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肖叔叔总是在生气/肖叔叔》作者:小醋

a1424146016 上傳於:2018-08-04  大小:634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肖叔叔总是在生气/肖叔叔
作者:小醋

文案一:
肖一墨年方二十八,是圈内矜傲的贵公子,辈分极高,就连商界大佬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肖叔叔”。
他有一句名言:女人不能宠,容易蹬鼻子上脸。
后来,他的名言改了:我的女人,宠到上脸时最美。
应紫:……
应紫:你换个人宠行吗?

文案二:
一开始是漫不经心的。
后来却刻骨铭心。
他自命不凡,没想到会栽在这么一个小丫头身上。当那双眼泪光盈盈地看着他时,他想把胸口划拉开,取出那颗滚烫的心给她。
公告:本文将于周六入v,当日三更并洒红包雨,感谢支持正版,鞠躬~
阅读指南:
1、先婚后爱,点石成金金融新贵直男癌vs声如天籁娇怯温柔小犟包,强势围观直男癌打脸日常。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励志人生 甜文

主角:应紫,肖一墨 ┃ 配角:卫时年 ┃ 其它:
==============

第1章 象牙白(一)
《肖叔叔》
(又名《应是姹紫嫣红时》)
by小醋

第一章象牙白(一)
【——皮肤是剔透细腻的象牙白,看起来分外柔软莹润。】

-
应紫急匆匆地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一路疾奔进了爱莎大酒店的大厅。
一看时间,已经六点零八分了,婚宴应该开始了。

今天周末,一个远亲结婚,学校里原本四点就没课了,偏偏辅导员临时布置了个任务拖延了一个小时,过来时又碰到了晚高峰,一路堵到目的地。

酒店里婚宴同时有好几家,她转了一圈才找到地方,还没进去,就看到里面出来两个人,一个走在前面气冲冲的,正是她爸应凯,而她妈程云雅则焦急地跟在身后,拽着应凯的手想让他停下。

“爸、妈,你们怎么出来了?”应紫纳闷了。
“走,这喜酒没法喝了。”应凯脸色铁青地招呼。

“你这脾气可真是,”程云雅一脸的无奈,“你表姨太忙了,一时招待不周而已,你这甩手就走不是太不给人面子了?”
“小紫这才晚到几分钟,他婚宴还没开始就把小紫的位置给别人占了,有这样排坐席的吗?这不明摆着赶我们走吗?”应凯恼火地道。
程云雅也有些急了:“你还当咱们是以前的应家吗?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你还欠着人家钱呢,能给你个位置就不错了!”

好像被点了穴似的,应凯一下子没了声息。
应紫连忙打圆场:“爸,坐哪里不都一样,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非得和你们坐一起,不就是一顿饭吗?好了好了,回去吧。”

应凯一动不动,刚才还十足的精神气仿佛被抽空了。

程云雅后悔刚才的失言,只好柔声道:“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可今天你真不能走,走了以后两家还怎么见面?还要被人说闲话,何必呢?”
应凯颓然道:“我知道,他们现在都瞧不起我,是我连累了你们。”
程云雅的眼圈红了:“别说这样的话了,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应紫趁机一边一个拖着父母往里走去,撒娇着道:“好啦,我们快进去喝喜酒吧,都送了礼金了,总得要吃回来,我肚子都快饿死了。”
程云雅捏了捏她的鼻子:“瞧你这馋嘴的模样。”
“注意点形象,别被人看笑话。”应凯很严肃地教育道。
应紫乖乖地应了一声,一边一个拉着父母进了宴会厅。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两年对这句话应紫有了深刻的体会。
小时候应家也是富豪之家,应紫的爷爷白手起家,创办了一家制衣厂,随后通过内贸外贸渐渐积累了原始资本,到他去世的时候,应歌集团已经实现了多元化的生产,在际安市商圈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

应紫的爷爷有两个儿子,应凯排行老大,娶了程云雅生了应紫,夫妻恩爱和睦,在应紫高中以前,就是一个衣食无忧、幸福快乐的小公主。

高一时,爷爷病逝了,临终前权衡再三,把公司交给了应凯。应紫爷爷这个主心骨一走,家族企业的弊端一下子就暴露无遗了。应凯的性格有些急躁冲动,又没有应紫爷爷的威信和手段,公司里的一些亲戚和老股东都不太买他的帐,阴奉阳违,没两年公司里就腐败成风,据说就连最下面制衣厂的组长都往外偷面料和成衣,造成了服饰分公司连年亏损的窘况。

三年前,公司负责服饰业务的叔叔应轩突然出走,带走了服饰分公司的大部分骨干和资金,另起炉灶,公司几近瘫痪,应凯这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不得不变卖了大量资产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作,至此,应歌集团一蹶不振。最糟糕的是,亲弟弟的这一次背叛让应凯大受打击,为此做了一个不明智的决定——集中公司所有资金进军了房地产业。

房地产业的水太深了,各种政策法规牵一发而动全身,投资周期长,对资金的流动性要求更高,应凯一入场便被现实打了一个狠狠的耳光。他在地价最火爆的时候入场,拍下了一块城郊的地打算建商业中心,谁知道前两年国家打压房价地价,他刚一买入地价就直线下跌,建到一半全国房地产都进入了冰冻期,直接影响了招商和预售,资金一下子就卡住了。

