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喂你一颗糖》作者:西方经济学

kadiya 上傳於:2018-05-22  大小:45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喂你一颗糖》作者:西方经济学
文案

安城一中的骆瑭,长得阳光白净,少年感十足,但却是个性格高冷战斗力爆表的校霸王。
为了打压骆瑭,其他学校的不良少年给他取了个很娘的绰号叫糖糖。
这个名字也成功地成为了骆瑭的雷区,谁叫炸谁。
但据某位同学爆料,她亲耳听到一个女生不怕死地叫了骆瑭一声糖糖,而骆瑭非但没炸,反而摇着尾巴过去了。

同学A:摇着尾巴?你以为骆瑭是小狗吗?
同学B:就是小狗,还是巨型犬中的柔顺犬,像……金毛!
韦如夏OS:他才不是金毛,他是小狼狗,超凶der!

温和淡定佛系小野猫X高冷苏宠小狼狗
一句话文案:不是他糖糖不够甜!是除了韦如夏外,没人有资格尝!

1.甜文,1VS1,HE
2.作者逻辑废,常识渣,全篇无脑甜,不喜欢,请点叉。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甜文

主角:韦如夏、骆瑭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校园、甜宠苏
=================
第1章
  八月的安城,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宽阔的柏油马路,被太阳晒了一天,穿着鞋子站在上面都有些烫脚。
  韦如夏站在车前,一件一件地接过车上奶奶递过来的行李,行李递过来时,夹杂着一丝车内的凉气,让她好受了一点。
  南方的夏季,真是难熬。
  “缺了什么东西就跟我说,奶奶再给你买。”将最后一件行李搬下来,李夙和温柔地说了一句。
  虽然有韦如夏这个孙女,李夙和打扮得却不像是当奶奶的年纪,奶白色的雪纺蝴蝶结领衬衫,浅色阔腿裤,珍珠白矮跟凉鞋。
  她五官是能看得出老态的,但也能看得出年轻时的风华。中长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虽已白了大半,却更显气质。
  “知道了,谢谢奶奶。”混合着夏日的热浪和聒噪的蝉鸣,韦如夏顺从地回答道。
  她们现在正站在一栋三层带院的独栋别墅前,李夙和的车就停在别墅门口。别墅院子里种着各色的花草,在经历了一天的暴晒后,都打了蔫儿。
  在院子里面,别墅的大门紧紧地关闭着,里面的人仿佛不知道有人来,又仿佛是将人拒之门外。
  将车门关上,李夙和看了一眼韦如夏,心疼道:“热坏了吧?走,咱们快回家。”
  韦如夏是从最北方的冬镇搬过来的,北方没有南方那么潮热,只是这么一会儿,她的脸就热得红透了,耳边的汗水沾湿了一绺头发,弯曲成一个乖顺的形状。
  韦如夏是在北方长大的,但皮肤白里透红,水嫩嫩得像是南方姑娘,这点遗传了她的父亲。
  皮肤随了父亲,长相却是典型的北方女生长相,随了她的母亲。她五官深邃立体,鼻梁高挺,眉宇间带着些英气。不过十六岁的年纪,身高已经有一米七。
  随手拿了两件行李,韦如夏笑了笑说:“嗯,有点。”
  李夙和开了门,走进去后,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韦如夏,慈祥道:“进来呀。”
  “哦,好。”韦如夏微抿着唇,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韦如夏就感受到了房间内的冷气,身上的燥热被驱散,韦如夏抬眼打量了起来。
  别墅一楼的面积很大,进门即是客厅,客厅连通着正门和后门。正中央是通往二楼的旋转扶梯,扶梯左侧是厨房餐厅,右侧是客厅的待客区。待客区连接着大大的落地窗,午后的斜阳透过玻璃照了进来,铺洒在摆放整齐的桌椅上,看上去干净明亮。
  韦如夏不懂得装修风格,但她看着这个家,觉得挺好看的。客厅内的摆设,包括吊灯桌椅,都有种古朴感,能感觉得到主人的斯文和儒雅。
  李夙和进门后就走到了扶梯前,仰头冲着二楼方向的某个房间喊了一声。
  “子善。”
  喊了两声没有动静,李夙和走进厨房倒了杯果汁,端出来递给韦如夏说:“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看看。”
  接过果汁,韦如夏应了一声说:“好。”
  李夙和看着韦如夏笑了笑,然后边叫着名字边上了二楼。
  韦如夏性子里还是有些北方人的随遇而安的,见李夙和上了楼,她就势坐在了沙发上,边喝着果汁边观察着客厅。
  房间内冷气十足,呼呼得凉风缓缓吹过,像冬镇夏日的夜晚,平添了一份亲切感。
  她并未观察多久,二楼就渐渐传来了争吵声,且声音越来越大。
  “我为什么要和她生活在一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他声音低沉,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怒火。
  “你小点声。”李夙和小声叮嘱,后劝解道:“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女儿?我什么时候想要过她?而她为什么又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舌尖上抵着的柔软的果粒,被韦如夏轻轻一咬,橙子酸甜的味道弥漫在她的味蕾上。她又喝了一口,用舌尖重新挑出一粒果粒,看向了落地窗外的天空。
  他说的都对,他也确实挺无辜的。
  可他无辜归无辜,她又是真实存在的。事情已经发生,且根本无法挽回,也就只能这样了。
