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想和你在一起》作者:暖夕夏

helene 上傳於:2018-07-26  大小:51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想和你在一起》作者:暖夕夏

文案:
傅为止有一个爱好:他生气的时候总喜欢摁着盛浅予的脑袋,强硬的将嘴里的烟悉数渡进她嘴里。
盛浅予也有一个爱好:她特别喜欢傅为止将她摁在床上,看他单手解皮带的模样。

主角:傅为止盛浅予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狼一般的眼睛
  盛浅予一手支着下巴,双眼微眯,看向窗外。
  整个车厢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嘈杂声,打眼一看,全是一片橄榄绿。
  她微微活动一下双腿,对身边年轻的士兵说道,“麻烦让一下,我想出去。”
  她声音轻柔,长相精致,年轻士兵本能的从脸红到耳根,利索跟同伴起身,让她出去。
  旁边稍胖一点的士兵看她走开以后,打趣同伴,“是不是好久没见过美女了啊,反应这么大。”
  脸红士兵看他一眼,“这么漂亮的美女,难道你以前见过?”
  “见过是没见过,”微胖士兵嘿嘿一笑,“但是我见过跟她差不多的美男啊。”
  他胳膊搭在他身上,哥俩好的模样凑近他耳边悄悄说道,“难得你不觉得我们老大长的很好看么?”
  ***
  盛浅予跟着指示牌找到小卖部,掏钱买了瓶水。
  白色的瓶盖上带着细小的刺身,只是一个不小心便被扎了手。她拧眉,随意的甩了甩手喝了几口润了下嗓子才慢吞吞往回走。
  两个车厢衔接处是一个吸烟室,她下意识的低头闭气想匆匆走过。她步伐太过又没有注意前方,迎面便撞上了刚从里面出来的傅为止。
  “嘶”她捂着被撞的酸涩疼痛的鼻子,眼睛本能的开始流眼泪。
  “对不起”她绵软的嗓音轻轻柔柔,一边揉着鼻子一边抬头跟撞到的人道歉。
  她才到他肩膀,眼睛直视的地方便是他胸膛,目光直上,心里却在嘀咕,“怪不得撞的她那么疼,看起来都好硬。”
  跟她对视的一双眼睛,低敛沉稳,毫无波澜。
  却让盛浅予想到一种动物,狼。
  伺机而动,一击即中,没有任何猎物能逃开他的捕猎。
  她将手放下,轻笑一声,“不好意思,刚才撞到你了。”
  “没事。”冷硬的两个字不带感情的从薄唇抿出,他看着眼前瘦小的人,像是看一只弱鸡。
  盛浅予微点头,礼貌的侧身离开。
  她坐回原位,手里摩攃着水瓶。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心里有几分轻松。
  刚才脸红的士兵咳了咳嗓子,不好意思的搭话道,“小姐你一个人这是要去哪啊?”
  盛浅予小脸绽开几分笑容,轻声回答,“平潭。”
  “你也去平潭啊,我们也是,”他挠了挠头,憨笑道,“不过我们是要去那里的一个小山村训练。”
  “你叫我盛浅予就好,小姐听着难受。”她调笑,一双笑弯的眼睛像是里面藏着一轮太阳,明媚温暖。
  脸红的士兵有些不好意思,想着小姐两字确实不好听,有些尴尬的改口叫盛小姐。
  脸红士兵叫林牧,是傅为止的警卫员。
  “我们老大虽然看着年轻,但是已经是少校了。”他一脸崇拜,“不了解的人都说他是靠家里关系才有这个军衔,只有我们知道,老大的实力根本无人能比。”
  旁边微胖的士兵也止不住的点头,对于队友的话很是认同。
  盛浅予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是对军人的敬意。
  我们之所以看到光明,是因为有人抵挡住了黑暗。而军人,便是这么一群可敬又可爱的人。
  ***
  路上的四个多小时因为林牧的关系,倒也过的很快。等广播通知十分钟后到平潭时,她还有些惊讶。
  林牧有些羞赧的挠挠头,“没想到跟你说了这么长时间,你可千万别嫌我烦。”
  盛浅予摇摇头,明亮温暖的微笑缓缓绽开,“我很开心,知道了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聊。”
  “让人民群众先下车,有困难就帮忙,待会别给我丢人。”冷硬却又十分男人味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盛浅予下意识的抬头望去。
  是傅为止,他站在车厢头,对着一群橄榄绿发号施令。
  “是。”干脆利落的回答,掷地有声。
  只是,这一个车厢好像就她自己一个人民群众。
  林牧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转头问她,“你行李多么,待会我们帮你般。”
  她摇摇头,“就一个很小的行李箱。”
  在三天前,她就已经把所有要用到的东西快递过去了,这次出门只带了一个很小的行李箱而已。
  于是在所有人的目送下,她推着一个极小的箱子慢吞吞的下了车。
  身后,那极具侵略性的眼神也逐渐消失。
  ***
  她来的这个地方是平潭下一个很小的村庄,从车站出来后还要坐三个小时的大巴。
  迷迷糊糊在车上睡了三个小时,下车的一瞬间还有些恍惚。
  不过在看到朝她招手的年轻人后,瞬间清醒了过来。
  许杰也算是她的小学弟,今年大三,是她拜托大学老师帮她找的联系人。
  她笑开,对着他走过去,“你是不是来很早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也刚来,学姐不用客气。要是让王老师知道我没照顾好你,回去肯定要挂我的。”他接过她的行李箱,开玩笑说道。
  村里的建设还不错,道路都是水泥,一排排平房整齐有致。因为快到饭点的关系,每路过一家都会闻到浓郁的香味。
  “学姐订的那个小旅馆就在我家隔壁,快递的东西也已经到了,我都放在你房间里了。”许杰眼里有着笑意,对这位原道而来的美女学姐很有好感。
  “麻烦你了。”盛浅予笑笑,明亮的目光含着真成的谢意。
  “不麻烦,就是学姐不要嫌弃,这里毕竟不是上海住的条件没有那么好,但干净是肯定的。”
  “我不介意的,有住的地方我已经很满意了。”
  许杰到底年轻,满满的朝气。他笑意灿烂,“等会我们先把行李放着,然后一起去我家吃饭。”
  盛浅予本想拒绝,不过毕竟初次到访,去别人家拜访一下也是应该的。这么一想便点头答应下来。
  安静的路上后方传来汽车尾气的声音,盛浅予下意识的往后看,五辆军用大卡车便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随后,一辆接着一辆的路过两人身边。
  她抬头看去,后面的车棚里坐着整齐有序的橄榄绿。
  最后一辆大卡车路过,便猝不及然的对上一双狼一般的眼眸。


