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软糖》作者:糖阿喵

ccav 上傳於:2018-03-12  大小:48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软糖
作者:糖阿喵

文案

【她是他的白月光,也是他的朱砂痣】
不可一世混世大魔王×身娇体软撒娇小可爱

有记者问江迟:"江总人生中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什么?"

江迟不假思索:"追女人。"

"听说江总多年保持单身是因为放不下白月光?"

白月光?

"不,她不是白月光,她是我的一个梦。"

我一无所有,唯有奉上一切。

我的呼吸,我的心跳,我的灵与肉,我的骨和血。

我俯首称臣,心甘情愿,只为她一句——

"我愿意。"


郎骑竹马来,他的美梦对他言笑晏晏,"江迟,你后悔过吗?"

他沉吟良久,"后悔过,你生命中的每一分一秒,我都不愿再缺席。"

【我有成千上万个离开的理由,却只为你而留下。】


食用说明:

甜宠双c√一秒变忠犬√青梅竹马√双向暗恋√苏苏苏√甜甜甜√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主角:阮棠 ┃ 配角:江迟 ┃ 其它:青梅竹马,双向暗恋,校园,甜宠

========================

第一章 重逢

北京时间下午四点半,飞机降落在帝都,阮棠推着行李箱出了航站大厦,被冷风一吹,连忙裹紧了大衣。
  
  这种久违的干燥寒冷让她打了个寒颤,尖尖的耳朵冻得通红。她压了压自己的围巾,把手缩回了口袋,箱子交给了同行的男人,“阿历克斯,我不要拿行李!”
  
  金发碧眼的英俊男人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人群,“伊莎,这就是你的家乡吗?”
  
  阮棠跺了跺脚,依然觉得冷风在往里灌,“不,这里是首都,你跟着我走,走丢了我可不去找你。”
  
  男人迅速贴了上来,拨了拨自己耀眼的短发,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亲昵又随意,“你不来找我,我可以来找你啊,对不对亲爱的?”
  
  阮棠睨他一眼,那张天使般的面孔精致甜美,在人群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奔放的法国人,我觉得你可能想要在下一场秀上遇到最可怕的衣服了。”
  
  阿历克斯俊脸皱成一团,快速的收回了手,“你设计的每一套服装都是人人称赞的精品,不是吗?”
  
  天使姑娘笑得甜蜜,“没关系,你忘了女装吗?”
  
  阿历克斯决定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反倒凑得更近,看着她在手机上点了两下,“你在做什么?”
  
  “叫车。”阮棠摇了摇手机,“如果让我自己走出去在寒风中打车,可能会先冻成冰块。”
  
  “像是Uber一样?”
  
  “是的,先生。”
  
  下一秒,她拿在手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阮棠没有见过。在她接起来的同时,正好看到一个高瘦的男人在出口处向自己招手。
  
  阿历克斯吹了声口哨,“嘿,中国男人可真热情。”
  
  “因为我付了钱,如果你想要,还可以有更热情的。”
  
  阿历克斯拉着箱子跟在她身后,嘴里碎碎念,“你是说脱依舞男?哦,我对那些可没兴趣。”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良家少年?那可不行,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残害我祖国的花朵和幼苗,我得闭上眼。”说着,她就走到了车边,准备开门。
  
  “哦亲爱的,我当然只对你有兴趣!”阿历克斯高声发誓,只收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说,想穿女装就继续说。
  
  他只能乖乖的闭上嘴,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
  
  黑色的保时捷安静的停在路边,四面都贴着黑色的车膜,保密性很强,阮棠对着下车来接行李的司机点点头,拉开门坐进了后座,阿历克斯只能去了副驾驶。
  
  刚一坐下,阮棠就看到了身边的男人。
  
  他在闭目养神,像是对周遭发生的事一无所觉。
  
  他的背挺得很直,黑色的大衣挡不住他一身贲张的肌肉线条,两条长腿微微打开,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骨节分明,手背上是浮起的青筋,蕴藏着无限的力量。
  
  阮棠眨眨眼睛,默不作声的低着头,余光悄悄打量着身边的人,在心里一遍遍描摹着他的轮廓。
  
  多久不见了呢……
  
  不记得了。
  
  她垂下眼,眼里滑过淡淡的自嘲。
  
  身边的男人五官线条都生得凌厉,眉骨高耸,下巴紧绷着,像是蓄势待发的猎豹。在他睁开眼的一刹那,那双寒潭似的眼睛深沉的注视着她,压抑的凶狠之气掩不住的扑面而来。
  
  “你在看什么?”他声音沉沉,裹挟着寒意,不悦极了。
  
  他的声音依然迷人的要命,可惜她现在没心情欣赏。
  
  面容精致宛如天使的混血姑娘这才光明正大的瞥他一眼,尖尖的下巴一扬,“反正不是看你,和你有什么关系!”
  
