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娇宠圣意/陛下是个早死鬼》作者:盛世清歌

huangxilab 上傳於:2018-07-26  大小:290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娇宠圣意
作者:盛世清歌

文案

宫里进来一个高姑娘,这高姑娘是个马屁精。
把她想讨好的人,全部都拍了一遍马屁,通体舒泰。
不过皇上初次招她侍寝时,她发挥失常,拍到了马蹄子上。
刚碰到她一根手指,她就大叫:皇上好棒棒,皇上好厉害!
她就可怜巴巴被撵出去了。
后来,皇上又来了教训她一顿,她张嘴却说不出话,嗓子喊哑了。

温柔腹黑大灰狼 x 大智若愚小白云
系列文《独宠圣心》已完结~

1.《独宠圣心》先皇和人生赢家高太后的故事,先皇长命百岁。平行世界,设定不全一样,不看前文不影响。
2.本文有毒无厘头,慎重阅读。

内容标签: 甜文 爽文

主角:高云云、萧恒 ┃ 配角: ┃ 其它:
==================

☆、001 死神来了

  
  今年后宫大选,储秀宫里进来一个圆脸讨喜的小姑娘。
  这姑娘讨喜到什么程度,连身边的太监宫女听她说话,都如沐春风。
  就是总受人牵连受苦受难,可怜巴巴的惹人怜。
  “姓蒋的,你是右相之女又如何,还不是身边人都被你牵连了。你这个惹祸精,跟着你的人都一一倒了大霉,不是断了腿就是破了相,谁沾了你谁倒霉!云云是最惨的,跟着你都把嘴唇磕肿了,眼睛也青了,幸好我在旁边拉上一把,否则她昨日就没了。”
  一粉衣女子昂首挺胸,趾高气昂地冲着人叫骂道,边说还边拉着一个瘦小的姑娘。
  正是圆圆脸的讨喜小姑娘,高云云。
  “你、你信口开河,三岁时我爹就找大师给我算过命了,大师说我是大富大贵之命,你才是惹祸精,扫把星。云云今早跟你一起吃早饭,你用勺子喂她吃口粥,差点把她呛死,你怎么不说?”
  蒋芳边说边用力去拽高云云,想把她扯到自己跟前来。
  这两位都是高官之女,一位是右相之女,另一位是刑部尚书之女,其父都是手握重权的肱股之臣,家世背景和才貌都是一等一的,从小掐到大的。
  当今圣上二十有五,皇后之位虚悬,因此三年一届的选秀,让诸位贵女都挤破了脑袋,想要当这人上人。
  “两位姐姐别吵了,你们都是吉人天相的命格,以后都会大富大贵,只是最近比较倒霉而已。”
  高云云一脸为难地规劝,她站在中间被扯来扯去,整个人像块破布似的,着实晃得头都晕了。
  她说的话全是真心话,这两位当真是大富大贵之命。
  她们二人周身缠绕着厚重的白气,中间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金气,金气乃是贵气,也是福气。
  至少这两位嫁个门当户对的王侯将相,是不成问题的。
  只不过说她们俩最近倒霉也是真的,因为她们遇到了“死神”高云云,她就是一切倒霉的源头。
  如果她们也跟她一样有一双不同的眼睛,就能看见高云云周身一片浓重的黑雾缭绕,透着一股死气,分明就是死期将至。
  甚至那黑气还会动弹,在这两人推搡高云云的时候,她身上的黑气像是一头不知餍足的巨兽一般,气势汹汹地冲过去,吞吃两人身上的金气。
  “两位姐姐快放开我,不然你们就要受伤了,真的要小心,不要再推了。啊——”
  高云云满脸惊恐地劝说,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出她们的钳制。
  不过她这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已经被推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嘎达——”一声闷响,她整张脸直接白了,开始痛苦地惨叫。
  胳膊肯定断了,想骂娘。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她!
  “云云,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紧接着七手八脚地涌上来。
  几个照顾她们的宫女,吓得面无人色,这都第几起无妄之灾了。
  这届秀女们简直弱不禁风到一定地步了,断胳膊断腿的完全是正常事儿,身体起疹子更是数不胜数。
  根本不像是进了贵气十足的储秀宫,倒像是进了瘟疫隔离区,没病没灾的,都不好意思说今年自己来参加选秀了。
  宫女们小心翼翼地将她搀扶到一旁坐下,立刻把太医请过来,诊脉、上药。
  她的手臂倒是没断,但是脱臼了,太医把她正骨的时候,可把她疼得眼泪汪汪。
  站在周遭围观的小主们,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主动远离了那两位贵女。
  事实证明这两位都是扫把星,傻子才往前凑。
  瞧瞧高云云那张苦逼兮兮的小圆脸哟,遭了这一趟罪之后,似乎都变得瘦了些。
  蒋芳和许雯两个何时受过这种冷遇,气得都快呕出一口血了。
  她俩自小就是人群的焦点,进宫之后,隐隐已是秀女两派的首领,如今却是猫狗都嫌的状态,当真是白了一张脸。
  张口想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两位姐姐无需挂怀,我自小就睡觉不老实,总爱踢被子。最近几日气温变化,夜里着了凉,所以有些昏昏沉沉的使不上力气,方才不小心摔了,还带得你俩受累。”
  高云云身上的疼痛稍缓,立刻就轻声细语地开口。
  既是宽慰这二人,也是说给别人听的,证明是她自己的问题,与她们俩无关。
