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恶生事务所》作者:鬼半京

笨鳥先飛 上傳於:2018-09-12  大小:509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恶生事务所》作者:鬼半京

文案:
24年前。一场全球地震,导致全球出现了231个“黑洞”。大量的生物从“黑洞”里涌出,它们被称为“恶生众”。
24年后。已被封印稳固的黑色禁区里,走出来了一个人类……

刚猛多金专情耙耳朵攻 VS BUG级存在美人受
本文主旨:感情嘛,就要经得起大风大浪浪浪浪浪浪~
·双主角,温故受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天作之合 都市异闻
主角:温故,裴钺 ┃ 配角:很多 ┃ 其它:甜文



第0章
  ——·楔子·——
  2008年,一场全球性的地震过后,在全球范围内出现了数以百计的“黑洞”。黑洞中布满了絮状的黑雾,大量的不知名生物从中涌出,捕食人类。
  人类将这些生物统称为“恶生众”,将黑洞连接的那个世界称为“恶生界”。
  一个月后,联合国临时组建的全球联动组织“ES”,用“黑镜”封锁了黑洞,形成黑色金字塔一般的禁区。恶生众的涌出被有效遏制。
  同时,被禁区波及过的人类中,出现了大量异化个体,他们被称为“感染者”。
  随后,ES派出专门部队,清理全球恶生,耗时七个月,人类世界恢复了秩序。
  初步统计,此次灾难中死亡人数15亿4千7百44万,封锁黑洞231个。
  截止目前,未发现新的未被封锁的黑洞。


