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美人独步》作者:风储黛

iceywind 上傳於:2018-04-18  大小:712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美人独步》作者:风储黛

  文案:
  霍氏小女年方十五,病弱美娘窈窕艳城郭,母女遭嫉。
  于是流言蜚语满城郭,都说此母女克父克夫。
  他们不知道,霍蘩祁曾偷偷去找过算命的老瞎子,瞎子说,她是天生皇后命,将来贵不可言。
  但是这话被未来皇帝听见了……
  身份天差地远,是他给了她无底的纵容,
  所以才给她机会爬到他身上作威作福。
  只是他不明白,明明,他从小就不喜欢女人……
  #婚后日常#
  后来,皇城里粉绿粉绿的肚兜一夜之间被卖断了货。
  霍蘩祁不明所以,问言诤。
  言诤偷笑:殿下从南苑骑马回来,路上遗落了您的肚兜,曾被数人观瞻。
  霍蘩祁于是找他算账:偷我肚兜就算了,居然还贴身藏!你你你、你变态!
  太子殿下:……
  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
  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
  ——《诗经·七月》
  HE,有点点曲折,但不迂回
  男主和女主都是从一而终的性格~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主角:霍蘩祁、步微行 ┃ 配角:顾翊均、言诤、霍茵 ┃ 其它:


第1章 算命
  芙蓉镇的四月,正是雨水丰沛的时节。
  园中采茶归来的女郎结着伴儿,背着竹筐三五成群说说笑笑,霍蘩祁将斜逸出一支竹条的筐轻巧地拿起来背在背上,没说二话,低着头往回走。
  这只筐被表姐她们做了手脚,霍蘩祁先前拿的时候被划破了食指,沁了滴血珠出来,她没有创伤药,用绢子胡乱包扎了。
  寄人篱下,她没想同任何人置气,也不想心中有怨,但才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那帮女人尖锐的笑声,“阿茵,那不是你家那个晦气堂妹么,克死了亲爹的,现在还有脸在你家住着,还住着呢!”
  衣着鲜艳的几个采茶女个个互相推搡,霍蘩祁脚步一停,霍茵被推得脸色通红,踉跄了一下,握住拳头激动地回嘴:“胡说八道!我家里才没这么晦气的女人!她娘克夫,她克父,我们家才要不起!”
  霍蘩祁一扭头,瞪了霍茵一眼。
  这一眼,让采茶女们纷纷退避,“你看你看,霍茵,她瞪你了。”
  霍茵只见霍蘩祁翡翠绿的衣角一飘,她人到了眼前,霍茵自知拳脚上绝无可能胜过霍蘩祁,可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她不可能退。
  因此,她打了个哆嗦,硬着骨头道:“怎么、怎么了?我说错了不成?你娘嫁给我二叔,才三个月,刚怀上你他就死了!”
  话已出口,但眼前盛怒的少女还是让霍茵直哆嗦,眼见她扬起了那只手,似乎要一耳光打下来。
  霍茵反而不怕了,“你打啊你啊,我娘早说了,要不是看在你识点趣儿的份儿上,早把你们母女轰出府了,要是你敢打我,我隔日让阿爹答应巷子尾刘屠户家的求亲!”
  刘屠户有个生得膘肥体壮的儿子,满脸油光,在工匠处跟着师傅学打铁,隔三差五就拿着几捧地里长的野菜花到霍蘩祁跟前转悠,芙蓉镇里霍蘩祁算是容色普通的,刘屠户的儿子大概也知道这点,所以不敢招惹霍茵,只死乞白赖要娶霍蘩祁。
  她大伯本来不愿答应这事,但霍茵早在暗地里给她父母通气儿了。
  霍蘩祁咬咬嘴唇,小不忍则乱大谋,打了又能如何。
  她背起竹筐飞快地往茶园外面跑。
  身后一片欢腾的嘲笑声。
  霍茵气恨地抱起了装满茶叶的筐,“也不知道桑二哥爱她哪儿,一身铜臭和晦气!”