  蒋芳二人面色稍缓,心里舒坦了不少,拉住她的手道:“好妹妹,这次你受苦了,我会记得的。”
  众位秀女留下来,继续接受规矩的教导,高云云则由宫女搀扶着往休息的地方走,还有个姑姑陪同。
  她临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整齐站好的秀女们,眼神停留在蒋芳二人身上片刻,才小心地收回来,嘴上轻叹了一口气。
  那二人身上丝丝缕缕的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只剩下一团寻常的白气。
  甚至在金气逐渐减少的情况下,那白气之中竟然生出了黑点,慢慢聚拢,眼看就要生成与高云云身上一样的黑气了。
  她不能再靠近她们俩了,否则迟早有一日,死于非命的就成了她们二人。
  下一个替她保命的人是谁呢?
  高云云的小圆脸上尽是忧愁的神色,无意识地抠着手指甲,这是她习惯性的动作。
  不过如今她一只手不能动弹了,手指一动就疼得很,眉头跳了跳,只好作罢。
  瞧瞧,老天爷是多记恨她的存在啊,就连抠个手都那么不顺利,有眼无珠的老处男!
  只见白光一闪,几乎刺瞎了人的眼睛,紧接着“轰隆隆”天边一阵巨响,一道雷直接劈了下来。
  高云云和身后陪着的两个人顿时停下了脚步,三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鼻尖甚至闻到一片焦糊味。
  “这好好的天,怎么说打雷就打雷,也没有要下雨的预兆啊,像是要劈死人呢。”小宫女惨白着一张脸,伸手拍了拍胸口。
  “胡吣什么,小心被哪位贵主子听见,撕了你这张嘴。”管事姑姑立刻呵斥道。
  顿时三人之间又陷入了一片寂静,唯有高云云面无血色,两条腿发软几乎迈不开步子。
  这小宫女说不定真的说中了,老天爷就是想劈死她,人渣!`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眼见天色又要变得昏沉,高云云翻了个白眼,轻声嘀咕道:“你别恼,我骂我自己人渣啊,你最棒你天宫三千万佳丽,一夜七千次郎不在话下。”
  把老天爷哄好了,高云云看了看自己周身黑雾缭绕的模样,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她整天活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之中,身上的黑雾倒是精神满满,这会儿还不消停,张牙舞爪地去撕扯身后宫女和姑姑身上那点零星的金光。
  吞吃进腹中之后,那两位身上就开始暗生黑气了。
  天杀的倒霉玩意儿!
  她进入储秀宫,才刚通过初选,就已经把一整个储秀宫里的秀女,都带的小病小灾不断了,这还是她克制的结果。
  再找不到给她喂福气的大贵人,她迟早横死街头。
  她身上这些黑气着实霸道,要知道留在储秀宫里等二选的秀女,大部分都是家世显赫的贵女,身上自带福气,就这样都几天内就被吞噬殆尽。
  高云云如今也不考虑选秀的事情,每天只想着自己会怎么死了。
  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
  可能现在天上掉下一坨鸟屎,砸她头上,她就一命呜呼了。
  三人一路穿过一座小花园,忽而高云云看到旁边的一座凉亭里,金气和紫气冲天,整个人浑然一惊。
  从她出生以来,就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能够看到众人身上的气运。
  但是她所看到的气运只有三种颜色,黑、白、金,紫色是她头一回瞧见。
  然而她眼睛一眨,又看到凉亭里充满了无数的黑气,张牙舞爪的随时准备冲过来一般。
  高云云彻底懵了,这是怎么一个情况?
  凉亭周围都被纱布遮掩,隐隐绰绰的看见里面有人影,但是究竟几个人她也分不清。
  由于这三种气息太过强盛,她也不清楚究竟是谁身上产生的,她的内心蠢蠢欲动。
  如今的她,急缺给她福气保命的人,显然凉亭里就有一个极其富贵的人。
  “小主,你手臂受伤了,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跟着来的姑姑显然看出了她的犹豫,立刻催促道。
  身在后宫多年,这位姑姑显然知道,这些秀女的手段层出不穷。
  这凉亭外面围着的有太监也有宫女,那么严严实实的状态,显然里面坐着的人是大贵人。
  若是宫妃倒罢了,要是遇上九五之尊,甚至是进宫请安的王爷一类,跟小主起了冲突的话,恐怕她这个掌事姑姑要倒霉了。
  “姑姑跟外面的太监,讨口水给我喝好不好?你就去问问,里面的人若是不愿意就罢了,我站在那边等你,保证不出乱子。我真的口渴,姑姑你看我嘴都起皮了。”
  她抬头,可怜巴巴地求情,嘴巴微微一抿,想要给姑姑展示自己干裂的嘴唇。
  结果牙齿轻轻一碰,直接开始呲血了,血珠子直接滚了下来。
  两人都是一阵无语,最后这位姑姑看在她委屈巴巴的状态,妥协了。
  她还真怕这位小主一下子想不开,直接把胳膊拧下来给她,就为了一口水就把嘴唇给咬破了。
  高云云则在内心里狂翻白眼,她应该感谢她半死不活的状态吗?
  碰一碰就见血,每一次呼吸,都是老天爷对她的心慈手软,让她又苟延残喘了一口气。
  “那奴婢就去要水了,主子们不喜欢爱钻营的人,小主自己掂量好了,到时候若是出什么事儿,一切与奴婢无关。”
  掌事姑姑临走之前,还给她打了个预防针。
  高云云点头如捣蒜,睁着一双大眼睛,乖巧得像条等待骨头扔过来的小狗。
  掌事姑姑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