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攻略那个人造人》作者:江洋大刀

笨鳥先飛 上傳於:2018-09-12  大小:1049k   類別:耽美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攻略那个人造人》作者:江洋大刀

文案:
在银河时代,人类逐渐流失的情感成为了交易商品,而完整的一盒情感则是拍卖会上珍稀的无价之宝。
某天,以骗取人类情感并将其拍卖为生的江伏被星际科学家抓了起来,被迫潜入星际最完美的人造人的精神世界中,进行“通过催化使人造人自主衍生情感”的秘密实验。
无法逃脱的江伏表面答应,可一身反骨的他却偏偏想要搞事情,打算将这冷冰冰的人造人彻底毁掉。
——
青年黑发白肌,甜美的酒窝生动分明,姣好的唇形微翘,美的令人心折骨惊。
“你想要什么呢?”
面前的人死死盯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眸溢出痴迷缱绻的无尽阴暗。
“我...我想要你。想要你的眼里只看的到我,你的声音只能由我听到,想要你的吻,想要你只对我笑。”
“好啊,不过我要一样东西作为交换。”
“什么?”
细腻葱白的手指轻轻点上他的心口处,如墓穴女巫耗尽血骨所下的终生誓咒,青年的笑容艳丽而鬼魅。
“我要你所有的爱恨痴怨,都只来自于我。”
——
1.背景设定均为虚构,拒绝推敲
2.精分闷骚人造人攻X撩完再撩渣渣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快穿
主角:江伏 ┃ 配角:元辰 ┃ 其它:



