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倾城小佳人/醉君绮罗香》作者:女王不在家

ccav 上傳於:2018-03-22  大小:91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倾城小佳人》作者:女王不在家

文案
上辈子她是他的侄媳妇,喊他七叔。
这辈子她是他的小娇娘,依然喊他七叔。
“二堂哥很宠二堂嫂的。”她一边绣着帕子,一边想起白日的事儿,便这么随口说道。
“你如果喜欢,我也可以那样对你。”他从书卷中抬起头,俊美冷峻的脸庞上并没有什么神情。
“哦……”她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来。
他放下书卷,挺拔的身形将她笼罩,修长的手指搭上了衣领。
“七叔,你这是做什么?”
“宠你。”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重生

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人生际遇,百转千回,一个人最后落得哪种结局,任凭大罗神仙怕都难以预料。
  犹记得年幼时,老祖宗曾把彼时哭泣的阿萝搂在怀里,爱怜地安慰道,我的阿萝不需要才情出众,也不需要知那人情世故。我的阿萝,天生好福气,是要被人一辈子疼着宠着的。
  那个时候的阿萝软绵绵地靠在老祖宗怀里,并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及到她长大些了,才知道,老祖宗为她准备了人人艳羡的丰厚嫁妆,也为她挑选了惊才绝艳的夫婿,甚至连那婆母都是天性宽厚慈爱自小看着她长大的。嫁入那样的权侯人家,她实在是没什么操心的,安心地夫妻恩爱孝顺公婆,过她悠闲富足少奶奶日子就是了。
  只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老祖宗为她早已经铺平的锦绣之路,到底出现了一个谁也预想不到的岔路。
  任凭谁也想不到,阿萝最后竟是这般死法。
  此时的她,早已经没了祖母庇护,没了夫婿疼爱,仰脸环视过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这里阴暗潮湿,冰冷刺骨。
  在不知道岁月的日子里,她在分不清昼夜的黑暗中瑟瑟发抖,在饥寒交迫中忍受着虫啃蚂噬之苦,每一日都是煎熬。
  耳边传来的声响,仿佛水声,仿佛虫鸣,又仿佛有万千人在嗡嗡作响。
  她无力地抬起眼皮,看了看自己因为长年无法动弹而逐渐萎缩的双腿,以及脏污潮湿的花白长发,她想,其实死了也好吧。
  这样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任凭谁也想不到,那个被 侯府里的老祖宗捧在手心里疼着的侯门娇小姐,会落到这般地步吧。
  人原本不是蝼蚁,叶青萝也不该如此苟且偷生。
  当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听到了外面的响动,很快,长满苔藓的通道口处,晃出来一个人影。
  这是一个女人,头戴帷帽,身上则是华贵宽松的锦裙。
  墙壁上一盏微弱的油灯燃烧着,将这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
  她艰难地仰起脸,试图辨别此人的身份,却是依旧如之前无数次一般失败了。
  “叶青萝,昨晚上,你是不是听到了《绮罗香》的琴声。”那个人的声音没有起伏,冰冷残酷。
  阿萝心里一动,之前她确实听到了绮罗香的琴曲,夹在那嗡嗡的水声中传来,她甚至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
  “你想不想知道,这是何人所奏,又是为谁而奏。”
  阿萝几乎干枯的眼中,泛起一丝希望,她盯着那人的身影。
  绮罗香这首曲子,是当年永瀚特意为她而作,是她和永瀚的定情之曲。
  来人盯着她的神色,一双蒙了黑纱的双眸在黑暗中闪出诡异而嘲笑的光芒。
  “你没有猜错,那确实是《绮罗香》。”
  “不……”阿萝艰难地发出了反驳的声音。
  这个世上,除了永瀚,应该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奏出的。
  “你更没猜错的是,那也确实是萧永瀚亲手所奏。”
  “不!”阿萝扯着嘶哑的嗓子,发出了粗嘎的声音。
  随着她激动的挣扎,手脚上的铁链子也跟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她大口地喘着气,捂住胸口,狼狈地仰起脸,瞪着那个黑衣蒙面女人。
  灯影摇曳,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往日那久远的记忆却前所未有地浮现。
  那年她正值豆蔻,春风明媚里,纤纤手,绮罗衣, 望定满院繁花,她看着那个挺拔立于桃树下的白衣少年,羞涩低笑。
  少年温存柔和的声响依稀就在耳边,伴随着那嗡嗡的水声传来。
  “阿萝,我为你创《绮罗香》之曲,今生今世,我也只为你而奏。”
  萧永瀚为她创了《绮罗香》,萧永瀚也发誓,今生今世,《绮罗香》只为她而奏。
  怎么可能,他去为别人弹奏。
  黑衣蒙面女人怜悯地望着地上挣扎的可怜女人,渐渐发出一声笑叹:“你更没有想错的是,萧永瀚今生今世,确实只为叶青萝弹奏此《绮罗香》一曲,他确实遵守了他的诺言。”
  阿萝捂住撕裂般疼痛的喉咙,茫然地望着那人,喃喃地道:“什,什么意思……”
  那华服蒙面女人却忽然笑了笑,一边笑,一边问道:“这么多年来,你是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
  阿萝下意识地点点头,是的,她想知道,太想知道了。
