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火影]爱的战士宇智波》作者:不知海

笨鳥先飛 上傳於:2018-09-12  大小:1196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火影]爱的战士宇智波》作者:不知海

文案

“我是宇智波佐助。”

他平静而缓慢的回答,一双漆黑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说话间,一柄苦无滑落到他的手里直指向了我的脖子。
“回答我,你是谁。”

被年轻时的自己用凶器指着,我颇有些无奈的抓了抓脑后翘起来的短发:“我也是宇智波佐助啊……”

内容标签: 火影 幻想空间 穿越时空 少年漫
主角:宇智波佐助(恰啦助);宇智波佐助(原著佐助) ┃ 配角:宇智波鼬;大蛇丸;木叶村;晓组织 ┃ 其它:自攻自受;佐助自恋;究竟是恰啦助自恋还是原著佐助自恋;真不愧是爱的战士;鼬哥你欣慰吗

==================

第1章 我是宇智波佐助
  我在家里。
  我在自己的房间。
  我变小了。
  ……
  不对,严格来说也不能说是我变小了。
  我重生了。
  就在十分钟以前,我还雄心壮志的刚刚拿下木叶的上忍资格证跟鸣人炫耀着我成为上忍终究还是比他早了一个礼拜。
  十分钟之后我就因为得瑟过头没来得及听到鸣人的呼喊声而一脚踩空,从火影办公室外的楼梯上摔了下去。
  当时那一瞬间,我脑子里满是‘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天才忍者因为一脚踩空就此陨落’以及‘宇智波家之耻不小心把自己摔死在楼梯上的佐助’诸如此类的各种大字报标题。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甚至做好了被鸣人一顿嘲笑的准备,可我真的醒过来时,却发现了哪里微妙的不对劲。
  我在家里。
  我在自己的房间。
  我变小了。
  不对,严格来说是我重生了。
  我的身体缩水到了我十二岁时的大小,衣服却没跟着改变。木叶上忍丑出天际的绿马甲松松垮垮的套在我身上,刚一站起来,我就被自己长处一大截的裤脚给绊了个跟头。
  发现这一现象时,我甚至以为自己中了敌人的幻术。
  想了想我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先不论是否真的能有敌人越过重重阻碍来到木叶村最中心地带的火影办公室,就为了给我施下一个让我变小的幻觉。
  这个幻术无法用超级外挂金手指一号写轮眼看穿,这才是最根本意义上的不科学。
  我顶着自己十二岁时还能称得上是白嫩可爱的壳子盯着窗户玻璃上能应出人影的反光。
  虽然我内心弹幕是“卧槽该咋办啊咋办啊?!”
  但是遗传到宇智波基因的脸上映出来的却是标准的高深莫测苦大仇深的模样。
  如果说仅仅只是发现我变小了,那我还不至于这么癫狂。
  最可怕的事是,我在试图用玻璃窗照一照自己变化的时候发现的那一幕。
  理论来说在我房间的窗户附近稍微往外张望,我就能看到木叶村中最明显的标志,雕刻着历代火影头像的影岩山。
  当然这不是重点。
  在我的记忆里,现在正是一个天下和平五代目火影雕刻好了自己的脑袋正准备上任的时间段。
  当然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在我印象里密密麻麻的刻了五个脑袋的影岩,现在就剩四个了。
  仅剩的四个人端正整齐的排列成了一条直线,目光各望向木叶的每个角落。依次为千手柱间、千手柱间他弟弟、猿飞日斩、我好基友他爸爸。
  我当时就不好了。
  卧槽——!卧槽!卧槽这里是什么时间段啊!
  说好的带土叔叔当上火影就给我开个后门让我脱离暗部苦海从此成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清闲上忍呢!
  卧槽我摔了个跟头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人生里第一次连续用这么多感叹号,我只觉得心好累。
  按照这个发展,影岩还只有四个脑袋,现在掌权的还是我好基友的爸爸四代目火影波风皆人,带土叔还只是个因为怪力又长相吓人送去带班都被学生畏惧着的上忍……而我大概还要再把自己忍校毕业之后的这段历史重新经历一遍。
  我痛苦的抱住了脑袋不愿意再去看这个几乎代表了我所有黑历史的影岩一眼。
  怎么办。
  不管是看影岩还是看我房间里的那些衣服都表明了这个时间点是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我还在木叶村,还没有拜三忍之一的大蛇丸为师绑上那根糟糕的腰带进化成袒胸露乳的佐助。
  我甚至还没成为中忍没有进入暗部……可恶,这么想想看我辛辛苦苦大半年才攒够的任务数量,好不容易才能比鸣人早一星期成为上忍,结果一个跟头就给我摔回了解放前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该怎么办呢……
  我望着窗户里映出的那张苦大仇深的面瘫脸出神。
  总之,先把这身不符合我审美而且目前一点都不合身的绿马甲换一下吧。
  我打开了衣柜。
  衣柜里的衣服倒是很符合我十二三岁时的身材。
  我从十多套一模一样的衣服里拣出一件看上去挺干净的深色立领短袖,拿在手里颇有些嫌弃的抖了抖。
  这真的是我的房间吗?
  我记得我小时候品味没这么差来着。
