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夫太上皇》作者:云珂珂

1015618265 上傳於:2018-05-15  大小:655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我夫太上皇
作者:云珂珂

文案:

前世万众瞩目的巨星司言过劳死以后,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李氏王朝,成了破落山沟沟里的一个清苦孤儿。
还没等他想明白自己以后该怎么办的时候,他在山上捡了大美人回家。
大美人美貌却不娇气,很是触动了司言那根并不是很直的心弦,于是他就告白了。
在一起以后,司言震惊的发现,自家夫君居然是那个已经死了三十年的太上皇,从皇陵的棺材里爬出来的那种。
云黎:你怕不怕!
司言:怕什么,更不科学的我都遇见过呢,我还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那你怕不怕。

属性:怪力温润嘴炮满分攻X美貌爆娇武功高强受P.S.╰
★☆
1、本文主攻
2、男男婚配在当时并无高低嫁娶之分,都称呼对方为夫君,地位完全平等。且婚约期间双方都是不能纳妾的,除非解除婚约。
3、温馨无虐
4、本文全文私设非常多。
5、种田为主,蠢作者试图描述一种悠然闲适的生活态度。
6、本文全部是脑洞,无法考据。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美食

主角:司言,云黎(李愠) ┃ 配角: ┃ 其它:

☆、迷路(捉虫)

