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所有温柔都给你》作者:子羡鲤

dawenxi 上傳於:2018-07-09  大小:533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所有温柔都给你》作者:子羡鲤

文案

娱乐圈十大未解之谜其一,沈皎皎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传闻,是英娱的老板霍清辉。
凡认识霍清辉的人都表示不可能,那就是一个冷面冷心的主,清心寡欲的像个和尚。
直到有一天,电影开机上,沈皎皎喝醉,霍清辉沉着脸过来,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住她,仿佛那是无上的珍宝。
醉酒中的皎皎呢喃一声:“……清辉。”
几乎从不笑的霍清辉,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忽然笑的像是偷了腥的猫,把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柔声哄她:“我在。”
酒局上的众人:……这不是在做梦吧?

*爱你爱到入骨,想把整颗心都捧给你。*

沈皎皎怎么也想不到,当年被她罩着的小可怜,摇身一变成了英娱的董事长。
更想不到的是,他无时无刻不在肖想着自己。

*初生牛犊不怕虎小明星与偏执狂公司大佬二三事*

排雷指南:
1.男主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症,性格偏执
2.女主很凶,真的很凶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娱乐圈 励志人生 甜文
主角:沈皎皎,霍清辉 ┃ 配角:霍清熙 ┃ 其它:



第1章
  沈皎皎推开宿舍门的瞬间,热热闹闹的讨论声瞬间止住了。
  倪欣然手指卷着头发,盘腿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见沈皎皎进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她看,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声音拖着调:“哎呦,大明星过来了。”
  “咔擦。”
  坐在桌子前的向笛重重咬了口苹果,头也不抬,翻开一页,说:“沈柳,你上午没去上课,程老师点到你名字了。”
  “我和老师说过了,你请了长假。”
  突兀的插过来一道冷冷淡淡的嗓音,伍青雪取下耳机,一身运动服,握住床梯旁的扶手,慢吞吞地下了床:“走,我陪你去销假。”
  “刚刚我去过指导员那边了,”沈皎皎笑着说,“今天会计那边结了我的钱,走,选个地方,我请你吃一顿。”
  一直沉默着的万玉慧惊讶地看了看她,又迅速地低下了头。
  沈皎皎与舍友不和,已经不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唯有一个伍青雪,与她交情不错,时常一块玩。
  沈皎皎得了钱,心里想的也是请她好好地吃上一顿。至于其他人,不在考虑范围内。
  她就是这样的性子,待她好的,她也会对那人好;对她怀有敌意的,她也不会拿热脸去贴冷屁股。
  伍青雪把桌子上的书塞进包里,挑了挑眉:“学校附近随便一家就行,别太远,我晚上还要去图书馆。”
  两人自在地聊着天,全然把其他人当做了空气,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倪欣然抽出手指,松开头发,她不屑地笑:“不就是去拍了个烂俗电视剧吗?跑个龙套,还真把自己当成大明星了。”
  沈皎皎的宿舍在五楼,没有电梯,每次上楼下楼都累的不行。
  B大是著名的影视院校,此时正值夏季,校园内最不缺的就是俊男美女。闲来无事走走,单单是看人,也足够赏心悦目了。
  “你那戏拍的时间挺长,也耽误了不少课,”伍青雪说:“你以后真的打算就走演艺圈这条路了?”
  “应该是吧,”一谈及未来,沈皎皎也有些迷茫,“不然呢?你也知道,我在配音上没什么天赋,不像你——”
  伍青雪打算走配音演员这条路,她本身声音辨识度不算太高,但胜在声线丰富。无论是女王音还是萝莉音,配起来毫无压力。只能说,是老天爷赏这碗饭吃,旁人只有羡慕的份。
  而沈皎皎就吃亏在声线上了,她声音辨识度太高,声音清亮,不管配什么都脱不掉干净利索的劲儿。她原本的打算,是毕业之后,去个地方台应聘主持人。
  偏巧,去年秋天,导演唐涟来学校里,想要为新剧《水晶鞋》选角。于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看中了穿着睡衣下楼拿外卖的沈皎皎。
  然后她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成了《水晶鞋》的女配角,戏份还真不算少。
  剧组钱不多,导演名不见传,男女主演也皆是新人,中间又遭受赞助商突然撤资,坎坎坷坷地拍了五个月,才终于把这个三十集的电视剧杀了青。
  沈皎皎的名字,还是唐涟给她改的。
  她原名叫做沈柳,唐涟觉着不好,叫起来不够朗朗上口,又太阴郁,给她取了新的艺名,就是沈皎皎。
  沈皎皎带着伍青雪,径直去了校附近的金玉满堂,里面大师傅做的一手好菜,只是价格稍高些。今日沈皎皎拿到了不多不少的一笔钱,神清气爽,说是吃好的,就真的要吃。
  伍青雪生性节俭,拿着菜单,随意点了几样便宜的,沈皎皎趁她不注意,偷偷地又加了一道。
  伍青雪皱起眉:“别点这么多,我们两个人吃不完,浪费。”
  沈皎皎讪讪地停下了蠢蠢欲动的手:“我这不是拿到钱,心里开心嘛。”
  伍青雪抿唇一笑,不说话了。
