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婀娜动人》作者:田园泡

无辜宝贝 上傳於:2018-04-07  大小:89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图书,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婀娜动人
作者:田园泡
文案
李家有个嫁进门就守死寡的小寡妇,娇艳媚色,身段苗条,看上了隔壁的私生小奴子,开始了作天作地的乱勾搭。
重生前的苏霁华恪守妇道,将李家上上下下伺候的舒舒服服,却是不想李家为了一块贞节牌坊,竟将她强行吊死。
重生后的苏霁华作天作地作空气,顶着一张花容月貌的脸一路富贵荣华,被那最尊贵的人捧在了心尖上。
贺景瑞:你脸上是什么?
苏霁华:QAQ美貌。
从寡妇到皇后vs从奴子到帝王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甜文

主角:苏霁华;贺景瑞(天阙)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正月繁霜,绵雪如针。苏霁华身穿一单薄青裙白衫坐于小室内,已一个时辰。
  大丫鬟梓枬上前,将手里的绿帔子给苏霁华遮在身上,然后又给苏霁华添了个漆鼓形的袖炉暖手。
  “大奶奶,雨雪天凉,您还是早些歇了吧。”
  如老僧坐定般的苏霁华终于动了动身子,她缓慢睁开眼眸,乌珠盈眉,顾盼横波。
  梓枬自小便随在苏霁华身边,已服侍多年,但每每见到苏霁华却还是忍不住的要惊叹一番。大奶奶未出嫁时便是新安郡有名的美人,出嫁后到了应天府也难有相媲美者。
  只可惜……梓枬抬眸,面露哀色。大奶奶命不好,年纪轻轻的便守了寡。
  屋外风雪寒天,小室内也潮冷。
  作为一个守规矩的寡妇,苏霁华的用具物器一向极其简单。小室内置有一窄边书几,上燃沉香铜炉,轻烟如缕,小巧雅致,上备置笔砚,镇纸下是苏霁华新抄写好的佛经,用以祈福安康。旁有一石制小几,上置一茶,清香喷鼻。
  梓枬看了一眼那香茶,眉宇间透出一股愁色。
  这茶名唤松萝,乃大奶奶家乡之物,每思乡,大奶奶便喜泡这茶,坐于小室内看着大爷的牌位兀自神伤。
  但今日的大奶奶……似乎是有些不大一样?
  “梓枬,你先出去吧。”苏霁华懒懒开口,嗓音细切清婉,与那副娇艳媚色的模样大相径庭。
  梓枬犹豫片刻,终于是磨磨蹭蹭的退了出去。
  厚毡覆上,小室归于沉静。
  苏霁华将袖炉置于小几上,然后提裙起身,走至一牌位前。
  牌位被擦拭的很干净,贡品香烛尽盛,可以看出规整之人的用心。
  苏霁华伸手,将那牌位拿起,青葱玉手轻抚而过。
  “李锦鸿……”苏霁华敛眉,神色哀切。
  突然,素手一松,“啪嗒”一声,牌位落地,苏霁华提裙抬脚,猛地一下就照着那牌位狠踩一脚。
  “王八蛋,我真是瞎了狗眼能看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玩意,一院子的腌臜东西,吃我苏家的,用我苏家的,竟还想害我的命!”
  若不是她睁眼重活一世,哪里会想到那个对她情深意切的已故相公,竟然只是个为逃死罪而诈死的窝囊犯!不仅如此,这窝囊东西外逃数年,身边有一外室和一双儿女相伴,不知道过的多有滋味。
  只她这个痴傻的浑物,还抱着他的牌位呕心沥血的抄写佛经,祈求其安康福态。
  “唰啦啦”的一下将那些佛经都给扯了个稀巴烂,苏霁华双眸涨红,一副咬牙切齿之相。
  最可恶的还属这李家大房的人,明知李锦鸿未死,在外逍遥快活,却任凭她一人独自暗伤,坏了身子,甚至于后来竟还想吊死她以换取一方冷冰冰的贞节牌坊!
