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红唇撩人[娱乐圈]》作者:郑三变

kadiya 上傳於:2018-05-15  大小:61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红唇撩人[娱乐圈]》作者:郑三变

文案:
某访谈节目的后台,宁臻和季清让不期而遇。
“季清让,放手!”
“不放。”
“不许乱摸!”
“囡囡,躲着我很有意思?”

上台后。
主持人:听说…宁老师的小名叫囡囡?
她微笑不语,身旁的他舔了舔嘴角沾上的口红。

全世界都知道你们是一对。
还死不承认,哼。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主角:宁臻,季清让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xx市国际机场。
  一个男人从出口处疾步走了进来。
  他面容肃穆,眉头因焦急挤成了一团。
  男人的五官端正,平头更显利落干练,最加分的是那身西装。他的肩平而宽,套上这一身英式剪裁的深蓝色西装,整个人的曲线呈现出高耸的T字型,绅士又严肃。
  抬手瞄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指针早转过了大半。他已经整整迟到三十分钟了!
  额前渗出细密的汗,心跳也不觉鼓动得更快。
  说来也奇怪,来的也不是别人,而是自个的妹妹,可宁天却莫名其妙地感到紧张。
  先是迟到,后是连贵宾休息室都急得忘了在哪儿。
  又不是没接过机,可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狼狈无措。
  囡囡又不是性急的人,你慌什么!
  宁天不禁暗骂自己,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安下了浮躁的心绪迈出了步伐。
  擦得锃亮的皮鞋踩到了柔软的毛毯上。
  宁天还没来得及看上一圈,便听到了右手边靠窗的地方有人在说话。
  穿制服的小姑娘声音有些生怯,很恭敬地对着单人沙发半屈膝,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托着一个玻璃瓶递去。
  “宁小姐,您要的热水。”
  沙发里的人露出半个脑袋,柔顺的卷发随肢体动作摩挲着靠背的边缘。
  “麻烦你了。”
  那把嗓音慵懒而妩媚,让小姑娘不禁红了脸,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退下。
  都不用过去,宁天就能猜到她脸上的表情。
  定是眼里噙着若即若离的笑意,饱满双唇涂着复古酒红色,让人止不住想一亲芳泽,话时露出半截贝齿,似是要与你亲密地耳语一般。
  小姑娘退到了门口来,兴奋地与同事窃窃私语。
  “她真的好漂亮啊!比照片上还好看,真人实在太惊艳了!我到现在心跳都一直停不下来!为什么我今天没有把书带过来!哎!”
  耳尖听到这些,宁天不禁哑然一笑。
  也不知道什么是从时候起,身边的人都不约而同地中了一种毒。
  这毒,名唤宁臻。
  剧毒无比,而且还戒不掉。
  有甚者如他的好友季清让。十天半个月就要跑一趟澳洲,就只为了见她一面,而且还不一定见得到。
  而这位宁小姐,此时正背靠布艺沙发,偏倚在靠枕上,漫不经心地抿着玻璃瓶里的花茶。
  她戴着的墨镜一直没摘下,瓶子里积攒的水蒸气涌了出来,在镜面上糊上了一层薄雾,又立马挥散开来。
  “囡囡,送你的花。”
  闻声,宁臻扭头便迎上了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妖娆,艳丽,像极了眼前的她。
  宁臻不语,抬手将别在花朵间的卡片取下掀开。
  卡片里头是一行英文For My Queen,署名是Klaus。也无需认真看,她就知道是谁写的卡片。
  特殊的‘Q’,只有季清让才会这样写。
  墨镜后的杏眼微眯,径直将卡片抛回那团红玫瑰里头。
  她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唇线挑衅式地勾起:“他知道我不喜欢红玫瑰。”
  像欲望一样在熊熊燃烧的,只需她宁臻一个就够了。
  宁天显然没料到会这么快就被识破。
  这花也是让店员给挑的,自己全程就说了一句:“是送给女朋友的。”
  结果就有了这一百朵红玫瑰。
  他讪笑,捧着花在对面坐下来:“大学今天有课,清让实在是脱不开身,就让我买束花过来。你看,卡片都是他亲手写的,心意满满啊!”
  女人没有任何反应。
  花没她美艳,红得也没她妖冶,送玫瑰还不如直接把自己打包好送到她面前来得痛快。
  “囡囡?”宁天犹豫了半天终于开口,手上的花早让侍者收下去了。“要不……我给清让打个电话?”
  要知道季清让当年追她追得有多苦,简直恨不得一出生就能认识她,从幼儿园开始约会,一长大成年就结婚,可到现在宁臻都不肯点头。
  别说结婚了,连男女朋友不是。
  如果现在因为一束玫瑰花坏了事,要说季清让会放过他,宁天自己都不信。
  季清让这个人,切开来要多黑有多黑。
  “哥。”宁臻取下墨镜,双目紧闭着揉了揉太阳穴。“下午还有发布会,我想先回去睡一觉。”
  ——————
  微博热门话题今天又刷爆流量!
  @剧看点V:#宁臻回国# 文学城驻站作者@宁臻V 今日携热门玄幻大剧《九歌》归国。神级大IP究竟花落谁家,敬请关注下午3:00的发布会直播,小编将在现场为你揭露谜底!
