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家养小娇妻》作者:左耳听禅

人与人 上傳於:2018-04-17  大小:108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家养小娇妻》作者:左耳听禅

文案一:
余刃受人一饭之恩,照顾了宁玥八年。
小丫头长成了大姑娘,礼部尚书为儿子崔元求娶其为妻。
余刃:她还小呢,过两年再谈婚论嫁。
两年后,宁玥及笄,靖国公世子卫渊求娶。
余刃:她还小呢,不急不急。
奈何小姑娘越长越水灵,求亲的人踏破了门。
余刃一烦,打算自己把宁玥娶了。
宁玥板着脸道:将军,我还小呢!
余刃:……脸有点儿疼,怎么办?

文案二:
余刃:想吃什么?
宁玥佛系三连:都行,可以,没关系 。
余刃:想去哪里?
宁玥佛系三连:都行,可以,没关系。
余刃:爱不爱我?
宁玥佛系三连:都行,可以,没关系。
余刃咬牙,总有一天,他非要把这尊佛拖进万丈红尘不可。

食用指南:
1.无脑逗比穿越小甜文,很傻很白很甜,不喜勿喷,谢谢~
2.伪养成,男女主年龄差十岁,接受无能者慎入
3.背景架空,架的特别空,谢绝考据,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小门小户
主角:宁玥,余刃 ┃ 配角:无数花美男,大熊、皮皮虾、等 ┃ 其它:


第1章 楔子
  更深露重,山林里的夜色如同浓的化不开的墨。
  一队兵马在林中四处搜寻着什么人的踪影,却始终一无所获。
  “大人,四处都找过了,没有他们的踪迹。”
  有人跑过来向骑在马背上的一名男子说道。
  男人面色微沉,视线在四周扫了一圈。
  “他们带着个小娃娃,肯定跑不远,继续搜!”
  “是!”
  那人应诺,又带着人手继续在四下搜寻,但直至半个时辰之后,仍旧没有发现他们要找的人。
  为首的男人咬了咬牙,握着缰绳的手微微收紧:“走!往前面追!”
  “是!”
  众人得令,纷纷上马。
  离这里不远的一处山坡下,被枯草和夜色掩盖的一处凹陷之地,藏在其中的几个人深深地松了口气。
  只要这些人走了,他们就可以逃出去了。
  虽然也不是打不过,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何况他们现在还带着个小娃娃,吓到她就不好了。
  宁玥昏昏沉沉间只觉得头痛欲裂,有什么东西从额头钻了进去,又疼又烫。
  这疼痛渐渐消失,她以为自己这是失去知觉马上就要死了,却又感到一阵寒风吹来,冻的打了个哆嗦。
  怎么回事?她为国捐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就算是死后也应该是去极乐世界而不是地狱吧?
  她下意识地睁开了眼,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到了阴曹地府。
  结果就见一陌生男人把自己抱在怀中,近到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
  去你的!哪儿来的酒鬼!
  宁玥一巴掌扇在了男人的脸上。
  夜色中传出啪的一声响,虽然不大,却如同平地惊雷。
  男人一愣,转过头不可置信看向她。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上马准备离开的人亦听到动静,猛地转过头来。
  “在那儿!”


