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两生欢喜》作者:清枫语

leiyanwuhen 上傳於:2018-04-17  大小:66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两生欢喜》作者:清枫语
 
文案

22岁,她大学毕业,遇见28岁的他,相亲桌上一见钟情。他说结婚,她说好。
23岁,结婚一年,他很照顾她,她的身体被调理到最佳。
24岁,她想要个孩子,他不同意。这一年,她和他有了夫妻之实。
25岁,她如愿生了个女儿,身体却亏虚到极致,他沉默了近一周。
26岁,女儿渐长,和她不亲。她身体时好时坏,和他依旧不咸不淡。
27岁,身体渐好,她以为她会长命。意识渐散的那一瞬,她以为,他也终于解脱。
她的婚姻,有亲情,却唯独没有爱情。
如果有一天,人生突然交错重走……
她的27岁遇见他的28岁,以及他的33岁遇见她的22岁……
时光修复的,是你爱上我时的样子。


【文案二】

古城里,她刚从咖啡厅出来,意外看到急步穿梭在人群里的他,一边用力拨开人群,一边打电话。她没想到会在千里外的陌生城市遇见他,正诧异时,手机突然响起,他打过来的电话。她刚接起他便看到了她,隔着人群。她微笑和他打招呼:“沈先生。”
他看着她静默了会儿,喉结上下滚过时,他已轻声开口:夏言,你过来。
不是夏小姐,是夏言。
记忆错位,传统民俗工艺传承,传统工艺vs现代家居,创业故事<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主角:夏言,沈靳 ┃ 配角:程谦、纪沉、林雨等 ┃ 其它:破镜重圆,记忆错位,传统工艺


