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过气将军宠妻记》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iceywind 上傳於:2018-05-24  大小:95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第1章 捡了个女人

夏季的天气还是比较严热的,在这个叫前溪村的小地方,周围靠着大山,山上还有悬崖峭壁,到处树木林立,鸟叫声不绝,各种野生的动物在深山老林里游蹿。

之所以叫前溪村,是因为这个村子前面就有好几条小溪,都是从周围几座大山里流下来的,都是天然的山泉水。

这一天中午,林山带着村里的壮丁们一起进山打猎,顺便看看之前挖的陷阱有没有套住猎物。

他们这也是没有办法,夏天最不适合打猎了,树林里什么毒虫猛兽都有,万一一个不小心被毒蛇咬了,救治不当的话就死翘翘了!

村里的壮丁基本上都来了,最近朝廷要招一批壮丁修大坝,南面大河的堤坝被洪水冲垮了,人手不够,只好到周围各个城镇征集壮丁。

现在这个暑天哪有人愿意当苦力,据说那边的洪水还没有消退,工程那么大,被抓当壮丁,运气好的能活着回来,要是运起不好的,极有可能会死在那里。

但是朝廷有令,每家每户出一个壮丁,有不愿意出的,可拿出十两银子抵消。

可这么多钱村中没有几户能够拿出来的,大家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年到头就指望着地里的那点收成。

今年的庄稼被淹了,收成比年还要低两成,村里有些人就附近的镇子上找些短工,勉强能糊口。

林山打猎的本事大,所以他带着村里的壮丁一起到村子后面山上打猎,想着多打些猎物,到镇上的酒楼里换些钱,帮助村里一些穷苦人家免这项徭役。

林山带着村里所有的壮丁,大概四十几个人,穿梭在山林中,今日已经走了好远了,只打了两头野猪,和几十只野山鸡野兔什么的,这些动物都猴精猴精的,要想抓住它们,没那么容易。

一行人已经走了很远,手头上的这些猎物根本换不了几个钱,更别提要帮他们交那些徭役钱了。

林山打算带着他们在往山里走走,要是实在发现不了什么的话,那就算了吧,只能明天再来了。

“山哥,那边有个人!”虎子大喝一声,朝着几十步开外的一处低地里指,那里的草地上躺了个人,远远看上好像没了生气,看衣着,还是个女人。

林山的目光朝着虎子指的那个方向望,真的有个女人躺在那,“走,过看看!”

林山带着身后一大帮子人往那个女子的的方向走。

只见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静静的躺在草地上,乌黑的发披散在脸颊周围,发上还插着几只精致的金钗,上面还有几片树叶子,身上着一身浅蓝色的长裙,布料光滑,一看就价值不菲,此刻衣裙上面沾染了血迹,双手散落在。身体两侧,皓腕上还戴着一只通体碧翠的镯子,女人白皙的脸颊上沾了几缕碎发,从额头上流下几道血,便可以猜出这女子定是撞到了脑袋,才流了那么多的血。

整个人给人一种凄凄的美感,看上没了生机。

“哇,好美的女人,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呢。”一个叫狗蛋的壮汉说道。

“瞧瞧她身上穿的衣服,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姐,看她头上戴的金钗,还有手上戴的镯子,一定能换好多钱呢,这女子死了,我们要不就将她身上的衣服首饰扒下来卖了,这样我们的徭役钱就能凑出来了,也不用出来打猎了!到时候好好安葬这位姑娘就是。”另一个汉子说道。

“看着女子长的倒是极美,倒是这么早就死了,怪可怜的!”

林山挤到前面看看,原本听他们说这有个漂亮的女子死了,倒觉得没什么,死了埋了就是,可是当他看清那女子的容貌时,他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

这个女子,是她,差一点就成了他媳妇的女人。

“山哥,这女人要怎么处理啊!”大海在一旁碰了碰林山的胳膊。

林山回过神,忙走到那女子身旁,用手指探了探这女子的鼻息,发现还有气。

“她还没死。”林山低沉的嗓音响起,声音中带着一丝喜悦,微不可查。

随即道,“大海,你和狗蛋两人赶快跑回,狗蛋村头找白郎中,他要是不在家,你就他的药田看看,一准在那。大海,让你娘和你妹妹提前准备准备,让这姑娘先安置在你家,免得别人说闲话。”

“哎,我这就。”大海和狗蛋两人赶紧跑回,他们都是纯朴的山民,这种救人一命的事情,万万耽误不得。

“山哥,那这女子身上的首饰,我们……”其中一个汉子说道。

林山眉头一皱,“救人要紧。”

那人悻悻的闭了嘴。

林山扶着那女子的身子,注意不触碰她的伤口,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来,往村子的方向赶。

顾千月的头靠在林山的胸膛上,眼睛紧闭着,睫毛偶尔颤唞一下,看上还有一线生机。

后面有几个汉子跟着回,剩下的。人这是收拾收拾猎物,一起带回。

……

怀中抱着顾千月,林山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这才不到三年的功夫,怎么见她就成了这副模样。