  攥紧身上的绿帔子,苏霁华陡然浑身发凉。
  这李家就是个吃人的腌臜地,榨干了她苏家的财还不够,硬生生的又要了她的命。
  低喘一口气,苏霁华抬手捋了捋散乱的鬓角,然后弯腰将牌位拾起来胡乱擦拭一番后重新摆置上去。
  眯眼瞪着那牌位看了片刻,苏霁华面色冷然。该让李家还的,她一样都不会落下。
  拿起一旁的小铜火箸儿拨了拨香炉里头的灰,苏霁华随意插了几根香烛,连燃都没燃,就让它这样光秃秃的留着。
  “明明是个活人,偏要做死人。”冲着那牌位冷笑一声,苏霁华双手撑在香案上,指骨泛白,“那你便去做个死人吧。”
  *
  苏霁华十六岁嫁入李家,现今已有两个年头。幡然悔悟,为时不晚矣。只可惜若是能回到未嫁时,苏霁华断然不会再踏入李家一步。
  为夫守孝两年,苏霁华衣饰寡淡,面不搽粉,日日戴着一顶白绉纱鬏髻,清凌凌的却依旧不掩媚态身段,惹得二房的二爷恨不得天天扒着她的墙头看。
  苏霁华记得清楚,当初她病的厉害,独这二爷日日探望慰问,当时她虽避嫌却心中感激,但是不想这人竟存着那般的龌龊心思。
  她久病,气力不足,虽未被他得逞,却裙衫尽毁,所以当那二奶奶带着人一道涌进来的时候,便是一副不堪入目之相。任凭她如何辩解也无用,而那二爷也不知廉耻的说是她勾引的他。
  苏霁华一个外人,哪里比得上人家李家二房的独苗。
  那二奶奶心狠手辣,撺掇着老太太和大太太要将她吊死,不仅掩了这不堪的名声,还能换个贞节牌坊,免除本家差役。
  既得了名声,又拿了好处,还处置了她这个碍眼的人,可谓一举三得,李家何乐而不为。
  而在临死前,苏霁华才终于看到了那现身的李锦鸿,那副虚心假意的样子,简直恨得苏霁华巴不得吃他的肉,啃他的骨。
  “大奶奶,这是二爷托婆子给您捎进来的松饼。”梓枬笑盈盈的提着手里的点心盒子进门,声音清朗。“奴婢听说这松饼就属应天府莲花桥那处的最好,可见二爷也是费了心的。”
  “真是费了心了。”苏霁华倚在榻上,捧着手炉,连眼皮都没掀。
  梓枬绕过那花蕊石画屏进到正房左室,瞧见一副散漫模样的苏霁华,面色一怔,似有不解。
  自大奶奶嫁进李家,梓枬便从未见过大奶奶这般慵散模样,哪一日不是好好的梳洗整面,将自个儿收拾的干干净净生恐惹了大太太不快。
  “大奶奶,您是不是身子不爽利?奴婢去给您请个大夫瞧瞧吧?”放下手里的点心盒子,梓枬快步走到榻旁,走的近了,才瞧见苏霁华身后的那片狼藉。
  卧榻朝南,榻后留出半间屋子,人过不去,专用来摆置些熏笼,盥匜,厢奁等物,但此刻那处却脏乱不堪,灯架倾倒,熏笼翻地,厢奁大开,就像是进了小贼一般。
  “大奶奶,这是怎么了?”梓枬面露恐色,慌乱间撞上榻前小几,身形一绊,差点跌倒,还是苏霁华眼疾手快的将人扶了一把。
  “毛手毛脚的。”抽回手,苏霁华从卧榻上起身,提裙坐到一旁的书案后,“去收拾了吧。”
  “哎。”梓枬惊疑的瞧了一眼苏霁华,吃力的挪开卧榻去里头规整。
  苏霁华抬手拢袖,提笔写下一封家书,封好后唤了外头的朱婆子进门。
  朱婆子是大太太那边陪嫁过来的房里人,跟随大太太多年。初时苏霁华以为是大太太体贴怜惜,特派了人过来教授她府内规矩,但此时细想来,这朱婆子不过就是大太□□插在她身边的一只眼罢了。☉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朱婆子外穿无袖马甲褂子,因为天冷,进来的时候还在搓手。