  吃饭的位子在二楼,临着窗子,外面道路宽阔,杨柳绿油油,枝条随风轻摆。
  等着上菜的间隙里,伍青雪望着外面,忽然捅了捅沈皎皎的胳膊,抬起下巴,示意她往外看。
  只见一辆黑色的车,从路上疾驰而过。
  沈皎皎正好看见那个车屁股,油光锃亮,散发着金钱的气味。哪怕她不认识车,也知道必定价值不菲。
  伍青雪对着沈皎皎伸开手掌,眼睛闪闪发亮:“就刚刚那辆,少说也得三百万。”
  伍青雪有着和她弱不禁风外表极不相称的爱好,爱好冷时代兵器,爱好豪车。
  第一道汤在这个时候端了上来,热气腾腾,白色的鱼肉衬着葱白葱绿,沈皎皎火急火燎地拆开筷子,贪婪地闻着醇香的气息:“等我火了,一定买一辆,天天带着你兜风。”
  黑色的宾利中,霍清辉安安静静地坐在后排。
  他穿着一身规整的黑西服,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窗外的景物飞驰而过,他疲倦地闭上双眼,伸手摸了摸右额角,那里如今只有一道浅浅的痕迹,摸上去和周遭其他皮肤并无区别。
  这次开车送他去安山镇的人是司机老李,老李前两天刚刚过了四十岁生日,头发还是乌黑的,只是担任司机这个职业,时间久了,生了不少皱纹,这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不少。
  自打霍清辉归了霍家之后,他不想开车的时候,都是老李代劳的。说来也奇怪,当初寄养的那家人待霍清辉很不好,但霍清辉一有空闲,就往那边去——大约去了两趟,老李才明白过来。
  霍清辉原来是在找人,在找一个女孩子,似乎叫做什么柳。他穿街走巷过去,最后只寻到紧闭的院门,锁都生了斑斑的锈。
  邻居是个耳朵不太好的老太太,拄着一根掉了漆的拐杖过来,嗓门洪亮:“这家子早就搬出去躲债了!你找谁啊?”
  霍清辉问了几句,那老太太连连摆手:“可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这家人连夜跑的,后来来了两趟人,又是砸又是搬的,早空了!”
  老李跟着他,寻到了小镇上。霍清辉在一家卖卤肉的店铺前站了许久,一言不发地离开。
  或许是霍清辉去的次数多了,那老太太还拉着他聊天。不过东拉西扯的,一提到住在这边那户人家的事情,就摇头三不知了。*思*兔*在*線*閱*讀*
  霍清辉每一次从安山镇无功而返之后,都会神情失落地取出一张照片看很久。
  就像现在。
  霍清辉取出钱包,那钱包已经十分旧了,边边角角亦有许多磨损。看上去是个廉价品,与他这一身装扮一点儿也不搭配。
  他却珍惜地、小心翼翼地握在手中,指腹摩挲着钱包的纹路——从干瘪而无光泽的钱包表面,一直到磨损到露出里面白色芯子的钱包角。
  望向钱包的时候,他目光温柔,像是透过钱包在怀念一个故人。
  寻常的时候,在霍家,霍清辉性子孤僻,待人接物也都冷冷淡淡,但只有在望着这钱包的时候,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才会流露出这个年级段的人应有的感情。
  霍清辉打开钱包,捏出一张照片来。
  老李借着后视镜,只能瞧见那照片的背面,以及透过光,模糊的轮廓。看上去像是两个人的合照,黑黑的,也辨不清男女。
  霍清辉凝望着那张照片,手指颤唞,想要触摸照片中人的脸庞;忽然铃声大作,他脸上那片刻的温情瞬间消失不见。把照片仔仔细细地放进钱包中收好,抚平西装上的褶皱,这才拿起了手机,嗓音清淡:“怎么了?”
  打电话来的是霍西岭,他正因为霍清辉半路翘掉会议而生气,压着怒火问:“我把英娱交给你,你就是这样打理的?现在最好赶紧回家,不然我——”
  “我会回去的,”霍清辉说,“那些人本来就不是诚心谈合作,我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霍西岭被他一句话堵的说不出话——虽然霍清辉说的是事实,但他今天做的事情,实在是让对方有些下不了台。
  “……那你早点回来。”
  霍清辉应了声,挂断电话。依旧是那副不笑的模样,对着老李说:“麻烦您了,李叔。”
  “不不不,不麻烦。”
  老李早就知道这对父子感情淡,也习惯他们的相处方式,专心致志地开着车,往霍家的方向去。
  手机铃声再未响起来,霍清辉安安静静地坐着。离家里还有段距离,他摸出钱包来,再次打开看,边缘泛黄的照片纸上,一个胖乎乎的少女笑的正开心。少年时的霍清辉站在她旁边,身形瘦弱,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霍清辉怔怔地望着,那个面带笑容的少年,如今看起来是那样的陌生。
  照片右下角,是中性笔写上的小字。
  沈柳赠清辉。


第2章
  沈皎皎吃的正痛快,冷不丁的铃声大作,她夹了颗丸子,刚刚送进口中,烫的舌头疼。一边吸着冷气,一边嚼,肉丸子外面过了一层油,酥皮里面的肉是鲜嫩鲜嫩的。
  好吃到让她不想接这通电话。
  然而屏幕上的名字让她不得不接,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沈皎皎说起话来,含糊不清:“导演?”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唐涟,对她算是有着知遇之恩,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沈皎皎对他,还是蛮尊敬的。
  唐涟叹气:“皎皎啊,不是我说你,想当个好演员,就得学会控制身材……”
  上镜胖十斤这种话,一点儿也不假。用广角镜头的时候,巴掌大的小脸也得胖一点。
  沈皎皎没别的毛病,就是难以战胜口舌之欲。先前拍戏的时候,唐涟注意到这个小姑娘能吃能喝,出于好心,劝了几次;后来实在劝不动,就硬让人拉着她跑跑步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