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嫁个金龟婿》作者:假面的盛宴

kadiya 上傳於:2018-05-22  大小:81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嫁个金龟婿
作者:假面的盛宴

文案

别人二十岁,正是享受青春年华。
而余纨纨却是,相亲、结婚、生孩子。
她相了个亲,嫁给那个除了颜以外,什么都很普通的男人。
后来的后来,她才发现她嫁的这个男人似乎有点不一般。

余纨纨:杜先生,我发现自从和你结了婚,运气就变得非常好。
哆啦A梦上了瘾的某人:呃……

当高富帅的隐形富豪,遭遇小市民的女主…呃…一家。嗯,就是个披着童话皮的家庭伦理大戏。→_→,反正作者是这么定义的。

当红作家兼编剧余纨纨有一天发微博吐槽:家里养了一只暗搓搓的哆啦A梦,肿么破?每天都在给我上演‘惊险大片’=o=
粉丝评论:太太,你确定不是在秀恩爱?


高冷呆萌哆啦A梦风投总裁金龟×傻白甜小市民话唠大学生写手编剧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婚恋 甜文

主角:余纨纨,杜甄 ┃ 配角:余艳艳、余爸爸、余妈妈、刘安慧等 ┃ 其它:
==================

第1章


  海大就在本市,每逢周末学校放假,余纨纨都会回家。
  从下午回来,余妈妈林芬女士就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内容无外乎是为了这次相亲,她费了多大的力气。
  从她去跳广场舞时认识对方姨妈,到怎么机缘巧合知道对方有个年轻英俊,还没女友,刚回国不久的外甥,再到她怎么费尽心思打听清楚对方的工作、家庭情况等等。
  也就是所谓的查三代。
  林芬退休前在社区街道办事处工作,对这种事十分擅长。
  这一切,余纨纨都能背下了。
  自从她姐和家人开诚公布说了不婚的打算,她妈就仿佛受了刺激,对付不了她姐,就捡着老实的她欺负。
  明明她才大二,她妈却恨不得将她马上嫁出去,最好今年嫁,明年生孩子,也好满足她一直想抱外孙的愿望。
  问题是她还是学生,还要两年才毕业。
  “你脸长得嫩,要往成熟打扮,小杜比你大,又刚从国外回来。我听她姨妈说家里希望他早点结婚,所以你不能让别人觉得你小了。”
  见余纨纨站在衣柜前不动,林芬越过她在衣柜里挑选了一下,扯出两件衣裳扔给她。
  余纨纨只能苦着脸脱掉小熊宝宝睡衣,开始换衣服。
  穿好后,她还没动,林芬已经将她拉到面前。
  少女正是青春正好的时候,白皙的皮肤,一头清汤挂面的黑长直,怎么看都是个乖乖女。
  事实上余纨纨也确实是个乖乖女,打小就乖巧懂事,和余家大女儿余艳艳比起,不知要让林芬省了多少心。
  所以在搞不定大女儿后,她转头就将目标瞄准了余纨纨,也是心知吃定了小女儿。
  这不是就是吃定了,不然哪个二十岁的女孩子会听家人的去相亲。
  相亲!
  只要一想到这个,余纨纨就有一种想捂脸的冲动。她那几个室友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笑死她的!
  林芬拉着女儿来回看着,点点头:“不错,我家纨纨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余纨纨的嘴角扯出一个弧度,笑得勉强。
  “就这头发不行!不是我说你,哪个女孩子不爱打扮自己,你瞧刘家的安慧,今天烫个卷,明天拉个直,三天两头换颜色,也就你一直顶着这老土的发型。”
  “不是你说染发剂致癌,不准我学刘家安慧折腾头发,怎么现在又说我不学她。”余纨纨委屈说。
  林芬有些尴尬:“偶尔染一次两次也是可以的呀,那安慧是太折腾了,你瞧瞧街坊邻居里谁不说她。”
  她看了看旁边床头柜上的闹钟,说:“时间还早,妈带你去做个头发。”
  “还是不要了呀。”余纨纨一看她妈的架势就怕。
  “快走,别耽误时间。”
  *
  林芬似乎十分满意‘小杜’,下楼的时候,还不停和余纨纨说他。
  “我跟你说,妈可打听过了,小杜家有两套房子,一套就在我们这个区,是小杜的爸妈住。另一套刚买没多久,在新区,说是专门等儿子回来结婚用。新区那地方位置虽然差了些,但现在房价高成这样,妈也没什么可挑的。”
  余纨纨心里叹了口气,觉得在她妈的摧残下,自己越来越不像是个少女了。
  明明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都是肆意挥洒青春的时候,她为什么要提前进入‘待嫁期’,每天耳边都是房子、婆媳、夫妻相处之类的破事。
  要知道,她连恋爱都还没谈过!
  “哟,这是林芬。怎么,你家艳艳要嫁人了?听你说什么结婚房子的。”
  说话的人是二楼的住户,也就是安慧的妈妈王美琴。
  她烫着一头小卷儿,挺白净的,就是好像割过双眼皮的眼角有些下耷。
  林芬一见她,就像护鸡崽的母鸡似的警惕起来。
  她若无其事地问女儿:“我说了?纨纨,妈刚才说这话了?”
  余纨纨又想捂脸。
  可也知道今天要是不帮她妈圆了这个场,她肯定完了。她低着头,小声说:“妈你刚才说了,你忘了?你不是说小叔家城城哥谈女朋友的事?”
