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下面我们开始点名》作者:南馆居士

ccav 上傳於:2018-04-11  大小:23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下面我们开始点名
作者:南馆居士

文案:
又名:《当代女大学生的日常》

一刹那的意乱情迷 一百次都难以忘记

某天童希放学回家偶遇了一个跑步小哥
喘熄声擦过耳廓,苏到她合不拢腿
她迷上了偷听这件事

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这个人是她的大学老师!!!!!!!
老师!老师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再后来就是……
童希!到!
童希!到!
童希!到!
QAQ我明明是三班的,老师你为什么一开始就点我?!

Ps.非师生恋,会辞职的!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边缘恋歌 因缘邂逅 甜文

主角:童希 ┃ 配角:陆川;莫歧 ┃ 其它:

Chapter1
  A市的冬天总是特别的难熬,冷意一个劲的往肌肤里钻,像要贴在骨头上。童希在公交站牌前和同学挥手说了再见,一面呵气一面从校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插上耳机,在鼓点声里往家的方向慢慢踱。
  回家的时候她总抄近道,从紧挨着她家小区的体育场穿过去。
  高三生的晚自习结束,已经是十点了。冬天来体育场运动的人本来就不多,这个时间点更是稀稀落落。
  童希眯着眼看着那些在路灯下与她错身而过的人,心里暗暗羡慕他们真是耐寒。
  眼前有个颀长的熟悉的身影,她眯着眼狡黠勾了勾嘴角,来了。童希悄悄按下线控耳机的暂停键,她不动声色地放慢脚步,如愿以偿,她熟悉的喘熄声擦过耳廓。
  低沉的男性的喘熄声像羽毛一样擦过耳朵,带着运动过后的热气和一点点须后水的味道与童希擦肩而过。这是童希每晚回家都会期待的一点点惊喜。
  
  发现这件事是很偶然的,那天她按着老样子熟练的抄着小道,耳机里的音乐声停了在两首歌交换的间隙里,教她遇见了这样的一声喘熄。
  像过电似的,童希呆愣了片刻,立即按了暂停键,扭头企图在昏暗的灯光里找到这个声音的主人。但是奈何她是个近视眼,使劲眯眼也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轮廓。
  她不甘心,待在原地不肯走,等着那人再跑了一圈与她错身,童希微微偏头,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对方。在如愿看清那人的样子也顺带收获了一个惊愕的眼神。
  她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手揣在兜里,又装模作样地哼着歌掩饰尴尬加快脚步往家走,听着身后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她餍足地偷笑。
  后来她发现这人的运动时间简直准时的可怕,只要她的晚自习不拖堂,但凡是个晴天他俩就总能准时遇见。
  
  童希在耳机里主唱的嘶吼声里摇头晃脑地回味着刚刚的喘熄声,站在自家单元楼下从顶楼往下数,瞧着亮着的窗户,嘿,家里有人。
  “妈,我回来啦。”童希顺手把钥匙塞进玄关的抽屉里。
  “诶。”童妈妈迎到门前,“饿不饿啊?”
  “饿!”童希弯腰摸了摸奋力往她腿上蹦跶的狗头,“我要吃馄饨!”
  “行,你别玩豆豆了。”童妈妈往厨房去,“你去茶几哪吃点水果,一会儿吃馄饨。”
  “嗯。”童希应了声拍了拍豆豆的头,回房间把书包卸下来,坐在饭厅里等她妈妈端来了馄饨。
  童母把馄饨给她端来了就解了围裙,嘱咐她一会儿把碗洗了转身回房睡觉了。
  
  洗了碗也洗了澡,童希穿着厚实的居家服坐在书桌跟前,开了台灯,叹了口气。高三生的夜晚总比别人要稍微长一些。
  高三的日子说长也长,说短也短,白驹过隙似得在台灯下奋笔疾书的岁月一下就不见了踪迹。
  