  天色太暗了。
  一转眼浓云翻墨,倾盆大雨即至。
  黛色的墙面,清灰的瓦檐被淅沥地打出泠泠韵声,薄霭氤氲,烟色迷蒙。
  一阵惊雷让霍蘩祁吓掉了竹筐,她跺了跺脚,拾起竹筐躲进屋檐下头。
  街上行人四散,撑着油纸伞飞快地逃窜,很快便跑得没了影儿。霍蘩祁望了望天,这个地方,这是时间,她的处境,就算一晚不归,也不会有人来寻她的,除了她沉疴在身的母亲会望着雨帘哀叹。
  霍蘩祁没带伞,母亲忘了叮嘱,她望着渐渐大了的雨势,焦急地直跺脚,踱来踱去。
  直至王二叔拉着粪车从巷尾慢吞吞地出来,霍蘩祁眼睛雪亮,立马迎了上去,“二叔!我来给你推!”
  王二叔一见她,便叹了一声,他满身水迹,布衣短褐被淋了个浇心透,看到冒雨而来的霍蘩祁,不由一惊,忙将她往后推,“使不得使不得,雨太大了,阿祁你先回家罢,二叔的工钱照样给你。”
  “不,我不能白拿你的。”
  霍蘩祁不好意思,她的竹筐里有母亲咳嗽声中完成的绣品,因为母亲眼睛不好,绣样也不好,常将并蒂花绣成一朵,还看着怪诞且别扭,市镇上没有人要,但是每晚看着母亲的双眼冒着希冀的光,她不好说卖不出去,只好采茶采桑完了,就做点零活儿,将绣品白送给人家,自己拿几个铜板回家给母亲。
  王二叔家里没女眷,要这样的绣品更没有用处,霍蘩祁实在不好意思白拿他的钱,王二叔也是推粪车一天天积攒下来的积蓄。养家糊口不容易。
  芙蓉镇小,谁又还没个难处。
  王二叔看了眼天色,手里一把伞递给她,“这个你拿着,推完了赶紧回家,别让你母亲担心。”
  “是了,多谢二叔。”霍蘩祁灿烂一笑,将王二叔给的伞夹在腋下,吃力地托着粪车往巷子外走。
  许是天公作美,没出一会儿,雨又小了不少。
  霍蘩祁从田间回来,脚上的泥泞被冲刷了个干净,只可惜全身湿透了,拉着一车臭气熏人的牛马粪便,用了吃奶的劲儿往外拽。
  王二叔在身后,想到霍蘩祁的身世,慢悠悠地一叹。
  想当年,霍蘩祁的母亲是芙蓉镇出了名的第一美人,而且是外头来的听说是官家小姐,因家中遭逢变故,被迁谪到宪地的,但途中霍蘩祁的外公染了怪病死了,这事不了了之,皇帝老爷赐了点金子安顿霍白氏,她随同霍蘩祁的外婆就定居在了芙蓉镇。
  本来可以飞黄腾达,岂知天降横祸,霍白氏身世可怜,但到了芙蓉镇后,又因为天生丽质,是个不可多得的冰清玉雪的美人,一时成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各家各户,但凡有家宅田产的都巴巴上白家提亲,几乎踏破了她们家的门槛儿,但当时唯有断了一条腿的霍老二得到了美人芳心,于是美人下嫁瘸腿汉,也是令人唏嘘的一件怪事儿。
  再跟着,霍老二才娶了霍白氏没三个月,就在一个寒雨天一病呜呼了,留下`身怀六甲的霍白氏,咬牙生下女儿,从此身子骨也不大好了。
  但这还不说,也不知道那霍白氏当年是如何因美貌让芙蓉镇的男人痴迷不舍,一个个争先恐后,就算家有糟糠妻的也要来求娶她,惹了那一众婆子小姐们的不快,到了霍白氏年轻守寡时,个个落井下石,编排她生来天煞孤星命格,克死了父亲又克死丈夫。
  以讹传讹,很快流言蜚语便成了真的。
  再没过多久,霍蘩祁的外婆便又气得归了天。