  韦如夏将果汁含在嘴里,尝着果汁的酸甜,心想: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一会儿,李夙和似乎意识到争吵声被韦如夏听到不妥,而她暂时又没放弃说服自己儿子的想法。她没有同韦子善继续争吵,从书房走下来,将车钥匙递给看向她的韦如夏,柔声道。
  “宝宝,车上还有两件行李,你去帮奶奶拿一下好不好?”
  “好。”韦如夏将果汁咽下,放下杯子后,接过了李夙和手中的钥匙,利利索索地出了门。
  甫一出门,酷夏的热浪将她包裹,驱散了韦如夏身上的寒凉,她竟觉得有些舒服。
  韦如夏出了院子门,按了车钥匙的开门键,门口停着的黑色凯迪拉克灯光一闪。她手放在门把手上,顺势将车门拉开了。
  在她拉开车门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连贯的狗叫声。
  狗叫声由远及近,韦如夏松开车门,转头定睛一看,一条足足有半人高的大狼狗正冲着她面目狰狞地跑了过来。
  这是一条德国牧羊犬,身材健硕,毛发油亮,高高竖起的耳朵大而尖,看上去十分可怕。
  而韦如夏却没有感到害怕,在大狗即将跑到她身边时,韦如夏一笑,单膝屈下,蹲在了地上。
  她舌头贴着上颚,发出“且且”地唤狗声。大狼狗听到唤狗声,喉间溢出一丝乖巧的“嗷”声后,就势停在她的面前,原本奔跑时被风吹得有些狰狞的脸,停下来后变得帅气非凡。
  韦如夏笑得更开心了,她伸手摸着狼狗的脑袋,眼角弯弯,夸奖道:“好乖。”
  德牧的毛发很粗硬,不柔软,但很顺滑,韦如夏摸了两下,德牧竟十分乖巧地被她摸着,红红的舌头吐在外面发汗,最后索性蹲在了韦如夏面前。
  奶奶让她出来拿行李的本意,就是让她回避一下,她闲着无聊,倒不如在这里逗逗狗玩儿。
  韦如夏不害怕这种大型犬,冬镇上有很多这种大狗,看着挺可怕,其实十分亲近人。
  “阿芒。”
  大狼狗刚一蹲下,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清亮的少年音,还伴随着细密的滚轮声。
  听到这声喊,大狼狗猛一转身,撒丫子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狂奔而去。
  韦如夏站起来,视线随着大狼狗奔跑的背影看了过去。
  声音是一个滑着滑板的少年发出的,他穿着白t戴着黑色的棒球帽,在唤了阿芒后,仍然朝着韦如夏的方向滑过来。
  夏日的午后,阳光倾斜,照透了小区内的梧桐树,斑驳的光影打在少年颀长的身上,仿佛是漫画中的场景一般。
  少年身材修长,身姿矫健,不一会儿滑到隔壁那栋别墅门前停下了。他前脚落地,后脚踏住滑板,轻轻一踩,滑板一角挑起,少年就势抓住,将它拎在了手里。░思░兔░在░線░閱░讀░
  在少年拿住滑板后,阿芒就跑到他跟前摇尾巴。少年伸手放在它的头顶揉了两下,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它的毛发间白得透亮。
  他微低着头,棒球帽的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韦如夏看不到他的全脸,只能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和因为皮肤白皙而衬得十分红润的双唇。
  察觉到旁边高个女生的视线,骆瑭也并未在意,他伸出手指准备开指纹锁回家,在锁开的一刹那,高个女生突然说了一句。
  “这是你的狗吗?它好乖啊。”
  少女的声音清透干脆,像是冰块被打碎的声音。
  骆瑭回想着刚刚阿芒在她手下被摸头的模样,眸色一沉,抬头看了女生一眼,语气冷淡。
  “它不乖,很凶。”
  骆瑭一抬头,韦如夏就看清楚了他的全脸。
  南方的少年,长得果然清秀好看,而他似乎比普通的南方少年,更阳光清爽一些。
  棱角分明的脸型,光洁的额头,浓黑的长眉,双眼皮下,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一眼望不到底。
  对于他的这个回答,韦如夏似乎不以为意,她视线微垂,冲着蹲在骆瑭身边的阿芒招了招手。
  “阿芒。”
  阿芒听到韦如夏的召唤,起身摇着尾巴,颠颠地走到了韦如夏身边。
  韦如夏伸手揉了揉阿芒的头,冲骆瑭一笑,道。
  “你看,这不是挺乖的嘛。”
  少女笑得眼角弯弯,骆瑭垂眸看着摇尾巴的阿芒,突然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啊?”不知道话题怎么岔到了这里,韦如夏跟上他的思路,回答道:“韦如夏。”
  听了她的回答,骆瑭眼睫微眨,语气淡淡地叫了一声。
  “韦如夏。”
  清朗的少年音,如山涧的清泉,一下滴在石板上,干净清爽。
  “啊?”韦如夏不明白对方想干什么,她莫名其妙地一笑,问道:“干嘛?”
  骆瑭的双眸,像是漆黑的夜空,仿佛看一眼就能被吸进去。他没有回答韦如夏的话,只是神色平静地说了一句。
  “你过来。”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图,韦如夏起身走到了骆瑭身边,她疑惑地抬头,看着面前这个比她高了半头的少年,问道:“到底要干什……”
  韦如夏的话还未说完,只觉得头顶上添了一股力,她蓦然一愣,抬头看着她面前的眉眼如画的少年。
  骆瑭修长的手指碰触着少女柔软的头发,轻揉了两下后,他神色不变地将手收回,沉声道。
  “那你也挺乖的。”


第2章
  在韦如夏回神时,骆瑭已经将手收了回去。发间还残留着少年指尖的温度,竟比午后的烈日还要热一些。
  他问自己的名字,只是为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