  内心再有诸多嫌弃我也还是换好了一身合身的衣服,再三思量之后,我把跟我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上忍制服叠好塞进了衣柜最深处。
  唯一没一起放进去的是我的忍具包,里面东西不多,小樱友情赞助的特质兵粮丸,皆人叔叔友情赞助的特质苦无,哥哥给的眼药水,外面买的起爆符,暗部配发的手里剑和钢索……这就是忍具包里的所有东西了。
  我咂了咂嘴。
  大蛇丸给的草薙剑倒是还在我手边,只是相对于十二岁的五短身材来说,这把直刃忍刀显然太过显眼。
  我把草薙剑向往常一样插在自己腰后的位置,对着玻璃照了照,感觉说不出来的别扭。
  虽然我觉得自己美貌与智慧并重,长得好穿啥衣服都不太难看,但是这一身朴素的也有点过了头。
  我扭着腰来回打量自己的这一身,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佐,佐助!”
  正看到入迷,窗户外头有个熟悉的声音顺着窗户缝就钻了进来。
  我立刻停止扭动。
  抬头看相窗户外面,六岁起就跟我撒丫子疯在了一块的竹马竹马好基友漩涡鸣人正瞪着一双圆滚滚的蓝眼睛,满脸惊愕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还不许人照镜子了吗。
  看着鸣人那张惊恐的脸,我只觉得我重生之后的世界设定我真的是越来越不懂了。
  是不是幸好刚才我只是照了个镜子,万一我剔牙挖鼻孔撕脚皮你就得当场厥过去?
  我瘫着一张脸没有说话,鸣人已经忍不住的帮我把我不知道的部分给补了个大概其,我算是了解了这个世界的进展。
  比我想象中的要早一些,我原本以为这会儿都快要中忍考试了。没想到现在才刚把我分到了旗木卡卡西手下。
  说起旗木卡卡西……
  这人在原来的这个时候也是我的老师,下忍时期,我、鸣人和小樱都是他手下的学生。
  我重生之后的世界看来也是一模一样。
  听鸣人说,是我迟到了结果那个卡卡西老师也迟到了。所以留小樱一个人在那等老师,他来看看我。
  我在内心暗自抹泪。 本 作 品 由 思 兔 在 線 閱 讀 網 友 整 理 上 傳
  真不愧是我幼驯染好基友,居然丢下暗恋对象自己过来找我。
  鸣人你的这份心意我领了,放心吧,就算是我重生了一遍,我也会努力继续比你早成为上忍的。
  然而鸣人并没有收到我充满感激之情的脑电波。
  他皱了皱眉,有些疑惑道:“佐助,你今天超奇怪诶。吃错东西了吗。”
  我不着痕迹的白了他一眼。
  怎么能这么说我,还是不是我的竹马竹马好基友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我还是绷紧了自己十二岁时还在装酷中二期一张严肃正经的脸皮。
  “走吧。”
  我淡定的对鸣人说道。
  半小时之前还指着我的鼻子嚷嚷着要比我先一步当上火影的幼驯染立刻跟着我就走,可能是目前神展开实在是太多了,剧情发展的飞快,他完全忘了刚才我还在对着镜子扭动的事。
  我暗暗庆幸,幸亏没糟践了自己酷炫小帅哥的皮。
  我跟着鸣人一路往前走,这个和我的过去并不完全一样的木叶村让我感到十分的新奇。
  这里跟我记忆中的过去除了地形之外几乎哪里都不一样,人也少了许多。
  那个近乎于玄幻的影岩暂且不论,走了这么久,我竟然没有看到一个有着标志性红发的漩涡一族的人。
  这并不正常。
  在我的过去之中,各种忍者都在木叶村中混居着。漩涡一族那鲜艳的红发几乎遍地都是,经常听闻谁谁谁家的小姑娘嫁进了谁谁谁家,两口子吵架结果漩涡一族的小姑娘把老公一拳砸进地里的事。
  而宇智波家的小伙当街给别的姑娘送玫瑰花也是常态了……
  但是这个世界不太对劲儿啊。
  别说漩涡一族,宇智波家的人除了我自己之外,我都没看到还有谁。
  鼬哥,我现在辞职上忍跟你一起去晓还来得及吗。
  然而我远在另一个世界为了养家糊口而加入高工资高风险的国际雇佣兵晓组织的亲哥并没听到我内心的呼喊。
  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已经跟鸣人走进了我好多年都没回来过的忍者学校。
  这个时间,忍校里的学生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这一届毕业,而新生还没入学。走廊里偶尔经过几个中忍老师,却很奇怪的对我和鸣人都报以视而不见的态度。
  ……联想一下我重生之前还依旧有人管年近二十的鸣人叫鸣人少爷,我觉着现在这个场景简直不科学。
  鸣人却对他们的态度司空见惯的模样,仿佛别人忽视他的存在才是正常的举动。
  我一边观察着这些对我来说称得上是神奇的事件,一边跟鸣人穿过走廊。
  最终我们来到和当初一样成立第七班的教室。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鸣人一把拉开了教室的大门。
  “小——樱——”
  鸣人把樱哥的名字一拐八个弯的念了出来。
  “我把佐助带来——诶?!诶诶诶?!!佐助!”
  鸣人叫声惊天,我忍不住的探头越过鸣人的肩膀朝教室内张望过去。
  这跟我记忆之中十二三岁的场景差不太多。
  第七班的老师依旧是卡卡西,换了个世界卡卡西也没什么变化,仍然是那副蒙着脸装神秘手里掐一本小黄书的颓废模样。
  尚未剪短头发的樱哥现在还是小樱,远没有未来有男子力的她现在浑身都弥漫出了一股粉红色的少女气息。
  而这股子粉红色气息侵蚀的对象正是坐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