  自始至终她不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明明记得永瀚随七叔父出外征战,她在家中怀胎十月,产下了孩儿,听到了那哇哇啼哭之声。
  在那初产麟儿的喜悦和疲惫之中,她昏睡过去,再次醒来后,人已经在这里了。
  这些事她想了不知道多少遍,以至于到了现在,每每想起,她已是头疼欲裂。
  她有时候甚至觉得也许以前的人生只是一场梦,也许她从有记忆开始就该是活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犹如一只蝼蚁般。
  曾经 侯府那位备受宠爱娇贵美丽的叶三姑娘,曾经萧家那位才华满腹的白衣少年,都不过是阴暗潮湿的地缝里一个卑微的蝼蚁空空造出的一场梦。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女人却揭开了头上那帷帽。
  当帷帽掀开去,当摇曳的灯影下那个女人的脸庞呈现在阿萝面前,阿萝陡然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几乎窒息地呆滞在那里。
  那张脸,年已过三十,却依然保养得宜,姿容绝代。
  任何人看到,都会觉得这是一张纤柔秀雅精致无双的脸庞。
  可是……看到这张脸的阿萝,却在瑟瑟发抖,浑身抑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那张脸和曾经的自己太相似了。
  她几乎以为,那就是自己了。
  “你,你,你到底是谁……”阿萝的声音中掺杂了恐惧。
  “我就是叶青萝啊!萧家的四少奶奶,我的夫君名叫萧永瀚,已经封侯拜将名扬天下,而我的儿子聪明孝顺,今年已经十七岁了,明天就要成亲迎娶当朝十三公主,这样的我,在这燕京城是人人称羡的人物呢。”
  “你,你……”阿萝喉咙发出犹如怪兽一般嘶哑的声音。
  “我的夫君对我疼宠有加,昨夜里更是在这月圆之夜,为我弹奏昔日定情曲《绮罗香》。”
  “不!”阿萝不顾那铁链子的束缚,试图扑过去:“我才是叶青萝!你不是我,你不是我!萧永瀚是我的夫君,他是我的!”
  可是她的挣扎是徒劳的,她羸弱残缺的身体被铁链子重重地牵扯回来,狼狈地跌落在潮湿长满苔藓的地上。
  她急促地喘熄着,拼命地睁大眼睛,盯着眼前那个和曾经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
  十七岁的儿子,怎么会有个十七岁的儿子,那是自己昔年生下的那个孩儿吗?
  自己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已经煎熬了十七年吗?
  “哈哈哈哈,不错,你是叶青萝,但我也是叶青萝,我这个叶青萝占据了你的夫君,抢占了你的儿子,还享受着你原本该享受的一切!而你呢,却只能如老鼠蝼蚁般活在这个阴暗的地牢里,永不见天日!你知道吗,萧永瀚对我很是宠爱,我要什么他就给我什么!他夜里也很能干,常常让我欲罢不能!还有我那儿子,一口一个娘,真是天底下最孝顺的儿子!哈哈哈!”
  眼前的“叶青萝”得意地笑着,放肆地笑着,心满意足地欣赏着阿萝那狼狈疯狂犹如困兽的模样。
  “你——你到底是谁!”阿萝两手徒劳无力地想要支撑身子,可是常年的地牢生涯,她的身体早已经毁掉了。⑦思⑦兔⑦在⑦線⑦閱⑦讀⑦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你一定猜不到的!这里就是萧家后院双月湖下的水牢啊!”
  养尊处优的‘叶青萝’挑眉得意地俯视着阿萝,笑着道:“每当月圆之夜,萧永瀚都会带着我来到湖边,陪着我散步,为我弹奏曲子。”
  萧家后院的双月湖……
  阿萝的心急剧地收缩。
  双月湖,她是再清楚不过了,那是她和永瀚最初相识的地方,也是昔日定情之处。
  有时候,她在睡梦中仿佛能听到永瀚似有若无的说话声,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却原来,自己最心爱的夫君,在那个时候,和她竟是近在咫尺!
  她绝望地仰起头,努力地看向这地牢的屋顶。
  这里,果然是双月湖的湖底吗?
  只隔着一层湖水的距离,她从花团锦簇的叶青萝,变成了阶下囚?
  “如今我的人生实在是太圆满了,圆满到,我觉得留下你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叶青萝’满足地笑着,这么对阿萝说道。
  阿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那牢顶方向,发出微弱的嘶鸣之声:“永瀚,我才是你的阿萝,救我!你来救我啊!”
  ************************************
  萧家后宅,千韵阁。
  一个俊美犹如谪仙的中年男人,在那床榻之上睁开了眸子,眸中却是一片茫然空洞。
  “父亲又做恶梦了?”旁边的少年温润如水,开口这么问道。
  “这个梦,好久不曾做了。”男人坐起来,抚了抚额头,疲惫地道。
  “母亲好好地在府里,若是父亲惦记,我这就去请她过来?”
  “不必了。”男人摇头,闭上眸子,眼前却浮现出梦中的场景。
  梦中的她,已是形容憔悴,满头白发。
  “父亲想来是最近身子欠安,这才难免夜有所梦?”
  “或许吧。”
  男人轻叹了口气,垂眸,看向了自己垂在肩上的发。
  尚且不足四旬,曾经的乌发已经花白了。
  一如梦中那个叶青萝。
  

☆、第2章

  这个潮湿阴暗的场景,在阿萝的睡梦中翻来覆去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以至于睡梦中的她,都在瑟瑟发抖。
  “姑娘这是落水后着了凉,总一个劲儿说冷。”
  “陈御医今天可曾过脉,怎么说的?”
  “回老祖宗,陈御医说没什么大碍了,让好生养着就是。”
  “既没什么大碍了,怎么总是发抖,这年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