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我在青楼改作业》作者:时绿

ccav 上傳於:2018-06-11  大小:107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我在青楼改作业》作者:时绿

文案:
驾时不幸殒命,醒来后身在六十年前。
好处是不必再装男人,坏处是成了青楼花娘。
千人枕万人骑?女子柔弱备受欺凌?不存在的。
刘拂:我曾金榜折桂,是天子钦点的状元郎。
刘拂:我前知五百年后知五十年,押题神准童叟无欺。公子,要上课吗?

本文又名《男装大佬青楼奋斗史》

女主属性:稳操胜券伪圣母,苏天苏地感情渣
1v1,甜爽架空文请勿考据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主角:刘拂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失策
  当醒来后感受到背后冰凉的地面,刘拂就知道她玩脱了。
  她枕着冰凉的地面,心想世上再不会有她这么倒霉的人了。
  侯府没有继承人,打从出生起她就被迫顶上。女扮男装不是她乐意的,入宫伴读不是她提议的,陪王伴驾不是她主动的,到头来吃苦受罪担惊受怕的反倒都是她。
  老爷子是计划的好,临了要跟圣上求个情。按套路哭诉忠信侯府数代单传的悲惨史,将圣上说得泪眼汪汪气氛正好,谁成想才指着自己说了个“他是女”就一口气上不来,自此驾鹤西去。
  以至于她才丁忧半年就被圣上夺情,还不敢不回去。
  毕竟身份早晚要坦白,坦白前万不敢得罪掌握生杀大权的顶头上司。
  若不是圣上在宫宴上乱点鸳鸯谱,死活要当场在同席的大臣们府上给她挑个忠信侯夫人,她也不会在刺客冲出来时拼了老命去搏救驾之功。
  她刘拂天生的姻缘无着,再不能祸祸别家的好姑娘。
  平生第一次打无准备的仗,前半段十分顺利,后半段跟她家老爷子一样掉了链子——给自己求情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耐不住疼厥过去了。
  刘拂呲了呲牙,心知被绑的死死的,定是女儿身已经暴露了。
  当胸一剑是白受了,真是倒霉催的。
  刘拂偏头蹭蹭地面,想将遮挡视线的黑布蹭掉,看看现在是身处天牢还是诏狱,以便弄清圣上是真的生气,还是在吓她。
  粗粝的地面磨得脸颊生疼,刘拂斜躺下去,放弃了挣扎。
  她其实不怎么紧张。这里空气清新,没有丁点血腥味,圣上十之八.九是在耍她。
  刘拂转转被捆在身后的手腕,咬着嘴中的软布,只当咬着看好戏的同僚的肉。
  生死关头居然见死不救,真是白瞎了十几年的交情。
  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刘拂一边兴致勃勃地磨牙,一边摆出惊恐不安的神情。
  态度到位,才能让圣上早些消气,她也能少吃些皮肉苦。
  不过这味儿……不太对啊?刘拂蹙眉,深吸口气。
  “唔啾!”因被塞着嘴,突如其来的喷嚏打的又闷又哑。
  随着开锁声响起,门外的香气愈发浓郁,刘拂的鼻子也愈发的痒。
  熏衣的香料虽各有不同,但都有怡神静心之效,绝不会如此颓靡浓艳。
  来者绝不会是圣上与她的同僚。
  刘拂又打了个喷嚏,不得不承认事态再次脱离了她的预想。
  如此艳香,只有风尘女子才会用。且这女子,平日赚得的皮肉钱恐怕不多。
  她跟随圣上二十六年,对他的性子知之甚详,深知即便是自己的女儿身暴露,圣上也绝不会为了撒火,就如此欺辱多年旧臣。
  刘拂眉心微蹙,心知是起了大变故。
  听到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她双臂暗暗使力,才挣了一挣,就累得气喘吁吁。来不及想自己的身体为何虚弱至此,立刻蜷起身体护住心肺等重要部位,避免未知的伤害。
  木门吱扭扭地开启,浓香扑鼻的瞬间,刘拂突然意识到,她胸`前的伤处竟丝毫不痛。
  刘拂挡在黑布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那可是贯透胸肺的一剑!不修养个把月绝好不了!
  只要她还未被罢黜,就仍是大延的正二品大员,不论如何,圣上都不会置她生死于不顾。
  就算九门提督与她有旧怨,也不可能用自己的前途与她置气。
  压下繁乱的思绪,刘拂屏息凝神,等待着时机。
  黑布被摘下,明亮的光晃到眼前,哪怕她早已闭眼,眼前仍被晃得花白一片。
  “哟,不再要死要活的了?”
  刘拂睁开刺痛的眼睛,看向来人。
  那女子烟行媚视,打扮的很是过时,吐字是江南特有的绵软。
  确实不是好人家的姑娘。
  而这一脸讥笑的花娘眼中,映着个葛衣麻衫面黄肌瘦的小小身影。
  柴房中,只有她们二人。
  “唔!”刘拂所有的话,都被口中软布堵了回来。
  她宁愿直面圣上的雷霆震怒,也不愿自己的猜测成真——京中谁人不知,她刘平明刘少师因年过三十仍不愿娶妻,已交了整整三年的“不婚税”。
  三十三岁的成年人,一夕变成个小孩子,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被捆住的手脚冰冷僵痛,既非黄粱一梦,那是夺舍还魂,还是返老还童?
