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导演,消消火》作者:喻言时

ccav 上傳於:2018-03-28  大小:52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导演,消消火
作者:喻言时



文案
霍大导演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一言不合就摔剧本。

直到有一天,剧组突然空降了一名小编剧。

凌萌初:“霍声远,你特么再乱发脾气,今晚就给我睡沙发!”

霍声远:“老婆,我错了!”

众人:“……”

敲黑板:

1、暴脾气导演VS软萌小编剧。

2、娱乐圈,网文圈,隐婚梗,《医片冰心》姐妹篇。

3、女主是男主专属灭火器,专治男主暴脾气。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主角:凌萌初,霍声远 ┃ 配角:阮冬阳,许暮笙,纪想 ┃ 其它:甲乙丙丁,喻言时

==================

第1幕戏

  好的爱情是什么?
  天性自由的她,过去始终觉得和一个人过一辈子很长。
  如今却愿意和他一天一天过。
  -
  第1幕戏
  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后,横桑的气温一下子降低了四/五度。中山北路那条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一些人已经早早地裹上了入冬的厚衣服。
  繁华的马路尽头,《忆远》剧组正在加班加点拍外景。
  霍声远慵懒坐在监视器后面,双唇紧抿,表情凛冽,周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硬气场。
  他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帽檐压得尤其低,将男人大半边脸都遮盖住,从老远望过去只隐约可见一个瘦削模糊的轮廓。
  不远处演员全部就位,人气新人周显星和当红小花旦陆臻正在拍一场亲密戏。
  副导演王东亭瞅了瞅身侧脸色不太好看的霍大导演,心有戚戚焉。他在心里不断祈祷:“周显星啊周显星,你可千万要给力点啊!这条要是再不过,我们这群人可都要跟着你遭殃的呀!”
  王东亭小心翼翼地开口问:“老霍咱开始吧?”
  霍声远抬起手臂将帽檐拉高几分,微微点头,“开始。”
  得到霍声远的首肯,王东亭立即举着大喇叭吆喝一声:“1场2境7次,各就各位,action!”
  ——
  女孩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口齿不清,“你……你想干什么?”
  年轻男人迈开长腿走近两步,右手覆上女孩的左侧脸颊,音色温柔,“我想亲你!”
  下一秒,脑袋直接埋了下去……
  “卡!”一道浑厚有力的男声疾速传来,极其具有穿透力。
  众人不免闻之一震,纷纷往声源处看去。
  只见霍声远起身,直接将手里的剧本摔在地上,嗓门大得惊人,“周显星你是傻逼吗?谁特么和喜欢的人接吻顶着一张死鱼脸?”
  周显星:“……”
  众人:“……”
  王东亭心想完了,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如果不出意外,周显星一定会被骂得很惨。
  这场吻戏已经NG七次了,可想而知咱们霍大导演的暴躁程度。忍到现在才爆发已经实属罕见了。
  霍声远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这在圈子里都是公认的。在片场摔剧本,骂演员那都是常有的事情。他们这些常年和他一起工作的人也早就见怪不怪了。但他也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乱发脾气的人,只是对演员和片子的质量太过严苛。他一向力求完美,一点细枝末节都不愿放过。
  平日里大伙儿小心谨慎一些,多花点心思,尽量不去触他龙鳞,拍起戏来倒也不是太吃力。可偏周显星要在太岁头上动土,一场蜻蜓点水的吻戏就连续NG七次,依到霍声远的暴脾气不发火才怪!
  霍声远绕开摄像机,往两个演员的方向走去。王东亭见状赶紧跟上他。
  王导紧随其后,还不忘帮周显星说话:“老霍,显星他还是个新人,拍亲密戏难免不自在,你得给他时间让他慢慢适应。”
  “新人?”霍声远冷哼一声,暗讽道:“他都已经出道两年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新人?”
  王东亭:“……”
  王导使劲儿搓着自己的手,讪笑,“他不是一直没拍过亲密戏嘛,再说这又是第一次和陆臻合作,两人彼此都不熟悉,一时之间找不到感觉也情有可原。”
  “就你惯着他!”霍声远从牙缝里扯出话来,他哪里会赞同王东亭的说辞,这人无非是在找借口替周显星开脱。
  男人的表情顿时又凛冽了几分,声线也更低了,“这些是理由吗?一场吻戏都拍不好他还入这行做什么?”
  王东亭:“……”
  “凡事都讲究一个过程不是么?咱们得慢慢来!”
  他瞥了一眼王东亭,冷声说:“老王瞧瞧你那德行,显星明明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人,做师傅的骂自己徒弟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倒好像生生挖了你的肉似的。”
  王东亭:“……”
  王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倒也不恼,依旧乐呵呵地笑着,“周显星这小子是棵好苗子,我这还不是担心你太过简单粗暴,打击到人家年轻人的自信心嘛!”
  霍声远:“……”
  他直接骂:“滚蛋!”
  频繁NG这让和周显星搭戏的陆臻也很是为难,双手抱臂站在边上一脸尴尬。
  霍声远走近后,抬手扯了头上那顶鸭舌帽拿在手里,黑着脸问周显星:“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一场吻戏你居然给我卡七次,你是存心想拖我进度是吧?”