  一小时内,该微博就被转发了二十多万次,点赞破五十万,评论更是不计其数。
  网上的话题热了一整天,可宁臻却没作出任何回应。
  她回家酣睡了一觉,连梦都没做。
  直到下午两点半,宁天火急火燎地开车赶来,发现妹妹还在床上躺着,这才急着把她撬醒。
  “听我的,明天就去招个助理。”
  对着环形的大衣橱挑了半天,一贯是大直男审美的宁天也只选出了一条长裙来。
  还是波西米亚风的。
  宁臻坐在床沿边,肉感匀称的双腿耷拉着,尚还迷糊地随手撩了一下耳后的长发。看起来好似还没醒,可嘴里说出的话却还是一针见血:“我是去发布会,不是去沙滩晒太阳。”
  是时,宁天正想把裙子的衣架取下,却在听到这声吐槽后乖乖地把裙子挂了回去。
  他实在没辙了。
  毕竟自己也没去过什么发布会,怎么知道该穿什么?
  “得,你自己来。”
  床边人睡衣的一侧肩带垮在手臂上,长发垂在胸`前遮住了饱满。
  这画面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宁臻微微昂首,杏眸里像盖了一层雾一样迷离。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唇,懒洋洋地猫眼睨着宁天:“那你还不出去?”
  他几乎是夺门而出,又闻身后抛来了一句:“哥,帮我倒杯水。”
  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宁天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己妹妹会那么受异性欢迎。
  她身上总有一股摸不透的神秘感,浑身上下都透着罂粟一样魅惑。
  用季清让的原话讲,宁臻是那种你光看着就恨不得扒了她衣服的女人。
  是极致的诱惑。
  可要命的是,她懂得怎么诱惑你,却也懂得怎么让你得不到她。
  此时,二楼卧室传来宁臻的声音:“喂,季清让……今晚?呵,要不你过来?”⑨思⑨兔⑨網⑨
  去发布会现场的车上,宁天偷偷地从后视镜里偷瞄宁臻。
  其实他也一直很好奇,好奇《九歌》这个大IP会被哪家影视公司买下,也想知道主演会是哪几位当红的流量小生小花。
  想着妹妹长居国外怕是不晓得国内娱乐圈,宁天便头头是道地分析了起来:“现在最当红的小鲜肉是苏亦轩,说是已经二十五岁了,但瞧着特年轻,像才二十出头似的。至于小花,那肯定就白蕊儿了,长得也挺好看……”
  话还没完,后座的人儿便冷冷怼了一句:“整的。”
  根据圈内人提供的情报,要是她没猜错的话,白蕊儿就快退出娱乐圈了。
  整容倒是一回事,现在这些小花太把自己当回事,自以为演了部电视剧就了不起了,天天耍大牌不干活,最后还不是被冷藏到北极去了。
  被生生呛了一口,宁天只好闭嘴。
  很快,车便开到了目的地。
  发布会现场。
  台下坐满了各个平台的记者,不同的方位都摆着摄像机正对着台上人的脸。
  宁臻坐姿很端庄。
  她的后背与天鹅颈形成了一条挺直的线,脸上挂着自如的浅笑。
  主持人的一段开场与介绍后,轮到了最重点的记者提问环节。
  现场直播也在此时登上了观看的高峰。
  有不少大牌影视公司都派出了代表,更甚者连合同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坐在台下等着最终的回答。
  被选中的记者站了起来。
  他接过话筒,对上眼后却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照片已经很漂亮了,没想到真人也如此有淑女气质!
  “宁老师您好,我是《娱八卦》的记者。我想问一件现在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事情:《九歌》这个大IP您已经考虑好要与哪家公司合作了么?”
  听完问题,台上的宁臻举起一直握在手中的话筒,一字一顿地认真回答道:“这部作品不会卖给任何一家影视公司,因为我会自己将它呈现给所有人。”
  话即出,现场一片哗然!
  确实,《九歌》是玄幻剧的巨头,在如今盛行仙侠题材的影视圈里十分吃香。但即便是像宁臻这样的顶尖作者,想凭自己的能力让作品影视化,未免有些痴人说梦!
  更何况,有哪位投资商愿意孤注一掷,把票房压在一个完全没有影视制作经验的作者身上?
  又一个记者站了起来,看表情也对这番话持有怀疑态度。
  “宁老师,我是《洋葱娱乐》的记者。刚才听您说出这番话,我相信不单只有我,在场的各位同僚也都很震惊。恕我直言,您的自信——乃至于自负,是从何而来的呢?”
  宁臻微笑如旧,甚至还有些得意。
  “我知道现场的各位肯定十分怀疑,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我相信他们,一是电影的导演区群先生,二是投资商——星楼影视。”
  短短一句话,却有透露了无数信息。
  洋葱娱乐的记者立即抓住要点,咄咄逼问道:“在今日公开之前,宁老师应该已经和星楼影视签订合作协议了吧?但既然只是投资商,宁老师又怎么能保证对方不会临时反悔撤资呢?”
  就在此时,随着一声震动响起。
  好似病毒般传播开来,现场的手机都接连着抖了起来。
  连宁臻的也不例外。
  摸出兜里的手机,是一条热点消息——
  “星楼影视宣布从电影《九歌》项目中撤资!”


第2章
  撤资。
  这两个字从手机荧幕上映在了宁臻眼底。
  看清的那一刹那,她唇线几不可察地扯了一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