第1章 小心心
  黄昏,郊外。
  高速路旁的树林里,一团巨大的黑影在蠕动着。
  它像是一坨半凝固的墨,没有形状、没有五官。中间大概是肚皮的位置,波澜起伏,时不时有人的躯干、肢体的形状凸出来。
  ——那动作不像是在挣扎,反而像是在故意往墨团深处扎。
  “咕!”
  墨团怪物不知从哪儿发出了声音,听着有些着急,因为它觉得自己可能吃错了东西。
  这时,距离墨团怪物一米多远的地上,落着的一个手机忽然亮起了屏幕,一个黑色三角在屏幕上缓慢旋转,同时一个电子音响了起来。
  “警告,你已离开监管范围一分钟,限制模式将调至二级,请尽快回到监管范围。警告……”
  “咕!”
  墨团怪物被吓了一跳,边缘的墨渍炸起,喷溅在周围的落叶上,腐蚀出雨点般的黑色痕迹。
  而它肚子里的“食物”似乎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食物”的动作停了一秒,然后毫无预兆的。
  “噗!”
  一只手忽然从墨团里刺出,如一把利刃砍断了墨团炸墨的行为。
  那只手上裹满了粘腻的墨渍,手臂结实修长;手掌里捏着一个饼大的球状物,力道很重,五指成钩地紧扣着,似乎随时准备把它捏爆。
  那个球状物一动不动,不知道是因为被扼住了要害,还是本来就不是活物。
  但是当它被抓着离开墨团怪物的一瞬间,墨团怪物一下就停止了动作。
  手臂的主人动了动,但似乎依旧无法离开凝固的墨团。
  有点生气。
  于是,捏着球状物的手猛地收紧,直接把球状物捏变了形。
  “叽!”
  那球状物发出一声铁片刮擦般的尖叫。
  它圆滚滚的身体忽然炸开了无数细丝,它们如海藻一样弯曲,朝着抓着它的那只手臂刺去!
  然而,那手臂的皮肤仿佛就是一层铁皮,细丝刺到它的时候,竟还被撞折了几根。
  “叽?!”
  球状物不敢置信,这个人类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
  “警告,即将开启二级限制模式,请尽快回到监管范围,20秒倒数计时开始。20、19……”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又变了个调。
  空气忽然紧绷。
  那个球状物敏锐地察觉到了捏着它的手上溢散的危险气氛。
  会死的。
  求生的本能让球状物做出了选择。——它果断地“叽”了一声。
  然后就见那个凝固的墨团怪物,忽然如淤泥一般垮塌,转眼从“一团”变成了“一滩”。
  那只手臂的主人终于得到了自由,也露出了本来的样子。
  ——那是个高大的男人。
  男人的浑身都裹满了黑色“淤泥”,看不出五官,但能看得出身材修长且结实。
  他站起来的时候,右腿是僵直的,在黑色淤泥的包裹下,隐隐有丝路一般的红光透出。
  男人拖着僵直的右腿,捞起手机的时候,倒计时只有10秒了。
  他没有一秒耽搁,大步朝着树林外走去,虽然姿势怪异,但速度丝毫不慢。
  当他到达连着高速公路的斜坡边上的时候,倒计时刚好还剩两秒。
  男人没有丝毫的迟疑,四米多高的斜坡,他几乎是用摔的姿势跳了下去。
  “……零。开启二级,——已回到监管区域,二级限制取消,请自行到ES解除一级限制。”
  男人摔平躺在地上,平静地听完了手机的最后警告,也平静地在心里问候完了ES军研所的所有部门。——这种范围精确到厘米、以分钟为时限来提升惩罚级别的限制器,得要怎样的变态才能想得出来啊。
  “老板!”
  这时,不远处停着的一辆黑色迈巴赫打开了车门,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跑了过来。
  不过才跑了两步,他又折了回去,从车里抱出一桶桶装水来。然后到了男人跟前,少年二话不说,拧开盖子就对着男人一通哗啦啦地冲。
  黑色的淤泥很容易就被冲掉了,一桶水用完,黑漆漆的男人变成了一个几近全-裸的男人。——他的衣裳显然没有他的皮肤那样坚强,被淤泥腐蚀得几乎成了布条。
  好在重点部位都安全。
  少年抱着空水桶眨眨眼,欣赏了一下自家老板的造型,才突然一拍脑门,“哦豁,车里好像没备用内裤了。”
  男人:“……”
  男人抬手,扯掉脸上的防护面罩,露出了一张英气逼人的脸。
  他对着少年说道:“夏知新同志,能先把你家领导扶起来吗?”
  夏知新一愣,随即视线扫过男人的右腿,——从脚背到膝盖以下的位置,遍布着血管般的红色印记,这是监管限制,红色所及,那部分的神经都是麻痹的。
  “嗨呀,我忘记这茬了。”
  夏知新赔笑,一边去扶,一边汇报道,“对了,刚才局座打电话到我这找你了。”
  “说什么了?”
  夏知新:“他说,‘裴钺那龟儿子今天又去哪浪了,让他赶紧给我爬回来!老子担保人的奖金要是遭扣了,他那个无证经营的事务所我今天就给他关了!’”
  语气学得惟妙惟肖。
  “……”
  裴钺一听就知道夏知新肚子里翻什么水,“你就逮着机会骂我呢是吧?”
  “我哪儿敢啊!”夏知新立刻否认,并转移话题,“这个就是这次的委托目标啊?”
  他看着的,是裴钺手里装死的球状物。↘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下↘載↘與↘在↘線↘閱↘讀↘
  球状物此时也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圆圆胖胖的,白颜色,除了个头异常外,其他看着跟口蘑一模一样。人畜无害。
  “嗯,去把箱子拿出来。”
  到了车边,裴钺撒开夏知新的手,自己则靠在车门上舒了口气,——刚才摔下来的时候,腰好像扭到了。
  夏知新拿了个透明箱子出来,箱子上有黑三角的图案,是对恶生的专用运输箱。
  裴钺把手里的大口蘑扔了进去,大口蘑离手的一瞬间,立刻膨胀两倍,无数细丝扑出,直夺夏知新面门!
  夏知新却早有防备,熟稔地把箱子一抡,扑蝴蝶一样把那个大口蘑给扣了进去,然后关上盖子,加了电子锁,再扔进后备箱。
  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大口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懵逼了一秒后,才在箱子里崩溃地上蹿下跳。
  夏知新把车盖一扣,拜拜了您。
  “老板,衣服。”
  夏知新又拿出毛巾和一套备用衣裳,嗯,没有内裤。
  裴钺拿过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随手把身上的布条扯了,也不上车,就在车边幕天席地地换了起来。
  夏知新在一旁非礼勿视,等裴钺换好了,才瞄了一眼,——那条湿嗒嗒的内裤躺在一地的布条上。
  脱了啊。
  夏知新挑了下眉毛,转头去看裴钺。
  裴钺此时上身一件白T恤,心口上有一颗红色刺绣的小心心;下`身一条五分短裤,很宽松,看不出什么;脚上是一双人字拖,家里拿来的。
  这一身逛夜市的打扮,配上裴钺煞神一样的俊脸,反差大得饶是已经习惯的夏知新,也还是被辣了一下眼睛。
  裴钺自己倒不觉得有啥不对。他扯着T恤,刚才穿的时候没注意,这会看清了后有点心疼。
  “你怎么把这件给我拿来了?这我珍藏版,手工刺绣的。”
  夏知新给他拉开车门,闻言翻了个白眼,“家里你的衣裳图案几乎都是小心心,我哪儿分得清你哪件是珍藏版,哪件是普通版的?再说了,你不一般都买三件的吗?”
  “三件也不能这么造啊。”裴钺动作艰难地坐进车里,随手拿了个心形抱枕塞腰后边,继续叭叭,“而且图案那么明显的不同、颜色也不同,怎么就分不清了?你这眼力还得练啊,毛球同志。”
  “不准叫我那个绰号!”
  夏知新把车门一摔,炸毛了。
  “而且什么叫‘明显的不同’?你给心心图案分的色号比口红色号都细,连ES论坛的姑奶奶们都分不出来好吗!”
  夏知新收拾了一下车外的残局,然后上了车,把驾驶模式设置为自动,——他未成年、裴钺“残疾”,这会都不能开车。车动了后,夏知新扭头继续怼他家领导。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这心心品味,你在ES女员工的心里,都快从局草变成闺蜜了。”
  裴钺:“……”
  这个还真不知道。
  夏知新还待说什么,裴钺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这时强制监管模式已经取消,信号恢复,是一个来电:局座。
  裴钺按开外放,先声夺人,“局座,我是在五分钟内回来的,你这个担保人不会被扣奖金的,放心吧。”
  那边安静了一秒,然后响起了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
  “一会到ES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说完就挂了电话。
  裴钺眨眨眼,有些诧异地看夏知新:“他吃错药了?怎么这么好说话?”
  以往裴钺要是离开了监管区,就算只有一分钟,也会被骂到狗血淋头,并被耳提面命地谆谆教导一个小时。但这次居然连句重话都没有。
  夏知新也是一头雾水,明明之前他接到电话的时候,局座还在炸呢。
  “可能,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