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别老惦记我》作者:南书百城

dawenxi 上傳於:2018-07-04  大小:457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别老惦记我》作者:南书百城

文案:
【双向暗恋,校服到婚纱,甜文。】
全附中都知道,恃美行凶的沈稚子,在追年级第一的转学生靳余生。
后者清冷寡言,常年面瘫。
不管她说什么,他的回复都是:不行,不好,去做作业。
所有人都觉得,这俩人肯定没戏。
直到运动会前夕,沈稚子坐在教室里教人写毛笔字。
头对头,手把手,距离近得快要贴到一起。
靳余生单手插兜,若无其事地从两个人中间穿过。
伸长手臂掏她抽屉,把她的书桌翻得乱七八糟。
半晌,他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直起身,面无表情地问——
“你把家门钥匙放哪儿了?”

【1.0】
在一起之前。
沈稚子每天都躲在教室后排,小声BB:“啊,好想强吻他……可他太高了我够不着 TAT”
在一起之后。
沈稚子一周之内,第四次被堵在教室后门。
少年身形高大,影子一点一点地吞没她,气场冷冽,声线低哑,似笑非笑——
“来,我低头了,强吻我啊。”

【2.0】
沈稚子一直不知道,靳余生有多喜欢她。
就像她不知道,他曾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惦记了她……
很多很多年。

