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染上你的气味》作者:儋耳蛮花

kadiya 上傳於:2018-05-15  大小:38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染上你的气味
作者:儋耳蛮花
文案

性感宝贝奚温伶狂撩秦方靖大半年,撩不动……
直到有一天,黑化的他与她待了三天三夜,他们疯狂的(做题)
然后他们结婚了。
婚后第一年,秦太太突然失忆。
……
她在给他的情书里写,那么喜欢你,想和你荡在漫天的星河里。
秦先生:我忽然想知道这个世界闻起来、尝起来究竟是怎样的,才能让你甜的垂涎欲滴。

失忆梗酸爽甜宠文,高冷酷炫摄影师小姐姐X占有欲爆棚男主。
#段子#
奚温伶还记得与秦方靖的第一次见面,这个男人儒雅温谦,长眉疏淡。
看她的时候,还带着一丝近似烦躁的微戾。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从男人嘴里得知真相。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闻到气味,那种让我身体发热、头脑不清的味道……大概就是‘香味’吧。”
那香味让他夜夜饱受折磨,在他们每一次相遇的眼神中周旋,总是余烬未消,再燃新火。
奚温伶笑着说:“所以,当初那一丝烦躁不是厌恶啊。”
是想要孤注一掷的占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主角:奚温伶、秦方靖 ┃ 配角:冷杉、解心宁、解唯秋、孟弈真 ┃ 其它:卡蛮、小甜饼、小狗血