第2章 我还以为你想不开呢
  浓黑的汽车尾气留下一地狼烟,她看着远走的汽车,缓缓的勾了勾唇。
  许杰看了一眼大卡车开口道,“好像是来训练的部队,就在我们村子的东面。我有个发小励志想当军人,这次还想去问一下收不收人呢。”
  “英雄热血,保卫国家,是你们大部分男生的梦想吧。”她随口应道。
  许杰的家不远,走了能有五分钟,便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站在门口朝着两人挥手。
  他朝家里喊了声,“孩他妈,客人到了。”
  许杰笑笑,“那是我爸,嗓门有些大,你别介意。”
  “不会。”她笑的真诚。│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许叔您好,我叫盛浅予。这段日子可能要打扰你了。”
  “不打扰不打扰。”许叔身上带着农民的淳朴,笑起来很憨厚,“快进去吧,你田姨饭快坐好了。”
  许杰的家虽然不是城里的精致豪华,但是格外温暖干净。像是一家人的生活。
  许杰的妈妈很爽朗,她将饭菜端上桌,笑意盈盈的说道,“浅予多吃点,这些菜都是自家种的,绝对没有污染。”
  “好。”盛浅予夹了一口青菜,翠绿的枝叶鲜嫩多汁,只是简单的翻炒已是美味。
  一家人吃饭没有那么多食不言的讲究,许叔一边将鸡肉往盛浅予那边挪一边问道,“我听许杰说你想学剪纸?”
  “对。”她挑了块土家鸡,“我有个婚庆公司,想多学点这种喜庆的东西以后能用的上。”
  “多学点好啊。”许叔有点感慨,“这门手艺都快失传了,虽然说被国家列为文化遗产,但是想传承下去,现在又有多少人肯学。”
  “香火传承,血脉不断,不会失传的,”她安慰。
  “好了,快吃菜,饭桌上谈这种话题是嫌我做的菜不好吃么?”田姨白了老公一眼,对着盛浅予却是一个劲的给她夹菜。
  许叔不敢吭声只能默默的往嘴里扒饭。
  盛浅予甜甜一笑,“田姨做的饭很好吃,我走的时候还想打包带走呢。”
  “那就常来,寒暑假跟许杰一起回来,阿姨就喜欢给你们做饭吃。”
  许杰在一边点头,很是赞同。
  ***
  吃完饭没坐多久,许杰就带着她去拜访那位剪纸老师傅。
  她听老师说那位师傅今年应该七十多岁,做这门手艺也有六十多年了。在剪纸的圈子中是一位很出名的老师傅了。
  四合院般的屋子,不大但饱经风霜,历经岁月的痕迹像是荣耀刻画在每一块水泥砖上。
  院中的老人正带着老花镜一切一剪都格外小心翼翼,像是掌心的孩子细心对待。他身前的一堆剪纸,各有姿态,千形百怪。
  许是听到脚步声才慢慢抬头望过来。
  “秦爷爷,我过来看你了。”许杰走过去蹲在他面前,眼里有着对老人的思念和敬重。
  “许小子放假了?”他笑笑,“亏你有良心,还记得来看我。”
  “瞧你说的,我哪次放假不回来看你,你就知道把我当小白眼狼。”
  “那你跟我说说,后面这姑娘是我孙媳妇?”
  “爷爷,”许杰羞红脸,他为他介绍,“这是我学姐,想跟你来学一段时间的剪纸。”
  盛浅予也蹲下`身,态度谦和有礼,“爷爷好,我是盛浅予,想来跟你学一下这门技艺。”
  “好啊。”他欣然答应,“只要你不嫌烦,随时都可以过来。”
  她点点头,眼里有着欣喜。
  许杰先回去了,她自己留下来跟着秦老一笔一划的学习最基础的剪纸。
  ***
  红彤彤的太阳开始下移,盛浅予身边已经一堆废纸。
  她神情安静,一点不显急躁,从从容容,像是不过在凡尘走一遭。
  秦老对她的心性很是满意,将手里的剪刀放下,说道,“今天先到这里吧,快回去休息,明天才算是正式学习。”
  她还有点懵,全身心的注意力都在剪纸上,顿了一会才点点头,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指站起身,“那秦爷爷我先回去了,你也不要太劳累。”
  出了门,外面是一片葱葱郁郁的山林,已是夏初很多树木开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