分别被一名壮汉制伏,脸朝下按压在地上。

“给我好好招呼她们!”苏盈月悠哉地站在一旁,欣赏三名壮汉对着素儿与上官惊鸿一阵拳打脚踢,在动手之前还一人塞了团臭布进她们嘴里。

“唔……唔……呜……”素儿与小惊鸿痛得想发出惨叫,被堵了嘴,出声却只是微小的声音,身子像小虾米一样蜷缩成一团,素儿将小惊鸿护在身下,承受了更多的踢踹,很快就痛昏过去。

“唔唔……唔!”小惊鸿见素儿昏了,眼里满是惊恐的泪水,她好怕,又好痛!

“停。”苏盈月比了个停的手势,壮汉们这才住手。

小惊鸿惊慌而又仇恨地瞪着苏盈月,苏盈月走到小惊鸿身边,语气变得柔和,“很痛么?想不想快点与你的素儿姐姐上天堂?”

小惊鸿眼里闪过一丝迷茫,苏盈月知道她听不懂什么是天堂,解释说,“那是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有好吃好穿好玩的,没有人会欺负你,也没有人会打你。要去吗?”

“嗯嗯。”小惊鸿猛点头,苏盈月笑着指了下三名壮汉,“只要你乖乖让他们‘抱’,你就能上天堂了。愿意么?”§思§兔§在§線§閱§讀§

小惊鸿难受地吐出嘴里的布条,还以为坏人变好了,傻傻地说,“愿意。”心里觉得只要像素儿姐姐抱着她那样拥抱就可以去那么好的地方,太好了。

苏盈月留下句,“玩完后,给我收拾得干净利落点。”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三名壮汉摩拳擦掌,满脸淫笑扑向小惊鸿,小惊鸿看着这些壮得像牛的大叔们,吓得小脸惨白,心里恐惧到极点,不知哪来的力气,反射性就往门外跑,哪知被一名壮汉脚一拌,小惊鸿挺直摔倒,脑门砸在了门槛上,霎时头破血流,昏了过去。

三名壮男也不管小惊鸿是否昏迷,向她伸出了恶心的‘兽爪’……

第二章 血染新娘

二十一世纪

蓝天白云,风和日丽,慰蓝的海面波光粼粼,海水起伏荡漾,旋起自由自在的波浪。

一望无垠的海面上,一艘白色的豪华三层游艇随波逐流,似在享受飘荡的筷感。

游艇二层的房间内,宽阔洁白的大床上一名中年男子身下压着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子,米兰色的落地窗帘随风飘荡,DV机里低低吟唱着曲调悠扬的英文歌曲,为房中的气氛增添几分暧昧。

“很romantic,喜欢吗?”叶克林直视身下美丽的叶雪依,嗓音浑厚而多情。

“你不觉得罗漫蒂克这种词,用在你跟我身上,是一种侮辱吗?”叶雪依微嘲地勾起唇角。

“瞧瞧你,就连讽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美艳夺目。”叶克林赞叹着,“多年来,我抗拒着被你吸引,却又喜欢着为你沉沦。”

叶雪依挑眉,“这么说,你爱上我了?”

叶克林不悦,“N0。1,你应该明白我的爱不值钱。要在组织里生存,只有不择手段,牺牲一切。”

“所以,为了生存,我现在就得对你献上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你心里只有他。”叶克林眼里划过一丝阴鸷,“你放心,我会送他下地狱的。看在你的份上,我会让他死得痛苦。”

可惜你没机会了。叶雪依唇角的笑变得浅淡,明明是笑,却又那么冰冷。

“你的表情,我真喜欢,像在诉说,你要杀了我。”叶克林伸手抚着叶雪依白净的脸,语气轻柔,“不得不说,你是我训练得最成功的杀手。即使你已经成为享誉国际的一号杀手,终归是我训练出来的,你以为,你杀得了我吗?”

“不能吗?”叶雪依抬眸。

“你要怎么杀呢?口红上抹毒,不让我亲?还是嘴里藏毒,又或者,当我进入你身体的时候,用你的身体?”

“你说的都过时了。”

叶克林眸子里多了分冷凝,“我都忘了,你是天才,你想出了我想不到的办法?”

叶雪依不语。

“你知道,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