第1章 【重写】
  3月的安城犹如泡在水雾中,乍暖还寒的时节,空气里到处弥漫着熟悉的潮气,细密的水珠一层层地从墙上沁出,地板也是湿漉漉的,到处透着黏腻,却丝毫无损商场的热闹。
  中心场区里,临时搭起的舞台正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
  某家电品牌促销,正在举办手工艺品比赛,洗碗机、面包机、烤箱等大奖让现场大妈像打了鸡血般。
  安城是个以手工艺出名的城市,以编织工艺尤甚,藤编、竹编、皮编等小手工艺品在周边城市小有名气。
  当地人犹热衷这种小比赛,商家也爱以这种活动作为噱头宣传品牌。
  价值两千八百九十九的家用洗碗机不止对现场围观群众极具吸引力,对徐佳玉也是,刚看到商场门口偌大的广告牌便迫不及待地拽着她往这边挤。
  主持人“距离比赛开始还有10分钟”“没报名的朋友要抓紧时间了”的催促声更添了几分紧迫感。
  夏言个子小,人也纤瘦,力气也小,敌不住徐佳玉的力气,旁边还有爱凑热闹的夏晓推着,挣不开,手腕被她抓得有些疼,连着叫了她几声后,徐佳玉终于从狂热中回过头来看她。
  “妈,我直接去商场给您买一个就是了……”手揉着手腕,夏言想将她拽回来,力气小又被拽了回去。
  “花什么冤枉钱呢,有几个人比得过你的,白捡的便宜。”
  夏言偷偷瞥了眼内场,全是和她妈一样年纪的大妈,她一个年轻女孩混在里面……
  她脚步微微刹住,回头反握住徐佳玉手:“好了好了,妈,我去,我去还不行嘛,您别急着推我,我先去个洗手间好吧?”
  徐佳玉松了手:“行,我先去给你占个座。”
  又不放心地叮嘱她:“走路慢着点,不用赶,知道吗?”
  夏言边后退边连连点头,人一从人群里脱身,就赶紧着往洗手间去,琢磨着找什么理由脱身,到洗手间门口时径直左拐了,差点撞上了人,一声低沉的“小心”后,她被一只手虚挡住。
  “这里是男厕。”
  “……”尴尬一下涌上来,夏言脚步生生顿住,“不好意……”
  脚下打了个趔趄,怔怔看着眼前的高大男人。
  沈靳眸心微敛:“你没事吧?”
  语气疏离,是陌生人对陌生人境遇不放心的一句问候。
  夏言勉强动了动嘴角:“没……没事。”
  挨着洗手台往旁边挪了几步,身子有些虚软,心脏跳得有些快,不是很能受得住,看沈靳还在看她,勉强冲他挤出了个微笑:“我真没事。”
  “谢谢您。”
  反手拧开了水龙头,眼角余光里,看到他拧开了另一个水龙头。
  除了“哗哗”的水流声,四下一片安静。
  低垂的眼睑里,夏言能清晰看到水流下他修长有力却指节分明的手。
  那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手,也是最巧的手,男人的手。
  他很快洗完,关了水龙头,身边压力骤轻时,他的脚步声渐远。
  夏言抬头,只来得及看到消失在转角的高大身影。同平面上,镜子里的脸还很年轻稚嫩,二十岁出头独有的胶原蛋白和青春感还在。
  手迟疑地落在脸上,掐了掐,连触♪感也是真实的。
  夏言突然想起了个典故,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生。
  她现在22岁,可是她记得,她和沈靳结婚五年了。2011年9月,她和他相亲认识,三天后领证结婚。
  现在……
  夏言低头看了眼洗手台上的手机,屏显背景里,时间是2011年3月,她还在为毕业论文焦头烂额的时期,并不认识沈靳。
  “姐,好了吗?”夏晓脆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夏言回头,夏晓瘦小的身子也随之映入眼中,蓝白色系的运动校服套在身上显得有些过长,正在抽高的身体瘦得跟麻杆似的,四肢纤细,脸蛋白皙稚气。
  “晓晓??”夏言轻轻叫了她一声,“童童呢?”
  夏晓一脸茫然:“什么童童?”
  夏言摇摇头:“没事。”
  关了水龙头,朝她走了过来:“走吧。”
  回到赛场时徐佳玉迎了上来,看她脸色有些苍白,不放心地握住她手,问她是不是不舒服,要不先回去算了,尽管她眼睛里对即将憾失的洗碗机还有些依依不舍。
  夏言身体从小不好,徐佳玉对她一向过于小心翼翼。
  夏言握了握她手:“妈。我没事。”
  其实也没有差到要小心翼翼的地步。
  她回了赛场。
  参赛的人很多,几百号人,以中年妇女居多,编织手工艺这种东西,年轻人已鲜少有人再涉及,因此赛场中的夏言显得尤其引人注目。
  评委席上的沈桥一眼便看到了人群里的夏言,手肘撞了下旁边的沈靳:“二哥,那个女孩好漂亮。”
  沈靳正在笔电前忙,没抬头:“有空就把我上午发你的商业计划书好好再研究一下。”
  一份装订成册的文件被扔到了他面前。
  沈桥没敢再吱声,沈靳是被他半瞒半骗弄过来镇场的,他没给他甩脸走人已经是容忍。
  活动是朋友公司主办的,家电公司搞促销,特地托他找几个业内有名望的人过来做评委镇场。沈桥能想到的真正行家就沈靳一人,工艺设计出身,几年前创立的工艺品公司一度盛极一时,加之最近新公司筹备也需要找这方面的人才,才想着把沈靳弄过来,也算是给他们搭条线,做生意的,以后总有合作的时候。
  沈靳也没再搭理他,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比赛进行到一个多小时时,终于有人率先完成了作品。
  工作人员将完工作品呈上来时,沈桥“呀”了声,异常漂亮。
  沈靳偏头看了眼,一个很精致的咖啡色柳编小笔筒,确实漂亮。~思~兔~網~
  比赛属自由发挥,藤条竹条柳条等材料任选,另有搭配小饰物,自由组合。评审结果由评委和现场观众投票选出。
  沈靳将小笔筒拿了过来,纹理均匀细腻,却又精巧结实,搭配咖啡□□泽和黑白布条勾勒的卡通女童形象,时尚精巧,带着几分灵动可爱。
  这种细腻度和纹理沈靳只在一个人手上见过。
  手压下笔电,沈靳抬头,看向工作人员:“谁的作品?”
  “那个女孩子。”工作人员边说着边转身指向休息区,半途停了下来,“咦?”了声。
  沈靳抬头看她:“怎么了?”
  “她人刚还在那儿坐着的。”工作人员四下看了看,困惑嘟哝了声,“估计是去洗手间了。”
  沈靳将笔筒翻了过来,底部贴纸写着参赛者名字。
  他看了眼,夏言。
  沈桥很快拿过报名册:“夏言,22岁,还是个在校大学生。”
  沈靳抬头往休息区看了眼,没看到什么年轻女孩。
  沈桥来回打量着柳编笔筒,爱不释手:“这得拿最高分了吧。”
  能不能拿到最高分沈靳不好打包票,限定时间内完成的作品均可参与评分,评选结果由评委评分和现场观众投票组成。
  后续作品也都陆陆续续交了上来,沈靳和其他评委给了这只小笔筒最高分,现场观众投票环节,这只小笔筒也毫无意外地拿到了全场最高分。
  颁奖时,沈靳没看到什么年轻女孩出现在舞台上,领奖的是一名中年妇女,沈靳估摸着是夏言母亲。
  主持人要将奖牌拿上台时,沈靳反手压住了那块奖牌:“必须获奖者本人亲自领奖,不接受代领。”
  主持人愣了下,而后迟疑点了点头。
  徐佳玉只领到了块奖牌,奖品没能领回家,必须夏言亲自去主办公司签领。
  回到家的徐佳玉把这事和夏言说了。等待时间漫长,夏言早已先行离开,没想着奖品还不能代领。
  下午五点多时主办方行政部给夏言来了个电话,向她致歉,希望她能找个时间,带上身份证亲自到公司签领。
  公司离学校不算远,刚好在一条地铁线上,夏言应承了下来,约了第二天上午。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我带夏言回来了,你们还在吗?


第2章 【重写】
  夏言第二天一大早便过去了,下午还要回学校。
  学校下午有宣讲会,她现在大四,即将毕业,夏言想找工作试试。
  她从来没有上过班。许多正常人该有的生活,她都没机会体验过。
  自小偏严重的先心病,让她失去了许多正常人该有的生活,但她的小心翼翼,似乎也并没有让她多活太久。
  现在看似重来的人生,夏言想活得正常一些。
  她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人生重来,自从她几天前一觉醒来,她仿佛陷在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里,周遭一切没变,她的父母,她的妹妹,她病弱的身体,一切都是她过去生活的继续。
  可是她认识沈靳,她和他结婚五年了,有一个2岁的女儿,叫童童。
  但他似乎并不认识她。
  她所有的记忆还停留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她托乔时把童童送回她爸妈那儿,她知道他的母亲不是很喜欢女孩儿。她如果不在了,他会有新的妻子,新的家庭,她的女儿在他的家里会成为多余的存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