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考官皆敌派》作者:文理风

anny528218 上傳於:2018-08-09  大小:749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考官皆敌派
作者:文理风
文案

大将军失忆考科举,满朝文官皆胆颤!

三年前,田仲受伤失忆,流落幽州,三年后,田仲因为京城口音,想要进京寻亲和弄清楚自己是谁,只可惜囊中羞涩,前路难行。

为了顺利进京,田仲心生一计,决定去打打科考的秋风。只是秋风打上了,可他的考官们看他的眼神怎么都怪怪的?

比如:院试考官刚一见他,两眼一翻直接吓晕了。

乡试考官没考前装算命的拼命忽悠他。

会试众考官组团来参观他。

后来,田仲才知道,原来这些考官,当年都是他死对头那一伙的!

这是一个理科生被现实逼成武科生,然后把自己整失忆成为文科生的故事。

阅读指南:


①本文轻松男主言情文,无宅斗,无宫斗,架空历史。
②剧情流,言情文,男主田仲,女主赵瑶,女主出场很晚。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励志人生 科举 朝堂之上
主角:男主:田仲,字中也(失忆后:田二)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失忆
  荒凉的官道上,一个走商的车队正疲惫的沿着斜坡缓缓上爬。
  等终于爬上这个不大不小的斜坡后,车队的车夫们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小心翼翼的拉着缰绳,有几个车夫甚至还有闲空朝前方瞭望。
  而这一望,几个车夫顿时惊呼起来,其中一个更是控制不住惊喜的大喊道:
  “到了,到了,我们到幽州城了,大当家的,咱们到幽州了!”
  原本坐在车中的众人,听到喊声,纷纷伸出头来,等看到官道尽头那座巨大的城池,顿时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天呐,我们终于回来了!”
  “祖宗保佑,咱们终于活着回来了!”
  “幽州,真是幽州,大当家的,您快看,咱们到幽州了。”
  车队中央一个最大的马车的车门徒然打开,一个精壮的汉子从里面钻出来,抬头看向前方,等远远看到城郭上那两个古朴的篆字“幽州”,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们,终于活着回来了!
  张会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勉强按捺下心中的激动,站在车上直接大声喊道:“弟兄们,大家静一静,马上就要到幽州了,大家快点收拾一下,清点一下货物,准备好身份文书和路引,等下咱们好进城。”
  “是,大当家的。”
  这个时候再没有比进城更迫切的事了,众人一听,忙纷纷开始收拾东西和准备进城门要被查验的东西。
  张会也跳下马车,对马车里的一位老者说:“张伯,您把咱们的身份文书和路引还有等会要打点城门守卫的钱准备一下,我去后面看看货物。”
  “大当家的放心,老朽晓得,您快去后面看着那帮小子吧,省得那些小子毛手毛脚的,手上没个轻重,弄坏了货物。唉,为了这点货物,咱这一路上又是天灾,又是兵祸,也不知道值不值……”
  张会默然,这一路上,他何尝不是后悔不已,后悔当初一时鬼迷心窍,放着南方好好商道不走,偏偏跑到北方,打算趁着战乱发笔横财,富贵险中求,可谁知,唉!
  张会心中叹了一口气,对车里的老者说:“张伯放心,此次回去,我定然回南方好好呆着,再不干这没分寸的事了。”
  “大当家的能有这句话,老朽就放心了!”
  张会和张伯说完话,就直接朝后面的几辆马车走去。
  “怎么样,货物都清点好了吗?”
  “大当家的,”几个正在清点货物的手下忙对精壮汉子行礼,然后说:“大当家的放心,不用一个时辰就可以清点完。”
  “动作麻利点,小心别伤着货,大家都急着进城。”
  “是。”
  张会说完,正打算再去别处看看,最后面一辆马车突然打开车门,里面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从上面跳下来,一看到张会,立刻大声叫道:“大当家的,不好了。”
  张会这些日子最怕听到坏消息,一听到“不好了”三个字,顿时头皮一紧,直接对来人喝道:“张五,你瞎咋呼什么,什么不好了。”
  “大当家的,那个,那个人快不行了。”
  “谁?”
  “就是大当家的您救的那个人啊!”
  张会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自己前些日子还救了个人。
  当时那人一身是血,又身份不明,本来他没想救,只是在查看时,发现对方被血浸透的里衣,居然是上好的绸缎料子,于是,他就顺手让人给拉上了。
  毕竟万一要是个有身份的,等活了说不定能多个人脉或者赚笔活命钱。
  听到张五说对方快不行了,张会直接三步并两步走过去,抬脚上了马车。
  马车里,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静静的躺着,脸上的血迹早已被张五擦净,只是脸色苍白的可怕,连一点血丝都没有。
