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春天里的小樱桃》作者:江小绿

ccav 上傳於:2018-03-12  大小:35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春天里的小樱桃
作者:江小绿

文案

有个叫做车厘子的姑娘。
她笑起来就像清晨沾满露水的樱桃,饱满红润无比诱人。
咬上一口,清甜又多汁。

夏志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她更可爱了。

青梅竹马X一点点的电竞

“我的童年是你,年少是你,青春是你,整个人生都是你。”

预收接档文:《天上星星都给你摘》

上天欠她十年的宠爱,如今用一辈子偿还。

“我们肆肆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公主就应该让别人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励志人生 甜文

主角:车厘子.夏志 ┃ 配角: ┃ 其它:
==================

☆、chapter 1

  初夏明媚的阳光灿烂得发亮,金色的,点点斑斓透过枝叶落在红绿格子砖上,像是一块块碎片,映在地面,及其烂漫。
  黑色雕花栏杆上爬满了大朵大朵粉色的蔷薇,花开的极盛,层层花瓣舒展到了极致,隐约有破败的迹象。
  路边种着不知名的花树,此刻相继开放,玫红色,粉色,大红色,点缀在浓郁的绿色之中,让人一眼心情就好了起来。
  风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车厘子捏紧了手里刹车,右脚支地,把自行车稳稳地停在了一栋楼前,仰头,脸上浮起灿烂的笑,比起落在她身上的阳光更为璀璨几分。
  “夏志——”
  “要迟到啦!”
  少女高亢清脆的声音落地,几乎是立刻,前头楼里的其中一扇窗户被打开,一张少年的脸出现在后头。
  表情颇为不耐,眼底却隐约透着一抹柔和。
  “知道啦——”少年低磁醇厚的声音传了出来。
  一阵清脆的铃铛响,路上行人们纷纷避让,后头驶来两架自行车。
  一男一女,穿着蓝白色的校服,一个背着粉色的双肩书包,一个背着的是深蓝色。
  扎成马尾头发被迎面而来的微风吹起,女孩的声音叽叽喳喳,清脆悦耳。
  “夏志,我们待会吃什么?”
  “夏志,你慢点等等我。”
  “夏志夏志…”
  一如往常的一个清晨,伴随着车厘子活力十足的声音,还有灿烂明媚的笑脸,夏志背着书包走进教室。
  门口高高的墙上,挂着不大不小的名牌。
  白底蓝字,工整端正。
  高一三班。
  刚一落座,清脆的铃声就响了起来,早读开始,夏志肩膀被人从后头戳了戳,小小的,做贼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夏志…”
  他身子稍稍后退,靠了过去。
  “我英语书忘记带了…”
  “车厘子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带脑子出门?”夏志蹙眉,翻出书包里的英语书转身拍到她桌上。
  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二次了。
  今天才周三!
  “对不起嘛…我睡过头了,急急忙忙就出来了。”女孩饱满的脸颊微微鼓起,天然红润的唇抿了起来,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都是委屈。
  夏志瞬间没了脾气,扭过头,翻看起了语文。
  中午吃饭,车厘子忍不住和花姒抱怨,感觉夏志对她越来越差,老是板着一张脸不耐烦。
  花姒温柔的笑着,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你就知足吧,夏志对你多好,有求必应的。”
  “有…有吗?”车厘子茫然,仔细回想了一下,认真点了点头:“好像也是的…”
  虽然他总是臭着一张脸,语气都是凶凶的,但总是会满足自己的要求。
  不过…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嘛!这点情分总有的!”车厘子皱了皱鼻子,把这件事情抛到了一边。
  “今天食堂的排骨真是超好吃!”她鼓着腮帮子嚼着,满眼的雀跃满足,花姒无奈的笑笑,把盘子里的排骨夹到了她碗里。
  “那你就多吃一点。”
  放学车厘子照例和夏志一起回家,两人骑着车并肩而行。
  男孩的身材越发清瘦颀长,校服被底下骨头撑得凸起,五官也逐渐长开,越发清秀俊朗。
  车厘子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是一个夏天,那个时候还没开始上学,记忆很模糊了。
  四岁的车厘子在院里是个小霸王,每天带着一帮小子上山下河,捉鱼打鸟,俨然一个大姐大。
  和那一帮小孩干了不少坏事,但胜在她又长得好,皮肤白里透红的,饱满圆润的小脸,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圆溜溜的转一转,看着你,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那双嫣红的小嘴甜甜求着饶,谁还舍得计较下去。实在意难平的,只能勉强板着一张脸教训几句,更甚者直接笑出了声,捏捏她的小脸颊,反倒宽慰起她来了。
  范饶饶女士常挂在嘴里拿出来唠叨的一件事情,就是车厘子那时候,和院里小孩玩捉迷藏,然后跑得太快,打破了人家墙边一盆花。
  她懵在原地,最后人家主人出来了,看到挺漂亮可爱的小姑娘,一副傻呆呆小可怜的模样,还以为被吓到了,特意到屋里抓了一把糖来哄她。
