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这个狐狸有点烦》作者:无敌波霸奶茶

50302130 上傳於:2018-06-12  大小:639k   類別:百合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
书名:这个狐狸有点烦
作者:无敌波霸奶茶

简介
一心只想寻仙问道的蛇遇到了一心只想花式报恩的狐狸。

报恩的手段包括:吸引,撒娇,卖萌,暖床,一起修炼…

“月明星稀,灵气充沛适宜修炼。”

“对对对,适宜一起修炼!”

“滚。”

“QAQ”

主cp:符瑶x巳瑾
副cp:闻人熠x符酒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主角:巳瑾(蛇)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巳瑾刚面过圣,步履平缓地走回自己的房中。
  刚推开门,就看见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大看着自己,看来自己这回提早而归,显然出乎了这只狐狸的意外,这只雪白毛色的狐狸那犯罪的两爪扒在糕点上,人赃俱获。
  不,兽赃俱获。
  巳瑾拧着眉头,看着白球嘴角还有糕点的渣滓,站在了洁白的绒毛上。
  从怀中掏出淡蓝色的手帕,轻轻地为它擦拭干净,“脏。”
  而小白听话的吱吱吱的反驳了几声,随后立马冲着巳瑾撒娇,自觉地将两前爪在手帕上蹭干净,跃跃欲试的想要跳入巳瑾怀中放肆。
  与小白相处有些时日的巳瑾一下子看出了那狐狸圆碌碌打转的眼珠在想些什么,在小狐狸即将蹬腿跳到自己身上时,她已经将小狐狸抱起,“又胖了。”
  虽然嘴上埋汰着小白,可手下却温柔的为小白顺毛。
  回想起一个月前刚遇见小白的时候,小白还是体态灵活的狐狸。
  虽然有些脏兮兮的,但哪像现在,肥嘟嘟的。
  小白一靠近巳瑾,顿时觉得那股甜甜的味道更加浓郁了,贪婪地想要更加靠近巳瑾,恨不得无时无刻都和巳瑾黏在一起。
  看到小白在自己怀中蹭来蹭去,巳瑾的思绪一霎缥缈,回到了刚捡到小白的那天。
  秋风瑟瑟,旌旗飘飘,正是一年围猎的好时节。
  一年一度的围猎,除去驻守边塞的将士,基本上满朝文武都会齐聚一堂。
  围猎定在洛城北郊,四周重兵把守,宫女捧着金银玉盘不断穿梭在席位之间。
  巳瑾为了躲避宫廷内繁琐的礼节,一大早便孤身一人来到了北郊,瞅了眼还在摆饰的宫女们,正欲过去,却听见宫女们细碎的言语。
  “巳乐师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那身姿婀娜极了。”
  “对呀,当真长得好看,无怪皇上赐她那么近的位置。”
  “你不瞧着皇上天天带着她去赏花弄月了吗。”
  宫女们言罢纷纷小声嗤笑乐师的身份,但眼神却有些不甘,毕竟,得天子恩宠那是所有女人的梦想。
  巳瑾面无表情地无视掉,淡漠地迈开步子离开。
  她没记错的话,在这不远处有一条小溪,适合静息。
  波光粼粼的水面宛如一面镜子,倒映着巳瑾的影子,镜中人冷漠地看着一切,但拧着的眉头却泄露了她内心的烦躁。
  这几日修炼一点长进都没有,好似到了瓶颈期一般。
  这样子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寻到自己想要的人?
  从自己还是一条小蛇时,那人就被一缕金光捉去,再无音讯。
  是生是死,未卜。
  只记得那眉间的仙印,五瓣莲花,格外刺眼。
  千百年来,走过无数地方,遇到无数的人,无一例外,都没有人知道那五瓣莲花究竟是哪位大罗神仙。
  顿时心烦意乱,巳瑾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内心的烦躁。
  脱去鞋履,缓缓的将足放入清澈冰凉的水中,以求内心的平静。
  冰凉的感觉从脚底蔓延至全身,抵消了不少之前的烦躁。
  屏息凝视,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巳瑾的耳朵。
  等到围猎开始了再回去吧。
  “咳咳。”
  忽然,宫女们听到身边有一声咳嗽,慌忙抬眼看着她们即将碰上的人。
  看清来人后,宫女们立马惊恐地下跪,吓得手上端着的贡品都险些跌落在地。
  “奴、奴婢见过丞相。”
  “嬷嬷最近管教得不严啊,怎么连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了。”
  闻人熠蹙眉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宫女。
  就连小小宫女都敢当众讨论起皇上的事情,这还有没有规矩了。
  想到自己给皇上的谏言,妖魔乱世,而皇上却说自己危言耸听。
  “有些话可说,有些话不可说。”
  “奴婢知错了…”
  “这回我就当做没听见,若有下次直接按宫规处置。”
  宫女们听到宫规时身子不由得颤唞。
  在宫中少说都是有些年头了,没少见过宫里的姐妹们被嬷嬷拉去处置,基本上就没再见过那些姐妹们回来了。
  闻人熠黑白分明的眸中没有错过宫女的轻颤,微微皱眉摆了摆手放过了宫女们,迈着步子离去了。
  终归惑乱的源头,还是那乐师而已。
  待闻人熠一离去,宫女们悄悄松了口气。
  端好贡品才敢慢慢起身,要不是刚刚被闻人丞相吓着了,她们也不会那么大动作的跪下,若是手中的贡品有任何一个跌落,她们十条命都不够嬷嬷折磨的。
  “闻人丞相人真好。”
  “年少有为,又以女子的身份攀上丞相的位置,确实厉害啊。”