  张会先用手试了试青年的鼻息,果然微弱的很,又用手摸了摸颈部,转头对外面的张五说:“快去把张伯叫来。”
  张五立刻撒开脚丫子往中央的马车跑去。
  很快,张伯跟着张五匆匆的赶来,张会忙说:“张伯,您快来看看,我怎么看着这人有些不大好。”
  张伯扶着张五的手爬上马车,坐下,直接拉起青年的一只手,把了把脉,然后摇了摇头。
  “怎么样?”张会问道。
  张伯皱了皱眉,说:“不大好,烧虽然退了,可他之前受的伤太重了,头部也有伤,而且失血太多,只怕……”
  “只怕什么?”张会和张五两人忙问道。
  “只怕撑不过今天晚上了。”张伯说道。
  张会和张五一僵,张会指着青年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吗?要不再给他灌点药?”
  张伯摇摇头,把青年男子的手放下,说:“没用了,药救不得将死之人。大当家的,我劝您还是让小五拉他到旁边的村里找里正,等他去了,弄个地方埋了吧,这人已经没救了,他身上又没个身份文书或者路引,也不知道是谁,等会进城门盘问起来,咱们根本说不清。”
  张伯说完,慢慢的下了车,朝前面走去。
  张会和张五两人默默的看着躺在马车里的青年男子,最终,张会从里掏出半贯钱,给张五,说:
  “你拉他去旁边村里,找村里的里正,要是里正问起来,就说是咱车队里的伙计,路上不小心遇到了山匪……用这钱打点一下,等人去了,让他入土为安吧!”·思·兔·在·線·閱·讀·
  “知道了,大当家的。”张五应道,就要下去拉马车。
  “唉,等一下,”张会突然叫住张五,又从兜里摸出几十文钱,塞到张五手里,说:“去棺材铺给他买口棺材,让他在棺材铺停灵一天。”
  张五接过钱,说:“大当家的仁慈。”
  张会摆摆手:“就当给车队积福,快去吧!”
  .
  三年后
  “嘎~吱”
  田二一手提着一个硕大的包袱,一手推开自家破旧的木门,脚步轻松的跨过门槛。
  进屋后,田二把手中的大包袱小心的放在屋里唯一一件像样的家具八仙桌上,这才转身回去插上门。
  插完门后,田二伸手到怀里,摸出几枚铜钱,放在手里颠了颠,然后朝里面的炕床走去。
  北方的冬日往往极为寒冷,尤其夜里,更是滴水成冰,寒风刺骨,所以为了抵抗严寒,也为了能睡个暖和觉,无论贫富,几乎家家都会砌上炕床,用来冬日取暖。
  田二的茅屋虽然是借别人的,却也是有炕的,只不过他为了省钱,又自持年轻力壮不畏寒,因此从来不曾烧过。
  走到炕床旁,田二蹲下,用手在上面摸了摸,等摸到一块有些活动的红砖,微微一用力,红砖被抽了出来。然后田二伸进去掏了掏,掏出一个小包袱来。
  看到掏出的小包袱,田二笑了笑,直接拿着小包袱起身坐到炕上,然后把小包袱放在炕上解开,里面赫然是几块碎银和一些铜钱。
  田二把刚才从怀里摸出来的铜钱放进去,然后把所有的钱数了数,总共五两三十二文。
  看着这三年来存的所有钱,田二不由往后一仰叹了气:以这个攒法,他得什么时候才能攒够进京寻亲的钱?
  “在家闲着的都出来,来活了,送料子~送料子了,都出来~”
  田二正郁闷着,猛然听到外面的吆喝声,顿时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快速的把炕上的钱收好塞回炕床的洞里,拍上砖头,然后走了出去。
  “咦,是全二哥,又来活了?”田二走出门,看到村头正在吆喝的里正家的老二王全,走过去打招呼道。
  王全转过头,看到是田二,露出一丝笑意,语气轻快的说:“就知道这种赚钱的活你最急,果然我在这一吆喝,你就第一个蹦出来。”
  田二听了笑道:“二哥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不知这次是朝哪送,送多少?”
  “这次要石料是幽州城里的胡老爷,胡老爷打算在城外的庄子上修个园子,平时好带着家眷出来逛逛,大哥正好和胡府的管家熟,就拿下了这笔生意,”说到这,王全靠近田二,得意的说:“光方青石就要上万块,后面还有石狮子、石摆件什么的……”
  田二听了惊喜道:“这么多,那接了这活村里岂不是大半年都不用担心没活做了,王大哥果然有本事。”
  听到田二夸自家大哥,王全也与有荣焉,拍拍田二的肩说:“你快去石场吧,我在这再叫叫人。”
  “行,那我先过去了。”
  王家村的石场位于整个村的村后头,听说原本是个大沟,可有一年天大旱,沟里的水都干了,王家村的人才发现,原来沟底下是青石层。
  在这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呃,水没了,只剩石头,自然只能吃石头的年代,王家村的村民没办法,只能开始打石头卖给城里的大户人家换粮食,于是,王家村出了第一批石匠。
  后来,王家村的村民就形成了闲时打石头,忙时干农活的习惯,而原来的大沟,也成了现在的石场。
  田二走到村尾,就听到“叮叮当当”打石头的声音,再往前走几步,一个巨大的石矿坑出现在他眼前,石矿坑的边上,有一个斜坡通向坑底。
  沿着石矿坑的斜坡慢慢走到坑底,田二就看到许多石匠正在热火朝天的打着石头,而耳边的敲打声也变的震耳起来。
  田二朝周围看了看,没看到王家大哥的身影,就朝旁边一位正在打石头的青年大声问:“狗子哥,成大哥在哪?”
  十个打石头的八个耳聋,好在这位狗子哥打石头时间还不长,听的到田二的问话,一边打着石头一边大声说:“在里头呢,正在看着装车。”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