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宝里宝气[重生]》作者:寒菽

jjkaiyun 上傳於:2018-05-15  大小:415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宝里宝气[重生]
作者:寒菽


文案
重生前,韩煦是兰小宝的情敌。但韩煦又温柔又善良,是个实打实的正人君子,兰小宝连心生嫉妒的勇气都没有。
重生后,兰小宝发现他错了——韩煦跟所有人都是正人君子,只在他的面前是个臭不要脸的大流氓……

*双重生文,爱妻yin魔腹黑攻x天真单纯受
*受出场是个小胖子,会减肥的。

内容标签: 重生

主角:,韩煦 ┃ 配角:兰鸿渐 ┃ 其它:,双重生,甜文


第1章 第1章

00

兰小宝死的时候已经瘦成了纸片人,一米七二,只有七十几斤,皮包骨,仿佛资深瘾君子。

任谁看了他的样子,也无法想象他曾是个快两百斤的大胖子。

卡车的撞击将他的灵魂剥离身体,救护车的呼啸声时隐时现地飘进耳朵,像在另个世界,刺眼的白光扎进眼缝,叫他的事业铺成一片白幕。

这匆匆三十载的人生便如走马灯般,一帧一帧,倏忽翻过。

兰小宝想起自己散漫而无忧的童年和少年——他是兰家独子,还是老来子,他家的资产足够他挥霍八辈子,父母权当他是吉祥物,娇生惯养地呵护,不指望他出人头地,只求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长大,却把他养成一只看不到脖子的小胖子,在一圈父母朋友的小孩里是最没出息的一个,后来愈发懒惰、不学无术。因此,他从未异性青睐。

可偏偏他自己生得丑胖,却心比天高,他觉得父母好看,自己也不差,决心要娶个漂亮媳妇儿。

二十岁那年,他遇见冯璐,惊为天人,不可自拔。

他父亲也觉得好,便向冯家表示诚意,恰逢冯家燃眉之急——冯家遭逢巨变危在旦夕——于是冯父亟不可待就将女儿打包送去,换取一注巨额资金作振作家族的强心剂。

但兰小宝不知道,他去提亲,对方同意,他便傻傻以为冯璐是愿意的,毕竟他们门当户对啊!他也是后来才发现妻子缠了好几圈珠链的手腕下是浅色的疤痕,这是她为了爱情做的抗争,只没成功,最后还是绝望地跳进了火坑。

这个火坑当然就是兰小宝。

不过兰小宝也没傻到那份儿上,日常月久的,他也感觉到妻子的心不在焉,然后打听出了妻子的心上人。

这个人就是韩煦了。

兰小宝憋着一股被戴绿帽的怒气去找韩煦,那是一个大夏天,天气热的不行,他又是个大胖子,出汗出的像是水里捞出来的,猝不及防地迎面撞上韩煦。

兰小宝看到韩煦,被震住了。

——比照片上还帅一千倍!!!

而他呢,是个又丑又搓的大胖子。兰小宝跌倒,羞愧难当,涨红了脸,要落荒而逃。

路人嘻嘻地笑话胖子摔跤,他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最后还是韩煦把他从地上扶起来的。

甚至还关心地要送他去看医生。

那个时候韩煦还是个学生,很穷。

韩煦又穷又好看……还那么善良。

兰小宝很嫉妒他,觉得自己连韩煦的脚趾都比不上。

时至今日,让兰小宝再回忆冯璐,昔年一见钟情的爱意早已消磨不见,唯有满心惶然。

“你就是个没出息的败家子!”

在他们结婚的日子里,冯璐无数次这样指着他的鼻子骂。

他想想韩煦的模样,又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登时心灰意冷,一点心气儿都没有,想:我就是个没出息的败家子儿。

长得丑还不好好念书。

也难怪冯璐不喜欢自己。

求不得便莫强求。

这个道理,等到冯璐从七楼一跃而下兰小宝才终于明白。

母亲安慰他,说那只是一场意外,且十分不屑。

因为冯璐是想逼着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才会爬上窗户的。

兰小宝以前一直不肯,他喜欢冯璐啊。

他想,他虽然丑了点,笨了点,但至少有那么一片真心啊。故事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他只要一直坚持一直等待,总有一天让妻子知道他才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他一直记得那天,冯璐又来他的办公室闹,平日里温婉清纯的脸庞因为激动变得狰狞扭曲,她的声音又尖又高,钻进他的耳朵里,像有把尖锥再刺着脆弱的耳膜。“离婚”两个字翻来覆去地从她的嘴巴里跳出来,拉扯割锯着他紧绷的神经,马上就要拽裂。

当冯璐爬上窗户作势要自杀时,兰小宝终于崩溃了,他跪下来,求她下来:“好,我们离婚,璐璐,你下来,我签字,我签字还不行吗?”