  “声哥我不是故意的。”周显星赶紧自证清白,分外无奈地摊了摊手,都快哭了,“我是真拍不来吻戏。”
  霍声远:“……”
  “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霍声远的嗓门瞬间加大,眼看着手里的鸭舌帽就要招呼过去了,却被王东亭及时拉住,转移他注意力,“老霍你下午不是还有事要办么?赶紧去办,别给耽搁了。这里交给我,我帮他们俩捋捋。”
  两人搭档数年,又是多年同窗好友,王东亭最是知晓霍声远的脾气。通常在片场这两人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霍声远甩一巴掌,他便立马递一颗糖。
  成功躲过一劫,周显星抚了抚自己的小心脏,暗自松一口气,赶紧向王导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经王东亭提醒,霍声远这才想起自己下午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他抬手看了眼手表,上头的时间显示已经下午一点了。现在让陈炫开车载他过去,绕是陈炫车技再好,从片场赶去半山少说也得四/五十分钟,他确实不能在这里耽搁了。
  他抿了抿嘴,说:“那老王这里就交给你盯着了,我去去就回。”
  王东亭:“你快去吧,办正事儿要紧。”◎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霍声远有些不放心,嘱咐陆臻:“陆臻你是前辈,多教教显星。”
  陆臻拢了拢身上的风衣,低声回答:“我晓得的霍导。”
  临走之前,他还剜了周显星一眼,语气严厉,“长点心眼,要是等我办完事回来这条戏还没过的话,你就等着我收拾你吧!”
  周显星脸上瞬间阴转晴,拍着自己胸脯,笑嘻嘻地说:“放心吧声哥,保证过!”
  ***
  初冬时节,滨江那片的梧桐树早就已经泛黄。巨大的叶子打圈,飘下,软趴趴地横在地上,经络分明。一脚踩上去,脆脆的发响。
  下午一点五十,凌萌初背了个PU皮的双肩包走出C大校门。刚一站定,面前便适时驶来一辆出租车。她抬眸瞥了一眼,无客,直接伸手给拦了下来。
  她坐进去,轻声说:“师傅,麻烦去半山民政局。”
  “好嘞!”出租车司机朗声应下,迅速发动车子,笑眯眯地问:“姑娘你是去领证结婚呐?”
  “嗯。”凌萌初平静地点了点头,面色寡淡,丝毫没有流露出一般人结婚的甜蜜和喜悦。
  司机大叔却没注意到这点,依然乐呵呵地说:“结婚那可是大喜事,恭喜你呀!”
  她一双手捏住双肩包放在腿上,摆弄两下手指,道:“谢谢。”
  不甚在意的样子,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出租车疾驰在宽阔的大马路上,C大校门很快便被甩到身后。道路两旁的梧桐树一闪而逝,形成一帧帧斑驳陆离的影像。
  一两分钟后,凌萌初搁在双肩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迅速拉开拉链,取出手机。
  电话是母上大人打来的。
  “喂,妈妈?”
  于萍女士尖细的嗓音透过电流传入耳中,“初初你出发了吧?”
  “出发了,正在去民政局的路上。”
  于萍的言语里透着无限担忧,“初初你真的想好了吗?”
  虽然知道女儿是心意已决,不可更改,可身为至亲之人,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妈,我想好了。爷爷病重,我不想他留有遗憾。霍家知根知底,总归是比别人好一些。”凌萌初的语气淡淡的,辨不出是何种情绪。
  “霍家知根知底没错,可声远那孩子这些年一直忙于事业,你们俩打小就没见过几次面,你就这样嫁给他,妈妈实在是不放心啊!”
  “妈,您就别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先把眼下这关过了吧。爷爷他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于萍长长叹一口气,低声说:“傻孩子,都到这种地步了,还怎么好!”
  听到母亲这样说,凌萌初更加难过,眼眶都忍不住湿了,哽咽道:“妈,您好好照顾爷爷。我马上到民政局了,先挂了。”
  除了对爷爷病情的担忧,凌萌初对于接下去要发生的一切也是一片迷惘。像是被人架着刀逼上了梁山,无可奈何,更加不知所措。
  不过依到眼下这种紧迫的情形,她是没得选了。
  两周前爷爷突发脑溢血,如今还在医院里躺着。老人家活了一大把年纪,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看到她结婚,找个人安定下来。
  凌家三代单传,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儿,自打她成年以后,爷爷就一直操心着她的婚事。这几年更是隔三差五就安排她去相亲。她是个很随性的人,一向不愿受拘束,对于爷爷的安排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相亲也都看心情,心情好了便去见一面,若是心情不好,那就是面都不会露一下的。
  她一向奉行“非真爱不嫁”,也一直在寻找真爱的路上不遗余力。可直到现在,她的意中人也不曾驾着七彩祥云前来找她。她的真爱在哪里?一片茫然。
  如今却是要像很多都市男女那样妥协于现实了。
  一个人单身久了,会渐渐变得麻木,失去爱和被爱的能力。至今她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在少女怀春的年纪,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压根儿就没正眼看过班上的那些男生。读大学和研究生这几年,文学院清一色的女生,男生稀缺,少得可怜。她就算有心谈恋爱,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