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卫娇》作者:百里墨染

kadiya 上傳於:2018-05-06  大小:4265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卫娇
作者:百里墨染


内容简介

上辈子,卫三小姐守了大半辈子活寡,直到她死的时候丈夫心心念念的还是侧室和庶子。

重活一世,怎么惩治那负心汉?

要在仕途上压倒他,名声上胜过他,权势上超过他。再顺带把他用来糊口的玉雕生意收为已有。

可要达成所想,需要找个神一样的帮手。

卫三小姐相中了自己那庶出的二哥。简直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还兼带心黑手狠,阖家唯恐避之不及。只有重生一次的卫三小姐知道,这人可是棵大树,而且粗的很。她一定要牢牢抱紧。

只是……她看着手中的烂泥,还有少年衣摆下的泥疙瘩,有点忧心忡忡。

标签:宠文

第一章 多事之秋
  洪武三十年,注定多事。
  初春,北苑国西侵,皇帝派了护国将军楚文靖前去迎战,耗时三月,大败。随后内阁首辅卫宸前去求和。牵扯出了震惊朝野的粮草贪墨案。初夏,获罪入狱者千人。皇帝龙颜大怒,诏曰:祸国殃民,国之蛀虫,斩,立决。
  午时三刻,日头明晃晃的挂在头顶,刑场上鸦雀无声,热气蒸腾间,还未见血,似乎血腥味已经蒸腾而起。行刑官抬头看了看,又侧身看向场刑场中跪着的数十人。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老人面露绝望,年轻的男人满脸愤恨,女人则失了魂般,一脸呆怔。场外,唏嘘声不止。
  暖玉夹在人群中,被挤得东摇西晃。她看着刑场中那些人……那些,都曾是她的亲人。如今,却要同赴黄泉。暖玉唯一庆幸的便是曾经*宠*她如命的祖母已经早一步撒手人寰。若非如此,祖母也要被缚刑场,承受这砍头之痛。
  “斩……”行刑官一声令下,天际登时一道惊雷。明明前一刻还是日头当空,下一刻却电闪雷鸣起来。随着数道血线,卫家数百口,悉数命丧黄泉。
  大雨倾盆,眼睛几乎睁不开,暖玉努力睁大眼睛,似乎看到了刑场另一边,一道身影轻飘飘的转身远去。
  那褐红的首辅官袍,几乎刺痛了暖玉的眼睛。
  暖玉不知道怎么回到计家的。回家后便大病了一场,这场病拖拖拉拉到了深秋。直到降下了第一场雪,她才勉强起身。许是那场血腥的杀*戮,以至城中人人自危起来,玉雕生意随之一落千丈,计家上下愁眉不展。
  便在这火烧眉毛之时……
  丈夫计宏礼带着侧室庶子回来省亲,夫妻数年未见,计宏礼却没有来见暖玉,直接去找了计家老爷和夫人,他是回来要银子的。他仕途需要银子打点,庶子到了启蒙的年纪,要银子请先生,侧室念叨着家中花用不够,一个月只能裁一件新衣。计老爷被气的当晚便一命呜呼。侧室在院中大骂计老夫人和暖玉,大声吵闹着不让儿子入计家的族谱,赌咒计家无后,骂暖玉的话尤其难听。计老夫人用帕子压着眼角,面色凄苦。最终,计宏礼带走了计家半数家产。
  暖玉半睡半醒间,似乎看到了阔别近二十载的丈夫计宏礼。
  不过年过四旬,却已是满头华发,额头皱纹深如沟壑。再也不复年少时的张狂,恣意。
  二十年前,计宏礼去赶考,得中探花郎,被皇帝留在京中,少年探花,模样又清俊,年纪轻轻便入了翰林,自是被举朝上下称赞。暖玉在家里接到消息,好一番安排,拜别了公婆,带着给他准备的吃食衣物,一路前往京城。到了京城,却正逢计宏礼娶侧室进门。她当时怔怔的立在人群里,看着计宏礼一身喜服,满脸笑意的迎了新嫁娘入门,自那之后,这一幕成了暖玉的梦魇。