==================

☆、第1章 第 1 章

  第一章
  “你难道从没想过,应该怕我吗?”
  男人站在雨势倾斜的窗前,他身形高挑,声音像一捧落雪坠下枝头,清透轻盈地在人的心头飞舞。
  她揉了揉眼睛,依然看不清对方的相貌。
  窗户外的不远处,一望无际的海天都变了色,狂风肆虐,树枝凌乱地颤动,黑夜不再是寂静无声,而在暴雨中冰冷作响。
  男人向她走近几步,脸部轮廓愈发鲜明,只是五官融在房里昏暗的光线中,看不真切,他穿着一件合身的高领衫,更衬得气质性感又儒雅。
  他捏住她的下巴,微微施力,语气危险而撩人:“就算是我,耐心也很有限。”
  她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胸口又像能承载无数的渴求、执着……
  指尖微微发麻,手腕被禁锢得有些疼,男人身上不知是窗外的雨水还是湿汗,泛着光一样无比诱人,那悸动随着血液淌进四肢百骸,既是烧灼,又添柔软……
  奚温伶有些出神,早忘了要回答他的问题。
  男人扯下胸`前的领带,绑住她的手腕丝毫不留情地用力将人扯到身边。
  “奚温伶,你自作自受,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张了张嘴,想知道自己会说出怎样的答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屋外的暴雨下的更急切,奚温伶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
  淡淡的花香窜入鼻息,与一丝消毒液的气味融合,她坐在病床上慢慢地环顾四周。
  小窗外是午后熹微的暖阳,晃动间折射出浅浅的碎影,干净宽敞的病房摆满了娇艳欲滴的鲜花和礼物,高级床单白的一尘不染,一眼望去比普通人家的卧室布置的还要温馨。
  头部右后方的伤口还有些疼痛,脑海里残留着破碎的梦境。
  梦中的那个男人是……
  “老大,你醒了?”
  闻言,她恍惚抬眸,一位穿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性正忧心忡忡地盯着她看。
  “要不要喝水?你还打着点滴,小心别乱动……”
  “不用了,谢谢。”奚温伶有些生疏地说着,稍微直起身子靠着枕头,“那个,我爸妈呢?”
  她听见自己的嗓音沙哑,还是示意陈缈把水拿来。
  “伯母说先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还给你煲了汤什么的,晚上一起捎过来。”
  俩老在医院守了四十多个小时,也该回去歇息了。
  陈渺不知做什么才妥当,替她掖了掖被角,问:“你有想起什么吗?”
  她说话的态度小心翼翼,奚温伶嗤笑一下,苍白的小脸浮现一丝笑意,语气还算轻松:“哪有这么快就想起来,我是‘失忆’。”
  这句话说出口的瞬间,自己都觉得好笑。
  目光忽转,看到桌上有一叠陈渺刚拿来的资料和杂志。
  一本叫做《Moon》的时尚周刊,去年九月的表纸就是她的单人封,照片里的女人拥有一张我见犹怜的脸,身材比例极佳,乌发漆亮,细胳膊长腿,就是身高不算太出挑,但踩个几厘米的高跟鞋也够一米七十几了。
  三天前,她在医院醒来时失去了所有记忆,依稀留了很小时候的一点片段,靠着身边这些亲戚、朋友的描述中得知有关自己的信息——
  她年纪轻轻,毋庸置疑已是颇有成就的美女摄影师,兼某个大公司的特邀模特,正在创业阶段。
  那天夜里S市的雨势很大,形成了磅礴的水汽,她被救护车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陷入昏迷,脑部有一个因为滑坡撞到石块造成的创口,并未造成脑部积血,但产生记忆丧失。
  身上还有好几处的外伤,幸而没有留下脑震荡之类的后遗症,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奚温伶在工作上最常联系的有一个助理,一个经纪人,陈渺就是她的经纪人,平日里各个圈子里的人际关系、工作事务都由她帮衬协助。
  陈渺:“哦对了,刚才秦总打电话来,说他马上到医院了。”
  奚温伶没说话,愈发觉得不可思议。
  这也是听两位长辈说了才知道,她一年前刚结婚,丈夫是“朝阳集团”的一位富家少爷——秦方靖。
  外界并不知晓她已婚,据说他们还处于隐婚状态。
  奚温伶安静地看着前方,心里不禁琢磨,这男人的老婆在医院受伤失忆,遇到这么严重的事故,他怎么都没在第一时间赶来,莫非……
  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或是,夫妻感情不深厚?
  不论如何,这个名义上的新婚丈夫估摸着就要到医院楼下了。
  奚温伶对陈渺说:“你有没有镜子?”
  对方摸了一个阿玛尼的粉盒递给她。
  她左右照了照,“嗯,就算绑着纱布,一脸憔悴,还是很漂亮啊。”
  陈渺哭笑不得:“……老大,我简直怀疑你失忆都是装出来的。”
  奚温伶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不然还能怎样,尽管她也觉得自己乐观的惊人。
  当时在医院醒来,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恐惧占据内心,通身又都是外伤,躺在那儿就觉得孤立无援,又痛又惊,精神和**的双重疲惫简直是酷刑般的折磨,她恨不能就这么死去。
  所有人都戴上了陌生的面具,没有任何记忆可以依靠,也没有人可以百分之百的让她相信。
  最庆幸的恐怕要数她的父母都是心地善良之人,因为还留存着一些儿时的回忆,他们很快建立起信任关系,总算让她感到些许安稳和信赖。
  奚温伶慢慢想通了,她作为一个成年人,不管眼下的事情有多复杂艰难,以及还有很多的疑惑和迷惘萦绕在心里,都得慢慢打起精神继续生活下去。
  而那最为难熬的四十八小时里,身为“丈夫”的秦方靖却不在自己身边。
  她嘴角微扬,笑容有些轻慢:“陈渺,你告诉我,我和这个秦方靖……我们的感情好吗?”││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当然好啊!……至少我觉得是这样。”陈渺不知为何加上了后半句,“不过你追秦总的时候挺辛苦的,我都劝过你好几次,要你放弃算了……”
  奚温伶差点咬到舌头:“我追他?还是我倒追的?”
  等陈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正好病房外有人敲门,娇美的小护士探头询问:“您好,秦太太打扰了,焦主任来查房……”
  “哦好的。”
  待一系列检查完毕,奚温伶看见外头阳光盛烈,是晴好的天气,她转头问主治大夫:“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吗?”
  “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不过,一直待在室内也不好,稍微走个十几分钟可以。”
  陈缈立刻说:“老大我陪你散步一会吧。”
  高级私立医院不仅对个人**保护得当,医技楼、住院部的绿化都做的欣欣向荣,按照区域划分,各自栽种着玫瑰、松柏和樱树……一年四季的花期都被考虑得当,不缺可看的景致。
  奚温伶的目光四处转悠,忽然,在某一处停当。
  医院花园的一处角落长椅,男人就坐在日光里,安安静静,神色看不出端倪,只是他视线尽头的凝聚点,好像正是……
  她的病房。
  奚温伶莫名紧张,拽了一下外套的衣角。
  陈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脸上一阵欢天喜地,还拨了拨耳边的碎发,笑着说:“总算来了……”
  这男人比照片里看着还要出色,气质儒雅温谦,长眉疏淡,穿着修饰腰身的黑色大衣,分明这样明媚的日头,眸色却像一片笼罩乌云的深海。
  唯一的美中不足,大抵是他眉宇间凝固的冷郁,和双眼下方淡淡的青色。
  按理说,他的眉目温雅,在光下更显得瞳色很浅,应该与周遭美景融为一体,却不知怎么的,像蒙上了一层让人看不透彻的影子。
  ——是一种对任何外界事物都心不在焉的冷漠。
  奚温伶站在原地观察了片刻,对方也看到她,脸上表情似乎有点惊讶,立刻起身走了过来。
  “……你是秦方靖?”
  她说完,意外地撞见了男人眼中依稀留有的浓烈而悲伤的痕迹。
  奚温伶心头一跳,等想再次确认的时候,那抹情绪已经转瞬即逝,让她怀疑是不是一种错觉。
  “怎么不在房里休息?”秦方靖蹙着眉,温柔的唇线不自觉地紧绷成凛冽的弧度,“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我了?”
  他的声音克制隐忍,但掩饰不了动人的本色。
  “我听家人说,我们是夫妻关系,但真的想不起来了,对不起。”
  她的态度很平淡,道歉只是下意识的言语。
  秦方靖眼底闪过怔忪,他沉默片时,再开口时语气也变得礼貌:“该道歉的是我。你出事那天我在加拿大,气候原因所有航班都被取消,回来晚了。”
  奚温伶并不能确定他说的究竟是真相还是借口。
  ……她应该信任他吗?
  “秦总,老大现在挺好的,医生都说她恢复能力惊人。那个,你们慢慢聊,老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待陈渺挤眉弄眼一番,奚温伶与那个男人直直地对上视线。
  只是这一眼,忽然就让她有种克制不住的兴奋感。
  ……真是要了命,大概自己天生就钟爱这一款。
  她莫名地心头发烫,依稀有相当熟悉的感觉,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们曾经如何相识相恋的过程。
  甚至不记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眼下是春风怡人的时刻,外头似薄暮的光为他镀上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