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国家珍稀妖物图鉴》作者:若鸯君

fbilove 上傳於:2018-04-11  大小:463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国家珍稀妖物图鉴》作者:若鸯君

文案:
【当代珍稀妖物图鉴】
【沉青:国家一级保护妖物,二十一世纪仅存的蛟龙后裔,危险系数:sss】
满海城都知道秦家主有个小情儿,模样俊俏又温顺,是他笼中的金丝雀,掌上的珍宝。
沉青蜷在男人怀里,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眼尾微眯,睡意朦胧。
他的腕间缠着细细的锁链,男人捏着他的下颌,在他唇上落下一个灼热的吻。
“不准逃走,留在我身边。”
沉青:“……哦。”
第二天,秦家家主的小情儿带着他的卡和三千块,跑路了。
秦墨:“……”

①随性淡定腰软颜好不易推倒秒天秒地千年蛇妖受X偏执霸道就很宠妻攻
②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横行的现代架空 
③作者放松心情的小甜文
④文案是中段剧情,文案剧情是个小转折,但还是甜的w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主角:沉青 ┃ 配角:秦墨 ┃ 其它:甜宠,he



第一章 墨蛇
  十一月初,深秋。
  砰!
  飞速行驶的大巴忽然撞上了什么东西,司机紧急踩下刹车,轮胎重重摩攃过地面,发出一连串令人牙酸的刹车声。
  “靠!”
  “撞到了什么?!”
  “哇——”
  “乖,宝贝,不哭不哭……”
  车内十几位昏昏欲睡的乘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起,有人在叫骂,有人哄着哭啼的小孩,还有人探头望窗外张望,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售票员站起来喊着“静一静”,司机脸色发白地走出去查看,没过一会就又回到了车上,一脸如释重负。
  “一只不知道哪跑出来的野猫,”
  他道,“呸,真晦气。”
  “嘁,还以为是什么。”
  “师傅别耽搁时间了,快走吧。”
  “就是——”
  沉青在乘客的抱怨声中被吵醒了。
  他懒懒地撩起眼帘往窗外一瞥,墨色眼眸倒映出外面飞速掠过的景色,荒草野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兴致缺缺的墨蛇很快收回视线,阖眼重新睡了回去。
  “……”
  坐在沉青旁边的女生见这个好看的青年没醒多久就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嘴角翘起,忍不住用手机偷拍了一张他的照片,低头发朋友圈。
  大巴继续向前开,几小时后,血色余晖洒满天幕,太阳西沉,转眼已是黄昏。
  路上忽然起了大雾,最初只是薄薄的一层,但很快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出,层层灰白遮挡视线,司机被迫踩下了刹车。
  大巴完全无法前行,只好暂时停靠在了路边。车灯笔直地刺入浓雾之中,却怎么都穿不透这浓稠的雾气——浓雾甚至阻隔了黄昏暮色,就像一张大网,严丝合缝地将大巴笼罩其中,挣脱不得。
  “怎么回事?”
  这雾气来得太诡异,车内的乘客逐渐坐不住了。
  “都快晚上了,起什么雾啊?”
  “我们到了哪里?”
  浓雾让人不安,有人拿出手机想联络外界,却发现根本没有信号。
  “打不了电话!我们被困住了!”
  嘀——
  车内一阵骚动,司机一按喇叭,愤怒地道:“别瞎说!一场雾而已,等雾散了咱们就能走了!”
  “……”
  他的话并没能阻止无形的紧张蔓延开来,后排的女生左右张望一下,小心地伸手,想要叫醒身边的青年。
  “醒一醒……呀!”
  冰凉修长的五指扣住她的手腕,女生抬头,对上了一双毫无困意的墨色眼眸。
  她道:“不,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叫醒你。”
  “……谢谢。”
  沉青松开手,“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嗓音淡然悦耳,如山间清泉,甘冽而清澈。
  “不用谢,”
  女生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外面起了雾,我们一时半会走不了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不久前,”
  女生道,“太奇怪了,我还是第一次在傍晚遇到这么大的雾,这个时候会起雾吗?”
  “哇——”
  一道孩子的哭声突兀地响起,前排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满脸尴尬地起身,一边向身边人不住道歉一边低声哄着孩子,但不管她如何哄,怀中的小孩都只是一味地放声大哭,怎么劝都劝不住。
  车里很安静,一时间只能听见小孩子的哭声。窗外依旧是散不去的白雾,雾气似乎通过窗缝丝丝缕缕渗透了进来,空气也多了一分森寒。
  “听说,小孩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有谁说了这句话,如同砸入湖中的石子,顿时激起层层躁动与不安。
  “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踢了一脚座椅,率先跳了出来,“外面难道还能藏着鬼?有谁跟我一起下去看看?”
  没人应声,他干脆自己从背包里抽出一把扳手,握在手里掂了几下,随即大步向车门走去。
  司机慢慢地站起来:“等等,小伙子,咱们一起——”
  沉青按了按太阳穴,淡淡道:“现在下去,你们会死。”
  司机和高中生回头,看见一个一直靠在窗边闭目养神的墨发青年扶着座椅起身,眉目间带着些许倦怠,语气却平缓而镇定。
  他一步步走到那个抱着小孩的妇女面前,也许是因为青年的气质太过清冽,妇女本能地护住了自己的孩子,后退一步:“你想干什么?”
  沉青摇摇头,指尖在小孩子稚嫩的额头轻轻一点。
  “呜……”
  哭声戛然而止,小孩子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呆呆地与眼前的人对视。
  沉青道:“五星中宫,火神水玄——此生富贵无忧,只是八岁前有一大劫,家人需多留心。”
  中年妇女一愣:“好,好……谢谢。”
  小孩子“呜哇”乱叫,伸着小拳头想去揪沉青衣角,沉青却后退一步,转身走向车门那边。
  司机道:“那个车门打不开,我刚才试过了,好像失控了……”
  “没关系,你们留在车上,等我下去后再走。”
  沉青平静地说完,抬腿——
  砰!
  他干净利落地一脚踹开了车门。
  “……”
  司机目瞪口呆,只见那车门玻璃尽碎,铁皮迸裂扭曲。而做了这一切的墨发青年只是淡定地回身,彬彬有礼地朝他一点头:“不好意思,没刹住。”
  司机继续:“……”
  等他再回过神来时,车外的大雾已经乱絮般三两下被扯散,露出漆黑的夜幕。而刚刚还站在车门边的青年,已不见了踪影。
  ——░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十一月的天总是黑得很快,沉青仰头望向天空——墨染的夜空中,一轮明月被乌云遮挡了半边光泽。
  公路静谧无声,两侧阴暗的角落里仿佛有数不清的魑魅魍魉潜伏其中,借着浓重到化散不开的漆黑夜色幽幽地窥视着中间那个人。
  寒风凛凛,墨色发丝在风中轻扬。精致苍白的青年踩在月影与夜色交界,脊背挺直如一柄出鞘的利剑,割开白昼昏黑。
  “呜——”
  夜色深处有什么在躁动着,喉间涌动着兴奋而尖利的低鸣。
  沉青漠然地垂眼,从这个角度看,墨蛇纤长浓密的眼睫覆落,在苍白的肌肤上打下一小片晦暗不祥的阴影。他墨色的眼眸被藏在那浓黑的阴影中,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温度。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秒,突然的,一道极具戾气的尖啸悍然撕开长夜,纤薄的表膜被勾破一个小口,千万污秽与阴暗疯涌而出,掀起滔天巨浪!
  黑夜中潜藏的妖魔爆发出猖狂的大笑,裹挟着阴风极速掠过。月影恍惚,公路边缘充斥着凄厉狰狞的狭长诡影,人间与地狱陡转,白骨森森,亡灵浮出深渊,万鬼肆虐狂欢。
  就在这时,沉青动了。
  墨发青年不紧不慢地踏前一步,启唇,轻轻吐出一个字。
  “滚。”
  ——一瞬之间,月朗风清,万籁俱寂。
  清晖洒落路面,月色朦胧,沉青低头,风轻云淡地掸去衣角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今年的第一批,来的比之前要早。
  他这么想着,安静地转身,沿着无人的公路向前走去。
  ——三个小时后,海城市区,xx大酒店。
  沉青风尘仆仆地踏进酒店大门,拿出钱和伪造好的人类身份证,要了一间标准单人房。
  墨蛇从来就不擅长什么体力活,靠着妖力徒步了三个小时后,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但天道可能不怎么想顺着他,当沉青用房卡打开这间“404”单人房后,立刻敏[gǎn]地捕捉到了一丝异样。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异味,沉青随意地一撩眼帘,看见了墙边一道白色的人影。
  白衣女子立在墙根底下,头埋得很低,长发全部落在身前,挡住了她的脸。
  鲜血淅淅沥沥地流下,染红女子白裙下摆,却并没有弄脏房间地毯。她惨白的手臂僵硬地伸前,直勾勾地指向房间唯一一张床。
  沉青:“……”
  十分钟后,酒店经理报了警,警/察赶来调查一桩发生在酒店的凶杀案,死者是一名女性,尸体被藏在404单人间床底,被刚刚入住的客人意外发现。
  沉青作为“第一个发现尸体并受到了巨大惊吓”的客人,在接受警/察询问并做了笔录后很快被酒店经理亲自送到了酒店顶层的豪华套房,躺在柔软到几乎能陷进一条墨蛇的大床上,沉沉睡着了。


