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的相公是厂花》作者:水墨染

ccav 上傳於:2018-06-11  大小:638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我的相公是厂花》作者:水墨染

文案:
被退了两次婚,苏宓迎来了两朵烂桃花。
一个是对自己图谋不轨的姐夫,一个是心狠手辣的奸臣大宦官,
苏宓斟酌再三,战战兢兢地选了后者。
新婚头一晚,大奸臣擦了擦从刑房里沾染上手的血迹,朝躲在角落的苏宓轻笑一声:“过来。”
苏宓:╥﹏╥...

傲娇伪权阉VS娇媚商户女

看文指南
1.男主假太监,也不住皇宫,有原因,有设定,后续揭开。
2.男主不动声色宠女主,占有欲超强。
3.仿明架空,架的很空哦,剧情皆为男女主感情升华服务~
4.求个收藏啦,谢谢小仙女们。日更每晚,有事会请假。

【小剧场】
路人甲: 听说那厂督形貌昳丽,身姿如玉,可是个难得的美男子啊。
路人乙:那有什么用哦,还不是个阉臣!
苏宓:秦衍,又有人说你是阉臣了!
秦衍:我是与不是,你还不够清楚么。
苏宓:......

内容标签: 打脸 甜文 爽文 复仇虐渣
主角:苏宓(mi)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七月炎暑,火伞高张,大地好似一个沸水腾腾的蒸笼。柳树叶挂着尘土打着卷儿,蝉鸣一声接着一声地在枝头叫嚷,破锣碎鼓的,却掀不起一丝风来。
  江陵城由南至北的官道上,六名青衫灰裤的大院护卫单人各坐着一匹高头青马,围绕正中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车,踏着热浪向北边甘泉山行进。
  马车身四面装裹着的是青靛色的丝绸,促榆木菱格窗牖被一帘深兰色的绉纱遮蔽,由外是丝毫看不透里面光景。
  车前左侧是苏家的老车夫,右侧则坐着一个撑着明黄色油纸伞的翠色衣衫的丫鬟,只见她斜过头,似乎是对着车内说话。
  “夫人,小姐,咱们快到城中了,还有半个时辰便能到灵泉寺了呢。”
  听着车内有人应了一声,春梅才转过了头去。她左手还握着伞柄,便只能抬起右手拭掉了额角沁出的汗,心下不住地感慨了一句,今年的夏日可真真是热的很。
  不同于车外的熏蒸暑气,隔着一道帷裳的马车内却是凉爽了许多,黄花木雕花小桌上的冰盏上置着一整块尚未融化的冰块,冷气嘶嘶可见。
  原本覆着几条软绸的红木座上,还铺了一层光滑的藤席,消减了一些热气。
  纵是如此,车内的二人还是觉得有稍许闷热。
  “宓儿,可是要再喝些水?”虞氏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儿。
  “娘,我不用了。”苏宓笑着说道,她的容貌与对面的虞氏有三分相似,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端的是娇媚无匹。
  裸.露出来的肌肤胜雪,笑起来的时候,一双潋滟桃花眼弯弯,形似月牙,琼鼻樱唇,不点而朱。
  一身淡粉色襦裙,胸脯处的两团红玉鼓囊囊地衬着纤细的腰肢愈加不盈一握,哪怕只是随意靠坐在绸垫上的静态之姿,都好似能勾了人的心魄。
  虞氏看着女儿如花的容貌,心里愈发不是滋味。明明她的宓儿这么好,怎的这婚事就如此的一波三折呢?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在这酷暑日,硬是拉着女儿去甘泉山上的灵泉寺求个姻缘。
  “宓儿,那周世康就是个不识货的,你可别往心里去。”虞氏生怕女儿气坏了身子,拉过苏宓的柔荑温声劝慰。
  说起来这周家也是江陵城与苏家齐名的富贾,几个月前才遣着媒人过来,求着要娶苏家未出阁的二小姐。上个月才定下的亲,谁知几日前突然来给退了。
  这一下苏宓便是连着被退了两次婚,这般折了名声,往后想再找好的怕是难上加难,虞氏怎么能不着急。
  “娘,我才不气呢,嫁不出去我乐得陪娘一辈子。”苏宓娇嗔道,回手捏了捏虞氏手心。