第2章 朱砂
  “怎么样?醒了吗?”
  门外有人不耐烦地询问,另有人低声回答了什么。
  房中的宁玥躺在床上,看着帐顶眨了眨眼,掀开被子翻身下床,却发现自己的腿根本够不到地面。
  她看了看仍与地面有一段距离的小短腿,翻了个身换了个动作,趴在床上扭着小屁股爬了下去,赤着脚来到镜子前。
  屋里的镜子和她以前用的水银镜不同,是铜制的,边框上的花纹十分精美,镜面成像虽然和水银镜有些差距,但也算得上清晰。
  宁玥看着镜中人的小小身形,短短的胳膊短短的腿,乱糟糟的头发婴儿肥的脸,忍不住说了句脏话:“我日……”
  她刚才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醒来,以为对方非礼自己,下意识地给了他一巴掌。
  结果下一刻就被人抱着猛地窜了出去,然后一阵丁零当啷的冷兵器撞击声传来,再然后抱着她的人抢了匹马,把她倒栽葱似的扔了上去。
  宁玥会骑马,骑的还很好,但架不住这么个姿势啊,而且还一跑就是一个多小时。
  按照现在这个时候来说,或许应该叫半个多时辰?
  她趴在马背上挣扎了半天也起不来,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就“缩水”了。
  伸手去拍男人的腿示意他把自己扶起来,对方不理,最后她不出意料的被颠吐了,吐着吐着就晕了,醒来时已经在这间屋子里。
  这是穿越了吧?
  宁玥捏了捏自己的包子脸,有点儿疼,看来是真的。
  可是怎么就穿越了呢?
  没被车撞也没被电到更没不小心跌下悬崖,电视剧和小说里的任何穿越先决条件都没有,只是出任务的时候倒霉催的被人一枪爆了头。
  宁玥想想就觉得脑袋有点儿疼,似乎又有什么东西从眉心钻了进去。
  电影画面中眼看着子弹向自己打来的慢镜头根本就没有,只看到一个原本不该出现的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自己身旁的师兄,她下意识地挡了一下,本该从师兄脖子上穿过去的子弹就打进了她脑袋里,然后她就挂了。
  好惨呐,有生之年出的第一次任务就英勇就义为国牺牲了……
  宁玥轻叹一声,又往铜镜前凑了凑,仍旧有些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就是自己。
  这孩子有五岁吗?还是四岁?矮的像个小萝卜。
  她仔细看着“自己”的长相,发现额头中间似乎有点儿红,伸手擦了擦,擦不掉,又往镜子前走了几步,走近之后却因为太矮根本看不到镜子里的自己了。
  她踩着椅子爬了上去,跪在妆台上再次看向铜镜,确定自己额头中间真的有一点红。
  不是疤痕也不是画上去的装饰,而是一颗……朱砂痣?
  这颗痣于宁玥而言如同打进额头的子弹一般,越看越难受,想抠又抠不掉,看着就觉得整个脑袋都隐隐作痛。
  余刃和老大夫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般模样,年幼的孩子撅着屁股光着脚丫跪在镜子前,整张脸都几乎贴在了镜子上。
  两人脚步一顿,看着这诡异的画面停了下来。
  宁玥回头,扯着嘴角尴尬地笑了笑,招了招手:“嗨。”
  一息的工夫之后,被余刃拎下来放到地上,沉着一张谁都欠他八百万似的脸问道:“干什么呢?”
  宁玥之前在山林中被他抱着的时候以为对方是个成年男人,但实际上余刃也就十五岁左右,只是生的比一般少年都高大结实,加上现在的宁玥又十分迷你,所以才觉得他格外魁梧。
  念在之前不明情况地打了对方一巴掌,以及自己现在对身边情况完全不了解,她忽略了他粗鲁的动作以及不耐烦的语气,抬头答道:“没事,感觉脸上好像有点儿脏,来照一照。”
  殊不知她现在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唯有一张小脸是刚才大夫亲自帮她擦干净的,白的像块儿嫩豆腐似的,一点儿污渍都没有。
  余刃看着仰着小脑袋眨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奶声奶气跟自己说话的小女孩儿,只觉得无比头疼,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不耐,道:“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诶?
  宁玥眨了眨眼睛,面带不解:“你……不知道吗?”↘思↘兔↘在↘線↘閱↘讀↘
  余刃:“我怎么知道?”
  宁玥:“可是……我也不知道啊。”
  不是这个少年把她带到这里的吗?他怎么不知道她叫什么是哪里人?
  那怎么办?她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姓甚名谁是从哪里来的啊。
  余刃一怔,转头看向身边的老大夫。
  老大夫也是愣了一下,旋即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道:“之前跟你说了的,这孩子伤了头,脑袋里的淤血至今还没全部散去,或许……因此不记事了也说不定。”
  余刃拧眉:“那等淤血全部散了,会想起来吗?”
  “这个……就不确定了。”
  老大夫犹豫道。
  余刃沉默片刻,嗯了一声,又转头看向宁玥:“那……你还记得你娘吗?”
  娘?
  宁玥摇头:“不记得。”
  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牺牲了,别说这具身体的“娘”,就是她自己的母亲她也没什么印象了。
  余刃听了反倒松了口气的样子,从一旁拿过一套干净的衣裳塞给她。
  “那边是净房,自己去沐浴。”
  老大夫见状皱了皱眉:“她还这么小,会自己洗吗?”
  余刃转头:“那怎么办?咱们这里谁可以去帮她洗?”
  老大夫面露尴尬:“这倒也是……”
  他们这院子里都是一群大老粗,一个女人都没有,偏偏这孩子又是个女娃娃,他们给她洗肯定不合适。
  宁玥倒是无所谓,她骨子里是个成年人,洗澡对她而言是小事一桩。
  她说了句:“没关系,我可以的”,之后抱着衣服便走进了余刃所说的净房。
  老大夫看着她消失在门后的小小的背影,满目慈爱地说了句:“真懂事啊。”
  话音方落,净房的门便又打开了,刚才还说自己可以的孩子探出了脑袋。
  “抱歉,我说错了,我不可以。”
  …………………………
  哗哗的水声响起,余刃将最后一桶水倒进浴桶,问道:“现在可以了吗?”
  宁玥点头:“可以了可以了。”
  余刃这才放下木桶,转身走了出去,又搬了把椅子回来放到一旁,方便个子矮小的她进出浴桶。
  宁玥关好门,走回去脱掉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服,顺着椅子爬了进去,刚刚面对余刃和老大夫时的平静消失,心里的慌张和落寞又涌了上来。
  怎么就穿越了呢?这到底是哪儿啊?刚才那两个人是什么人?她自己又是谁?
  乱七八糟的问题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宁玥下意识地屈腿坐到了水里,想靠到桶壁上好好想一想。
  结果屁股还没挨到桶底,一股热水瞬间没过头顶,涌入口鼻。
  她扑腾着又赶忙站了起来,扶着桶沿一阵呛咳,吐出了一大口水。
  妈呀,忘了自己变成矮萝卜了,差点儿淹死在洗澡桶里。
  门外这时传来余刃的声音:“喂,你没事吧?”
  宁玥摆手,又想起他隔着门根本看不到,一边咳一边答道:“没,没事。”
  老大夫站在余刃身边皱着眉头干着急:“你看看,我就说她年纪小自己一个人不行的。”
  余刃没理他,问过宁玥一声之后便又歪在椅子里闭目假寐了。
  宁玥扒着桶沿咳了半晌,平复之后心里又开始唉声叹气。
  之前父母去世的时候好歹还有师兄和秦叔叔照顾她,现在可怎么办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