冯璐总算是得偿所愿,她要赶紧回复自由身去追逐她的爱情。那天她去参加同学会,得知韩煦订婚,心如刀割。假如不是兰小宝,现在她才会是韩煦的未婚妻!

兰小宝看到冯璐像是笑了一下,正要下来,却脚下一滑,从七楼掉了下去。

不过眨眼间的事。

啪的一声。

人就没了。

冯璐死后,兰小宝既害怕又难过,父母为了安慰他带他去旅游。路上遭遇车祸,父母都一命呜呼。

兰小宝昏迷了一周,在医院躺了两个月,回来发现他的小舅子冯宏吞并了兰家财产。冯宏以为妹妹报仇的名义,发誓要弄得兰小宝身败名裂、一文不值,而他也确实做到了。

兰小宝几乎是一夜之间一穷二白,连医药费都拿不出来了。

他也没想到最后帮他的人还是韩煦。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冯璐、爸爸、妈妈,他们的死都和我脱不了干系。兰小宝想。他现在也快死了。

是不是能见到爸爸妈妈还有冯璐了呢?如果能在黄泉下见到她,兰小宝真想问问她为什么不在结婚前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她已经有心上人。

他又不是非要她委曲求全填了他这只癞□□……

兰小宝委屈、后悔、痛苦,接着又开始鄙夷自己:兰小宝啊兰小宝,你都快死了,还只知道推卸责任给别人,明明是你自己没有发现那么明显的事情。你如果再稍微了解一下、更加关心一点,就该知道她不喜欢你啊。不要再怪别人了,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是你害的你爱的每个人都不得善终。

——是你散光了父母筚路蓝缕创下的产业。

——兰小宝,你才是罪魁祸首。

一阵颠簸。

兰小宝从梦中醒来,他躺在担架上,被人推向急救室。

他用最后一点力气,偏了偏头,看向身边的一个男人。

这是个陌生男人,是那个被他救下的小孩的父亲,一路陪过来,大抵是个负责的好人。

……如果不是,他也没办法。

兰小宝哆嗦着受,从口袋里摸出一封沾着斑驳血迹的信,想要递过去。陌生男人会意地接过信,紧张地问了他什么,可兰小宝耳边只剩一片嗡鸣,一句也听不清。

兰小宝嚅嗫着嘴唇,陌生男人凑到他嘴边去听,仔细分辨出几个虚弱的词语来:“告诉他……对不起……”

这句话像是耗光了他最后一丁点生命,话音还未落下,他就闭上双眼,陷入了一片无垠的黑暗之中。

再也没有醒来。

告诉他……对不起……?
◣思◣兔◣網◣
他是谁?

对不起什么?

陌生男人无从得知。

兰小宝死于这场车祸,终年二十八岁。

他并未打算一走了之,虽然素未相识,可这个男人是以命换命救了他的儿子,他总得做些报答。

韩煦前几日刚收到了一笔汇款,他知道是兰小宝给的。

五年前他帮兰小宝垫付了手术费,兰小宝之后每个月都会省吃俭用还上一部分,其实他并不计较这笔钱,但他想让兰小宝安心。

这位父亲通过信上的地址辗转找到了韩煦,他担心寄件会丢件,亲自把这份遗书送到了韩煦手上。

韩煦怔忡,指尖发麻,他拿着兰小宝最后的信,想找个地方放,一时间却无处安置,只得拿在手上,像个傻子一样直愣愣地站着,兀然问:“他走时……还好吗?”

对方记起来:“他把信给我之后,和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

“‘告诉他,对不起。’”

韩煦失神了良久,才活过来:“谢谢。”

对方临走时说:“你的朋友真是个好人。”

韩煦感觉自己好像笑了一下,说:“是啊,他是个很好的人。”

很好很好很好的人……

他蓦然记起很多年前,有一回,兰小宝找到他,双目含泪,卑微虔诚地对他说:“可我真的很爱她啊……”

兰小宝的眼睛像是浸在溪水里的琥珀般干净明亮。

这是个在象牙塔长大的孩子,拥有他所见过的最纯净的感情。韩煦想着,心生羡慕,虽说不出个缘由。

韩煦为兰小宝办了葬礼。

未婚妻问他:“那是什么人?”

兰小宝是他的什么人?他又是兰小宝的什么人呢?

韩煦想了想,他们原本是情敌吧,后来却成了那般要好的朋友,他女朋友未婚妻都换了好几个,反倒是兰小宝一直都在。

韩煦说:“我的一个朋友。”

说罢,他捧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走进了的细雨之中。

01

这年的夏天来的特别早。

八月十二日,才是上午,温度已经高的仿佛置身火炉,兰小宝下了车,踩到地面,炙烤得热度几乎要透过他的鞋底烫着他的脚,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块行走在铁板烧上的肥肉。

现在,距离他的死亡还有十五年。

一年半前,兰小宝恍若从一场漫长的噩梦中醒过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三岁,初二。

兰小宝花了几天时间确认了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现实,清醒了头脑,兰小宝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