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小宫女的帝后之路》作者:米饭家族

豆浆不加糖 上傳於:2018-05-30  大小:65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小宫女的帝后之路》作者:米饭家族

文案:
上一世
后宫众人:那个出身乡野压在天下贵女头上独宠后宫三十年的皇贵妃死了!(满宫欢庆)
太医:陛下思恋贵妃过度,吐血身亡了!
皇帝:这一生,都是你在照顾保护我。如有下一世,换我来护你。
本文又名《殿下他是重生的》

PS:女主穿越,男主重生。
男主重生后前期是皇子,后面才会登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重生
主角:刘珍儿 ┃ 配角:赵永泽 ┃ 其它:宫女,皇后,1v1,重生



第1章 危机
  “珍姐姐,珍姐姐,你快醒醒!”一个小宫女的声音十分急切,却也压得很低,像是害怕惊动了什么。
  睡得不沉的刘珍儿一下子就惊醒了,向周围看了看,确定声音来自门外。
  刘珍儿见同屋的画眉还没醒,便披了一件外衣,放轻步子走到门边往外看了一眼。
  借着月光,刘珍儿看清了外面只有一个比她大了一两岁,大概十来岁的宫女,对她没有太大的威胁,这才半开了门,审视这这个有些眼熟的小宫女问道:“这么晚了,摸到慈安宫来找我什么事?”
  “春叶姐姐被抓走了!你快去救救她吧!”小宫女的声音有些发颤,像是焦急,又像是害怕。
  春叶出事了?!刘珍儿心中一惊,将要出去,又扶着门冷静了下来:“她被谁抓走了?什么时候抓走了?又是为了什么被抓的?”
  “现在那还有功夫说那些,我们先过去救她吧,我怕晚了来不及了!”小宫女说着就来拉刘珍儿的手。
  刘珍儿此时越发冷静了,她紧握着门框没有动,镇定的看着这个小宫女道:“你不要动手动脚,最好说清楚,不然我要叫人了。”
  “你怎么这么冷血?春叶被抓了!”小宫女一下没有拉动刘珍儿,终究不敢再用强,这里毕竟是慈安宫,要是叫了人来,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刘珍儿的眼神越发的冷了,她已经记起这个小宫女是什么人了,是怜莹的狗腿子!不过想着春叶的安危,她最终决定继续周旋:“我又不认识你,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你进慈安宫攀了高枝,是不认识我们。”小宫女听了刘珍儿的话脸色扭曲了一瞬,又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坠子:“这个你总认识吧?”
  十五的月光,把面前的这个坠子照的丝毫毕现,刘珍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坠子是春叶她娘给她的,她从来没有离过身,可见春叶真的出问题了!
  该怎么办?刘珍儿心思急转如电,春叶在宫里也无依无靠,她要不救,春叶就真的完了;可怜莹明显也记恨她,万一这是一个针对她的局呢?
  春叶是一定要救得,刘珍儿想着春叶省着自己的口粮帮她撑过重病的事,下定了决心。
  乘其不备,一个猛扑,死死的掐着小宫女的脖子,将她扑倒在地:“说,春叶现在怎么了?!”
  小宫女奋力挣扎,双手拼命的抠刘珍儿的手,奈何刘珍儿掐的死紧。
  她很可能会死在这里!小宫女挣扎不脱,看着刘珍儿狠厉的眼神,终于露出了恐惧。
  刘珍儿见威吓的目的已经达到,从小宫女的头上抽出了簪子,抵在她的脖子上,才稍稍松了手:“说!”
  “……咳咳,咳咳,你敢掐我!”小宫女一阵狠咳之后,又是痛恨又是惧怕的看着刘珍儿。
  刘珍儿把簪子用力一戳:“我不想听废话。”
  “啊……,我,我说!”脖子上的剧痛终于让恐惧战胜了她的理智:“是御马监的监丞抓走了她!”
  御马监的监丞是个虐待癖,刘珍儿一发现这个事情,就叮嘱过春叶要绕着御马监太监走,怎么可能会犯到那群死太监手上?
  “说,春叶什么时候被抓的?抓到哪里去了?吊坠为什么又在你手上?”刘珍儿想着春叶可能遭受的对待,心里又痛又恨,声音却越发冰冷。
  小宫女对着刘珍儿像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终于崩溃了:“是,是入夜的时候抓的,抓到了冷宫,这吊坠是怜莹给我的,跟我没关系啊……”
  果然是怜莹!刘珍儿心里恨极,却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出春叶:“回去告诉你主子,最好祈祷春叶没事儿,否则我刘珍儿跟她不死不休!”
  小宫女自觉捡回一条命,还来不及庆幸,又被刘珍儿的狠话吓到了,连忙不迭的跑了出去,心想这刘珍儿就是个疯子,以后还是不要来慈安宫了。
  另一边,刘珍儿心中焦急,却没有慌乱,她知道自己也是个才入宫一年的小宫女,匆忙去救,只会把自己搭进去,急是没用的。
  这后宫比的就是权势,她没有权势让御马监太监放人,就只能扯虎皮做大旗了,越是危机的时候,刘珍儿的头脑越冷静,她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转身回房,快速的换好衣裳,将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最后想了想,将盒子里那朵精致的玫红宫花插在发髻里,才拿起了灯笼起身往外走。
  九月的夜晚有些凉,月光照着宫墙御树,在小径上留下一团团张牙舞爪的影子,衬得通往冷宫的路越发幽静。
  冷宫因为流传在小宫女间各种荒诞恐怖的故事,已经变得十分荒凉,夜晚又把这份荒凉染成了幽深,普通人是不敢入内的,但刘珍儿例外,虽然经历过穿越,但她仍旧不相信那些荒诞不经的鬼怪故事。
