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 在線閱讀
上傳作品

《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江小绿

wahaha199743 上傳於:2018-09-16  大小:506k   類別:言情   語言:简体 繁體   字號:    加入書櫃  
☆、chapter 1

  白璐跟着警察冲进本市最大销金窟紫色年华时,景言正左拥右抱喝得好生快活。
  旁边坐着两个小妹,一个身材火爆面孔艳丽,一个清纯可人白莲花。
  弯腰倒酒间事业线露了出来,两道雪沟深深,教人难以移开眼。
  他翘着二踉腿懒懒的倚在沙发上,身上白色衬衫解开了上头两个扣子,露出小片白皙的肌肤,锁骨平直精致。
  那张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浅笑,唇角微翘,眼角轻挑,魅惑又动人。
  纵然此刻周围因为警察的闯入而变得乌烟瘴气,在一片惊慌失措中,他依旧岿然不动,浑身气质矜贵又出尘。
  果不其然,身旁两位警察只是象征性的询问两句,查了查身份证之后便放行。
  旁边的狐朋狗友开始起哄。
  “哟,今天又来扫黄了?”
  “我们可都是清清白白的好市民。”
  “对吧,景少?”
  几位警察没理这一帮油腔滑调的公子哥,径直上楼踹门,白璐扛着相机连忙跟了上去,期间和他没有一个眼神交汇。
  今天依然一无所获,白璐失望的出门,旁边新来的实习生赵妍在一旁叽叽喳喳。
  “璐姐,那几个人是什么来头啊,怎么一个二个拽不拉几的。”
  “富二代。”白璐平静的吐出三个字。
  “不过中间那个人还真是帅啊,嘶,刚刚特意看了眼他身份证上的名字,我赶紧查一下。”
  赵妍说完立刻低头按着手机,不出几秒,只听到连声惊呼。
  “我的天!原来这个景言来头这么大!”
  “本市最大房地产公司少临集团唯一继承人,少临——”
  “那个垄断了霖市大半经济的少临!”
  “简直钻石王老五,钻石王老五啊…”
  她边摇头边喃喃自语,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白璐毫无波动,拿出手机开始叫车。
  两人打车回到电视台,赵妍还没有回过神来,一路念叨,白璐忍不住打断她,“好了,整理好东西可以下班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好的,璐姐。”
  白璐回到家时,浴室正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弯腰换鞋,挂上包,进去房间准备换掉身上的衬衫长裤。
  奔波了一天,脑袋昏沉,再加上先前的出师不利,白璐情绪十分低落。
  内衣勒得胸`前有些发闷,她低头敛眸,飞快的解开衬衫扣子,然后背过手,啪嗒一声,打开了背后暗扣。
  翻出家居服,衬衫刚褪到腰上,就听到门边传来一声响,白璐飞快把衣服重新套了上来,暗自懊恼。
  刚刚忘记反锁门了。
  “你回来了?”
  “嗯”,她头也不回的低低应了一声,企图来人能自觉的回避,只是,脚步声却蔓延进来,腰间被人轻轻圈住。
  低磁微哑的男声响在耳边。
  “袅袅…”
  他轻唤,柔软湿热的唇落在她肩头,一点点把她方才匆忙拉上来的衬衫往下蹭,大片雪白的背裸|露在空气中。
  身后那人几近痴迷的吻着那一片雪白的肌肤,温热的唇在那双纤细精致的蝴蝶骨上来回流连。
  白璐抑制住身体的颤唞,盯着眼前的空气深深深吸了一口,接着拿掉腰间的那双手,推开,重新穿上衬衫。
  “景言,滚出去。”
  .
  客厅,白璐穿着一套宽松棉质家居服,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水,拧开,仰头喝了两口。
  景言倚在旁边低声解释。
  “秦子然他们叫来助兴的,那两个女的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座位中间的空隙都可以放下一个酒杯了。”
  白璐不答,神色平静,手里拧紧瓶盖转身回了房间,只丢一句。
  “我明天回家一趟。”
  房门在面前合上,伴随着一道清晰的落锁声,景言在后头抓了两把头发,蹙眉低骂了一句脏话。
  老旧的居民房,砖墙灰黑,墙缝里还长着青苔,旁边是条臭水沟,街道狭隘而拥挤。
  白璐拎着包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一团团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的乌黑,拐进了旁边光线暗沉的楼道中。
  拿出钥匙打开门,客厅不出意外又是一片空荡,她直接走到右边打开那扇房门。
  白子轩正躺在床上熟睡,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睡眠还不错。
  她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
  傍晚时分,白子轩醒了,趿拉着拖鞋揉着眼睛走出来,白璐此刻已经把饭菜都弄熟上桌了,他带着浓浓睡意问道。
  “妈妈呢?”声音稚嫩单纯,完全不像从一个十五岁男孩嘴里发出来的,白璐习以为常,低头盛好饭放到他面前。
  “妈妈出去了,我们先吃。”
  路菲女士爱好参加高级贵妇活动,即使自己已经脱离贵妇这个称号很多年了,但依旧摆脱不了那高高在上的虚荣心,总是对此类活动乐此不疲。
  白子轩木木的点点头,拿着筷子埋头吃饭,白璐眼神一凝,开口:“轩轩,你还没有叫姐姐。”
  他动作未停,仿若未闻般继续夹着菜往嘴里送。
  白璐俯身过去抬起他的头,四目相对,她再次一字一顿的重复:“轩轩,你还没有叫姐姐。”
  他眼神呆滞几秒,接着迟钝的开口:“姐姐。”