  天知道,车厘子当时只是在想着什么样的说辞才能避免被叫家长。
  车厘子每次一听到她妈那这件事情出来说的时候,就忍不住气哄哄的反驳:“你怎么知道我当时在想借口,就不能是被吓的吗!”
  范饶饶轻蔑一笑,“你那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还会被打破一盆花给吓到,想当年——”
  “好了好了,妈妈妈,我错了!”车厘子立刻认怂,再说下去,七岁尿床这件事情估计都得被翻出来。
  夏志就是在那个生龙活虎的夏天里搬进来的。
  那时车厘子刚刚从河里摸鱼回来,领着一大帮小孩,腿上都是泥,白白嫩嫩藕节似的手臂上也沾了不少,更别提脸上那一道道脏兮兮的泥巴。
  而那时的夏志,穿着干净的短袖白衬衫,西装短裤,白嫩秀气的一张脸,宛如书里的小王子。
  这一刻,天不怕地不怕的车厘子,第一次体会到了窘迫和羞赧。
  小王子睁着那双乌黑水润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她,绯红的唇有些微张,隐约能看见里头洁白的牙齿,极为好看。
  车厘子索性破罐破摔,牙一咬瞪了过去,大叫一声:“看什么看!”
  说完,拔腿飞奔走人,一溜烟跑进了自己的屋子里,哐当一声关上了门。*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留在原地的一干小弟望着她的背影满脸茫然,接着,满眼敌意的打量起了这个新入侵者。
  车厘子再次见到自己这个新邻居时,是第二天,在外面院子里,一群小孩笑笑闹闹的在玩游戏,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一旁,精致的小脸上颇有几分落寞。
  车厘子顿时立即看不过去了,就冲着那张漂亮的小脸她都于心不忍。
  她上前一把抓住了小王子的手,宛如武侠小说里面的侠士匡扶正义般神色凛然,声音充满着蓬勃朝气。
  “走!我带你去玩儿!”
  于是,初来乍到的夏志小王子,就这样攀上了小霸王的高枝,畅通无阻的打入了小团伙内部。
  两人的缘分从幼儿园一直延续到现在,小王子依旧是王子,小霸王却慢慢变成了阳光朝气的少女。
  车厘子回到家,刚走进门就闻到了丝丝香味,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范饶饶端着一盘红烧鸡翅走了出来,她兴奋得一蹦三尺高,扑了过去。
  “妈,妈,您别累着了,我来我来。”车厘子殷勤的接过她手里的盘子,一放上桌,便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塞进嘴里,边嚼边支吾:“太好吃了!”
  车厘子竖起一个大拇指,朝她比赞:“中国好母亲,家庭好厨师!”
  范饶饶端着汤走了过来,把碍事的车厘子踢到一边,“走走走,一天到晚跟个猴似的。”
  饭菜刚刚全部上桌,一家之主的车嘉俊就回来了,他一边挂着包一边唠叨:“哎,今天医院又来了个医闹,幸好你今天不值班回来得早。”
  范饶饶眉头一皱,声音顿时提高了一个度:“什么?谁负责的病人?闹啥呢?三天两头的,还让不让医生活了!”
  “就是老李前段时间出院的那个病人,小孩有先天缺陷,花了几十万治好出院,结果前几天喂奶时被呛死了,现在来找医院麻烦。”
  “唉…”车嘉俊重重叹了口气,神色苍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范饶饶脸色也是略沉重,不过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讨论了几句后便继续吃饭。
  车厘子望着碗里黄澄澄的鸡翅,突然间就没了胃口。
  最近天热,温度又高了几度,傍晚时分空气稍微凉爽了一点,范饶饶熬了绿豆沙,放凉了之后叫车厘子拿去分给左邻右舍。
  她向来热心肠,嗓门又大直来直去,因此和邻里的关系都还不错,大家看到车厘子也是颇为热情。
  来到夏志家的时候方媛立刻喜笑颜开,“是笑笑啊,你妈又弄了什么好东西啊?”
  “哎呀阿姨,我妈能有什么好东西,就是绿豆沙而已…”车厘子弯起眼睛笑,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可爱的不得了,方媛越发喜爱。
  “夏志——”她回头朝屋里喊道:“笑笑过来了,你出来和她玩一下。”
  “不用啦,我这就回去了。”车厘子连忙摆手拒绝,话音还未落地,就看到门后出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
  “你在干什么啊?”车厘子冲他讨好的笑笑,探头探脑往他身后望着。
  “玩游戏。”夏志还是没有太多表情,工整漂亮的眉眼冷冷的,唇微微抿了起来。
  “你读高中了还敢玩游戏啊!”车厘子对他这副模样视若无睹,惊讶的张大了嘴。
  “嗯。”他转身往屋里走去,车厘子乖乖跟在身后。
  “赵翔今天新买的游戏碟,要玩吗?”他坐到沙发上,拿起旁边的游戏手柄朝她晃了晃,宛如诱人犯罪的恶魔。
  “要要要!!!”全然忘记自己前一刻说了什么的车厘子立刻扑了过去,兴奋的在他旁边坐下调整姿势,嘴里急切的催促:“来来来快开始。”
  夏志漆黑的眼里闪烁出点点笑意。
  几番酣战,五光十色的游戏让车厘子流连忘返,直到外头传来了范饶饶的怒吼声。
  “车厘子!!!我叫你送个绿豆沙要送一百年是吧!天都黑了,再不回来我打断你的腿!!!”
  正在激动玩着游戏的车厘子莫名打了个寒颤,肩膀一缩,立刻扔掉了手里的游戏手柄。
  “哎呀,我要回家了,都怪你拉着我玩游戏,这么晚了,范饶饶得剥了我的皮。”车厘子一边慌张的穿着鞋子一边嘟囔,夏志跟随着起身把她送到了门口。
  “我走了啊…”车厘子急急忙忙的和他告别,夏志轻轻嗯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