  男人的目光更沉,冷哼一声,看向窗外,不再作声。
  
  逼仄的空间内,气氛瞬间有些凝滞,司机开始放音乐,柔缓的钢琴前奏响起,熟悉的旋律让两人身子一僵。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跳过水坑/绕过小村/等相遇的缘份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说将来要娶我进门……
  
  小小的誓言还不稳/小小的泪水还在撑/稚嫩的唇/在说离分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阮棠唇角翘了起来,淡淡的情绪从眼中滑过,转瞬即逝。
  
  江迟听得烦躁,眉心紧蹙,“关了!”
  
  司机连忙关掉了音乐,车里的气氛一时间更加冷凝,只有单细胞的阿历克斯毫无所觉,眼巴巴的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将城市的夜景收入眼底。
  
  “伊莎,我们要在酒店住几天?”
  
  “先住三四天,然后带你去找房子,北京的房价简直就是梦魇,如果不是要工作,我才不会来这里!”阮棠看着窗外稍显陌生的景象,无奈的摊着手。
  
  车上的暖风开的很足,让她瑟瑟发抖的身体慢慢暖和起来,白净的小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离开了这么久,还真是有点怀念这里呢!”
  
  她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男人身体越发紧绷,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一直透过车窗注视着她的影子,看着她笑起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温柔,转瞬而逝。
  
  “伊莎,这里太冷了,比巴黎还要冷,你什么时候才肯带我去看看你的家乡?”
  
  “等这里的工作结束吧,我也不喜欢留在这里,”阮棠耸耸肩,一脸的漫不经心,“其实我还是更喜欢巴黎。”
  
  “哦,亲爱的,我也是,我爱巴黎。”
  
  “当然,我最爱的还是你。”他继续说道,语气是十足的讨好。
  
  阮棠咯咯一笑,眉眼弯成甜蜜的弧度,给了他一个飞吻。
  
  后座上的男人已经黑了脸,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插.进了口袋,在看不见的地方紧紧的攥成了拳头,浓眉微蹙,努力表现的毫不在意,只是声音透出几分紧绷,“不知两位……是什么关系?”
  -_-!思-_-!兔-_-!文-_-!檔-_-!共-_-!享-_-!與-_-!在-_-!線-_-!閱-_-!讀-_-!
  阿历克斯的中文并不好,连他的话都听不太懂,只能由阮棠来回答。她歪头想了想,红唇翘起,“阿历克斯是我最欣赏的男人,也是现在最亲密的男人。”
  
  最欣赏?最亲密?
  
  很好。
  
  非常好。
  
  江迟眯了一下眼,看都不看她一眼,咬紧牙关,不再说一个字。
  
  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隐约的怒气,阮棠毫无心理负担的放松了身体,靠在椅背上,转头看向身侧的男人,“这位先生,我猜,你难道是对我一见钟情了?”
  
  “不过这也难怪,每天都有人对我一见钟情,可惜我已经有了心上人,”她压低了嗓音,微微上扬的尾音显得娇俏又暧昧,“可不要爱上我呢,先生。”
  
  下一秒,江迟转过头,死死地瞪着她,似乎要在她脸上瞪出两个窟窿来。
  
  “想象力过度丰富并不是一件好事。”他身上的肌肉紧绷起来,一字一顿,牙关紧咬。
  
  “是吗?谢谢你的夸奖,我也觉得我的想象力非常丰富。”阮棠和他对视片刻,眨了眨眼,随后若无其事的移开了目光。
  
  见鬼!
  
  江迟恶狠狠的砸了一下座椅,不甘心的看着车在酒店门口停了下来,阿历克斯去后备箱取行李,阮棠侧过身,准备开门下车。
  
  就在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一只冰凉的大手强硬的扣住,阮棠一惊,就看到眼前凑过来一张脸,堪称教科书式的英俊,只是眉宇间藏着一抹浓重的戾气。
  
  江迟近乎贪婪的注视着她惊慌的小脸,摸惯了刀枪棍棒的手指竟然微微发抖,根本控制不住。
  
  “你干什么?”阮棠不高兴的咬着下唇,一双杏仁似的大眼睛瞪着他,里面是他的倒影,清晰可见。
  
  “我干什么?”江迟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你还问我干什么?”
  
  “你难道不认识我?!”
  
  最后一句已经带上了咬牙切齿的味道,然而阮棠只是无辜的摇摇头,“我不认识你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江迟僵了一下。
  
  “你是大明星吗?如果不是的话,那就真的很抱歉咯。”
  
  阮棠对他笑得无辜又甜美,她抽回了自己的手,手腕上已经红了一圈,语气平淡的像是在谈论天气,“我是真的不认识你。”
  
  我是真的不认识你。
  
  真的,不认识你。
  
  一个字,一个字,缓慢又沉重的砸在他的心上。
  
  江迟呼吸一顿,有力的大手松了又紧,最后没忍住,直接砸在了车门上。
  
  司机没敢说话,他今天只负责开车,一点也不想承受这份来自大佬的怒火!
  
  ——
  
  阮棠已经提前订好了酒店,只需要拿房卡入住就好。
  
  前台小姐姐多看了她一眼,眼中流露出一抹羡慕之情,“你男朋友可真帅!”
  
  阮棠耸耸肩,没有解释。
  
  没办法,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