  林芬在心里给女儿点了个赞,笑着对王美琴说:“你听错了,是我那小叔子家儿子的事,不是艳艳。”
  王美琴撇了撇嘴,悻悻的:“不是我说,你家艳艳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想着我家佑承?”
  林芬的脸色当即不好了,冷笑:“就你家佑承?赚的还没我家艳艳多。想他?王美琴,你就不怕你那好儿媳妇听见?”
  一提儿媳妇,王美琴脸色也不好了。
  转身关上铁栅栏防盗门,发出哐当一声巨响,震得门框子上的飘下许多灰尘。
  一楼有人喊:“安慧妈妈,你家关门能不能小点声的呀,墙都快被你震塌了呀。你以为你住的是新楼,哪能这么办事,真是的。”
  是一楼的住户,周家的儿媳妇。
  弄堂里的老房子就这样,隔音差,环境也不好,楼上动静稍微大些,楼下感觉像地震。
  林芬哼了一声,得意地拉着女儿下楼了。
  *
  从楼门洞出来,一直到弄堂口,林芬和纨纨念叨了一路刘家的事。
  从当年刘佑承和余艳艳谈恋爱的事说起,说到刘家干得不是人的破事,害得余艳艳今年三十有二,至今别说嫁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甚至连余艳艳不婚的打算,都被林芬迁怒上了刘家,觉得都是刘佑承和女儿分手后,余艳艳才对男人失望透顶。
  自然也少不了平时她和王美琴一些小矛盾。
  总而言之,这两人就是前世仇敌,今世的冤家。
  不过都是平头老百姓,也没有到血仇的地步。再加上多年的老邻居,两家楼上楼下住着,余建国又和刘爸爸关系不错,多少顾忌着几分情面。
  平时见了面,两人还是会说上一两句话,不过若是说恼了吵起来,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我告诉你,小杜的事,你可千万不能在外面说,这刘家的老太婆一直想给安慧找个金龟婿,小杜这只真金龟可不能被她们母女俩给抢了。”
  “妈,我天天上学,哪有空去说这些。”
  其实余纨纨想说,她巴不得让刘安慧抢走才好。
  金龟金龟,都什么时代了,哪有什么金龟!也就这群老太太喜欢这种词。
  说话间,母女两人到了弄堂口的理发店。⑨本⑨作⑨品⑨由⑨思⑨兔⑨在⑨線⑨閱⑨讀⑨網⑨友⑨整⑨理⑨上⑨傳⑨
  理发店不大,也就十来平的样子,但生意却不差,附近一些的阿姨们都爱来这家店做头发。
  便宜、实惠,最重要的是老板是个帅哥,嘴巴会说,哄得阿姨们都十分高兴,自然愿意来捧场喽。
  林芬头上的小卷儿,就是在这儿烫的。
  所以余纨纨挺排斥来这里,要是给她烫成她妈那样,她真是没脸见人了。
  可根本没给她反抗的机会,她就已经被人按坐在理发椅上,帅哥老板在她头上捣鼓了起来。
  ……
  四个小时候后,余纨纨看见镜子里的人,有些惊讶。
  她是有些婴儿肥的,脸颊肉嘟嘟的,但因为气色好,皮肤也好,所以不会让人感觉胖,只会觉得恰到好处。
  柔软温顺的眉毛下,是一双大大的眼睛,微微翘起的鼻头,让少女多了几分可爱。
  本身平淡无奇的黑直长,变成了一头带着慵懒味道的卷发,浅栗色的暖调,让少女皮肤更显晶莹剔透之余,又多了几分成熟小女人的味道。
  真好看!
  连余纨纨都忍不住感叹着,至于那因为坐太久而显得僵硬的腰背,自然让她扔到九霄云外了。
  “老板手艺好!”
  博得母女一致认同的老板,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可在面对林芬拿出和菜贩杀价的架势,心里嚎叫不已,还得笑着不能得罪客人。
  等母女二人走后,老板才喃喃了一句,吝啬的海市人!
  *
  因为约在什么地方见面,当晚余家又引发了一场小纷争。
  那小杜的姨妈对选在什么地方见面,似乎并不上心,只说一切都看女方,随便哪里都可以。
  就因为这一句话,林芬快愁死了。
  海市的人都爱体面,林芬尤其爱面子。
  按海市人的规矩,谁是东道主,谁付账。
  当然也有AA制的,可第一次见面,哪好和对方说起这个,所以余家要做好自己做东的准备。
  可余家的条件算不得好,余建国和林芬两人的退休金加起来也才七千多块,海市的消费又高,每月几乎没什么剩余。
  而这头一次相亲见面,选在什么地方也至关重要。
  至少林芬认为重要。
  她觉得自家条件不如男方家,所以绝不能露了短,这样才能给对方好印象。可余建国却认为,做出来的面子不长久,还不如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为此,老两口还争了几句。
  最终以余建国拎着棋盘出去下棋为告终。
  林芬则扭头拿出老花镜研究起来,最后将见面的位置定在南京西路的一家做本帮菜的饭店。
  第二天下午五点半,母女二人打扮好,就出门了。
  从弄堂出来这一路上,少不了碰见熟人。
  见母女二人打扮体面,问她们这是去哪儿,林芬推说去逛商场。
  她像一个守着宝贝的小孩,保守着这个小秘密,并没有发现早就有人给她露了底儿。
  而就在她们离开这条弄堂后,也有一对母女出了门。
  ……
  “这蔡阿姨也真是的,打电话也不接,也不把小杜的电话给一个,人到底是来了还是没来呀?”
  包厢里,林芬不停地拿出手机翻看着。想再拨一次,却又怕会失礼,可心里又实在焦急。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