  宫女眼中有些倾慕闻人熠的传奇官途。自从新皇登基以来,破了许多陈规,开始提拔任用女官,闻人熠博闻强识,一举摘得文状元,作词一首便得新皇信赖,自此平步青云,官拜宰相。
  与她同期的武状元洛翎,也同样是巾帼不让须眉,随后几年征战沙场,如今已是镇北将军。
  “还讲,是嫌命太长了吗?!”
  领头的宫女呵斥道,身份卑微的她们,有什么资格讨论权贵们。
  如果管不住自己的嘴,那就会有人来帮她们管住,管到再也张不开嘴。不是次次都这么好运,幸亏闻人丞相不追究。
  宫女手上的贡品是要摆在猎场中间的祭祀台上,摆放好后便匆匆站到一旁,听从发落。
  猎场上的祭祀台正对着天子所坐的席位,天子身边的大监周荣特意提前派人搭建好了台子,在席位之中铺了上好的软垫。
  天子的座位居中,而其身侧的位置留空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留给谁的。
  按理来说,应是给嫔妃。
  但天子继位这么久从未选妃,每当有大臣提出时,都已国事为重来推辞。
  至此,后宫依旧空荡荡的。
  但大监周荣千叮咛万嘱咐,此位一定要好好安置,不得有半点差池。
  正方形的小桌几摆满着满满当当的水果,而软垫上的刺绣,也是绣工了得,与普通的软垫并排摆放一下子就分辨得出孰好孰坏。
  侧台分别是左右丞相的座位,其余大臣纷纷坐在左右丞相身边,只不过待遇可没有丞相们那么好,只是薄薄的一层垫子,没有刺绣,也没有棉絮,只是薄薄一层布料。
  不一会儿,大臣们陆陆续续到达,武将骑着骏马扬长而至,文官乘着马车儒雅而来。
  一瞬间,热闹不已,寒暄声络绎不绝。﹌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待他们都落好位了,徐徐听到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从大老远便传来。
  “皇上驾到。”
  大臣们纷纷下跪,低头信手等待着天子的来临。
  龙辇四平八稳地停下,大监周荣招了招手,一个小太监立马上前低头跪在龙辇旁。
  皇甫玥从龙辇探出身子,面上挂着的微笑在看到龙辇旁跪着的小太监时,一瞬收了起来。
  周荣自作聪明的举动,让皇甫玥很是不悦。
  这几个月以来,追查了往昔的旧案,皇甫玥发现了许多陈年旧事,只不过现在羽翼还未丰满,不敢轻举妄动。
  更何况周荣是服侍过两代君王的老臣,在朝中有一定的地位。
  皇甫玥思及此,只是摆了摆手,还未说些什么,周荣察言观色,立马领会了皇甫玥的意思,连忙踢了一脚小太监,呵斥道:“谁要你这个狗奴才跪着,还不快滚。”
  小太监不知所以的抬头,茫然的看着周荣。看到他要杀人的表情才赶紧起身,躲到了一旁。
  “免礼。”
  说话声音虽然不大,却传遍到每个大臣的耳中,皇甫玥的声音仍有些秀气但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皇甫玥唇红齿白,身姿清秀,眼中暗藏着不可一世的倨傲。
  今日围猎,皇甫玥特意便装出行,就是为了拉近君臣之间的距离。
  放眼四周,周荣安排得等级分明,让皇甫玥原有的打算全都落空了。
  刚刚登基,大赦天下,放宽税务,稳固政权。
  朝廷内还是暗涌不断,最为明显的就是大皇子皇甫厉。
  立贤不立嫡,先皇临终前将玉玺交给了皇甫玥,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如若不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自交给了皇甫玥,皇甫玥相信,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一定污蔑自己伪造圣旨。
  想到称病已久的皇甫厉,皇甫玥就觉得脑壳痛。
  皇甫玥拧着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面孔,发现不仅没有皇甫厉,连同巳瑾也不在。
  “巳瑾呢?”
  周荣低着头看着面前淡金色的垂落在地的衣摆,淡淡的木香萦绕在身边,但与那温顺木香不同的是,天子的威压注视在自己身上,只敢怯怯地低头跪倒在地。
  窘迫之际,一声如沐春风般的声音飘了过来。
  “臣来迟,请皇上恕罪。”
  干净清脆,听着就让人十分舒畅。。
  来人正是巳瑾,一袭青衫出现在众人面前。
  五官俊美,眉毛细长,鼻梁高挺,阳光洒在巳瑾如墨如绸的长发上,一根两指宽的云白色绸缎将她的柔顺长发绑在身后。巳瑾肌肤本就白皙,经阳光这么一照,更显得透亮。
  与常人不同的是她的眼睛,淡金色的竖瞳。
  樱粉色的唇瓣一张一合,虽然嘴上说着恕罪,似做恭顺的样子行礼,冰冷的眸中一点都没有卑微。
  皇甫玥一点都没感受到这人的歉意。
  皇甫玥凝视着那双竖瞳和那好看的唇线,儒雅的笑着,“来了便好。”
  巳瑾的竖瞳,很独特。
  也正因为这份独特,每次都被闻人熠谏言,说是妖孽惑重,每次自己都会笑话闻人熠迷信。
  皇甫玥并没有责怪巳瑾来迟,只是微微一笑一笔带过,摆了摆衣袖,上座。
  目睹了这一切的周荣,眼睛圆咕噜的转着。
  旌旗飘飘,淡金色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散发着暖意,活力十足的马儿纷纷被人引进场中央,嘶嘶喷气蓄势待发。
  皇甫玥一声令下,所有青年才俊都骑马奔腾,四处寻觅着猎物。箭矢的声音在林间此起彼伏。
  巳瑾坐在软塌上,鞋履的边上被阳光照射到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