  “诶,童希别睡啦。”坐童希身边的周小小用手肘捅了捅她。
  周小小是她A大的室友,童希本来打算去外地上大学的,但想着家里就妈妈一个人也没个照应,她几度犹豫还是选在了本地念书。
  四个人的宿舍里,就周小小和她是本地的,自然也就玩到一块去了。
  “唔。”童希脸贴着课桌,艰难的扭头隔着乱蓬蓬的发丝,“昨天部门聚会,他们怎么能这么闹腾。”
  她年轻不懂事,听大二的学姐忽悠进了学生会,说学生会能锻炼人,能扩大交友范围认识的人多。
  哄鬼咧,就是帮团委老师干活,累死累活,一帮子荷尔蒙爆棚的年轻人搞聚餐,闹腾了一通宵。
  童希这个小萌新不好扫大家的兴,只好哈欠连天的陪着大伙。熬了一整夜,她哈欠连天的刚准备上床,却得知今天有门新开的课说教授严格云云,她哀嚎一声认命拖着身子来上课。
  “醒醒。”周小小伸手轻拍她的脸,“听学长学姐说这个教授去年来的,倍儿帅。”
  “帅啥呀。”童希支起身子倚着周小小,她把脸搁在她的颈窝处嘟嘟囔囔地说,“我觉得隔壁政经老师最帅。”
  “你得了吧。”周小小一脸嫌弃的躲开她的脑袋,“你就是看人老头子不点名,帅什么帅,都秃顶了还帅。”
  “不点名的男老师就是我心目中最帅气的男神。”童希没骨头似得倚着椅背,斜睨着周小小, “你看政经老师秃顶秃的多么学术气息。”末了她还摇头晃脑的说,“聪明绝顶啊!”
  “诶!别贫了。”周小小激动的拍着童希的腿,“来啦来啦!”
  “诶诶诶。”童希一个激灵的躲开她的爪子,“你往哪拍哪?你看清楚了这是谁的腿吗?”她坐直了身子,拿手支着下巴看着从门口进来的年轻男人。
  怎么这么眼熟啊,童希她们坐在教室的中部,按周小小的说法这个位置进可攻退可守。
  可惜这个距离对于她这个近视眼来说看清来的人还是有点不容易。她眯着眼瞅着来的人总觉得这人的样子特眼熟,一时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陆川领着公文包,踏上讲台照着往常一样脱了西装外套搭在讲台旁边的椅背上,解了衬衣袖子上的纽扣一面慢条斯理地把袖子望上折,一面抬眼在教室里逡巡里一圈。
  唔,不错来的挺齐。他想。
  正准备收回目光,他忽然发现教室正中央有个女生皱着眉眯着眼瞅着他。陆川定睛一瞅,面上透着些古怪。
  “我说。”周小小用手肘捅了捅童希,“这个教授为啥看你啊。”
  “啊?”童希眯着眼看不清,疑惑地看着她,“你把眼镜借我戴一下。”
  “啧。”周小小嫌弃地啧了一声,“近视眼凹什么造型。”伸手摘下眼镜递给她,“喏。”
  童希嘿嘿笑了两声,结果眼镜架在眼前这么一瞅。眼镜一架上就看清了,得,和教授大人来了个对视,“妈呀。”童希把头扭向周小小,装作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把眼镜摘下来还给她。
  “咋啦?”周小小坏笑道,“尴尬对视啦?”
  童希侧着脸僵着身子点了点头,最尴尬的不是和新教授对视。她绝望的发现,高三每晚期待的喘熄声的男主人成了她的老师。
  太罪恶了,童希生无可恋的闭着眼唾弃着自己。
  //思//兔//網//
  陆川看女学生转开视线就收回了目光,打开讲台上无线话筒的瞬间恰好是上课铃声结束的最后一秒。
  “我叫陆川。”他背对着学生,一手插兜,一手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邮箱,“很高兴能成为大家的数学分析课老师。这是我的邮箱,大家如果在数学方面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发邮件。”
  写完后,他轻轻的把粉笔搁在粉笔槽里,转过身双手撑着讲台,“我这个人上课就一个要求,不要迟到。”
  他目视前方,看着教室当中的女生,“因为你们的老师从来不迟到,迟到就不要进来了。”
  说完这话他微笑了一下,可非常遗憾这个笑容在他的学生们看来并不是非常友好。
  “惨了。”周小小哀嚎。
  “怎么了?这教授还行啊,不迟到就行了。”童希支着下巴老神在在的说。
  “你看他就是一副事多的样子,嘴上说着不迟到,不知道怎么出幺蛾子呢。”周小小闭着眼绝望的说道。
  童希满不在乎的耸耸肩,侧过脸眯着眼偷偷的想,没想到他除了喘气声音好听,讲话也挺好听的。是清冷的成熟男性的声线,带着一点点磁性。好听的她眯了眯眼。
  “下面我开始我们这节课第一次点名,点到名字举个手。”
  陆川低头从公文包里拿出花名册,然后抬眼瞅了眼底下这帮猴孩子们森然一笑,“不要代答到。”
  周小小偷偷撇了撇嘴,“看吧。”
  童希冲她挑眉笑了笑,侧过身子小幅度冲她拱了拱手,“周半仙。”
  周小小得意一笑。
  就在她俩这挤眉弄眼的功夫,“童希。”哎,陆教授念我名字真好听,她在心里念叨。
  “到!”童希举手,声音洪亮。
  陆川本来低着头,听到这声到,抬眼扫了眼童希,他点点头,“不错。”
  童希一脸懵,不错?不错啥?啥叫不错?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等等!她灵光一闪,绝望的闭上眼,完了,他该不会知道她去年做的那些个猥琐行径吧?不会的,不会的,他都不认识我。
  童希抱着一种鸵鸟心态,越安慰自己越没底。她不得不承认她的行为是猥琐了点,可是…她没什么底气的想,可我好歹肖想的还比较隐蔽阿…
  不管了,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吧。童希悻悻地安慰着自己。装作把问题丢在脑后,她被这一惊一乍地吓也吓醒了,索性支着下巴听陆川讲课。
  觉得有趣瞥了一眼勾了勾嘴角,原来是你啊。陆教授心想。
  
  童希老老实实的听着陆川讲课,心里赞叹,这个陆教授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想也是,陆川博士毕业,糊弄糊弄一群本科生还是够看的,虽然是一堂导学课,倒也深入浅出鸟瞰式的把这个课的框架给搭起来了。
  再加之他仪表堂堂,又身具禁欲气质迷的不少经管院的女生五迷三道的,一时间这个深奥的课倒也成了炙手可热的热门课程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陆川抬手看了看手表,丢了手里的粉笔,“下课吧。”
  他话音刚落,一阵椅子开合的声音,走出教室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可以早五分钟去占领食堂的兴奋感。
  而童希和周小小因为坐在中间的缘故,她俩索性就老神在在的等着大部分人都走了再行动。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周小小扯着童希站起来往讲台方向走。
  童希低头整理着帆布包,也就随她走,等她一抬眼,瞳孔一缩,她已经站在讲台跟前了。
  
  “陆老师再见。”周小小仰着脸甜甜地冲陆川打着招呼。
  什么情况?!不论童希的壳子里如何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