  苏霁华冷眼瞧着她,也不说话。
  这朱婆子平日里被苏霁华礼遇惯了,冷不丁遭了眼,心里头还有些怨恨,想着怕是许久未敲打,这苏霁华开始上脸了。
  “哟,大奶奶又是写了家书?”朱婆子敷衍一行礼,探头探脑的朝着苏霁华手里的书信看。
  苏霁华抬眸,神色清冷,片刻后忽笑颜如花道:“是啊,多年未归,实在是想念的紧,只能多写几封家书告个平安,免得家中挂念。只是又要劳烦嬷嬷替我跑一趟了。”
  “大奶奶真是有孝心。”朱婆子笑应一声,接过苏霁华手里的书信,却是站在那处未动。
  梓枬上前,给朱婆子手里头塞了银两,朱婆子才笑盈盈的出了门去。只是这出门却不是去寄信,而是往大太太的南禧堂奔了去。
  梓枬蹙眉,声音嗫嚅道:“大奶奶,这朱婆子一个奴婢,仗着是大太太的人,愈发上脸了。”
  苏霁华冷笑,“上脸才好,奴不奴,主不主的,多好。”像李家这般的大家,根基颇深,若是想从外头给它弄垮那只会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若是从里头给它搅烂了,才会死得快。
  “更衣,去南禧堂给大太太请安。”苏霁华捻了捻指尖上沾着的墨汁,拢袖起身。
  “是。”梓枬低应一声。
  *
  南禧堂内,大太太正靠在榻上用茶,身着枣衫毛裙,梳鎏金银丝鬏髻,满头珠翠,屋里头还熏着极品迦南香,奢侈至极。
  “给大太太请安。”朱婆子毕恭毕敬的朝大太太行礼。
  大太太现年四十有二,但因为保养得当,所以瞧上去只三十出头的模样。
  “大太太,这是大奶奶今日要寄的家书。”朱婆子将手里的家书递给大太太。
  大太太未动,站在她身旁的大丫鬟冬花上前接过,拆了信后递与大太太。
  大太太略略扫过一眼,“前几日刚寄了信,现下又要寄,不过是要几罐子松萝茶叶,折腾来折腾去的。”话罢,大太太挥手,“寄去吧。”
  “是。”冬花将信递还给朱婆子,朱婆子捏着信,似有话要讲。
  “有话便说,莫费了大太太时辰。”冬花是大太太身边最得脸的大丫鬟,朱婆子根本不敢得罪,被下了脸还要赔笑。
  “今日里大奶奶身边的丫鬟梓枬提了盒点心过来,说是二爷给送的。”
  大太太原本半阖的双眸微睁,她抬眼看向朱婆子,“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巧的事,听梓枬那贱蹄子的话这点心好似还不大好买,是二爷特意寻了人去的。”
  大太太冷笑一声,“我就知这苏霁华是个不安分的。”原本便长了一副狐媚模样,一身子的铜臭气,真当进了他们李家的大门就是李家的人了。
  “大太太,大奶奶来了。”门毡处传来小丫鬟的疾呼声,大太太眉目一皱,由冬花扶着从榻上起身。
  “今日起晚了,到现下才来给太太请安,还望太太莫怪罪。”苏霁华笑盈盈的踏进屋子,鼻息间拢进一股迦南香,再抬眸瞧见大太太的装束,脸上笑意更甚。
  嫌弃她苏家一门子铜臭味,用她苏家的东西却一点都不手软。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忐忑~小可爱们积极留言叭叭叭哦,前三章留言不定时发小红包包给大家━(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