  白璐点点头,方才放他吃饭。
  吃完饭洗好澡,路菲还是没有回来,手机上收到一条微信消息,半个小时前来自景言。
  [今晚回不回来?]
  白璐飞快的回复。
  [不回。]
  那头半会没有动静,不知道是没看到还是不想理她,白璐盯着屏幕发了会呆。
  景言的微信头像是一只手绘展翅孤立的白鹭,模样骄傲又优雅,和他这个人很不配,总让她不由自主产生一种误会。
  然而白璐刚认识他的时候头像就是这个,所以这只是一个巧合。
  虽然他总会在夜里低声唤她袅袅,说她就像一只小白鹭,表面美丽动人,其实骨子里清高又孤傲。
  所以说她是一只鸟。
  袅袅。
  白璐在家住了一个星期,白天带着白子轩出门散步,晚上给他在房间讲故事。
  他依然是没有多说一个字,安静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路菲经常看到了,时不时会冷冷的嘲讽她几句。
  嘴角轻勾,眼角吊起的模样十分刻薄。
  “自闭症是没得治的,还是想想怎么哄好景言吧,他才是你后半辈子的希望。”
  她说完见白璐不理,挑了挑新做的大红色指甲,继续冷嘲热讽道:“都跑过来住了这么多天了,也不见人家找你…”
  “有些事情该装作没看到时就没看到,别一天到晚和人家吵吵吵——”
  回应她的是哐当一声,白璐把房间门狠狠的甩上了。
  突如其来的重击响声吓得路菲心头一跳,她立刻闭上了嘴,须臾,又不甘心小声的怒骂,唯恐惹得白璐再次发火。
  现在白璐可是她的摇钱树,得罪不得。
  如此大的动静坐在地板上的白子轩却依旧恍如未闻,低着头专心拼着面前的拼图。
  神色安然专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被人打扰。
  白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周末,白璐回去的时候房子依旧纤尘不染,一点都看不出人住的痕迹。
  她拿出手机翻了一遍秦子然的朋友圈,然后返回,退出账号重新登录,另外一个用户切换成功。
  白璐直接手指点到顶部搜索框,输入了XXG三个字母。
  备注为小心肝的名字瞬间跳了出来。
  她不忍直视那辣眼睛的三个字,直接在对话框里面飞快输入。
  “今晚我做饭,几点回来?”
  几乎是秒回。Ψ思Ψ兔Ψ網Ψ
  “在家吗?我马上回来!”
  “好。”
  景言回得飞快,几乎是菜刚入锅,外面就响起了汽车轰隆声音,接着门边传来哐当响,急促又熟悉的脚步来到了身后。
  腰间横上一双手把她往怀里摁,一个大脑袋自发搁在了她的颈间。
  “老婆…我想死你了。”
  “这几天去哪里?”白璐没有推开他,淡淡的问,手里翻炒的动作未停,锅里传来滋滋的声音。
  像是古时候烙刑发出的声音,不自觉的,景言心头抖了抖,忍不住瑟缩两下。
  “我在家好好的呢。”
  他尾音拉长,像是在撒娇,清亮的声音放得软软的,带着几分可爱。
  白璐神色未变,利落关火起锅,转身,盯着他微微勾起了嘴角。
  景言瞬间大气不敢出一声。
  他最怕的就是白璐露出这幅表情。
  不喜不怒的盯着你,脸上在笑,眼里却没有一丝情绪。
  明明是极其好看的一张脸,却让他有些不敢直视。
  白璐不是那种一眼看过去很美的那种女人,但一眼看过去必定让人难忘。
  她五官单看并不是特别出彩,但放到一起却极其对称,清雅灵秀,配着那张巴掌大的瓜子脸,十分耐看。
  最吸引人的是她周身气质。
  白璐骨架纤细但不单薄,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肩背线条格外优美,挺直行走时就像一只小白鹭。
  美丽又优雅,还带着一丝不惹人厌的骄傲。
  景言也无法捉摸,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白璐依然能保持住这份骄傲,但偏偏的,他又爱死了这份骄傲。
  景言垂下眸子,小声道:“陈天昊他们新开了一家俱乐部,我过去捧了几天场。”
  空气十分安静,白璐没有开口说话,但景言依旧能感受到头顶凉凉的目光,他放缓了呼吸,想不到是哪里出了问题。
  明明连一条朋友圈都没敢发!其他人都屏蔽了白璐!
  许久,几乎是景言快要下跪认错的时候,头顶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明明凉意冻人,景言却像是瞬间回到了阳春三月。
  “吃饭吧。”
  “好好好!”他忙不迭地的低头,极其狗腿的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殷勤的帮白璐拉开椅子。
  白璐习以为常,平静的开始吃饭。
  晚上景言照旧赖在她房里不肯走,白璐直接连人带枕头扔了出去,他委屈巴巴扶着门口,那个样子,白璐真想给拍下来发到朋友圈。
  结婚三个月,景言已经完全颠覆了之前的模样。
  她依旧记得,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的那天。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大吉大利,留评送红包啦啦啦啦
  日更,不出意外每天早上八点嘻嘻嘻爱你们!~


☆、chapter 2

  白璐二十七岁那年,她妈路菲女士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
  霖市最高档的餐厅,装潢精致,格调优雅,悦耳的钢琴声流泻一室,叮叮当当如同山涧清泉,让人心境瞬间平和下来
第壹頁上壹頁123456789下壹頁最末頁
文檔共享與在線閱讀 思兔 sto.cc 著作權線上投訴
推薦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瀏覽,內容僅供免費學習交流,不得用於任何商業用途