第1章 楔子
  “江伏,你可认罪?”
  发出声音的是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人,房间里强烈惨厉的白光投在他冷硬的轮廓上,如同毫无灵魂的机器人。
  实际上,他的确不算是一个真正的人类。在科技高度发达的银河时代,人类的寿命延长到了百千年,而笨拙退化的器官也变成了可以被合金机械所替代的过时物件,任何渴望与银河时代的飞速发展相匹配的人类都会选择使用机械器官来得到更敏捷更健康的身体,这是非常常见的现象。
  但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却是个十分罕见的,完整鲜活的人类。
  乌黑的头发蓬松柔软,白腻的肌肤如羊脂玉散发着诱人的光泽,他的眉眼姣好,犹如上帝精心雕琢的宠儿,一双潋滟的眼眸盈着软软的水意,天生的笑唇翘起一抹天真又优雅的弧度,浅浅的梨涡微微凹陷,流泄出惊心动魄的魅力,让人一眼便心甘情愿的将整颗心倾然奉上。
  青年漫不经心搁在桌面上的手骨节分明,黛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轻叩桌面时如青蛇蜿蜒爬行,无声无息的便钻进人破绽百出的骨缝中去。
  “长官,我只是个老老实实的良民,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啦?”
  中年人对笑嘻嘻的青年无动于衷,冷漠的掀开桌上的文件,一板一眼的念道。
  “'《星际法则》第七百二十三条规定,任何人不得以非法手段掠夺或买卖人类的情感,一切形式的情感交易均应予禁止。'江伏,你一共在地下拍卖会交易人类情感二十三次,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青年眸色微沉,笑意却依然灿烂,清透的声音温温软软,像只无辜懵懂的雏鹿。
  “长官,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的呐。”
  见他如此不配合,中年人的脸色愈发冷冽,机械手臂猛地拍在金属桌面上,生生将那硬度极高的桌面震裂了几条明显的裂缝。似乎是满意于这般的威慑手段,中年人冷笑道。
  “江伏,星际法庭是不会给你机会狡辩的。”
  话音刚落,他便霍然转身离开了房间。
  四周是光滑深暗的黑色,唯有头顶的亮光直直的打下来,惨白的铺陈在金属桌上骇人的裂缝上,窒息般的寂静与斑驳诡谲的光影充斥在冰冷的房间里,如沉甸甸的巨石压顶,轻易便能令犯人在逼仄的审讯中崩溃认罪。
  可青年只是懒洋洋的倚着硌人的椅背,被光铐禁锢在桌上的双手百无聊赖的互相捏着细白的手指,两条长腿也散漫的伸长着。
  他悠然的姿态全然没有即将面临灭顶牢狱之灾的恐惧,看起来像是在度假而非接受无可置疑的审讯,但他的脑海却在飞速运转着。
  明明天/衣无缝,怎么这次会这么倒霉偏偏被抓个正着?
  一想到之前累积的种种债孽,青年沮丧的仰头枕在椅背上,忧愁的叹了口气。
  银河时代的人类被科技改造的面无全非,起初有些人将与生俱来的情感视作累赘,便借用科技剔除了自身所不愿留下的情感因素,例如懒惰、嫉妒、疲倦。随着越来越多的情感消失殆尽,直到有个情感过度残缺的人类突然癫狂发疯,做出了残害他人甚至威胁到星际安全的恶劣事件后,恐惧的人类才终于意识到情感完整的重要性,又开始想方设法的找回残缺的情感碎片。
  但情感碎片所剩无几,从大局着想的联邦星际为此制定了相应的法律来管理收缴的情感碎片,以供负责保卫星际安全的星际战士们或是身份高贵显赫的联邦贵族的需要,因此对于民间高价购买多样情感的“彩虹交易”严令禁止,尽管如此,它也并不能完全阻止地下拍卖会的疯狂流行。
  而青年因天生惊人的美貌优势,在世界大融合的星际里以索取人类情感继而转手拍卖为生,虽然他所经手的情感因素并不完整,但已足够成为达官贵人争相抢夺的珍稀物品。
  被抓了怎么办,要不要求救啊。
  青年苦恼的趴在桌子上,挠了挠侧脸,只是一想到那些对他面露痴迷偏执的受骗人后,他又立刻打消了这个刚冒出来的念头。
  ...我还不如在监狱里待着呢。
  发呆之际,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三个陌生的人,苍老的面容昭示着他们已经在银河时代生活了相当久的年岁,但他们却用着稚童般兴奋到战栗的目光死死盯着青年,仿佛他是饿鹰口中的美味盘中餐。
  青年顿时机警的微微侧了侧身,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
  “长官,不带我走么?”
  他冲三人身后的中年人开口,含笑的眼眸依然谨慎的盯着奇奇怪怪的三人。
  中年人紧紧皱着眉,仿佛很不情愿的冷冷道。
  “你跟着他们走。”
  话音刚落,青年手上的光铐便得到音令从金属桌面上脱离,只是依然禁锢着青年的双手,发出浅浅的蓝色光圈,是为了在突发时刻可以发出强大的电流将青年电到昏厥。
  青年慢吞吞的扫视了一圈三人,然后说。
  “好吧。”
  穿过透明的悬浮长廊,三人将青年带到了一架星舰前。青年瞥了一眼星舰上的联邦标志和身后严严实实的守卫,摸了摸鼻子,认命的抬脚走了进去。
  星舰飞行的很平稳,青年透过天窗欣赏外面的景色,悄悄竖起的耳朵却一心关注着不远处围成一圈窃窃私语,并不时用毛骨悚然的热切目光看向自己的三人。
  ...啧,什么鬼。
  星舰的飞行速度极快,片刻后便稳稳的停下了,青年走出星舰,看到面前的雪白色大楼时愣住了。
  大楼上的标志他见过——星际顶尖科学家的研究基地,所有的实验都在这里创造开发,包括将情感切割成可剥离抽取的碎片的技术,或是将机械植入人类体内改变构造的技术。
  青年的脸色顿时僵住了。
  该不会连审都不审就把他这个重犯丢给科学家当小白鼠了吧???
  他开始万分懊悔为什么这次偏偏选在了联邦中心城市的地下拍卖会进行彩虹交易。虽然价钱会更高,可是现在看来还是小命更重要啊!
  垂头丧气的跟着三人走进研究基地,一路上遇见的人很多,纷纷谦卑的朝三人微笑行礼,三人却只是不时回头看一眼青年,然后兴冲冲的不停说着话,朝着某个既定的方向走去。
  在研究基地里都快转晕了,青年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他像是被蛊惑般,疑惑又好奇的朝绝密材质的透明玻璃走了过去,望着里面躺着的赤/裸男子。②思②兔②文②檔②共②享②與②在②線②閱②讀②
  “这是谁?”
  男子即便躺着都很高大,完美的身材比例如同独一无二的绝妙雕塑,身材修长,肌理分明,紧致流畅,而他的眉眼英俊绝伦,高鼻深目,长眉薄唇,安静睡着的模样像是一幅怦然心动的绝画,可以说是青年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甚至也是青年想要亲密接触一番的那种人。
  三人见他露出感兴趣的样子,彼此交换了个眼神后,其中一人急切的开口问。
  “你知道人造人吗?”
  青年当然知道。
  银河时代显著的新技术之一便是人造人的发明,他们表面与人类无异,可以代替人类做许多事,只是由于缺乏自我意识,即便被广泛用在家庭、餐馆或者各个场所里,人造人也仍然不被当做是真正的生物体。
  青年心里浮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细白的手指直直指着玻璃里的男子。
  “他是人造人?”
  “没错,他是我们至今研造出来最完美的人造人。”
  怪不得看起来比一般的人造人要好看很多。
  青年小声嘀咕着,先前的热忱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盯着男子的脸心不在焉的问。
  “那你们找我来干嘛啊?”
  “我们想请你配合我们做一个实验。”
  “什么实验?”
  “通过催化使人造人自主衍生情感。”
  “???”
  青年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容严肃的三人,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失笑出声。
  “没搞错吧,他可是个人造人哎,怎么可能会自主衍生情感?”
  其中一位科学家往前迈了一步,用比之前更热切甚至寄托着全部希望的殷殷目光看着青年,坚定的说。
  “这就是我们带你来这里的原因。”
  当发明出人造人后,星级中情感碎片残缺的严重现象令科学家们又产生了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发明出可以自主衍生情感的人造人,然后将情感剥离出来填补给星际居民,使每个人都再次拥有完整的情感,由此这个社会才能重新变的安定下来。
  因此,科学家们开始尝试将志愿者与人造人的精神世界连通,使志愿者催化唤醒人造人的情感因素,由此研造出可以自主衍生情感的高级人造人。
  但每次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所有的志愿者都精疲力尽的从试验台上苏醒,表示他们无法在精神世界里影响人造人的情感。科学家们不愿放弃这个极具挑战性的冒险,经过多次寻觅后,他们找到了在拍卖会上出现频率最多,并且能够最快得到人类情感的青年。
  色如鬼魅,善于玩弄人心,怎么看都是这个实验的最佳人选。
  “原来是这样啊。”
  青年屈指轻轻扣了扣玻璃,望着里面毫无反应的人造人,笑眯眯的拒绝。
  “不过我并不想配合。”
  三位科学家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上前猛地抓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