犹记得当年的情形,他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号令千军万马,那时在军营,他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在他的营帐里,他正看着一本兵书。

有士兵来报,说是顾家小姐来找他。

当时的他很纳闷顾千月怎么会来找他,同时心里还有点喜悦,背对着门口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顾千月进来之后直接跪在地上,清脆婉转的声音响起,“林将军,民女是顾千月,民女冒昧前来实在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将军商量。”

林山没有转身,一只手扶着桌案,道,“顾小姐不必多礼,有话不妨直说。”

顾千月微垂着头,白皙的脖颈露出来,面前只能看到林山的背影,高大伟岸,一双金丝绣的靴子分外惹眼。

来之前早已经准备好要说什么了,顾千月道,“林将军,还请您取消我们俩的婚事吧,民女已经有未婚夫了,是民女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为民女定下的婚事,民女和未婚夫两情相悦,还请林将军高抬贵手。”

林山握紧了手中的一卷书,眼神有些波动,道,“顾小姐,你是认定了你的未婚夫吗?”

林山问道,凭他现在的地位和权势,区区一个顾家小姐,只要他一声令下,顾千月就会是他的妻子,什么未婚夫,见鬼吧!

顾千月跪在地上握紧了手中的一方帕子,坚定而决绝的说到,“是,民女此生非他不嫁。”

林山深吸了口气,“也罢,你若不愿,婚事取消了便是,本将也不是那种破坏人家姻缘的人,这婚事是本将外公提的,顾小姐不必放在心上,本将会和他说的。”

她既不愿,他也不想强求。

顾千月大喜,嘴角露出开心的笑容,但还是控制住内心的喜悦,向林山道谢,“多谢林将军成全。”

“嗯”林山轻应了声。

“民女告退。”

……%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林山抱着怀中的顾千月,一路奔跑着,不敢停歇,用了个把时辰的工夫就跑到了村口,身后的人早已被他甩远了。

望着昏迷不醒的顾千月,林山喊到,“顾千月,你挺住,不要死!”

“顾千月,你听到了没有,坚持住!就快到了!”

一路跑到住在村头的李大海家,李大海提前和他娘王氏还有妹妹李小环说好,三个人出来迎接了一下,周围还有看热闹的村民,见林山抱着一个衣着华丽,长的极美的女人进了李大海家,都跟进看热闹。

“哎呀,大山,这姑娘伤的真重啊!”李大海的母亲王氏看着浑身沾着鲜血的顾千月可怜道。

“快,将这个姑娘放在床上。”王氏招呼。

李大海的妹妹李小环打来一盆水,沾湿了帕子给顾千月擦了擦脸颊上手上的血迹,摸着顾千月那光滑的皮肤,李小环感觉像是在摸绸缎一样,不舍得放手。

顾千月的手指微动了一下,证明她还活着。

“大山,你这是从哪抱来一个美娇娘啊?”门口一个看热闹的人调笑道。

“牛叔,这女子是我们打猎的时候在后山发现的,应该是跌落山崖摔伤了。”林山被调侃,也没恼,耐心的解释道。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叱诧风云的大将军了,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家汉子,只因为他小的时候母亲带他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母亲生病了,就葬在这里,他选择归隐这里就是为了怀念母亲,前溪村给他一种亲切感。

“看那姑娘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值不少钱吧!”门口一个看热闹的大娘朝屋子里面瞅到。

“是啊,我们家要是能有她的一个钗子,我儿子也不用服徭役了。”另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娘瞅见顾千月身上穿的戴的两眼放光。

☆、第2章 醒来

狗蛋了村后的药田里将村里的白郎中背了过来,白郎中年纪大了,快七十岁了,走路不太方便,狗蛋只好将人背回来了。

白郎中身后还背着药篓,从人群中挤进来,放下药篓,给这位姑娘诊脉。

探了探脉,又看了看头上的伤口,深深地叹了口气。

“白老头,这姑娘咋样,还有救吗?”王大娘站在床边问道,看白老头叹气的样子,这姑娘情况不大妙啊。

“这姑娘磕到了头,这头疾最是难治,老头我医术有限,这姑娘的病情不好说啊。我先开几副活血化瘀的药,煎了给她服用,能不能醒就只能看她的造化了!”白郎中摸着自己的胡须,可怜的说到。

“那什么,白叔,我跟你拿药,那个药钱,这姑娘身上有些首饰,我们镇上的当铺当了回来给你药钱。”林山说道。

林山取了顾千月头上的一个钗子,跟着白郎中回了。

前溪村的村长听到消息也过来看热闹,这几天正被上面征收徭役的事情发愁,他家有三个儿子,让哪个儿子他都舍不得,但是要拿出十两银子,他家一时半会也凑不出这么多钱,这村里有人告诉他说林山他们在打猎的时候捡了个女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