  刘拂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腔子里那颗心脏,在急促地跳动。
  子不语怪力乱神,子说要对鬼神之事敬而远之,可子没说过,当神怪乱了自己的命运时该怎么办。
  不论如何,她都要好好活下去。
  强压下狂乱的心跳,刘拂强撑起虚弱的身体跪坐起来,仔细观察着眼前花枝招展的妓子。
  显而易见的是,她对她没有丁点好感。
  走马过街头满楼红袖招的刘少师,居然会收到妓子嫉恨鄙夷的目光……若让被她抢尽风头的同僚们知晓,估计他们会大笑三天。
  只是不知,是否还有重见之日,重见时又是否还能共笑一场。
  事已至此,刘拂苦笑一声后,便将烦恼与心酸全部抛之脑后。
  她从不会怨天尤人。
  看见她嘴角的苦笑,女子嗤笑一声,弯腰用指尖抬起刘拂的下巴,不屑道:“怎么?不寻死觅活的了?”
  不知前情的刘拂摆出颌首低眉的乖顺姿态,垂下眼帘任由女子的长甲在脸上划动。
  刘拂四肢放松,柔顺地贴合在身后,仅有被捆在身后的双手紧握成拳,连指节都绷得发白。
  这样的做低伏小,是她幼年进宫伴读时的常态。可就算是在当年,胆敢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周默存,也从未如此明着欺辱人。
  毕竟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是要脸面,所以宦海拼杀中所有的阴谋阳谋,都罩着仁义礼智信的外衣。
  大丈夫能屈能伸,保住小命设法脱身,才是当务之急。
  刘拂目光微沉,露出些怯懦模样。因被死死钳住下巴,只能抬着头呜咽出声。
  她的示弱,让女子十分开怀。
  “瞧这楚楚可怜的模样。”女子脸上妒色一闪而过,“别说你娇杏姐姐不疼人,有些话不跟你说明白,日后你吃了大苦头更要怨我”
  冷眼打量,见刘拂果真气虚无力,娇杏才飞快地将她口中软布取出。想起刚拉她回来时,要死要活张牙舞爪的模样,心有余悸地吐出口气。
  果真,又渴又饿又冷又黑的关上三四天,什么三贞九烈就都忘了。
  耕读之家的姑娘?呵!
  娇杏厉声道:“且记着,打从你进了这个门子,就再不是什么秀才公的女儿。咱们做的是迎来送往的生意,把你那套清高矜持统统给我收起来!”
  秀才公的女儿?
  刘氏乃百年豪族,她早亡的父亲刘齐光十七岁便金榜题名,乃是大延少有的少年英才,那卖女入青楼的腐儒,没一处配做她爹。⊿思⊿兔⊿在⊿線⊿閱⊿讀⊿
  印证了心中猜测,刘拂丝毫不觉得高兴。她瞳孔微缩,面无表情地望向娇杏。
  “不过一个黄毛丫头,春妈妈竟也有走眼的时……”
  志得意满的娇杏迎上刘拂沉静的目光,莫名觉得浑身都冰冷僵硬起来。她咽下未尽的话,下意识退了两步,直到后背抵上木门,才醒过神来。
  “死丫头,敢在老娘面前拿乔!”娇杏自觉丢了脸面,想也不想便抬手挥了过去。
  即便是皇后娘娘,也没得资格赏她巴掌。
  刘拂跪坐于地,冷眼觑着捧手痛呼的娇杏。
  娇嫩的手掌打在柴禾堆上,自然是疼的。
  自打从娇杏口中听到“春妈妈”三个字后,刘拂便知鸨母另有其人,对上娇杏再无顾忌。她阴差阳错恢复了女儿身,就算脸皮不如早前好看,也是要好好珍惜的。
  花楼中“前辈”教训“后辈”是常有的事,可她重活一世心无顾虑,很是不必忍气吞声。
  娇杏痛得怒火上蹿,红着眼向刘拂扑了过去。
  刘拂功夫一般,但也用心学过,即便苦练的基本功不再,该有的灵巧还是有的。她躲得开第一次,就躲得开后面的。
  不消一刻功夫,娇杏就已鬓发微乱,气喘吁吁。
  “哟,开堂会呢?这么热闹。”
  带着江淮口音的官话被说得缠绵婉转,从半开的门外悠悠传来。
  一道人影步入刘拂的余光中。
  徐娘半老,酥胸半露,一开口就绵绵多情,让人听了耳根发热。
  要是没猜错,她便是娇杏口中的“春妈妈”了。
  看着倒是个好想与的,只是能坐得稳鸨母之位的,怎可能是简单人。
  按那花娘的说法,如今她已身在贱籍,就算逃离这里也无路引户籍,别说重回高位,就连安然度日都不可能。
  娼妓之流不可自赎自身,若想没有后顾之忧,还是要想方设法按着规矩回复良籍。
  即便上辈子姻缘早断,她也不想在这糟心的地方睡男人。
  她既清清白白进来,就要清清白白出去。
  刘拂当机立断,止住闪躲的动作,任由收力不住的娇杏将自己撞倒,磕向身后的柴堆。
  变故来得太快,在场三人除了刘拂,全都惊了一跳。
  刘拂感到额角一热,刺啦啦地疼了起来,然后就心安理得的闭眼倒地,再不吭一声。
  在刘拂的刻意控制下,伤情很是严重,从伤口流出的血水,染湿了她的眼角发际,看着就让人心酸。
  无视娇杏的痛呼,春海棠快步上前,蹲下`身查看少女的伤势。
  当小心翼翼拨开她粘满血迹的发丝后,春海棠担忧的目光中生出三分玩味。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女主阿拂,伪圣母真腹黑,不喜勿入好聚好散
  文下诗词曲赋还有俗语全为引用,为保证阅读感受,不再做声明


第2章 碧烟
  春海棠看得分明,那伤口看起来凶险,一时三刻也要不得性命。
  阳光透过半开的木门,细密密地洒在刘拂身上。
  无视娇杏的伤情与慌乱的辩解,春海棠倚门打着扇子,垂眸细看地上豆芽菜似的干瘪丫头。
  半大的女孩儿因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