  她每年总要梦上那么三五回,次次梦到那个情景,都要大病一场。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当初的恨意似乎有些淡忘了,可那一刻的难堪如跗骨之蛊,一幅她不死,它不休的架势。
  之后暖玉一直昏昏沉沉的,她能听到丫头如意的哭喊声,似乎还有府上管事的吆喝丫头们手脚轻些,莫要再惊了……魂。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只看到自己‘睡’在榻上,身上穿着她以前最喜欢的那件月牙白绣了素色缠枝纹的褙子,梳的是繁复的百合鬓,头上斜插着一根金镶珠玉点翠簪。她看到如意一边落泪,一边轻手轻脚的替她把衣裳的褶皱拉平,最后深深看了她一眼,哽咽的唤了一声‘夫人’这才踉跄着出了屋子。暖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身衣裳,是她年轻时最喜欢的,只要穿上它,计宏礼总要赞一声……清雅似莲。可自从那一天后,这衣裳便成了她最厌恶的那件,二十年来,一直闲置在箱底,再未上过身。
  随着屋中光线明暗一转,帘子被挑起,走进一个高大的身影,乍一看清那人,暖玉吓了一跳。这人是?是计宏礼……
  年轻时候的计宏礼,说起来也算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而且计家是玉雕世家,计家几辈子都吃玉器这碗饭,可见计家家底之丰。所以年轻时候的计宏礼,是个爱玩爱闹的风流公子。
  可面前这人?
  只见那人一步步挪到榻旁,看着榻上那个静静睡着的女子。半晌后,微微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屋中扬起。
  他唤她……夫人。
  听着计宏礼断续着说着这二十年的过往,说他如何的郁郁不得志,说那侧室许氏如何的贪慕虚荣,最终犯下大错,说自己的儿子如何不争气,竟然被亲娘教唆着去毁人家姑娘清白,偏偏还惹上了不得的人家,如今小命朝不保夕。
  暖玉越发的恍惚起来。她不由得回想自己这二十几年都做了什么?替计宏礼守着计家?替计宏礼尽孝,给公婆养老送终?替计宏礼赚下这诺大的家业,然后任由计宏礼被侧室差遣,回来和她“商量”如何变卖家产,好去救他那独子?想到这些,暖玉心中恨极,如果有机会让她重活一世,她一定要……一定要……
  突然,一声终响,暖玉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丧钟敲响。计家夫人卫氏,猝于承坤十年,十一月十一日,时年三十六岁。
  ***
  “小姐,小姐,醒醒,二少爷来了。”芷香推醒自家小姐,对于暖玉这随时随地能酣然入睡的本事,感觉即羡慕又无奈。自家小姐以前没这毛病,就从十天前不小心摔了一跤,昏了两天三夜后,再醒来便添了这毛病。
  仅是多了个喜欢睡觉的毛病,还不至于让芷香一脸无奈。
  自家小姐还突然间,对二少爷亲近了起来。
  以前小姐最喜欢的便是捉弄二少爷,把人家晾在杆子上的袍子染上墨汁啊。把二少爷奶娘新做好的点心偷偷倒掉啊。这样的事简直举不胜举。如果她等在这里,是为了捉弄二少爷,芷香还觉得正常些。可小姐之所以等在这里却是因为……┆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二少爷’三个字让暖玉瞬间睁开了眼睛,一双小手用力揉了揉。然后便看到一个小少年面带冷意的正向她走来。暖玉小脸上立时堆满笑,也不必芷香扶,一股脑儿的从石阶上爬起来,一边向小少年跑去,一双小手还百忙之中拍拍衣摆,那模样,让跟在后面的芷香简直有种捂上脸的冲动。
