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丞相大人最宠妻》作者:彩色的天空

ccav 上傳於:2018-03-06  大小:53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丞相大人最宠妻》作者:彩色的天空

文案:
在朝堂上招个手便能呼风唤雨的丞相大人谢堇昭这回算是踢着铁板了。
“夫人,这猪蹄子有为夫好看吗?”
“没有。”
“那为何你看它的次数比看我还要多?”
“因为我很想吃啦。”
谢堇昭冷道:“你意思是猪蹄子比我还要吸引了?”
梁蕴哀怨:“没有啦!”
一旁的侍从偷偷掩脸。相爷,这猪蹄不是你刚买回来说要给夫人吃的么?

1.架空
2.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3.甜宠1V1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甜文
主角:谢堇昭,梁蕴 ┃ 配角:张子聪,林徳瑜 ┃ 其它:甜宠




第1章
  一辆朴素的马车缓慢地驶向京中最豪华的大宅。
  府门前的侍卫训练有素地上前查问。
  只见一名身型略为圆润的少女,身穿普通的棉麻布裙,背着一个碎花布包,慢慢地下了车。
  她白嫩嫩的圆脸带着阳光般的笑容,两个小酒窝更添可爱,使得哨兵情不自禁地放轻声调:“姑娘可有拜贴?”
  梁蕴缓缓地在脖子上解下带着余温的玉佩递了过去,一字一字地说道:“我找谢堇昭。”
  “哟,姑娘可不得直呼大人的名讳,要称呼谢大人或者丞相大人。”侍卫不得不佩服小姑娘的大胆。取过玉佩一看,不得了,麒麟背上一明月,明月正中一谢字,正正是谢家几位男主人才拥有的配饰。
  哨兵不敢耽搁,立马就进去禀报。
  ×
  谢宇手持着玉佩,看了下标记,肯定地说道:“这是爹的玉佩,可为何会在外人之手而不曾听爹说过?”他看向夫人刘氏,刘氏也摇了摇头。
  夫妇俩不约而同地看向一旁手持奏本的儿子。
  谢堇昭头也不抬,答道“把爷爷叫来不就知道了。”
  谢宇吩咐贴身侍从后说道:“爹在梨园,回来都得一个时辰,总不能让人一直在外面等着。”
  “那外面的姑娘,该不会是爹爹在外面的……”风流债?刘氏不敢说出口,可是心里却不禁担忧。
  谢家世代为官,家训规定只娶一妻。也不知为何,谢家只出男丁,到了近几代更是子祠稀疏。谢宇和自己多年努力也只得两子,风水先生说,谢家世代贡献福泽延绵,然而刚太过不容阴柔。
  如今若真是,那也不知说好还是不好。
  “不可能,爹不是那样的人。”
  刘氏快嘴答道:“娘都走了这么多年了,爹爹也常年到处走,这还真难说。”
  “不会的。”谢宇答道,但是却没原来的底气。
  自娘走后,爹每隔几月就出一趟远门,这样的习惯已维持了十多年。
  “要真是的话,咱们认是不认?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个姑娘,好不好相处?”刘氏愁容满脸。
  “好了夫人,你别想得太多。”
  “能不想吗?人都到家门前了……”
  “直接把人叫进来问不就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回书房处理公事了。”谢堇昭不耐地打断刘氏的话,准备离去。
  刘氏急喝住儿子:“不行,你不能走,这事情我们处理不方便。”
  “难道我就方便了?”谢堇昭冷冷地讽刺道。
  是呀,这事情儿女不好管,难道孙辈就好管了?刘氏自己也感到汗颜,但是她却嘴硬地说道:“现在你是家主,你不好管谁好管?”
  谢堇昭不再回应,却默默地坐回位置上,专注于奏本。刘氏知道这是自己儿子应允的意思,立刻将人给请进来。
  传话的人只说是个姑娘,可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姑娘。年来约莫八九岁,白皙的肌肤衬着雅致的五官,头上简单梳个发髻,碎发在脸颊旁散落着,看上去精神得很。略胖的身型配着甜甜的笑容让人觉得很是讨喜。
  刘氏掩嘴低声道:“没想到爹爹这把年纪都如此了得。”
  声音虽小,却被身旁的谢宇听到了,立刻招来一记瞪眼。
  梁蕴缓缓走上前,端庄地行了个礼。“小女子梁蕴,给各位请安。”
  软软糯糯的声音迅速融化了夫妇二人的心。一直羡慕别人家有女儿的刘氏此刻就想上前捏一下她那圆润的脸蛋。
  谢宇心中有点复杂,这娃娃的年纪当自己女儿还差不多,要当自己妹子的话,这般可爱,也未尝不可?
  “姑娘此行所为何事?”谢宇端着脸,丝毫没有露出心中所想。
  “请问,哪位是谢堇昭?”
  被点名的谢堇昭意外地抬头,答道:“本官便是。”
  “相公。”
  梁蕴甜甜地叫了一声,笑眯眯地看着谢堇昭。
  果真和爷爷说的一样,相公貌似潘安,俊朗非凡。在她看来,爷爷还少说了一样,相公的眼睛幽黑深粹,很是吸引。
  谢宇呆住了。
  “什……什么?”刘氏一脸的不敢置信。
  爹爹在外的女儿叫自家儿子相公?
  谢堇昭也愣了一下,但瞬间就恢复正常,他冷冷地说道:“姑娘,慎言。”
  “这是婚书。”梁蕴从包中取出婚书,上前两步往谢堇昭面前递去。
  啪的一声,婚书被打落在地。
  谢堇昭右上拿着奏本,左手持着一枝翠绿的玉萧直指梁蕴,板着脸:“别靠近。”
  梁蕴不敢再上前,心里觉得有点委屈。她蹲了下去捡起婚书,轻轻地拍了上面的灰尘,软软地说道:“相公为何生气?脏了。”
  一小团子蹲在哪儿好生委屈,看得人心都酸了。