  鬼从来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比如外表娇俏内里恶毒的怜莹,比如御马监那些阴险变态的太监。
  不要怕,你怕了,你和春叶就都完了!刘珍儿给自己鼓足了劲后,就抬手敲响了冷宫的大门。
  “乖乖的从了爷爷多好,你还要躲,躲得了吗你?”马监丞的手顺着春叶的喉咙往下。
  脖子像是被一条阴冷的蛇爬过一样,春叶一下子就叫了出来:“啊!”
  “这里是冷宫,你就是叫破了喉咙都没人敢来,你尽情的叫吧。”马太监阴笑道,他最喜欢的就是鲜嫩的女子绝望的声音和表情,所以他从来不堵那些女子的嘴。
  是的,这是冷宫,没人会来的,春叶挣扎不了,眼里渐渐绝望。
  “咚咚、咚咚。”铜环敲响的声音非同一般,屋内很快就听见了。
  春叶的眼神一下子就活了,满脸希翼的盯着门口。
  “是谁?”马太监怀疑的眼神立马落在了屋内的几个小太监身上。
  马太监不会想到有人来救春叶,他只能想到这里有谁想搞垮他,把这个事情捅给了司礼监。
  其他小太监纷纷摇头:“我对马爷爷忠心耿耿,万不敢泄露这事儿。”
  “先把她嘴堵起来,人拖进去!”马太监现在没时间深究,只挥了挥手。
  春叶当即反抗:“救命……”
  春叶嘴刚刚被堵住,刘珍儿就提着着灯笼走了进来。她刚才敲门,只是想给个威慑和提醒,免得这些人心慌意乱之下,直接对她动手,可不是想让这些人真的把春叶藏了起来。=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马公公安好。”刘珍儿像是没看到大殿里的情形,只是按照马太监的品级,不紧不慢地给他行了一个礼。
  刘珍儿出现的时机太诡异了,表情也太镇定了。即使她只穿着小宫女的服侍,马太监也不敢轻视。
  “你是?”马太监瞟了一眼刘珍儿灯笼上的‘慈安’两个字,又看了看她头上的宫花,拿出了平时和蔼的声音问道。
  刘珍儿直起身,不紧不慢道:“奴婢只是慈安宫的一个平常小宫女,马公公不用在意。”
  “那你跑到冷宫来是何事?”
  马太监冷哼了一声,他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此时已经品出不对了。真是有人搞他,现在早就把他拿下了,哪里还会让这个小宫女跟他磨磨唧唧?不过这个小宫女头上戴着的宫花不一般,很可能是慈安宫的太后所赐,摸不清这宫女在慈安宫的分量,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怜莹姐告诉我,公公抓了我的好姐妹,我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亲自过来求公公放人了。”刘珍儿口里说着‘求’,脸上却还笑了一下,只是这笑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清冷,让人有些发憷。
  “怜莹告诉你的?”马公公语气阴森,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阴谋诡计。
  明明是怜莹向他献的小宫女,为什么要把这事透出去,把这个宫女引过来?她是想借他的手杀了这个慈安宫宫女,还是想借这个慈安宫宫女搞垮他?
  聪明的人就喜欢多想,这一瞬间马太监就想了很多:如果这宫女是带了司礼监的太监来会怎样?如果他没有发现这个宫女特殊,直接把她杀了会有什么后果?是不是会入了什么人的圈套?
  “如果不是怜莹通知,我一个小宫女,哪能这么及时的知道公公的秘事?”刘珍儿毫不犹豫的捅了怜莹一刀,相信今夜过后,马太监很乐意去找她麻烦的。
  果然有阴谋!马太监一深想,身上就冒了冷汗,但面上仍旧十分狠厉:“你一个人就想求我放人?”
  “马爷爷,附近没有其他人了。”这时一个小太监从刘珍儿的背后走了出来,向马太监禀报道。原来刚刚马太监还派了人在周围探查。
  刘珍儿心中一紧,面对着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却面色不变,只平静道:“公公势大,我也不想和你结仇,所以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告知司礼监的公公。”
  看着那几个小太监蠢蠢欲动,想要抓她表功,刘珍儿才又不慌不忙道:“但我也不是没做准备,毕竟后宫之中,小宫女的命太不值钱了,来之前我曾给密友说过,要是我失踪了或是不小心落水了……。”
  “一个小宫女,死了就死了,没有证据,谁还会来找我麻烦不成?”马太监脸色阴鸷,想着这背后可能的阴谋,拿不定注意。可真要这样放了她们,也太没面子了。
  刘珍儿道:“我也没其他筹码,就是赌命,输了唯死而已。但公公您有大好的前程,就看你觉得冒险值不值了。”
  马太监脸色阴沉,周围的小太监也不敢这个时候过去捋虎须,整个冷宫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刘珍儿看着马太监没有说话,她没有权势,现在底牌已经出尽了,接下来就看马太监怎么选了。
  “你真的不怕死?”马太监咬牙问道。
  刘珍儿提起的心陡然安定了下来:“当然怕,但要了我们的命,对公公又没有益处,我相信公公不会让我们这些瓦砾碰了瓷器了。”
  马太监也放松了脸色:“今天晚上的事情……”
  “公公放心,今晚我没有出过慈安宫,春叶也没有出过尚服局。”刘珍儿连忙保证。
  马太监仍不放松:“我要如何相信?”
  “我们没有证据,况且我们也得罪不起公公。”刘珍儿虽然不愿,但这是实话。
  “好,记住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