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他的小雀跃[校园]》作者:优莉

kadiya 上傳於:2018-07-13  大小:631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他的小雀跃[校园]》作者:优莉

文案:
学霸鹿鸣高冷寡言,格外吝啬笑容。
直到——他看上了林雀。
将林雀困与座位间,他笑得纯良,谆谆诱导:“林林,让我亲一口。”
*
校园文,男追女,甜甜的同桌日常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校园
主角:鹿鸣,林雀 ┃ 配角:哎呦我去,这不得罪人么,都重要 ┃ 其它:优莉



第1章
  宋颖拽了拽新校服的衣角,让衣服看上去更服帖一些:“林林,我好紧张啊,也不知道新同学好不好相处。”
  她和林雀原来都是承德高中的,承德是除一中外最好的高中,也算是不错的学校,但和一中一比,就差了点儿。
  所以当她们得知一中一班腾出了两个学生名额时,齐齐托父母找关系,把她们送进了一中。
  宋颖脸上挂着十足的紧张感,她扭头看向身旁的林雀。
  林雀长了一张娃娃脸,天生的微笑唇和弯弯的眉眼,看上去无时无刻不是笑着的。
  ——可爱又讨喜。
  宋颖感慨:“我要是能像你一样招人喜欢就好了。”
  林雀知道她是担心和同学处不好。
  宋颖长得非常漂亮,是那种明艳、略有攻击性的美。
  男生对她趋之若鹜,女生往往不太喜欢她,甚至还有个别去排挤她。
  愿意和宋颖做朋友的女生不多,林雀是其中之一。
  林雀挑拣了宋颖的好来夸,不着痕迹地安慰她:“你还不够招人喜欢?把你收到的情书卖了,都能买套海景房了。”
  宋颖推诿:“哪儿有那么多!”
  话是这么说,面上的忐忑感却淡了,腰板也比方才挺了许多,自信了不少。
  俩人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班主任是教语文的,叫刘玉涛,已经到了“聪明绝顶”的年纪,她们进来时,他正拨弄着脑门上仅有的两撮头发。
  他先是往她们两人身上扫了一圈,而后将视线定格在林雀身上,试探道:“林雀?”
  林雀笑,唇角漾出两个浅而小的酒窝: “刘老师您好,我是林雀。”
  她笑得喜庆,刘玉涛下意识跟着她笑:“你就是林林啊,我常听你们陈老师夸你,他和我是老朋友,特地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呢,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就跟老师说,别客气啊。”
  “好的呀,谢谢刘老师。”
  刘玉涛和蔼的笑容在看向宋颖时已经褪去,换成了严肃脸:“是宋颖吗?”
  “……”感受到老师的差别对待,宋颖挑了挑眉,语气不是很好:“是。”
  刘玉涛皱眉看她,脸色不太好看。
  林雀想,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刘玉涛。
  宋颖长得太艳丽,老师对她很不放心。
  ——那可是一张很容易招蜂引蝶的脸,有太多不安定因素。
  就这样貌,有点阅历的老师一眼就知道,是个让人操心的,得多关注、多管着才行。
  既然需要多教育,那么老师的威严就不能丢,不然拿什么震慑她?
  林雀眼瞅着刘玉涛脾气要爆发,她指了下办公桌上的两座书山:“老师,这是我们的课本吗?”
  刘玉涛是个随和的人,不太喜欢凶学生,有了台阶,他顺势就下了。
  他收回投在宋颖的视线,把桌上书往她们面前推了推:“嗯对,是你们的学习资料,带上吧,我带你们去教室。”
  教室在三楼。
  去教室的路上,刘玉涛有意给新同学说一下班里的情况:“咱们班的学习氛围不错,大部分都话少爱学习,除了左边最后排的几个。”
  说完,他往身旁的两个女学生瞟过去。
  林雀和宋颖对看一眼,表情都不太妙。
  她们知道刘玉涛说的是谁。
  ——鹿鸣。
  早在承德高中的时候,她们就听过鹿鸣的大名。
  据说那是个高冷男神:学习好、模样俊、来头大。
  倒没听说过他做过什么事儿,但是他那些朋友却都一个比一个浑。
  不止在一中,在整个C市的中学圈,谁都知道以鹿鸣为首的团体是不能惹的。
  和一中扛把子做同学,她们感到压力很大。
  宋颖几天前就在为此不安:“万一惹到了大佬,还怎么能安心学习?”
  林雀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劝慰自己:“传言不一定是真的,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哪儿来那么多校园凌霸呀。”
  刘玉涛见她们面色凝重,像是知道应该要离鹿鸣那伙人远一点,忍不住松了口气。
  知道趋利避害就行。
  他扯了个安慰的笑脸:“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他们对自己班上的同学还是不错的。”
  宋颖:“??”
  那对其他班同学确实不好?
  刘玉涛的话,反倒间接坐实了他们胡作非为的属性。
  林雀:“……”
  更紧张了!
  一班的学生都是年级里成绩数一数二的学生。
  他们走进教室后,里面的学生都在学习,听见开门的动静,没几个抬头的。
  刘玉涛领着林雀和宋颖站在讲台上,他拍了拍手,提醒同学看过来:“同学们,把你们手里的笔放一放,暂时休息一下。咱们班里来了两名新同学,新同学刚来很多事情不明白,大家照顾着点。”
  没多少同学搭理他,都在继续闷头做题。
  李玉涛自己鼓了下掌:“好了,大家欢迎一下新同学。”
  底下这才稀稀疏疏地起了几下掌声。
  刘玉涛也不好一直打扰同学上早自习。