  “哎,有话好好说。”刘氏急急上前一把将梁蕴拉起到身旁。
  自己儿子自己最了解,最是讨厌女子近身,这刻玉萧拍的是婚书已是忍耐了,下一刻估计拍的就是人了。
  她把梁蕴来到一边坐下,眼神闪亮:“来来来,给娘说说,是怎么一回事?你哪里人氏?多大了?家中还有哪些人?”
  不是妹子是媳妇,这原本的担忧变成了欢喜,刘氏一下子就变得迫不及待了。
  堇昭今年二十了,别人家的儿子这到了这年纪,孩子都上学堂了。她这个当娘的愁呀,堂堂丞相府,谁家闺秀不想进?可谁家闺秀都怕进呀。今天她特地将儿子强行留下,便是为了儿子的婚事,这下可好了,居然有个现成的。
  梁蕴乖巧地答道:“今年十三了,家住雾灵山。因家中出了些变故,爷爷让我来相公家中暂住,及笄前来接我回去。”
  “十三了?可你看上去没这么大呢。雾灵山来京城可得七八天吧。你一个女儿家出门,家中人放心么?”
  “不是一个人来的,管家爷爷和嬷嬷送我来到后回山上去了。”
  刘氏捏着梁蕴软绵绵的小手,柔声道:“这样啊,那你告诉娘家中出了什么事情?也许娘能帮得上忙也说不定。”
  “山上……”
  “够了。”谢堇昭打断两人的谈话。@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左一句娘右一句娘。可有问过他这个当儿子的意见?婚书想必是真的,估计是老头子在外跟哪个好友饮了几壶就将他给卖了。
  他边收拾奏本边说道:“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承认这婚约,我给你五百两,立刻离开。”
  “嗯,爷爷说了,姻缘强求不得。你把我的婚书和信物还我,我就离去。”梁蕴甜甜地笑着,回答得没半点犹豫和委屈。
  来之前,爷爷就叮嘱过,相公必定不肯承认婚事,拿回信物和自己的婚书即可完成第一个任务。之后这一年可以随自己的心意到处玩了。想想就高兴。
  这下真让谢堇昭意外了,他停下正准备离去的脚步,回头打量起梁蕴来。
  梁蕴报以灿烂的一笑。
  盯着她半响,谢堇昭眼神一暗:“你的信物是什么?”
  “一枚暖玉玉佩,祥云伴月样式的,在阳光下可观月型内部一蕴字。”豪迈的声音自外传内,不一会儿就见到老将军谢正浩红光满面地走了进来“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墨竹,他说我的孙媳妇来了。”
  谢正浩将梁蕴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甚是满意。笑问:“蕴儿是吧,你爷爷身体可好?”
  “谢爷爷安好,我爷爷身体挺好的。”梁蕴端正地行礼。
  看着梁蕴标准的礼仪,谢正浩笑得更开了,连道三声好。
  谢堇昭面无表情,探手摘下从小戴着的玉佩轻轻放在桌上:“婚书还给她,此事就此了了,我回书房去了,不要打扰,午饭直接送过来即可。”
  “堇昭,你给我站住。”谢正浩大吼。
  谢堇昭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紧拉着梁蕴双手说着什么的刘氏冷冷地叮嘱一句:“不得留人。”
  语毕,头也不回地离去,不管别人怎么叫唤。
  刘氏瞬间尴尬,干笑道:“他怕生而已,别介意哈。这么远路来到,怕是累极了吧,留下了住几天再说。”她紧紧地握着梁蕴的手。开玩笑,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媳妇,她才不要轻易放走。
  谢正浩也点头:“别听他说的,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了算,你留下。”
  梁蕴微微笑着摇头:“请谢爷爷把婚书还我吧。”
  “不行不行,你得留下当我的儿媳妇。”刘氏头摇得厉害。
  这可不行呐,大街上的炸豆腐和油面儿都在等着她呢。
  梁蕴也跟着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般:“不行不行,我得走呢。”
  谢正浩反对:“我不会还你婚书的,这婚事可是父母之命,那轮到那小子说了算。你尽管安心住下,待你及笄,我亲自去圣上那给你们请婚。”
  一番话语来往,却还没法打消两人的心思,梁蕴无奈,只好努力端着脸,一字一字地吐出:“此番到来,已是于名声有碍,还请给蕴儿留点颜脸,蕴儿在此谢过了。”
  “这……”
  刘氏本想着不顾儿子的意思,到时大闹一番,儿子肯定也奈她不可。经梁蕴这话提醒,才想起这事要是闹起来了,传了出去不知成什么样子。
  谢正浩这时也想到了这一层,长叹一声:“我愧对梁家啊。”


第2章
  乐城水灾,死伤众多,民不聊生。
  两月前乐城知县上报后朝廷已拨了一批银两前往赈灾,然而灾银到达一个月后不仅没改善还出了暴徒一事。户部居然还有脸再申报灾银?
  放下奏章,眼角瞄到一旁的请柬,谢堇昭揉了揉眉间,刚拿起茶靠在椅子上就听到门外刻意的谈话声。
  “爹爹,怎么给昭儿定了亲也不跟咱们说一声的?这下可好了,咱们谢家满门忠烈,现在就成了忘恩负义悔婚之徒,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列祖列宗?”刘氏带着哭腔喊道。
  “唉,你可还记得,昭儿8岁那年跟着我在征战中中了毒箭?那时群医束手无策,最后太医院院首给了一道偏方,需上雾灵山取一味雾莲。那雾莲极其珍贵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