  “说什么昏话!”虞氏睃了她一眼,心里是又暖又心疼。
  “对了,姐姐是明日回江陵么?”
  “是了。”虞氏忖了一下,松开了手,掐指算了算日子,“按着信里写的日子,该是明儿个能到,她身子一向不好,我便让她行车慢一些,可不能受颠簸了。”
  “嗯。”苏宓应了一声,百无聊赖地低头拨弄着桌几上的冰块。
  虞氏看着苏宓仿佛不谙世事的小女儿情态,想了想怕她听不懂,就还是照直了说, “宓儿,其实娴儿信里的意思,想要你嫁与你姊夫。原本你定了亲,我也是当看过就算了,可如今……”
  闻言,苏宓轻触冰盏的手停顿了一下,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不嫁姊夫的。”
  苏娴成婚那日,姊夫李修源穿着喜袍,手上牵着红绸,却盯着站在一边的她由上至下睨了一圈。那赤.裸.裸的眼神带着侵略性,现在想起来都让她感到一阵不适。
  “宓儿,李家在京府也是数一数二的富户,你姐姐又是正房,你若是过去了,以后断不会亏待你。”虞氏便是这么想的,如今小女儿名声不好,嫁出去怕也做不了正妻,还不如索性同娴儿一道,姐妹两也有个照顾。
  “娘,反正我不想嫁。”苏宓依旧没有抬头,她的声音绵软,却是丝毫不让步。
  自小,她嫡亲的只有一个姐姐,上头虽有一个大哥,却是这两年才从二姨娘那过继给虞氏,用以借个嫡系的名头传家业的。
  姐姐性子和善温柔,未出阁时对她的好,她都记得,若是自己当真嫁过去了,不说苏娴以后看着难不难受,她自己都嫌膈应的慌。
  虞氏看了一眼苏宓,张了张口没出声。她这个女儿啊,与大女儿不同,只是表面柔顺,实际上固执的很,惯来的会拿主意。也罢了,反正现下要去灵泉寺先请个香,看看往后的姻缘,万一还有更好的人选,也省了这烦恼。
  闲谈到这,母女二人一时都有些无话,正巧马车突然停住,苏宓的手肘本就撑伏在桌上,这一来便顶上了桌棱,胸口袭来一阵钝痛。
  “春梅,是怎么了?”苏宓轻蹙了蹙眉,素手装作理襟扣的模样轻揉了揉。
  “小姐,我们已到了城中的紫藤街上,前面府衙门口堵着,像是有大官来了。”
  “大官?”苏宓无意识的重复了一句。
  随着马车一点点的挪着向前靠近府衙,车外的嘈杂喧嚣声渐起,苏宓头稍稍倾斜,躲到窗牖的后侧,纤细粉嫩的食指挑开薄薄的纱帘,向外眺去。
  江陵城是交州的主城,因此其府衙也是一派恢弘气势。
  紫藤街前,两座七尺高的石狮斜身相对,矗立在府衙门口。衙门中上悬挂着额扁,上书四字:江陵府署。
  府衙门口,两排衙役拿着水火棍隔出了一片石板地,一直延伸到了正街,大道上留给来往行人马车的是堪堪能过的空档,也难怪前头行进地这般慢。
  那片灰青色的石板地上,背对着苏宓这边的,是一顶蓝呢官轿,枣红色的轿顶,皂色盖帷,宽宽敞敞的好不气派。
  “宓儿,看什么呢?小心着了暑气。”
  “不会的,娘,不过是开了一条细缝罢了。”苏宓回头轻笑了一下,再望过去之时,那轿帘似乎是被左边的小厮掀起,随后,便有男人探出了身。
  轿中的男子弯腰走出,站起时身量颀长,着织金交领蟒袍,腰间悬挂着的青绦白玉牌穗,甫一出来,便有一个随侍在轿门前撑起一把油纸伞,替他遮蔽烈日。
  他宽肩挺秀,步伐不疾不徐,蟒袍轻动之间仿佛带着威压,在府衙门口的一众官员,头压得愈低,好似唯恐动作在不经意之间惹得他不快。
  看起来还真是个大官。◎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收回手,帘子垂下的刹那,那个男人恰好踏上了衙门前的石阶,脸便微微侧过,落入了还未收回视线的苏宓眼里。
  高挺的鼻梁,瘦削的下颚,俊颜精致,如古雕刻画。
  苏宓只看到了一眼,脑海便冒出了这番形容,原来不但是个大官,还是个美男子呢。
  不过她自然是认不出这官阶的,苏家虽在江陵城也是有名的富贾,但那些为官的,骨子里还是瞧不上他们,往来也不多。
  若不然,她那定了娃娃亲的虞家表哥,也不会刚刚中了举人,便亟不可待地来苏家退了亲。
  “春梅,咱们绕路吧。”苏宓朝着车帷前说道。
  也不知这边要堵多久,兴许还得等着这大官议完事出来,那得等到何时,倒不如走窄路。
  “是,小姐。”