  老夫人一直教导着的矜持,庄重,都去了哪里?
  暖玉可不在意芷香是不是被惊到了。她如今首要的任务便是……“二哥,吃点心。”暖玉说完,才发现自己小手里空空如野,她赶忙回身,从芷香手中接过点心,然后双手捧着,踮起脚尖,想要把点心送到少年手中。
  少年脸上此时已看不出冷意,只是神情清淡的看着暖玉。
  “……这是白妈妈刚做的,还热着呢。”见少年不接,暖玉声音可怜巴巴的道。
  少年目光似乎微沉,终于开了口。“三妹吃吧。二哥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少年绕过暖玉,身影很快消失在青石路尽头。直到那身影不见,暖玉才颓废的放平双手,脸上神情颇有几分懊恼。芷香在暖玉身后,自是看不到暖玉脸上的神情,她见自家小姐一番好心被漠视,愤愤不平的道。“二少爷太过份了,小姐一番好心,二少爷竟然不领情,奴婢回去便告诉老夫人,让老夫人来处置。”
  暖玉脸上神情更懊恼了。
  真是上辈子造了孽啊。
  “小姐,咱们快回去吧,一会老夫人又要派人到处找小姐了。”芷香劝道。整个卫家,老夫人最疼的便是三小姐了,虽说三小姐比不得大小姐的和气,二小姐的才气,人也淘气些,可那张小脸白莹莹的,见人未语先笑。那小模样简直人见人爱。暖玉泄气的点头,似乎点心没送出去,人也变得懒惰了。芷香认命的牵了暖玉的小手,拉着她向福寿堂而去。
  在跨进福寿堂院门时。暖玉终于开口。“芷香,不许你说二哥坏话。”芷香眨着眼睛,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刚才说过要向老夫人告状的话。
  “奴婢是替小姐报不平,二少爷那么对小姐……”
  “那是我二哥。他便是打我骂我也是应该。”暖玉反驳。心道如果卫宸真的打她骂她反倒好了。好歹他还当她是妹妹。那人对她根本就是不屑一顾。暖玉那个悔啊,真不该仗势欺人啊。仗着卫老夫人疼她,她在卫家淘气捣蛋。旁人都说卫宸是个丧门星,才落地便死了娘,而且他那个娘趁着卫夫人大着肚子,引诱卫老爷偷腥,德行有污,所以卫宸一落地,便不得卫夫人欢心。在卫宸六岁那年,卫府更是经历了一次大的动荡,总之,卫家所有不遂的事,全被推到卫宸身上。
  全家人都不喜欢卫宸,她自然也不喜欢。
  而且以欺负卫宸为乐。
  记忆中那些事情已经有些模糊,她毕竟一‘睡’几十年。可她毁了卫宸十几件外袍,二十几盘点心,并着欺负卫宸奶娘三十几次的事……卫宸和她简直有不共戴天之仇。


第二章 卫家娇儿
  卫暖玉想到了刚才的梦境,梦里那二十几年死水般的日子,实在让她觉得毛骨悚然。那真的是她吗?她这性子,竟然能二十年做着一件事,那便是替移情别恋的夫君守着家业,不仅如此,竟然还把计家整治的挺风光,让计家玉雕技艺更上层楼。
  她将一双胖胖的小手展开,她如今只是个六岁稚童,小手藕节似的,白嫩嫩的,一戳一个小肉坑。
  梦里,前十几年,她是被卫家上下捧在手心里娇养的小姐。尤其祖母卫老夫人,对她简直疼到了心坎里。一口一个娇娇儿的唤着。计家那门亲事,也是卫老夫人考虑再三定下的,那时候她还曾因此与祖母置气,觉得大姐二姐都嫁了官宦之家,她却嫁个商人,实在有些损颜面,让她在姐妹间抬不起头来。直到成亲后,她三朝回门,祖母才将实情相告,原来,她竟非卫家亲女。
  “我的小娇娇儿,这又是在想什么?这糕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