  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只得来求霍老二的亲哥霍老大的收留,霍老大还算有点良心,将她们母女安顿了十几年,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霍茵同她母亲霍杨氏却不满她们白吃白住,蹭吃蹭喝,因而样样事给她们母女穿小鞋,背地里也说过不少坏话。
  毕竟当年霍老大也有娶二房的想法,谁知道他收留白氏存了个什么心思。││思││兔││在││線││閱││讀││
  霍蘩祁紧咬贝齿,拉着粪车好不容易出了巷子。
  迎面缓缓驶来一架华丽的马车,马匹高大神骏,白色的鬃毛沾了水,马蹄声和辘辘车轮声滚过。
  底下跟着跑的持剑的年轻男人皱了皱眉,回望身后那一车粪,惊悚地发觉是个年轻少女拉着一车粪,心里暗骂一句:芙蓉镇这什么风气,女人上街拉粪!要让爷知道了,不得刑棍子笞鞭子一顿打啊。
  不消多时,雨便又停了。
  傍晚时分,一身狼狈的霍蘩祁从城外回来,过了南门又走了一里远,街上还是看不到人,只有身旁一个正要收摊儿的算命先生,忽然眼睛一亮,手指一顿,向着霍蘩祁招呼道:“小女郎,你且过来!”
  霍蘩祁揉了揉肩膀,将青丝拨到耳后,诧异地走过去了。
  坐下来之后,霍蘩祁看着算命先生摊在桌上的一堆八卦图和《周易》笔记,便猜到了,忙摇了摇手要走,“先生,我没钱的。”
  “不用,不用钱。”算命先生拉住她的一截衣袖,“小女郎,你这福缘,可不浅哪。”
  霍蘩祁不解,“先生是不是胡说了,芙蓉镇上哪个不说我……克父?”
  她与自己的父亲素昧谋面,他们说,因为她生来不祥。
  算命先生摇头抚须,“哪有这回事,愚民几句胡言乱语,你信他们?”
  霍蘩祁忽然惴惴起来,算命先生这话的意思是说,她不是克父命?一种期待方升起来,又被另一种疑惑取代,他难道要讹诈自己身上的铜板,先故意说些好听的话儿来哄自己,然后徐徐图谋?
  不由自主地,霍蘩祁暗中捂住了自己的钱袋,说什么也不能给。
  算命先生心领神会,笑道:“旁人几句搬弄是非的话不能算,小女郎,我看你面园体厚,行步周正,口大唇红齿有白,轮廓分明两颐佛,将来是大富大贵人家的,要说不准,还是未来皇后哩!”
  霍蘩祁悚然一惊,一脚险些踢翻了竹筐,再怎么样胡说八道都罢了,这话也说得?
  这人怕是求财求得疯魔了。
  “先生,我今天没见过你。”霍蘩祁拿起脚边的竹筐拔腿跑,一路飞奔。
  霍蘩祁一面跑一面想,这太荒唐了,芙蓉镇什么地方,她又是什么人,太荒唐了……
  算命先生叫唤着她,见唤不会来,兀自一声叹息,也无可奈何地收起摊儿来。
  不远处那辆奢华高雅的马车还听着,守备伫立的人皆屏息凝神,唯独车旁持剑青年倒抽凉气,这他妈什么话都敢说啊。
  果不其然,雕花精致的车壁后,传来男人不屑的哼声,跟着那低沉的透着点森然和不悦的声音响起,“将那个测命的给孤抓过来。”
  持剑青年抹一把脸,掷地有声应承:“诺。”
  死了死了。
  今晚又要完。


第2章 肚兜
  算命先生将八卦旗收妥帖了放入包袱里,一不留神,后领子被人一拽,跟着他双脚离地起来。
  算命先生一扭头,只见一个气盛的美貌青年,一柄剑悬在腰间,坠着青绿含翠宝石,那根银光闪闪的腰带迫得他眼花缭乱,他一怔之后,忙告饶:“大人,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