第二章 秦先生
  清早,沉青搭着出租离开了酒店,来到一条颇有些年头的古玩街前。
  古玩街近些年来几经翻新,时隔多年再回来的沉青花费了一些时间才找到角落里一家不起眼的店铺,落了灰的店门常年紧闭,很普通,也没有招牌。
  他站在小店的台阶下,往前走了一步。
  空气泛起波纹,场景骤转,古朴的红木大门半敞,庭院内雕栏玉砌,小桥流水,曲折木廊勾连回转,一只拖着长长彩/金尾羽的小鸟清鸣一声,翩翩飞来。
  墨色长袍边角缀着浅金色的繁复纹路,逶迤铺落在雕花细纹的石阶上。沉青踏入古宅,三千青丝散在袍裾之间,如山水画卷上一点浓墨氤氲。
  “墨蛇大人。”
  华丽的尾羽铺地,鸟儿落下屋檐,变成了一位清丽女子。
  沉青侧首看向她:“鸾鸟,好久不见。”
  鸾鸟展颜一笑,旋身推开屋门:“应该有十年没有见面了,您这次来得比上次更早呢。”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更冷,”
  沉青道,“不想在妖界待了。”
  屋内隔绝了外面的寒风,他接过鸾鸟递上的热茶,舒了一口气。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