  “司言,你这是上山作甚,这大冷天的,山上可更冷,也没什么猎物。”
  “没法子,今年备的柴火少了,不趁着天还没那么冷去打些回来,今年冬天我可就惨啦!”
  司言穿着不怎么保暖的薄夹袄,手上提着柴刀和麻绳,走在上山的小道上,路上遇见了熟悉的村里人,互相打了个招呼。
  对方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毕竟这年头谁活命不艰难呢,纵然司言这孩子可怜了一些,但是他也能活下去。
  能活下去,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感慨了一句,那人就弯下腰,继续在地里干活。
  自个儿活命都艰难的时候,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操心不想干的人啊!
  司言也不在乎别人,他本身对着原主记忆里面的那些人就没有任何的感情。
  对他而已,之前的记忆就是一场电影罢了,他演惯了别人的人生,这样一大段生生灌进脑子里面的记忆也没办法让他入戏。
  他曾是万众瞩目的影帝,超级巨星,轻松的演绎着不同的人和他们的故事,领着不同的观众深深的入戏。
  然而,他活的比别人清醒太多,演了这么多角色,没一个角色能做到让他走不出来。
  他比观众更加清醒的知道,自己是一个演员。
  不过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他现在只是李氏王朝一个偏僻得不能再偏僻的小村庄里面的一个普通少年。
  家中父母双亡,十八岁了还娶不到老婆,大冬天的在漏风的屋子里醒来,司言一夜回道解放前。
  从星光熠熠的绝世巨星变成了一棵可怜的小白菜。
  不得不说,这落差不是一般的大。
  然而司言的心态好得很,适应的很快,并没有因为生活一落千丈就一蹶不振。
  在他看来,不过是换了种活法罢了,至少自己还活着啊。
  没花太多的心思在思考人生哲理上面,司言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准备好足够多的过冬的柴火。
  食物原主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地窖里头已经储存了许多的土豆和大白菜,虽然品种单一,但是这个冬天饿死却是不至于了。
  其实柴火对于原主来说,将就还是够用的,但是司言却不行。
  司言怕冷,非常怕冷,所以冬天没有足够的柴火保暖的话,他怕是比饿着肚子还难熬了。
  又走了一段儿,边上基本没了田地,倒是树木多了起来。
  慢慢的,这坡度也上去了,不知不觉就已经在山脚下,甚至可以说已经上了山了。
  这缘谷村真的很偏僻了,背倚着十万大山,面朝着万顷碧波,和外界的联系全靠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还不知道多难走。
  村里十天半个月不见得有人去一趟村子外头,不过靠着山临着海,虽然日子不见得美到哪里去,但是只要勤快却也饿不死。
  司言就迷之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外面的世界也并不是很感兴趣,花花世界他前世早就看尽了,如今这样的生活才更加的吸引他。
  冬天会上山的人不多,原本走出的小路也生出了不少的杂物来,间或伸出几个枝丫,总归算不上太平坦。
  司言就挥舞着柴刀开着路。
  他之前修整屋子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几百斤的东西搬动起来都很轻松的那种。
  所以他一路挥舞着柴刀倒是半点也不吃力,还像个得了新鲜物件儿的小孩子一样,玩的不晓得多开心。
  虽然以前没有经验,但是古装戏他倒是拍过不少,自然知道,想要木头能烧着,这木头就得干,尽量没有水份。
  那种干到基本一点水份都没了的小枝丫倒是很多,基本目光所到之处都有,但是司言却看不上这些。
  这种细细的小枝丫都很不禁烧的,如果火势比较大的话,最多一两分钟就烧成灰了,收集这种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更何况,本身原主也收集了一些。
  司言的目标是那种已经比较高大了的枯树,又好烧分量又大。
  不知不觉的,司言就越走越远了,像这种原始风貌保存的这样好的自然森林他没怎么见过,一路边走边看,居然就这么走到了山林的深处。
  这可不是普通的山,这可是十万大山,真的在里头迷路了的话,那可不是好玩的。
  这可不是现代那种被开发过度了的旅游景区,这山上是百分之百会有猛兽的。
  两个小时以后,彻底在山上迷失了方向的司言特别想时间倒流两个小时,狠狠的给两个小时之前乱立flag的自己一个巴掌。
  司言试图原路返回,但是他悲剧的发现,没了别人走出来的那条路,这山里前后左右在他眼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啊!
  不过他也没有这么容易放弃。
  就连他自己也比较讶异的是,出了这种事情,他居然没有慌,还很冷静的开始考虑起了,如果出不起的话,在山里该怎么生存下去。
  既然一时找不到方向,司言自己又不慌,所以他便按照直觉,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前进。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事实证明,直觉并没有什么作用,他越走越深了,而且,他一直在上山而不是下山。
  目光一扫,他还能看见一层薄薄的雪。
  这会儿他进山已经三四个小时了,就早上喝了一碗稀粥的司言肚子早就开始叫唤了。
  最重要的是,看天色现在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
  这时节天黑的早,他得尽快找地方落脚了,夜里的野兽可不会对他这等美餐客气。
  这个时候司言也不嫌弃小枝丫不经烧了,趁着天没黑,赶紧的收集了一堆。
  这大晚上的,点上一个火堆自然是会好上不少了。
  左手提着用绳子捆好的干树枝,右手拎着柴刀,司言急切的四处找寻着合适的落脚处。
  忽然,他发现了一个意外之喜。
  一只花枝招展的野山鸡正在他前头七八米处觅食。
  这山里的山鸡自然数量不会少,但是大多数都很敏锐,一般司言的视线才刚瞧着它们呢,它们就跑没了影子。
  所以,这只野山鸡离得这么近,司言根本没想太多,手快过脑子,手里的柴刀就飞了过去。①思①兔①在①線①閱①讀①
  要说这劳动人民的身体素质就是不一样,司言这一刀下去,这野山鸡直接没了头,自然也跑不了了。
  司言三两步上前去,赶紧把那山鸡捡起来,看样子今天晚上的食物是有着落了。
  又走了一会儿,司言还发现了一大片橘子林,这季节正是橘子成熟的时候,微微泛黄的橘子挂了满树。
  司言左手提了干树枝,右手提着山鸡和柴刀,实在是拿不了太多,就摘了七八个,放在了那堆树枝的空隙里面,一时半会儿倒也掉不了。
  天色渐暗,正当司言已经准备好直接露宿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山洞。
  他有些惊喜,但是却没有放松下来,小心翼翼的往洞里走进去。
  他主要是怕里面有熊之类的猛兽。
  没想到这洞还挺深,司言走了一会儿就发现,里面一点光都没有了。
  司言正想着在走两步就停下来生火呢,就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下。
  要不是司言平衡能力还不错的话,这一下真能给他摔个半死。
  “嗯...”
  是个人!
  听见脚下传来的动静,司言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蹲下来摸过去。
  软软的,还挺有弹性的,没反应过来的司言还顺手捏了一下。
  捏完之后,司言忽然反应过来了,赶紧移开了手,准备先把火给点起来。
  这黑灯瞎火的,这个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他可别再摸到什么更不该摸的地方去了。
  司言身上带着火石,开始在外头也早就准备好了生火的材料,所以生火的过程还算是顺利,没一会儿火堆就点燃了。
  司言这才仔细打量起了那个挨了他一脚的倒霉蛋。
  倒霉蛋穿着一身一看就超级华贵的衣服,虽然衣服已经被树枝之类的东西挂的破破烂烂的,露出里面布满了划痕的雪白身躯。
  不不不,不是雪白,而是那种病态的惨白,反正看上去触目惊心的。
  司言看见他戴着华冠,这才判断他是个男人。
  既然是个男人,司言就没有那么束手束脚了,直接把人翻了过来。
  还别说,这个男人还真的挺英俊的,就是看上去状态实在不是很好,一身的伤看上去实在是狼狈。
  探了探他的呼吸,确定人一时半会儿不会死以后,司言就不管他了,因为他的肚子已经开始大唱空城计了。
  把橘子收到一起放在边上,司言有点笨拙的开始处理起了那只野山鸡。
  现在条件有限,注定了他根本没办法讲究,只能将就一下。

☆、渡夜

  这野鸡他之前在路上遇见山溪的时候已经初略的处理了,没办法,在山上也没法子讲究,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将山鸡穿上树枝,司言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烤鸡。
  司言手法不算是纯熟,但是胜在细心,因为翻面比较勤快,所以虽然山鸡的表皮有一点点的焦了,但是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
  烤至金黄色的山鸡泛出诱人的香味,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司言的肚子咕噜咕噜声儿。
  不对,这咕噜声怎么变成了二重奏。
  敏锐的司言目光一转,就看见那个原本躺在地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默默的看着他...和烤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