[怼天怼地小话痨 x 外冷内骚占有欲]→[女飞行员 x 古书画修复师]
“我上天入地,还是最喜欢你。”
双学霸,双向暗恋,漫天撒糖。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校园
主角:沈稚子,靳余生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她那桶水
  初秋,阳光稀薄。
  沈稚子在盛苒的帮助下,摇摇晃晃地,将一桶水放到打开四十五度的教室门上。
  盛苒扶稳课桌,投来担忧的目光:“你这玩意儿靠谱吗?会不会砸到别人?”
  这会儿午休还没结束,教室里没什么人,光影游移,一片寂静。
  沈稚子想了想:“不行,不解气,去给我拿罐墨水来。”
  见她面色犹豫,她干净利落跳下地:“算了,我去。你在这儿看着,别让别人碰到门。”
  “要不算了吧。”盛苒眼疾手快,拉住她,“都那么多年了,沈湛好歹是你堂哥,你再给人砸出个好歹?”
  沈稚子收回手,神情严肃:“盛苒。”
  “哎。”
  “复习一遍,沈湛当年是怎么对待我的?”
  “……”
  盛苒翻个白眼。
  能怎么对她?她走到哪都横成这样,谁不是好吃好喝地供着她,把她宠成爷。
  不就是小时候有一年,她一个人跑到临市姑姑家玩,被比她大三个月的堂哥沈湛抢了东西吗。
  果然仙女都不需要良心,也真是承蒙她,能耿耿于怀地记恨到现在。
  盛苒不再辩驳:“行吧你去,反正砸傻了也是你亲堂哥。”
  沈稚子步下生风,进办公室。
  班主任老陈没在,墨水瓶底下压了张入学申请,落款字迹明晰,写着沈湛的名字。
  就只是看着这么两个字,她也觉得火大。
  憋一口气,她揪住纸和墨水就往外跑。
  走廊外天光明朗,她垂着头一路狂奔,跨过拐角,一个人影正往楼上走,好死不死,她正正地撞上去。
  少年端着浅棕色纸箱,手腕一歪,箱子里的文件就雪花一样零零散散地飞了过去,然后漫天盖地坠落下来。
  满目飞扬的纸张里,装墨水的小玻璃瓶砸上他的鼻梁,然后一路向下滚,拖着瓶子里的蓝黑色墨水,在他校服外套的前襟蜿蜒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痕迹。
  一滴,两滴。
  沈稚子目光向下扫,看见滴落在文件上的鼻血,短暂地愣了一下,赶紧抬起眼。
  第一反应是……
  好高啊槽。
  沈家基因好,她个子不算矮,一米六八的个头,放在女生里怎么也是睥睨众生的大长腿。可是这个人……
  她咬咬牙,屈辱地仰起头。
  两个人距离很近,男生微微垂着眼,鼻梁高挺,五官分明,下颚的线条流畅干净,薄唇抿成一条线。
  眼睛是偏深的琥珀色,阳光落进去时,像照入一池落着星星的湖水。
  只是目光无波无澜,他安静地望着她,表情近乎淡漠。
  人……人间美色。
  沈稚子情不自禁,咽咽嗓子。
  对视两秒,男生若有所觉,抬起手,不怎么在意地摸摸鼻子。
  ……掌心一片红。
  “那个……”她终于回过神,“我,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不用。”
  声音低沉,清冷平稳。
  说着,他草草地把地上的文件拢到一起,随意地收进箱子。
  躬身的时候,又有几滴血落下来。
  “没事的,我顺路。”沈稚子绕到他面前,故意夸大事实,“你看你的脸都抹花了,不想让我带你去洗一洗吗?”
  她就差没有嚎了,爷我这么美!你为什么不看我……你看看我!看我!
  静默两秒,他停住脚步。
  映着明亮的天光,他折过身。半晌,投给她淡漠的一瞥:“不想。”
  ***
  被拒绝了。
  沈稚子有点儿蒙。
  她,明里附中叱咤风云的沈三爷。
  ……被一个视高一米九的巨人怪拒绝了!
  回到教室,她心绪不宁,翻来覆去地叹气:“唉……”
  午休时间结束,陆陆续续地,有同学走进来。盛苒靠在门口,把想要走前门的人都赶去后门,避免水桶伤及无辜。
  她抱着手,第三次听见沈稚子叹气。
  “唉……”
  盛苒眼皮微动:“你的良心是不是正在隐隐作痛?”
  “不是。”沈稚子舔舔嘴唇,“我刚刚从办公室回来,看见一个小帅哥。”
  “……”
  沈稚子拍桌子:“太他娘的太帅了。”
  “而且你知道吗,他一看见我,就激动得流鼻血了。”
  “……”
  “他肯定暗恋我很久了,一直不敢跟我讲,好不容易今天见到了,激动得连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揪揪自己的头发,忧伤地道,“唉,压抑了自己那么久,真可怜。”
  “所以你这副发/春的样子,是在陶醉什么?”
  “他被我撞伤时,流下来的鼻血呀。”沈稚子理直气壮,“你别不信,他连鼻血的形状都比别人好看。”
  “……你变态吗。”
  盛苒受不了了,探着头往外看:“上课铃都打过一道了,老陈怎么还不来?”
  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沈稚子早早就收到消息,沈湛是上午的航班,中午到达明里市。
  所以按照老陈的习惯,他一定会在下午的第一节课,就向大家介绍新同学。
  “来了来了,你快坐回去。”下一秒,盛苒飞快地从门缝里缩回脑袋,把沈稚子推回座位,“卧槽,你堂哥个子好高啊,老陈那种西北大汉,站在他身边矮得跟个小姑娘似的。”
  沈湛很高么?
  沈稚子没有印象了,上次见她那位不学无术的堂哥,已经是在她好小好小的时候了。
  教室后门大敞着,她盯着前门上的那桶水,在心里默不作声地数秒数。┆┆思┆┆兔┆┆網┆┆文┆┆檔┆┆下┆┆載┆┆與┆┆在┆┆線┆┆閱┆┆讀┆┆
  六,五……
  余光不经意地扫过后门,那里不急不缓地走过两道人影。
  沈稚子一愣,迅速转过头,两个人已经走了过去。
  盛苒的手在桌上敲:“三,二……”
  电光火石,沈稚子突然反应过来,拍案而起:“等一……”
  “下”字还未脱口,几乎是她开口的同时,教室前门被人一推。
  啪啦一声,一桶水轰然而下。
  他下意识闭上眼。
  十月初秋,风中暑气尽消,带着丝丝缕缕的凉。
  阳光混着草木香气,少年立在一片晃眼的光芒里,头发和上衣尽湿,柔软地贴在额角两鬓,顺着发梢滴滴答答朝下渗水。
  水迹沿着脖颈向下蜿蜒,在他蓝白相间的校服上,留下一块又一块灰暗的几何状印记。
  他重新睁开眼时,睫毛上都挂着水珠,发梢流下的水一滴一滴地向下滚,顺着喉结落进胸膛。校服外套没有拉拉链,白色T恤下的弧线隐隐约约,随着呼吸起伏。
  班上的同学们一时之间安静如鸡。
  沈稚子平日骄纵惯了,但不怎么惹事,也从不殃及无辜。你不招惹她,她也不会招惹你。
  原本见她那么大张旗鼓地放了一桶水,还以为她要对付谁。
  结果是个陌生的小帅哥。
  不过,重点是……
  沈稚子也愣在原地。
  他这被水浇湿之后,为什么……
  这么……
  色气啊!
  老陈气急败坏:“沈稚子!又是你干的好事!”
  这个季节凉飕飕,他穿得又不多,还全被淋湿了。
  沈稚子也心疼坏了,不服气:“他是新同学,你为什么不走在前面给他开路啊!”
  老陈一时被噎住,脸上表情变化万千,最终把脸都涨红了:“写检讨!没有三千字别回来上学!”
  不待回应,他回头就挂上一副笑脸:“这个……靳同学,实在是不好意思,你看这都是被我给惯坏了,一天到晚跟群猴儿似的也没个正型……”
  话里话外,一点儿不好意思的意味都没有。
  “没关系。”不承想,却是男生先开了口。
  声音意外地好听,像瓷锥击打在编钟上的回响,低沉内敛,如珠玉落盘。
  顿了顿,他说,“这样的见面礼很特别,我会记住的。”
  班主任的脸一垮,这意思是,这一页没这么容易揭过去了。
  “我叫靳余生。”话语微停,少年折身走上讲台,拿起粉笔,笃笃几声写下名字。
  他的身上湿漉漉,写字仿佛也带着水汽。手写笔迹稳重大方,看起来大气而克制。
  写完之后,他转过来,朝着全班同学微微颔首:“初次见面。”
  淡漠的目光跨过整间教室,与沈稚子的眼神撞到一起。
  眼瞳深不见底,杀机四起。
  沈稚子强撑起笑脸,心虚地对他笑笑。
  心里已经开始呼天唤地地想掐死人。
  所以到底是哪个傻逼告诉她,沈湛今天来的?
  她那桶水……浇错人了啊啊啊!


第2章 这棵白菜
  沈稚子觉得,“活着”是件异常矛盾的事。
  绝大多数人的高中生活诚如人生轨迹般大同小异,高考之前是三点一线刷题吃饭,高考一结束,等大家开始一边抹眼泪告别一边窃喜着想哭完之后去玩点什么,也就差不多能跟自己纯洁无暇思想单纯的青春时光说拜拜了。
  咬着笔,她在稿纸上写:所以人生得意须尽欢,要趁着自己青春尚在,多搞点事,这样等以后老了跟子子孙孙谈起当年闯江湖的过往,才不会被他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