  准备给她俩安排好座位就撤。
  结果忽然有个男生说:“老师,让新同学做下自我介绍呗,连她们叫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照顾她们啊?”
  声音吊儿郎当的,不是很正经,挑事儿的意味很浓。
  刘玉涛暗示他别闹:“苏栋,想罚站直说。”
  偏生还有人附和苏栋:“是啊,老师,这俩人谁啊?”
  本来低头学习的学生一看有好戏看,纷纷抬起头往台上望去。
  陆陆续续地,越来越多的人跟着起哄。
  众口难调,刘玉涛选择少数服从多数:“那行,新同学介绍下自己吧,黑板上写个名字就行。”
  宋颖率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写完后她转过身,还惦记着刘玉涛对她冷脸的事儿呢,心情不好,木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说:“大家好,我是宋颖。”
  林雀视线在教室里游走了一圈,微笑着说:“大家好,我是林雀。”
  她转身在宋颖的名字下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宋颖字体差不多大。
  苏栋把手举得高高地:“老师,我这儿有座,新同学坐过来刚刚好!”
  末了,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书桌。
  林雀:“……”
  现在班上只有两个空位。
  都在后排的位置。
  一个在那个一直挑事儿的苏栋身旁。
  林雀观察到苏栋的头发打了发蜡,根根直立,梳得油光水滑,眼神儿一直在她和宋颖身上来回晃。
  摇头摆尾的样子,看上去很皮。
  林雀心里对他打了个叉。
  转而看向他后面的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身旁也有一个空座。
  其实,早在林雀刚进入教室的时候,她就看到了他。
  第一眼,就落在了他身上。
  男生靠窗坐着,幼稚丑萌的校服被他穿得像是高端奢侈品,校服穿在他身上,仿佛连普通的布料都升级成了绸缎质感。`思`兔`在`線`閱`讀`
  他有着非常流畅漂亮的肩胛骨,将后背抵在墙上,万分慵懒地摆弄着手机。
  与四周压抑浓重的学习氛围格格不入。
  ——违和,但不讨人厌。
  她看着他的侧颜。
  轮廓分明,硬朗却不失精致。
  面容在黄色阳光的笼罩下,模糊了次元的概念,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很帅的一个男生。
  她想,这个男生,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鹿鸣。
  她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
  男生坐姿散漫,气质却十分冷冽,充斥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
  攻击性和距离感十足,让她不是很舒服。
  一个皮,一个冷。
  都不是做同桌的好人选。
  林雀看向班主任,想看看他怎么安排。
  苏栋身子往后靠了靠,和身后的几个同学八卦:“诶,你们说,刘玉涛会不会给阿鸣安排同桌?”
  鹿鸣身后的沈晗扬说:“我觉得不会,谁都知道阿鸣不喜欢有人坐他身边,刘玉涛那个和事佬,和咱们都不敢对着干,哪敢强迫阿鸣啊。”
  苏栋同情地往林雀和宋颖方向看过去:“咱可怜的新同学,八成要搬讲台上自成一桌了。”
  刘玉涛素来是个不开罪学生的人,他看了眼台下的两个问题少年,没擅自给他们安排同桌。
  他把这颗烫手山药丢给了学生:“上次咱们开班会的时候,同学们不是想要自由组合座位吗?这次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自己挑座位。”
  学生反响激烈:“哇——”
  “真的假的啊?”
  “那不是可以男女同桌了?劳资看腻了男人那张油腻腻的脸了好吗?”
  “滚!我还嫌你臭呢!”
  “我要女同桌,我要女同桌!”
  刘玉涛拍了下桌子,力道不重,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哐——”:“咱们是有条件的啊,你们必须得以学习为重,要是月考平均成绩下降了,哪怕就下滑了一分,你们都得服从老师的安排调整座位,听到没?”
  得到了敷衍地回答:“听到了。”
  “那行,你们开始换吧。”
  刘玉涛没走,站在讲台上看他们换座位,等着都坐好后,看看哪里有空缺,再把新同学填进去。
  座位很快换得差不多,除了后排的位置没动,其他的都变了。
  刘玉涛头痛。
  因为他最想调换的空座丝毫没变。
  ——还是剩下了苏栋和鹿鸣两个人单桌。
  沈晗扬“噗”得一声笑出声:“苏栋,你真的是狗不理啊,自由组合都没人选你。”
  苏栋脸憋得通红:“那是他们眼光差!”
  他话音刚落,一个男生从第一排最右边的位置站了起来,走到他身旁,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坐这里吗?”
  苏栋利落地把脚从椅子上抬起来:“能,赶紧坐。”
  男生坐了下来。
  苏栋乐开了花,扬眉吐气地晃了下`身体:“你们总说我是狗不理,看见没,现在劳资有同桌了!你们再看看阿鸣,他身边连个阿猫阿狗的都没有,他才是……”
  鹿鸣保持着打游戏的姿势,只飞了个眼神过去。
  称不上凶残,但足够漠然。
  看得苏栋浑身发毛,他打了个冷颤,生生把到了嘴边的狗不理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