第二章
  苏家的一列马车围着六匹鬣马,转道回走,还颇有一些声势,后面有几辆看出了他们的意图,便也有样学样地跟着换了道。
  如此一来,原本拥挤的紫藤街前就突然亮敞了一些,通道也不如之前那么逼仄,路人正巧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借道过去。
  一个穿着褐色粗布衣裳的中年男子边往右看热闹,边往前走着赶上前面的同伴。
  “哎,你等等我,走那么快干甚么?”
  “你懂什么,那个轿子里出来的是谁你知道么?”
  “不知道,谁啊,看着来头不小。”不然他也不会想凑凑热闹。
  前面快步走的人撇过头,低声说道,“呵,我前年在京府无意中见过一次,他就是东厂厂督,秦衍!”
  后面的人一听立马噤了声,赶紧跟上前面,抿着嘴,一句都不敢再多言。
  谁不知道,东厂眼线遍布各州府城,莫说议论几句,便是眼神怠慢了些,那都是能要了命的!
  而此时,那个在百姓口里都不敢多提一句的人,已然到了府署的后堂。
  后堂坐北向南纵深数十尺,单檐青砖,方才撑伞的侍从执着伞,面无表情地站立在门口。
  堂内以檀木作梁,地铺嵌花石板,对角处分别置放了两座冰鉴。
  两排楠木交椅边上,正垂首站立着的有三人:交州的知府,及他下面的同知和通判,他们面朝着的上首主位,则正是苏宓见到的轿中男子,亦是百姓不敢直视的东厂厂督,秦衍。
  他穿着阔袖的黛蓝蟒袍,指节分明的手随意地搭在金漆木雕花扶手椅的手柄上,指腹无声轻敲。
  那容颜俊美无俦,细长的桃花眼漫不经心地掠过坐在下面的几个官员,嘴边噙着若有似无的弧度,是喜是怒,令人难以捉摸。
  已是站了快半柱香的时辰,站在下首的三人都有些心焦。东厂厂督秦衍,他们不该得罪过他呀,怎么今日没个声响,突然便来了。
  “下官不知督主大人大驾光临,是所为何事啊?”崔知府试探地询了一句。
  他四方脸,五官长得周正,此时是笑眯眯地躬身作揖,眼底却是不易察觉的紧张。
  “崔知府不如猜一猜。”秦衍薄唇轻勾,声音不似一般宦臣的尖嗓,但也不低沉,听起来很是悦耳。
  只是那自带的上位者的气势,哪怕是语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