应凯焦头烂额,拆了东墙补西墙,最后公司几近破产,项目也就此停工成了烂尾楼。今年以来,应凯和程云雅几乎把家里亲戚能借的都借遍了,以致于亲戚一见他们就躲,和从前的风光几乎是天差地别。

今天这婚宴要放在从前,那些亲戚都是靠应家吃饭的,应凯他们一家三口是要被安排到主桌去的,也难怪应凯接受不了现在的落差。

这家亲戚是做工程的,应爷爷在时照拂过一阵,这些年业务拓展得很不错,出手豪阔,爱莎大酒店是五星级的,一桌的价格应该在一万五上下,宴会厅里满满当当地摆了五六十桌。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原来的位置已经被别人占了,他们不得不在最角落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一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可婚宴不知怎么还没有开始。旁边坐的亲戚他们也不认识,随口聊了两句,听说是有个重要人物还没到,得再等一会儿。

没过几分钟,正门那里传来了一阵说笑声,今天婚宴的男方主人和长辈们簇拥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应紫抬起头来一瞧,呼吸骤然停滞了几秒。
人群中间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身形颀长挺拔,五官隽秀,一双眼睛尤其漂亮,双目狭长,眼尾略略上挑,那目光漫不经心地穿过人群,神情中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矜贵傲慢。

“这人是谁?看起来来头不小。”
“肖一墨啊,肖家最小的那个儿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旁边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肖家?怪不得这么多人等他一个,程家这次的面子可真不小啊。”
“人家那可不光是富二代,还打从小就是天才,十九岁就从际安大学少科班毕业出国留学,从国外回来后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听说他投资的项目利润率都能翻个好几番,一块破石头都能让他变成金子。”
同桌的人羡慕地八卦着。

应紫垂下眼睑,专心地开始数着茶盅里的茶叶片。
程云雅盯着那身影看了一会儿,轻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肖家那个老小。”
应凯有些坐立不安,想上前打招呼,最后终于还是颓然地靠在了椅子上,强笑着道:“算了,哪还能认识我们啊。”

婚宴终于开始了。
五星级酒店的宴席的确和普通的不一样,即精致又美味,应紫这一个星期都在学校食堂吃的,又是这个点了,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也顾不得看中间噱头十足的新人,专心致志地吃了起来。
+思+兔+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腰上被戳了一下,应紫愕然抬起头来,一看,小叔应轩一家人站在他们饭桌前,正笑着招呼:“哥,嫂子,你们怎么坐在这么角落里,我们找了好大一圈。”

应凯脸色铁青地坐在位置上,闷头喝了一口酒,理都没理他们。
程云雅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不就吃顿饭嘛,哪都一样。”

“嫂子,你得劝劝哥,”应轩的老婆李薇笑着道,“没这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房地产那是哥能玩得起的吗?趁早把项目拍卖了破产清算,把那些债都还了。阿轩可念着旧呢,到时候没地方去了就到我们公司来,给哥安排个混口饭吃的位置总是有的。”

前些年应凯当家的时候,李薇就憋着一股子劲,这下可算扬眉吐气了,话里话外,极尽嘲讽。
应凯的脑门上青筋暴跳,眼看着就要憋不住火了。

程云雅向来温柔,并不擅长口舌之争,又羞又气,颤声道:“你们……别欺人太甚好不好?”
“小婶婶,”应紫在旁边站了起来,不动声色地挡在了应凯的身前,“今天这喜宴场面这么大,闹起来你们面子上能好看到哪里去?不如自管自吃点好的,你说呢?”

“呦,我这大侄女可真能说话,”李薇冷笑了一声,“谁能跟你们家闹,都破落成这样了还要硬撑着面子。”
“妈,别说了,你一片好心人家可还当你驴肝肺呢,”堂妹应倩在一旁嗲嗲地帮腔,“我姐那可是心高气傲的小公主,人家那是要当音乐家的。”
“对哦,小紫,你的手指怎么了?别是拿当音乐家的手去洗盘子了吧?”李薇佯做一脸的关切,“要多少学费,婶婶这里拿就是了,哦,我都忘了,你现在读师范,拿国家补贴呢……”

应紫的脸刷地一下白了。
餐桌被轻敲了一下,发出了“叮叮”的脆响,众人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餐桌旁站了一群人,中间那个手里拿着一杯淡金色的干白,神情矜淡地看着他们,正是那位点石成金的金融新贵肖一墨。

原本剑拔弩张的两兄弟一下子没了锋芒,李薇率先回过神来,满面笑容地朝着肖一墨走去:“肖先生,真是幸——”

肖一墨视若无睹,清冷的目光越过李薇,落在了应凯身上。
“应先生吗?”他淡淡地问,“锦地大厦的项目,应该是贵公司在运作吧?”

锦地大厦就是公司的那个烂尾楼。
应凯懵了一下,本能地点了点头。

肖一墨微微颔首:“明天我的助理会接洽你,麻烦你做好准备,如果合适的话,当天就可以签投资合同,资金下月就可以到账。”

应凯傻眼了。
应轩和李薇也傻眼了。
“这……肖先生……”李薇不甘心地嗫嚅道,“那是烂尾楼,据说……”

肖一墨扫了她一眼,眼神淡漠。
李薇噤声了。

应凯语无伦次地道:“好,没问题,谢谢肖先生,这个……”
肖一墨接口道:“应先生客气了,希望合作愉快,能让锦地项目成功盈利。”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